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这是一次亮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晨.苍浩正睡回笼觉.被手机铃声惊醒.

“妈的.昨晚忘了关上手机……”苍浩看了一眼号码.发现是孟阳龙打过來的.知道是有急事.不得不接了起來:“干嘛.”

“马上收拾一下出门.我亲自过來接你.”孟阳龙急急忙忙的道:“楚科维奇醒了.”

被喷射毒液之后.楚科维奇一直陷入深度昏迷.孟阳龙下了死命令.必须把这个人救过來.

结果.奇迹还真就发生了.孟阳龙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要赶过去.而且沒忘记叫上苍浩.

两个人会合后.苍浩上了车.孟阳龙直接來了一句:“楚科维奇这个人太重要了.”

“他的重要性.映射了你们的失败.”

孟阳龙有些恼火:“怎么这么说.”

“各国之间的情报战一直不间断.盟友之间互相捅刀子也很正常.最近这不是爆出來了吗.德国总理的手机被M国监听.”耸耸肩膀.苍浩接着道:“真正可怕的不是战争本身.而是你对自己的对手一无所知.”

孟阳龙听到这话.脸色非常难堪:“你想说什么.”

“咱们认识也有段时间了.契卡的出现也有些日子.至今我沒发现你掌握任何有用的情报.”苍浩看了一眼孟阳龙.直刺其过:“你不但不知道契卡.甚至对联邦安全局也不了解.更不知道俄国在国内情报网络是什么样.于是你只能寄希望于楚科维奇……我赶脚吧.安全工作搞到这个份上.算是失败了.”

“苍浩.我知道你这人性子直.但有些话还是不要明白说出來.”

“如果不明白说出來.又怎么汲取教训呢.”

孟阳龙看着苍浩.似乎想要发火.不过过了一会.他的情绪还是平静了下來:“有些事情我也是沒有办法……不瞒你说.我原是个军人.根本不懂这些.还是国安委成立后.我被调到这个部门.才负责起了国家安全工作……”长叹了一口气.孟阳龙多少有点无奈的道:“你说的沒错.最近这二十多年來.我们对俄国人几乎一无所知.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題.成因非常复杂.几句话说不清楚.也跟我沒关系.”

“所以我也不是在指责你.而是在指责这个体制.”

“无论如何.过去的事情先过去.我们要向以后看.”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楚科维奇这个人对我们的以后非常重要.”

车子里一时间沉默起來.孟阳龙沒再说话.

苍浩无聊.拿出手机刷了一下微博.结果发现到处疯传一条消息:近期警方对境内非法滞留的外国人进行集中整顿.

沒有任何媒体报道了这样的新闻.都是网友们在微博上转來转去.但这不是谣言.已经有很多目击者出來证明确实有这么一件事.

苍浩注意到.虽然说是整顿“外国人”.事实上专门针对俄国侨民.

从东北到广厦.俄国人经常去的场所.尤其是那些俄国人投资的生意.无论酒店、迪吧还是餐厅.突然间全被集中检查.而且多部门同时出手.

有的酒店因为税务登记有问題.被责令停业;有的迪吧因为消防设施有问題.被要求停业整顿……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与此同时.警方出入境管理部门还对高校和外企等外国人扎堆的地方进行临检.发现很多俄国人的签证已经过期.甚至根本沒有合法入境手续.结果这些俄国人全部被遣送出境.

只有一个人能够调动这么多部门.在这么大的国土上同时做这么一件事.那就是孟阳龙.

苍浩把手机给孟阳龙看:“这是你干的吧.”

“当然.”孟阳龙坦然承认了:“这还不算完.接下來.我们还要对境内每个俄国人过一遍筛子.只要有问題立马撵走.彻查所有俄资企业.只要有问題.就让他们关门大吉.我不指望这样做能发现联邦安全局或者契卡的特工.但这是一次亮剑.俄国人太猖狂.我们有必要让他们知道点厉害.”

“这一次.很多俄国人蒙受经济损失.我倒要看看那个回国述职的大使怎么处理这事.”

很显然.孟阳龙是真的火了.不动声色的玩了这么一招.

俄籍人在华夏境内犯罪.他们的大使避而不见.摆足了架子.

如今情况反过來.俄籍人自己倒霉了.这位大使不可能继续稳坐钓鱼台.

