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被当成医闹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上的.十几个保安冲了过來.一把抓住孟阳龙.

“你们要干什么.”孟阳龙心急火燎.根本沒心思跟这些人解释:“全都给我让开.否则后果很严重.”

一个保安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是不是想这么说.你个老流氓.跟我装什么B.”

孟阳龙愣住了:“我……老流氓.”

那个医护人员高喊:“快报警啊.”

一个保安抽出警棍向孟阳龙挥了过去:“说你老流氓都是客气的.”

本來这只是一个误会.但升级到肢体冲突.性质就不一样了.

苍浩一记扫堂腿.把那个保安放倒在地.

刚好那个保安倒在孟阳龙身边.要说孟阳龙也真有两下子.抬脚冲着那个保安的脑袋就是一脚.

那个保安脑子一歪.当场晕了过去.这样一來.场面更乱.

前些日子.这家医院的大夫跟患者有点纠纷.患者请來了职业医闹.在候诊大厅摆上灵堂.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哭闹.

后來属地派出所派了两个警察.算是临时驻扎.总是算把事情压了下去.

这两个警察刚好在.冲过來一左一右控制住孟阳龙.然后一起用力把孟阳龙按到.

一般來说.警察在抓人的时候有一套常用的战术.两个人一组把对方按到之后.双手反绞的到背后戴上手铐.

孟阳龙虽然有点身手.毕竟是一大把年纪了.哪里是年轻力壮的两个警察的对手.

孟阳龙用力挣扎着.气喘吁吁的质问:“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爸是李刚.”一个警察冷笑着道:“看你这把岁数.都是当爷爷的人了.还好意思谈你父亲是谁.”

另一个警察冷笑着道:“不管你是谁.你被捕了.”

从头至尾.孟阳龙就沒想到过要去解释.一门心思只想见到楚科维奇.结果他想也不想.张嘴一句:“我是将军.”

“将军也不能犯法.”第一个警察斩钉截铁的道:“对不起.我们不畏权贵.”

这还真是中国好警察.问題是孟阳龙被这话激怒了.拼尽全身力气一甩胳膊.一个警察差点被甩个跟头.

另一个警察急忙拿出防暴喷雾.对准孟阳龙就要按下去.

在这个节骨眼上.苍浩也沒机会解释了.飞起一脚踹掉了那罐防暴喷雾.

防暴喷雾这玩意有一定伤害作用.给孟阳龙近距离來这么一下子.只怕半天说不出來话.就算见到楚科维奇也沒什么用了.

“你敢袭警.”那个警察抽出警棍.向苍浩扑了过來.

苍浩不想跟对方交手.打算避让开再把事情说清楚.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老护士扑倒苍浩脚下.双手死死抱住了苍浩的大腿.

苍浩用力要把老护士的胳膊拉开:“放开我.”

“快把他抓起來.”这个老护士还真有点勇气.不住的让着:“别管我.快抓人.”

苍浩这是碰上了一个女性版的董存瑞.苍浩还沒等摆脱开.那个警察已经冲过來.一警棍抽在苍浩的脑袋上.

苍浩感到一阵阵眩晕.差点昏倒在地.强忍着疼痛.一掌劈在警察的手腕上.打落了警棍.

与此同时.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另一个警察重新把孟阳龙按倒在地.眼看着孟阳龙要被带上手铐.苍浩情急之下高喊了一声:“有炸弹.”

现场有很多人热闹.都是就诊的患者和陪护的亲属.听到这声喊.这帮人立即四散开逃命.

本來是医护人员和警方齐心协力擒拿匪徒.结果奔逃的人群立即把他们冲散开來.

孟阳龙找到机会.从地上爬起來.高喊了一声:“我的人都在哪.”

楚科维奇是重要人证.军队派了几个人在这里保护.刚好之前他们去临时开了一个小会.距离这边有点远.

等到现场乱起來.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闹的.直到听见了这一声喊.才惊讶的发现是孟阳龙來了.

一时之间.这几个军人身上被冷汗浸透了.他们沒守在ICU门前.竟然让顶头上司受了委屈.这罪过太大了.

一个警察冲上來又要抓捕孟阳龙.一个军人不管不顾.一个纵身把警察扑倒在地.

这个警察知道军人的真实身份.愤怒地质问:“你干什么.”

“是你们要干什么.”军人颤声说道:“你们竟然要抓我们的顶头上司.”

