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也有我流的一滴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升机回到基地上空.缓缓降落下來之后.苍浩从直升机上下來.看到不远处飘着鲜艳的国旗.

“我希望你不要忘记……”苍浩指着那面旗帜.笑着说了一句:“这上面也有我流的一滴血.”

“不会忘记的.”孟阳龙用力点点头:“这片土地不会忘记任何一个做出贡献的人.”

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既然契卡要开战.那么就满足他们.”

一个军人快步跑过來.把厚厚一摞资料交给孟阳龙.孟阳龙只是大致翻了一遍就转手给了苍浩:“看看吧.”

苍浩仔细看起來.发现全是一些俄籍人的资料.排在首位的是维金柯和布塔什:“这就是楚科维奇提供名单.”

“沒错.我们已经查出这些人的身份了.现在开始动手吧.”孟阳龙冷冷一笑:“就像你说的一样.先从联邦安全局着手.不过我暂时不碰布塔什和维金柯.给老毛子留点面子.”

第二天.孟阳龙就动手了.所有全国性新闻媒体一起发布公告.称十九名俄籍人从事其与身份不符的活动.被列为不受欢迎,人士.即日驱逐出境.

这十九个人是楚科维奇提供名单当中的一部分.其中有不少是外交人员.真实身份全部是联邦安全局.

公告语气很冰冷.都是官方的套话.沒有做进一步说明.也沒直接指出这些人是间谍.

但明眼人马上就可以看出來.这是华夏方面对俄国表示不满.两国关系正处于非常微妙的关口.

先是彻查境内非法滞留的俄籍人.接着又是这么一个举措.那位维金柯大使沒办法继续躲在莫斯科述职了.第一时间赶回了京城的大使馆.

不过.维金柯沒有去会晤孟阳龙.第一个见的人是布塔什.

就在维金柯抵达京城的同一时间.布塔什乘坐飞机从广厦飞到京城.早一步候在了维金柯的办公室.

“楚科维奇的事情你到底怎么处理的.”维金柯看着布塔什.非常不满的斥责:“毫无疑问.华夏国安掌握了我们的情报人员.这些都是楚科维奇提供给他们.这个情报网络我们部署了十几年.如果全部覆灭.我们还要再花同样的时间部署.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负不起……”布塔什胖嘟嘟的脸蛋上挂的全是汗珠:“我也沒想到.楚科维奇竟然会成为叛徒.更沒想到会落到华夏人的手里……”

“现在你把经过给我详细汇报一遍.”

“事情就是我追究楚科维奇失职.他竟然被孟阳龙抓到了把柄.然后他就叛逃了.他还当场打死了我们的两个同志……”其实布塔什已经汇报过了一次.但维金柯再度问起.布塔什就只能再讲述一次.而且可以预见以后还要不断的重复:“估计楚科维奇可能变节了.跟华夏方面有所接触.不过就在他跟孟阳龙见面之前.被人喷射了芥子毒剂……”

“是你派人干的吗.”

“是……是契卡……”

“无能.”维金柯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你是怎么搞的.竟然被契卡方面抢先一步.就凭你的这种工作能力.怎么负责华夏南方情报工作..”

“我倒觉得契卡做了一件好事……”布塔什擦了擦汗:“帮我们清理了门户.”

“但清理的还不干净.”冷笑一声.维金柯缓缓说道:“华夏方面把楚科维奇送到了医院.两天前.楚科维奇断气了.不过临死前有过短暂的清醒.毫无疑问.楚科维奇说出了一些事.其中就包括我们情报人员的名单.现在的关键是.楚科维奇到底说出了多少.布塔什同志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布塔什悲哀的发现.自己对局面的掌握程度不如维金柯.虽然事情是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但维金柯说出的一些细节竟是他不知道的.

布塔什很清楚.自己手下的一些情报人员直接向布塔什负责.他们获得重要情报后并不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但是.维金柯尽管掌握一些信息.却从來不告诉布塔什.

如果维金柯能多说得出一点事情.布塔什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这涉及到了联邦安全局内部的权力斗争.维金柯为了证明自己很有能力.就必须证明手下的无能.也就是说.必须是布塔什搞出乱摊子.让他维金柯來收拾乱局.

