第九十四章 这才是真正的土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才是真正的土豪.”苍浩站起身.冲着土豪一抱拳:“得.这酒归你了.”

土豪傻眼了:“你怎么不加价了.”

“这酒我喝不起呀.”苍浩说着.拍了拍姚军辉的肩膀:“咱们走吧.”

土豪确实有钱.但并不傻.刚才把面子已经找回來了.只要苍浩再加价一次.他就会把酒让给苍浩.

熟料苍浩不加价了.土豪猛然间发觉.自己就像春晚小品里被赵本山忽悠的范伟.

说起來.范伟后來至少还能反戈一击忽悠了赵本山.要是这个土豪知道其实这家店本來就是苍浩和姚军辉的.他会发现自己连当范伟的资格都沒有.顶多也就是饭桶.

杨鑫强忍着笑问道:“赵哥你是刷卡还是现金.”

土豪哭丧着脸:“刷……刷卡……”

姚军辉站起身來.抽了一口雪茄.笑着对苍浩说道:“行了.我们也沒事了.就把位子留给这位土豪先生吧.”

两个人并肩走出天雨楼二号店.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说了一句:“这个傻B.”

“虽然傻.但我们需要这样的客人……”姚军辉哈哈一笑:“这样的客人越多越好.”

跟姚军辉告别后.苍浩回到家里.发现今野晴正躺在沙发上看杂志.

她穿着黑色热裤.脚丫上是白色短棉袜.两只脚时常互相來回蹭.颇为可爱.

“你回來了……”今野晴有苍浩家里的钥匙.经常不打招呼就主动登门:“那天我做的好吧.”

“确实好.”苍浩点点头:“我还以为你去修指甲了呢.也担心你沒能马上追上來.”

“虽然你跑得很快.但我还是追上了.”今野晴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是我给你地狱伞兵发出了信号.”

“是吗.”苍浩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做得好.”

今野晴观察着苍浩的神色:“你有心事.”

“眼下乱七八糟的事一大堆.我得多沒心沒肺.还能咧着嘴傻笑.”

“局面确实复杂.说到这.我突然想起一个人……”今野晴若有所思的道:“就是你从前的那个哥们周大宇.”

“我倒是差点把这个人给忘了.”苍浩把眉头皱了起來:“之前一大堆烂事都跟他有关.这个人要是活下去.迟早是个大祸害.但现在严月蓉罩着他.我又不能碰他……”

“别怪我沒提醒你.现在你又要面对联邦安全局和契卡.如果周大宇从中又搞点状况出來.你的处境会更加麻烦.”今野晴说着.做了一个抹脖的手势:“我看不如先下手为强.”

“有道理.”苍浩的脸色阴沉下來:“你明天动手吧.”

苍浩的想法是快刀斩乱麻.只要周大宇死了.严月蓉也无可奈何.

一方面.严月蓉沒有明确证据证明.周大宇的死跟苍浩有关;另一方面..毕竟有孟阳龙压着.就算严月蓉不满意.却也对苍浩无可奈何.

说起來.周大宇这些日子过得不错.差一点也把苍浩给忘了.

有了邹茂留下來的钱.周大宇进一步笼络了邹峰的残余势力.如今已经日渐做大.

与此同时.周大宇还投资了几个项目.赚得瓢满钵溢.

如今的周大宇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打工屌丝.满身名牌服装.带着名表.举手投足一股贵气.张嘴谈的不是新近投资的基金.就是哪里的法国牛排不错.再或者就是想要买艘游艇.

今天晚上.周大宇陪省里來的几个领导吃饭.从私人会所出來的时候.一个厅级干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小伙子.有前途.以后咱们多联系.我还有事情想要请教你呢.”

这位干部喝了太多酒.手有点发抖.一阵风吹來.那盒烟掉在地上.

周大宇为了讨好对方.急忙纡尊降贵的去把烟捡了起來.也就在这个时候.传來一声闷响.

周大宇感到好像有什么粘稠的液体溅到了身上.抬头一看.傻眼了.

那个干部的上半身整个不见.腰部以下还站在原地.从断面可以清楚看到混合着鲜血内脏.还有白森森的骨头.

马上的.残躯倒在了地上.鲜血泼洒了一地.

周围立即传來惊恐的叫声.有些胆子小的人.甚至当场湿了裤子.

周大宇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马上明白了:“有狙击手.”

正常來说.发现狙击手后马上应该寻找躲避的地方.但参加这个饭局的人哪里会明白这个道理.惊慌失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

周大宇一个纵身.跳进人群.随后双手抱头趴在地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枪声再次响起.一具尸体沉重地倒在了周大宇身上.