军人越來越多的赶过來.把所有无关人等驱散开來.维持了现场秩序.

孟阳龙指着两个警察的鼻子.愤怒地质问:“我要去见重要人证.你们一个个这是干什么.”

两个警察这时候知道了孟阳龙到底是谁.哪里敢分辨说什么.一起把头低了下去.

至于那些医护人员.见事情不妙.一溜烟全跑了.包括那个死抱苍浩大腿的女性董存瑞.

“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就消消火吧……”苍浩看了看周围.觉得这事实在太丢人了.自己人竟然跟自己人打了起來.差一点都要动枪了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就这么算了.”孟阳龙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余怒未消:“这里谁负责.”

“我……是我……”一个中校军衔的军人凑了过來.小心翼翼的道:“是我负责.”

“你怎么搞的.”孟阳龙抬手一记耳光:“我让你们二十四小时守着病房.你们跑哪去了.”

中校捂着脸.既不敢躲闪.也不敢解释.只有一个劲的说:“对不起……”

倒也难怪孟阳龙发这么大火.堂堂一位将军.军方二号人物.竟然被当成医闹按倒在地.

那两个警察更是诚惶诚恐.本來想找机会遛走.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军人给包围了.根本无处可去.

孟阳龙沒忘记这两个警察.一指:“你们两个过來.”

“孟老算了……”苍浩凑到孟阳龙身边.低声道:“他们两个也是履行职务.这事真要是闹开了.大家都丢人.”

孟阳龙还真是个人物.一听这话.态度马上变了.他拍了拍两个警察的肩膀.嘉许道:“你们做的好.”

两个警察的双腿一个劲打颤.已经为自己设想了各种严重后果.却沒料得到了孟阳龙的表扬.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題.

“你们尽忠职守.这是你们的本分.我不怪你们.”说着.孟阳龙恶狠狠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军人:“你们都给我好好学着点.”

中校继续点头:“是.是.”

孟阳龙再不说什么.推开ICU的门.大步流星走了进去.

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孟阳龙要尽可能的从楚科维奇这里挖出情报.实在不能浪费时间.

按说.ICU是不许随便进去的.可此时谁又敢管孟阳龙.

苍浩跟在孟阳龙身后.进去之后看了一眼楚科维奇.眉头马上皱了起來.

芥子毒剂有很强的腐蚀作用.尽管楚科维奇是后背遭到袭击.但眼下整个身体都已经溃烂了.

这些溃烂之处惨不忍睹.最严重的地方.深可见骨.

很多地方皮肉翻开.流淌出一些黄绿色的液体.发出一种非常难闻的臭味.经常需要有人來擦拭.

此外.楚科维奇的身上连接着各种医疗设备.还打着吊水.输液管连接着好几瓶药.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用的.

军方指定了几个医护人员.轮班守在身边.有任何需要第一时间满足.

楚科维奇听到有响动.睁开眼睛看了看孟阳龙.嘴唇嚅嗫似乎想要说点什么.

孟阳龙把ICU负责人喊了过來:“他怎么样.”

负责人压低声音告诉孟阳龙:“我们救不过來了了.中毒太严重……”

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怎么会这样.”

“虽然他现在神志清醒.但随时可能会断气.”负责人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就赶紧问吧.”

孟阳龙摆摆手:“你出去吧.”

等到负责人离开.孟阳龙來到病床前.急切的道:“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我.”

“我知道我快要死了……”楚科维奇面色苍白.无力的笑了笑:“你承诺过要保护我.可你沒有做到……”

“事发太突然……”孟阳龙有点难堪的道:“你放心.我会请來最好的大夫.用尽一切手段救活你.”

这是一句谎言.楚科维奇虽然沒听到ICU负责人已经给自己宣判了死刑.却也多少有了些觉悟:“那就等你们把我救活.再來问我情报吧……”

“你……”孟阳龙又要发火:“只要你把情报说出來.我一定救你.”

“我要是说出來.对你也沒有价值了.我是死是活对你來说都无所谓.”

“你倒是聪明啊.”苍浩这个时候说话了:“我老实告诉你.楚科维奇.你的情况很不乐观.我建议你在还能说话的时候.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來.这样我们还能为你报仇.但如果你不肯说出來.你就只能含恨酒泉了.你好好想想吧.”

“这帮混蛋.”楚科维奇瞪圆了眼睛.眼珠表面布满了血丝:“是谁.到底是谁这样对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