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神秘的七号囚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升机里除了驾驶员之外.只有孟阳龙和苍浩.

随着引擎的轰鸣声.直升机缓缓爬高之后.孟阳龙用非常郑重的语气说道:“接下來我要跟你说的事.属于高度机密.尽管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但如果公开出來还是会引发巨大的麻烦.我希望你听到之后.烂在心里.不要告诉任何人.”

苍浩指了指直升机驾驶员:“他呢.”

“能在我手下工作的人必须绝对可靠.”自负的笑了笑.孟阳龙缓缓说道:“昨天你也听到了楚科维奇对联邦安全局职能的描述.这些职能与当年的克格勃如出一辙.总的來说.克格勃是由国家安全委员会领导.下设第一、第二、第三、第八管理总局和边防军管理总局.还有技术侦查局、军事建设局等辅助部门.最为重要的就是这五个管理总局.第一管理总局负责对外情报侦察活动.第二管理总局负责国内社会的反谍和监控工作.第三管理总局负责军队内部的监控.第八管理总局负责各个部门和境内外之间的秘密通信联络.边防军管理总局管理着总数超过三十万的边防军.这个部门是专门针对我们华夏的.”

“听得出來.这些部门各有分工.从方方面面把控得死死的.”

“是的.”孟阳龙点点头:“七号囚犯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俄国人.做到了边防军管理总局局长、全国安全委员会常务委员这样高的职位.在克格勃内部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我们是怎么把这个人抓起來的.”

“不是我们抓的.是他自己投诚了.”孟阳龙笑着摇摇头:“一九八三年.七号囚犯向我们投诚.至于原因你可以去问他自己.他向我们提供了克格勃的详细情报.使得我们成功摧毁了一切敌对活动.甚至还有更进一步的收获……”

“详细说说.”

“如果你了解一点历史就会知道.三年后.也就是一九八六年.华夏和M国之间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和平典范计划’.当时M国向我们提供了大量先进的军事技术.对我们的国防事业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一方面.这是M国希望我们能牵制前苏.另一方面却也是我们拿情报换來的.”顿了顿.孟阳龙详细解释道:“这些情报就是七号囚犯提供的.他对前苏和克格勃实在太了解了.清楚掌握着前苏和克格勃所有的薄弱环节.甚至于哪一个领导者有什么样的性格特征、存在什么样的家庭问題全都了若指掌.西方阵营得到这些情报之后.巧妙加以利用.促成了前苏的瓦解.”

苍浩非常惊讶:“也就是说他事实上是一个影响了历史的人物.”

“沒错.”孟阳龙有点遗憾的点了点头:“只可惜沒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和功劳.”

“我越來越想见这个人了.”

“我之前沒有想到來找他.是因为他的全部了解仅止于投诚的那一年.对之后的历史发展并不掌握.而我现在想要來找他.则是想让他跟多的提供一些历史信息.或许从中我们可以发现蛛丝马迹.”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颇为感慨的道:“我一直都觉得.我的一生够传奇了.其实七号囚犯才是一个真正的传奇人物.”

说到这里.苍浩已然明白了.所谓“七号囚犯”并不是真正的囚犯.只是他被特殊保护起來.事实上跟囚犯沒什么区别.

直到今天.这个人的存在还是高度机密.以至于孟阳龙都不愿提起他的名字.只是以“七号囚犯”作为代号.

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直升机來到一座小岛上空.随后开始盘旋下降.

从空中看下去.这个岛子面积不大.不过风景宜人.上面有一些看起來像是渔民修的建筑.

经常的可以看到有人.打扮的像是渔民.來回穿梭不知道在忙什么.

等到直升机高度降低.苍浩可以看清这些人.马上断定她们全都是军人化妆的.

这些人一个个身材魁梧.坐立行走有板有眼.一看就是受过严格训练的.

直升机在一块空地上降落.马上有人跑过來.向孟阳龙敬了一个礼:“首长好.”

“放松点.”孟阳龙摆了摆手:“我说过多少次了.在这里一定要放松.要尽可能的低调.”

“是.”那个军人连声答应.其实他伪装的很成功.上身打赤膊.下面是一条破旧的短裤.拖着一双塑料拖鞋.皮肤已经被强烈的阳光晒成了古铜色.海上的渔民通常都会打扮成这个样子.

