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唯一的线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直接回答:“是契卡.”

“我真的不了解契卡.但是……”楚科维奇喘了几口粗气.随后缓缓说道:“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们.联邦安全局事实上继承了克格勃的作风.对内.他们操控着俄国社会.从新闻媒体、学校到医院都有他们的眼线.对外.他们在世界各国派驻大量情报人员.侦查所在国家的所有经济、政治情报.经常还制造社会事端从中渔利……联邦安全局在华夏也一样.俄国在华的很多外交官、留学生、商人.都在为联邦安全局工作.比如我.”

“这个我们已经知道了.”孟阳龙马上道:“说点我们不知道的.”

“联邦安全局在华夏的情报活动由两个人负责.一个是驻广厦总领事布塔什.另一个是驻华大使维金柯.布塔什负责华夏南部地区的活动.维金柯则负责华夏全国.布塔什的工作向维金柯负责……”楚科维奇越说.声音越微弱:“我一直都怀疑.布塔什和维金柯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事实上是契卡潜伏在联邦安全局的卧底.但我不知道具体是谁.其实两个人都有嫌疑.但又都沒有明确证据.”

孟阳龙又问:“那么联邦安全局在契卡内部有卧底吗.”

“据我掌握是沒有……”楚科维奇无力的摇了摇头:“或许有.是我不知道……但就算有卧底.只怕也沒太大作用.因为契卡对联邦安全局渗透的太深入了.几乎每一次.契卡的行动都抢在联邦安全局的前面.而联邦安全局对契卡无能为力……”

“我现在需要一份名单.”孟阳龙打开了手机录音功能:“把俄国在华从事情报活动的人员.列出详细名单给我……”

楚科维奇也知道自己马上不久于人世.沒有片刻迟疑.马上开列出了一份长达三十多人的名单.

楚科维奇沒有详细解释这些人具体是什么身份.孟阳龙录下的只是些俄国人常见的那些名字.比如某某维奇.某某斯基.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只要有了这些名字.再配合俄国人在华出入境名单和其他资料.基本上可以锁定这些人到底是谁.

孟阳龙意犹未尽:“还有吗.”

“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说完这句话.楚科维奇的目光变得茫然起來.胸口的起伏也停止了.

从仪器上看.他的生命体征已经停止.基本可以判断死亡.

“马上救活他.”孟阳龙咆哮着喊道:“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让他活过來.”

医护人员马上近來开始忙活.负责守卫的军人把孟阳龙和苍浩请进休息室.两个人面对面枯坐着.

过了许久.一个军人进來.低声报告道:“医生已经宣布脑死亡.”

“脑死亡”意味着脑功能已经彻底丧失.不能进行自主性呼吸.只有依靠仪器维持呼吸和心跳.

植物人还有醒过來的希望.但楚科维奇沒有这个希望.继续维持下去已经沒有任何意义.

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无力的摆了摆手:“那就这样吧.”

“遗体怎么处理.”

“安排个名字火化了.骨灰吗……随便找个公墓埋了吧.不能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孟阳龙说着.又长呼了一口气:“楚科维奇是我们唯一的线索.沒想到竟然这样中断了.”

“往好处看.”苍浩耸耸肩膀:“楚科维奇开价上千万美元.现在你可以把这笔钱省下了.”

孟阳龙一瞪眼睛:“我现在沒心情开玩笑.”

“我也沒开玩笑.”苍浩无视孟阳龙的怒气:“毕竟楚科维奇已经提供了名单.这对我们來说是最重要的情报.至于其他的吗.以楚科维奇的级别.只怕知道的也不多.”

“你说的沒错.”听到这话.孟阳龙的情绪才有些缓和了:“眼下.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把俄国在华情报网一网打尽.”

“此外还有一个收获.那就是确定了契卡与联邦安全局暂时沒有狼狈为奸.这也就是说在对付契卡的时候.事实上我们可以利用联邦安全局.”停顿了一下.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但在利用联邦安全局之前先要打击一下.”

孟阳龙眼睛一亮:“详细说说.”

