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被永世追杀的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要从头说起……”七号囚犯抽了一口烟.目光变得深邃起來:“我出生成长在斯大林格勒……哦.不.应该说是伏尔加格勒.那座英雄城市.一九四一年.苏德战争爆发.伟大的卫国战争开始.一九四二年.战火烧到了伏尔加格勒.壮烈的伏尔加格勒保卫战拉开了序幕.也就是你们所熟知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在战火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斯大林格勒原名伏尔加格勒.当初前苏一位领导人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座城市.解体后又改回了原名.

“我的父亲是一位音乐家.战争爆发后应征入伍.每当战斗的间隙.他就会拉起小提琴.然后.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就会飘荡在伏尔加格勒的废墟上.穿过战争的硝烟.一直传到德军的耳朵里.不知道为什么.德国鬼子沒想到杀了这个敢在战场上拉小提琴的人.可能是因为他们也喜欢音乐吧.无论如何.这是我童年最深刻的回忆……”七号囚犯表情怆然.完全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德国人很凶悍.我们的军队整个师整个师的阵亡.但我们仍然赢得了最后胜利.一直打到了柏林.逼得法西斯头子跟他的情妇自尽.”

说到这里.七号囚犯用力攥紧了拳头.像是被那段历史激起了热血:“伟大的俄罗斯人民必胜.”

“我对你的爱国主义很欣赏.但我更想知道接下來的事.”苍浩皱起眉头:“我相信虽然战争胜利了.可你的生活却发生重大变化.”

“沒错.”七号囚犯用力点点头:“我的父亲一直战斗到了柏林.他的战友们全都倒下了.他却坚持到了最后.并且在最后的战斗中把旗帜插上了D国国会大厦.那个场景被摄影师拍了下來.成为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经典的画面.由此我的父亲成了英雄.载誉回到家乡.但他沒有得到英雄的待遇.他惊讶的发现当自己和战友们在前线吃不饱穿不暖浴血奋战的同时.一些人却躲在后方大鱼大肉的享受着.他很愤怒.因此发了一些牢骚……”

苍浩急忙问:“然后呢.”

“然后就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早晨.两个便衣來到家里.对父亲说有些事情需要找他帮忙.我清楚记得.当时父亲转回身对我笑了笑.向我保证他马上回來……”七号越说.表情越发怆然:“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从此以后.他就消失了.”

“被送去古拉格了.”

“沒错.”七号囚犯的双眼含满了泪水:“在东西伯利亚.切尔斯基山脉附近.有一条科雷马河.流域尽是荒芜的不毛之地.但在流域靠近北极的地方却盛产黄金.一九三二年.在那里修建了金矿.直接归属克格勃领导.专门驱使我父亲这样的人开采黄金.沒错.我父亲就被送到了那里.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只能吃一斤多一点的面包.沒有任何菜肴.更营养品.他是音乐家.本來身体就不好.很快就病倒了.但那个地方沒有大夫.于是他最后死于营养不良.据说.遗体只有九十斤重.可他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十多的男子汉啊……”

说到这里.七号囚犯的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我沒有见到他最后一面.送给我和母亲的只有一纸死亡通知书.上面说我的父亲于某年某月死于心力交瘁.”

“你怎么知道真相的.”

“一九五四年.科雷马金矿被关闭.一个侥幸活下來的人是我们的邻居.他回到家乡后.悄悄对我们说出了真相.那个时候……”七号囚犯的目光突然变得坚毅起來:“我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

“你被改变了.”

“是的.”七号囚犯点点头:“我为自己是前苏人感到骄傲.那时我猛然间发现.其实我真正的祖国是俄罗斯.而我的祖国现在正被克格勃蹂躏.我要把祖国解救出來.克格勃那帮畜生.连德国鬼子都沒伤害我父亲那个音乐家.他们却无耻的谋害了他……我应该怎么做.”这个问題是七号囚犯在问自己:“很简单.我要加入克格勃.让他们信任我.然后努力工作.一点点往上爬.”

历史上有很多卧薪尝胆的故事.最有名的当然是越王勾践.他尽心竭力的服侍吴王夫差.甚至品尝吴王夫差的粪便.终于获得了信任.最后.越王勾践起兵破吴.逼死吴王夫差.

不过这些都是历史掌故.今天看着真正有这样一个人坐在自己面前.苍浩感到颇为惊讶.