只是苍浩作为军人.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气息.是军旅生涯磨练出來的刚毅.

孟阳龙看了看周围.问道:“七号囚犯呢.”

“在喝茶.”

孟阳龙点了点头:“带我去吧.”

军人引导着孟阳龙和苍浩來到一栋木屋那里.门前坐着一个老者.已经白发苍苍.颚下留着整齐的花白胡须.

他穿着一条花格短裤.上身是白色跨栏背心.悠闲的坐在那里看着大海.

表面看起來.他跟來广厦这里度假的外国老人沒什么区别.但苍浩注意到他有着格外强大的气场.

“孟将军……”老人看到孟阳龙.笑呵呵的站了起來.说得一嘴流利的普通话:“算起來.我已经整整十年沒有见过你了.怎么突然想起來这个小岛.”

“怎么说我们也算老朋友.想念你了.就过來探望一下.”孟阳龙走上去.跟这个老人拥抱了一下.他们的这种拥抱跟寻常拥抱不太一样.两个人先是把右脸贴在一起.随后又把左脸贴在一起.最后再贴一下右脸.

苍浩做雇佣兵那些年跟俄国人打过交道.知道这是标准的斯拉夫礼节.亲密的男性朋友见面都是这样.

说起來.这种礼节可能会让今天的腐女们非常兴奋.因为两个人在贴脸之后还要在对方嘴唇上亲一下.

听起來有点不可思议.但斯拉夫似的礼节就是这样.所以东欧各国领导人在历史上留下了很多彼此基情澎湃的照片.

不过孟阳龙跟七号囚犯沒什么基情.贴脸之后也就分开了.估计两个人都沒有兴趣去亲吻对方的嘴唇.

“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你是无事不等三宝殿.”七号囚犯始终保持着笑容:“ 你肯定是有事來找我.”

孟阳龙沒有回答这个问題.只是指了一下苍浩:“让我给你介绍一位有为杰出的年轻人.”

七号囚犯似乎一直专注跟孟阳龙说话.根本沒正眼看苍浩.事实上却已经把苍浩仔细观察了一遍.他望了苍浩一眼.直接就说了一句:“当兵的.”

苍浩点点头:“嗯.”

“而且还是雇佣兵.”

苍浩不禁有点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首先、你带着只有军人才会有的气质;其次.我注意到你身上有伤疤.那是只有子弹和刺刀才会留下的;再次.作为一个华夏军人.在孟阳龙身边应该规规矩矩.但你的样子却是很随意.而你这么年轻又不会有很高的级别.不可能跟孟阳龙平级.这就说明你不归孟阳龙领导.一个华夏人.当过兵.却又不在华夏军队……”七号囚犯一字一顿的道:“那你就只可能是雇佣兵了.”

这一番话让苍浩对七号囚犯心生敬佩:“沒想到这么短时间你就看出这么多事.”

“既然孟阳龙能带你來这里.肯定已经向你介绍过我……”七号囚犯请苍浩和孟阳龙坐下來.接着又道:“作为特工人员.必须比别人多长一双眼睛.能够发现更多的细节.我们的大脑还要有更强的计算能力.比别人考虑到更多的事.否则随时可能送命.”

三个人刚好坐在木屋正前方.这座木屋应该是七号囚犯的住处.苍浩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这里外表看起來虽然很寻常.里面的装修确实奢华又不失典雅.各种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

一栋房子的外在和内里截然不同.看得出來.虽然这里的生活单调乏味.不过七号囚犯还是很舒服的.

“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七号囚犯拿出一盒烟.竟然是软包中华.给苍浩和孟阳龙分别递上一根:“说说看.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在说出我们的來意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題……”苍浩对七号囚犯的身世越发感兴趣.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幕后又怎样的故事:“你到底是怎么样成为七号囚犯的.”

七号囚犯沒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孟阳龙一眼.孟阳龙笑着点了点头:“满足一下年轻人的好奇心吧.”

“好.”七号囚犯点了点头:“接下來我要跟你说的事.是你在任何历史书中都看不到的.我希望你知道之后不要告诉任何人.无论在网上还是现实中.对那段历史保持沉默.”

苍浩马上答应了:“沒问題.”

“你放心.这个我已经提醒过他了.”孟阳龙笑着道:“有一些真实的历史.要永远埋藏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不能公之于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