维护本国侨民的利益是大使应尽的职责.接下來就不是孟阳龙要去见大使.而是这位大使來向孟阳龙求情了.

更重要的是.政府有关部门的行动完全合法.任何人都挑不出來毛病.孟阳龙确实很高明.

“我要跟他们的驻广厦总领馆谈谈.就特么给我派來一个武官.这一次.我连总领事都不见.必须大使本人亲自出面……”冷冷一笑.孟阳龙又道:“这位大使來见我.我是不是同意见他.还得看我忙不忙.是不是有心情.”

“应该这样.”苍浩一挑大拇指:“孟老你终于想明白了.”

“我当然想通了.”孟阳龙提起这件事.就觉得有点憋闷.把车窗放下來一点:“我们之间是政治盟友.但俄国人在我面前如此猖狂.其实也不过就是吃准了一点.那就是我们在国际社会上沒什么朋友.只要他们俄国还算是支持我们.所以哪怕我们对他们有不满.肯定也会忍气吞声.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们需要我们支持的地方更多.真的把两国之间的矛盾闹开了.还不知道谁更丢人.”

孟阳龙真说对了.车子刚刚到医院.微博上传來了西方媒体的评论.

对这次事件.西方媒体反应很迅速.立即深入分析了华夏与俄国之间的分歧和矛盾.

一些报刊直指俄国的傲慢激怒了龙的传人.如果两国关系破裂.俄方应负主要责任.

在很多问題上.西方媒体惯于胡说八道.但在很多时候.他们也很客观公正.就比如这一次.

至于俄国方面.塔斯社很快做出反应.声称发生在华夏境内的整治行动.是华夏政府正常工作安排.并不针对某个国家.同时还声称.至今为止沒有俄国公民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俄国官方将会对此保持严密关注.

事情就是这么搞笑.明明华夏方面还沒出声.俄国人就替华夏方面表态了.而且.这个表态还是俄国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主动替华夏方面洗地.

因为俄国人心里很清楚.如果承认华夏这次行动是针对俄国.自己脸上无光.

国际关系有时近似于人际关系.如果一个人讨厌你.或许这个人有问題.三个人同时有问題也是可能的.

但如果每一个人都讨厌你.放眼这个社会竟然找不到一个朋友.那么你就应该照照镜子洗洗澡了.

如今的形势是.俄国本來是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却因为乌克兰问題被其他七国集体抵制.同时欧盟和M国还要对俄国采取制裁.

俄国几乎成了孤家寡人.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对华外交又出现问題.整个俄国将会颜面尽失.

“是时候亮剑了.”孟阳龙冷笑着道:“过去.是我们忍气吞声.如今也让他们尝尝憋屈的味道.”

“国际形势对他们非常不利.但他们依然这么傲慢.”苍浩摇了摇头:“一方面.我觉得他们太不聪明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被我们给惯坏了.”

“如果证明.契卡与联邦安全局确实有关系.我要做的事情可不是眼下这么简单.”孟阳龙说着.声音更加冰冷:“这帮老毛子要为他们的傲慢付出沉重代价.”

苍浩本來乐于看着孟阳龙惩治那些傲慢的毛子.不想说出联邦安全局跟契卡其实无关.但听到这话.苍浩却不能继续沉默了.立即把墨师的分析复述了一遍:“老毛子确实可气.但我们如果真的跟老毛子闹掰了.只怕正中了契卡的诡计.”

“沒想到你还挺有大局观吗.”孟阳龙冷静下來.长呼了一口气:“你说的这些.我会好好考虑的.”

车子到了医院后.孟阳龙二话不说.带着苍浩直奔病房.

楚科维奇还在ICU里面.孟阳龙直接就要闯进去.一个医护人员急忙拦住:“不行.ICU不能随便进去.”

“让开.”孟阳龙一把推开这个医护人员:“如果耽误了一秒钟.造成的后果你都承担不起.”

孟阳龙穿着便装.医护人员也不知道孟阳龙是什么來头.更不知道孟阳龙來干什么.

前几天.警方把楚科维奇送來.只说是必须把人救活.也沒说楚科维奇是什么人.

这个医护人员把孟阳龙当成医闹了.高喊了一声:“來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