“我的父亲毕竟是英雄.我借了一些光.而我不知道为什么.克格勃的老官僚们竟以为我不知道父亲死亡的真相.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个很有培养价值的新星……”哈哈笑了几声.七号囚犯的声音变得欣喜起來:“我隐藏着自己真实的想法.表现得对克格勃忠心耿耿.一步步升迁起來.最后.我给父亲复了仇.也让那些官僚为他们老眼昏花付出代价.”

“也就是说.你做到边防军管理总局局长的位子上之后.就投诚了.”

“用你们当下流行的话來说.我是一个屌丝.能够坐到这个位子已经是奇迹了.断然不可能继续往上.横在我面前的.不是某个元帅的儿子.就是某个寡头的兄弟……”抽了一口烟.七号囚犯接着道:“再加上我已经掌握了太多情报.我知道机会到了.于是利用到华夏公出的机会投诚了.为了等到这一天.我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甚至沒有家庭.我一直不敢谈恋爱.因为我害怕爱上某个女孩.可我又沒办法带她走.等我投诚之后.克格勃肯定会找她的麻烦.把她送到科雷马金矿那样的地方.你不要怀疑克格勃有株连九族的凶残.等到我的母亲离世后.我再也沒有亲人.也就是说.我不怕克格勃报复了.”

“你知道你的这些情报推动了人类历史吗.”

“当然.我为此感到骄傲.”七号囚犯高高昂起头.笑着说道:“我的祖国获得了独立.万恶的克格勃垮掉了.每当在电视里看到国旗升起.我就会想.那上面也有我流的一滴血.”

“有时历史是不公正的.你是一个英雄.却沒人知道.”

“是啊.”七号囚犯无奈的摇摇头:“克格勃虽然垮了.但遗留的党羽众多.仍然有着庞大的能量.年轻一代当中也有很多人支持他们.他们知道我做了什么.对我下了永世追杀令.只要世上还有一个克格勃.他就必须杀掉我.无论我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所以.华夏方面把我保护起來.让我生活在这样一个小岛上.每天只能看电视听广播打发时间.偶尔的.我也会去大陆.但必须非常谨慎.华夏方面尽可能满足我的一切要求.曾经提出给我换一个居住地.不过我觉得还是留在这里更自在.还好.有了互联网之后.我可以了解外面的世界.我甚至还有自己的推特账号.不过从來沒有人知道我是谁.”

苍浩非常感慨:“这就是做英雄的代价.”

“沒错.做英雄是有代价的.如果你想做英雄也要付出代价.尽管可能跟我不一样.”顿了一下.七号囚犯斩钉截铁的道:“我认为这一切是值得的.”

“是的.”苍浩站了起來.冲着七号囚犯敬了一个礼:“谢谢你为历史做的一切.”

七号囚犯微笑颔首:“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说说你们吧.來找我干什么.”

孟阳龙直接就道:“克格勃的欲孽出现了……”

听孟阳龙把契卡的事情说了一遍.七号囚犯轻哼了一声:“当年.克格勃管理着军队.在最严酷的时期.每个班都有一个克格勃的眼线.他们每天要把每一个军官和士兵的言行汇报给上级.”思忖片刻.七号囚犯又道:“但总的來说.克格勃毕竟是一帮情报人员组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队.按照你们的说法.契卡拥有庞大的军事力量.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孟阳龙急忙问:“什么.”

“克格勃有一个部门例外.就是当年我的边防军管理总局.本身还真就是一支军队.再加上这个部门专门针对华夏.就更能解释为什么契卡会在华夏境内活动……”抽了一口烟.七号囚犯若有所思的道:“据我了解.边防军管理总局有很多极端分子.今天的契卡可能就是由其演变而來.但这也只是推测.我已经离开三十年了.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变化.”

看起來.七号囚犯不能再提供更多的情报.孟阳龙略有点失望的点点头:“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

七号囚犯撇了撇嘴:“很遗憾我帮不上太多.”

“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苍浩看着七号囚犯.笑了笑:“其实你不是囚犯.只是被迫隐居.所以我不想称呼你为七号囚犯.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名字.当然如果是机密.你可以不说.”

苍浩只是出于尊敬才问了这么一句.本來沒指望七号囚犯能说出來.沒料到七号囚犯却回答了:“我姓雷泽诺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