“既然契卡的根本目的是摧毁俄国现政府然后重建前苏.那么就是联邦安全局等俄国强力机关的大敌.从楚科维奇说的话來看.联邦安全局对契卡无可奈何.从常理上來说.契卡现在跑到国内兴风作浪.联邦安全局应该跟我们携手合作才对.然而他们表现出高度的不配合.甚至维金柯根本不跟你见面.我认为这有两点原因……”掏出一根烟点上.苍浩也不管孟阳龙.自顾自的抽了起來:“一是俄国人对华固有的傲慢态度.二是他们认为契卡的行动可兹利用.把我们搞乱了对俄国是好事.可以说.我们的土地越來越乱.就越來越需要俄国的支持.”

“有道理.继续说.”

“所以.想要让联邦安全局配合.就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吐了一个烟圈.苍浩悠然道:“这一次全国范围内清查非法滞留外国人.已经让老毛子尝到了厉害.但还不够.这只伤到皮毛.接下來要伤筋动骨.尤其是对这位维金柯大使.”

孟阳龙一时之间沒说话.过了许久.沉重的点了点头:“好计.”

“遗憾的是我们还是对老毛子了解的太少了.”苍浩又抽了一口烟:“否则可以做出更有针对性的举措.”

孟阳龙像是思索着苍浩的话.一时沒说话.又是过了许久.突然不着边际的说了一句:“我觉得有必要见一下七号囚犯.”

苍浩哪里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七号囚犯.”

“到了如今.有些事情可以让你知道了……”孟阳龙起身來到外面.吩咐手下牢牢把门.不许任何人进來.这才反身坐下:“你指责说.我们对老毛子一无所知.这话既对.也不对.这种无知其实是最近二十多年的事情.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成因非常复杂.但在二十年前……”

苍浩被这番话吸引了:“怎么样.”

“想必你也知道.克格勃在世界各国的渗透和情报活动相当厉害.很多人都以为Y国的军情五处和M国的CIA很厉害.甚至认为前苏的解体是西方颠覆的结果.但历史的真实往往和人们的想当然大相径庭.而这种真实就是西方阵营面对克格勃的时候几乎讨不到任何便宜.整个西方社会在前苏高层面前几乎是透明的.为什么时隔多年.提起克格勃还让人们心有余悸.你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厉害.”孟阳龙说到这里.非常自信的笑:“但克格勃在一个国家面前吃了亏.那就是我们华夏.克格勃的所有情报和渗透活动.在华夏全部铩羽而归.而且我们掌握他们内部详细组织架构和活动方式.换句话说.二十年前.克格勃在我们面前几乎是透明的.那时候是他们对我们无可奈何.”

孟阳龙提起的这段历史.过去的已经太久远了.而且不见诸于任何公开资料.苍浩无从了解:“这还真让我长见识了.”

“为什么这样.就跟这个七号囚犯有关……”孟阳龙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感慨:“说起來.我也有些年沒见到他了.改天咱俩一起去拜会一下.”

“这个七号囚犯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力量.”

“我知道你的疑问很多……”孟阳龙神秘兮兮的笑了笑:“明天上午十点整.你去北树街和北树四道街交口处候着.会有人去接你.然后我带你去见七号囚犯.到时一切问題都会有答案.”

孟阳龙故意卖了个关子.苍浩却也沒有办法.只好等到明天再说.

从医院离开后.苍浩回家休息.心里记挂着这个神秘的七号囚犯.做什么事都沒有心思.

结果.时间过得非常慢.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

天刚蒙蒙亮.苍浩就去了预定地点.在附近吃过早餐.然后來回闲逛.

这个地方距离海边不远.隐隐可以听到海浪声.环境颇为静谧.

苍浩原本以为.那个七号囚犯或许就看押在附近某个神秘的地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十点整.一辆红旗车停在苍浩身边.里面一个穿着便衣的人用机械的口吻说道:“孟老请你上车.”

车子里只有一个司机.沒见到孟老.苍浩上去之后.车子马上发动起來.在附近兜了好几个圈子.

足足兜了二十多分钟.车子才驶入外环路.向近郊驶去.

这个过程中.司机始终不出声.而苍浩也沒什么话跟这个司机说.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最后开进了一个地方.苍浩发觉周围有些眼熟.想起自己曾经來过.

这是一处军事基地.上一次苍浩和孟阳龙就是在这里搭载直升机.去外海跟海军舰队会合.亲眼目睹法兰克斯雇佣兵的潜水艇被炸沉.

果然.这一次又要坐直升机.孟阳龙已经等在停机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