紧接着.又是一具尸体倒下.结果对周大宇形成了掩护.

现场登时大乱.人们终于想起逃命.却各自向着不同方向.

结果.人群冲撞到了一起.很多人摔倒在地上.被刚才还握手言欢的酒肉朋友疯狂践踏.而这样一來也就对周大宇形成了掩护.

开枪的人正是今野晴.但周大宇太幸运了.刚好在今野晴扣动扳机的同时俯身.

接下來.周大宇利用人群掩护自己.今野晴根本无法瞄准.只好悄然离去.

很快的.警察赶到.把现场所有人带回去做笔录.

周大宇沒有任何嫌疑.也不了解任何情况.在笔录上签了名之后.就被警察放了回去.

周大宇整个人失魂落魄.木木怔怔的回了自己的住处.正碰见短斧手.

这些日子.短斧手跟周大宇住在一起.他正在锻炼身体.用的是一副特大号的哑铃.胳膊上肌肉堆垒形成惊人的视觉效果.

“你回來了.”短斧手看了一眼周大宇.把哑铃放下來.拿过毛巾擦了擦汗:“今晚的应酬怎么样.”

“出……出事了……”周大宇整理了一下情绪.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又告诉短斧手:“我十分肯定.那一枪是对着我开的……我实在是太幸运了.”

“哦.”短斧手穿着一件白色跨栏背心.拿过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坐到了周大宇的对面:“眼下只有一个人有动机杀你.”

“是苍浩……”周大宇的面色变得阴沉起來:“严月蓉已经力保我.他还敢对我动手.我倒觉得这是好事.”

“怎么讲.”

“只要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严月蓉.你认为严月蓉会怎么看苍浩.”周大宇已经从惶恐中恢复了理智.冷冷一笑:“我现在就去见严月蓉.”

周大宇对严月蓉毕竟有救命之恩.虽然是误打误撞.不过周大宇获得了一个特权.那就是随时可以见到严月蓉.

周大宇把头发弄乱.把衣服撕出几条口子.让手下去菜市场弄了点鸡血.然后泼洒在身上.

如此化妆了一番.周大宇去了严月蓉的办公室.而严月蓉看到周大宇之后吓了一大跳:“你这是怎么搞的.”

“严姐.有人要杀我……”周大宇刚一开口.“呜”的一下子哭开了.

这样一來.严月蓉被搞懵了.不得不安慰起了周大宇.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大宇止住悲声.把今晚的事发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严月蓉的眉头马上皱了起來:“有证据是苍浩干的吗.”

“严姐.我有自己的情报网络.如果沒有证据是不会栽赃苍浩的.”一边观察着严月蓉的神色.周大宇一边很小心的道:“我跟苍浩确实有些恩怨.本來我以为已经过去了.沒想到苍浩竟然你沒有放过我……”

“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让他不要碰你.”严月蓉冷冷一笑:“看來他把我说的话当成风了.”

周大宇颤抖着说了一句:“严姐.我该怎么办……我怕啊……”

“你先回去吧.这些日子注意安全.”顿了一下.严月蓉冷笑着道:“我会跟苍浩好好谈谈的.”

周大宇离开.严月蓉马上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语气冰冷的说了一句:“麻烦你马上來我办公室.”

苍浩明知道是什么事.不过进门之后装糊涂:“严市长怎么了.这么急着给我打电话.”

“两个小时前.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枪击事件.死了三个人.都是某个省厅的干部.”

“刑事案件交给廖家珺.我又不是警察.”

“在场有一个人是周大宇.”

“是他啊.”苍浩笑了笑:“你要是不提.我差点把这个人给忘了.他最近过得还好吗.”

“苍浩你别跟我装糊涂.你我都知道.你多么恨周大宇.”

“沒错.我确实认为周大宇这个人活着就是祸害.但他在外面仇家那么多.不能每一次遇到麻烦都來找我算账吧.”苍浩耸耸肩膀.无奈的道:“我又不是他爹.不可能对他的安全负责.”

“苍浩你不认帐是不是.”

苍浩反问:“你有证据吗.”

“苍浩.如果有证据.我就交给警方处理了.但虽然沒有证据.也不意味着不能证明这事不是你干的……”

“够了.”苍浩打断了严月蓉的话:“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主观上已经认定了是我干的.不管我怎么解释也沒用.”

“苍浩你这是什么态度.”严月蓉火了:“我讨厌别人打断我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