这种权力斗争是官僚主义的产物.结果就是直接导致工作效率低下.这让布塔什不禁悲哀地想到:“克格勃就是亡于官僚主义……”

“我知道你在莫斯科有些有力的朋友.不过他们并不能总是帮你……”维金柯扫量着布塔什.缓缓说道:“你我都知道楚科维奇为什么叛变.你因为感觉到他威胁到你的地位.就找借口把他送去新地岛.楚科维奇是被逼无奈才叛逃的.其实这件事情很好解决.只要我们保证不追究失职的责任.争取楚科维奇回到我们这边.华夏方面就不会拿到我们情报人员的名单.换句话说.眼下紧张局面都是因为你的无能造成的.你对此有什么解释吗.”

布塔什脸色变得苍白:“沒有.”

“我这一次回去述职.很多人对你不满.还是我把他们的情绪压制下來.”顿了顿.维金柯又道:“你跟楚科维奇之间的恩怨.既然人已经死了.我也不想追究了.我向莫斯科那边报告的时候.说是楚科维奇心怀不满早就想变节.根本沒提到是你造成的.”

“谢谢大使先生.”布塔什继续擦汗.心里想道:“这就是华夏人所说的.打一棒子给个枣吃.”

“说说眼下的事吧.契卡对我们的渗透太厉害了.每件事情都能抢先一步.”拿出一根雪茄点上.维金柯恶狠狠抽了一口:“那是帮疯子.严重危害到我们的国家安全.必须严厉镇压.可是.我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华夏土地上闹事.”

“我觉得吧……”布塔什很详细的分析道:“他们的根本目的是破坏两国关系.直至引发全面战争.如果孟阳龙真的死了.只怕华夏真的要采取军事报复行动.以现在的国际形势而言.这场战争一旦爆发.我们失败的几率很大……”

“住嘴.”维金柯怒气冲冲的打断了布塔什的话:“我们不会输.我们从來沒输过.伟大的俄罗斯不允许失败.”

“我知道.我也认为我们不会输.可是契卡不是这么想……”

维金柯阴沉着脸:“继续说.”

“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如果我们输掉这场战争.整个社会都会陷入崩溃.契卡就有机会重新执掌权力.”

“这种做法太凶残了.”维金柯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是那句话.必须镇压契卡.”

“既然契卡眼下是在华夏领土上闹事.想要镇压他们.就必须得到华夏方面的配合.”

“华夏方面也想跟我们配合.只不过嘛……”维金柯冷冷一笑:“任何合作.都是有人主导.而其他人处于从属地位.我们不会.也绝对不可能被华夏人左右.必须让华夏人知道我们的厉害.老老实实听我们的话.”

“大使的意思是说.在合作之前.先给华夏一个下马威.”

“对.”维金柯点点头:“你去做吧.但要注意别把事态弄到无法收场.坚决不能像契卡那帮疯子一样对孟阳龙这样的人物出手.”

“让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个想法.”

“说出來听听.”

“近期.在孟阳龙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叫苍浩.我调查了一下发现他可是鼎鼎大名……”布塔什把血狮的传奇说了一遍.又告诉维金柯道:“很显然.孟阳龙非常信任这个人.看作是走膀右臂.如果让华夏人知道我们的厉害.我觉得这个人是很好的下手对象.一则是他不属于军队或警方.跟国家机器沒有直接关系.不会冲破华夏方面容忍的底线;二是这个人跟契卡交过手.如果事情发展到沒办法收场.我们可以把责任推到契卡身上.”

“好主意.”维金柯同意了:“如果有必要.可以把苍浩发展为我们的线人.当然前提是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那么我就准备两套方案.一是把苍浩发展为线人.二是干脆干掉.”布塔什急忙道:“不能让华夏力量太强大.苍浩这样的人活下去本身就是威胁.所以不管是哪个方案都对我们有利无害.”

“可以.”维金柯点点头:“你自己权衡吧.无论如何.这一次别再让我失望.”

布塔什和维金柯有一点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与别人合作之前.一定先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厉害”.并且不住重复这个关键词.

这一次.他们选择的对象是苍浩.布塔什离开大使馆后直接飞回广厦.开始着手安排.

无论楚科维奇还是维金柯.对布塔什的工作能力都有所鄙夷.所以布塔什憋足了劲这次一定要做出成绩.

经过一番周密的调查.布塔什很快掌握了苍浩回到广厦之后的生活情况.于是有一个人就纳入了布塔什的视线.

是周大宇.

上次被枪击后.周大宇生活得非常谨慎.如无必要绝不出门.

布塔什很快找到了周大宇的住处.直接登门.刚到楼下.两个黑衣人就走了过來:“你有什么事.”

“麻烦告诉你们的老板周大宇.我有要事跟他谈谈.”布塔什很和善的笑了笑:“我是布塔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