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二号人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始至终.渔船上的人都不跟苍浩和帕里诺上尉说话.船靠上码头之后.一个头头模样的人引导苍浩和帕里诺上尉下了船.

不远处停着一辆红旗轿车.这个头头把两个人送上车后转身离开.连声“再见”都沒说.

红旗轿车上有一个司机.同样像个哑巴一样.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发动了车子.

苍浩和帕里诺上尉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都沒说什么.

车子回到市区.在街边停下.司机终于开口说话了:“请你下车.”

苍浩问了一嘴:“让谁下车.”

“她.”司机指了指帕里诺上尉.又对苍浩道:“孟老要跟你一个人谈谈.”

帕里诺上尉有点不放心:“沒事吧.”

“放心.”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你先回去吧.回头联系.”

跟帕里诺上尉分开后.车子驶进了盛世荷园.这一次苍浩依然沒看到高雪轩.孟阳龙等在一处名为“汀兰阁”的建筑里.

孟阳龙正在读报.看到苍浩进來.顺手把报纸递了过去:“看看吧.”

孟阳龙翻开的那一版不太起眼.不过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新闻.大意是说布塔什总领事在普吉岛意外身亡.

根据T国方面的尸检结果.证明是死于心脏血栓.目前正在处理善后事宜.

如果不是因为布塔什在国内有公职身份.报纸根本不会刊登这条新闻.而绝大多数读者也不会往心里去.

可也就是这篇报道虽然很短.大概只有的一百來字.涉及到的这件事却会在两国关系之间引发滔天波澜.

孟阳龙告诉苍浩:“俄方已经派人过去了.根据他们自己的调查.发现布塔什脖颈上有一个针孔.换句话说.是死于谋杀.不过T国方面不承认这个结果.对外坚持声称布塔什是死于自身疾病.事情现在僵在那里了.”

“最后会怎么处理.”

“那就是俄方跟T国之间的官司了.对我们來说真正重要的是.俄方已经收到足够的教训.”孟阳龙说到这里.冷冷一笑:“他们应该很清楚布塔什到底怎么死的.”

“那就好.”苍浩点点头:“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

“这一次行动你做的非常好……”

“但你做的不好.”苍浩拿出那本护照.用力摔在孟阳龙面前:“我以为不需要什么事都叮嘱.结果细节上还真就出问題了.你搞了护照为什么沒搞签证.”

“因为……”

“千万别说是你忘记了.”苍浩打断了孟阳龙的话:“作为情报工作.这是必须考虑到的细节.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好真的很让我失望.”

“你是在批评我吗.”孟阳龙一瞪眼睛:“我的级别也是允许你批评的吗.”

“沒错.你级别很高.但正因为你级别太高.所以别人总是不敢说什么……”轻哼一声.苍浩多少有点不屑的道:“有太多决定.只是领导们一拍脑袋决定的.结果证明是错误的.领导们再一拍大腿事情就这么算了.我觉得.任何人犯了错误都应该受到批评.否则谁敢保证错误不会重演.”

“得.现在说的是普吉岛行动.你把这话題给扯远了.”虽然苍浩的话有点刺耳.不过孟阳龙却是笑了起來:“签证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以为我真的会忘吗.”

苍浩愣了一下:“你是故意的.”

“沒错.”孟阳龙点了点头:“这对你是个考验.”

“你……”苍浩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恨恨不已看着孟阳龙.有想要把他掐死.

“你刚才有一句话说对了.领导们很容易犯错误.可以说.任何人都会犯错误.这也就是说.任何一次行动都不可能完全考虑周到.在某个环节难免会出现问題.甚至意外……”孟阳龙看着苍浩.很平静的道:“如何处理这些问題.就是考验你的时候.”

“我先谢谢你为了我考虑得这么多……”苍浩很想发火.不过仔细一想.孟阳龙说的确实有道理.

这些年來.自己遇到的很多麻烦.都是从沒有预料到的地方迸发的.

而且苍浩自己也犯了一些错误.就比如雷泽诺夫那件事.

“犯错误不可怕.如何处理错误更需要智慧……”孟阳龙欣慰的笑了笑:“你的表现我非常满意.”.

苍浩黑着脸道:“小时候考试成绩好.爹妈还给我煮茶鸡蛋吃呢……你有什么奖励.”

“我向你引荐一个人.这是最大的奖励.”孟阳龙笑了笑.站起身來.毕恭毕敬的说了一声:“首长.可以出來了.”

话音刚落.从里面的套间缓步走出來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笔挺得深灰色西装.戴着一副眼镜.看起來很是斯文儒雅.

苍浩看到这个男人有点吃惊.因为这个人在电视和各种媒体上经常可以见到.如果说孟阳龙是军中二号人物.而这个人是这个国家的二号首长.

“你好.”二号首长笑着冲苍浩点了点头:“老孟经常跟我提起你.我就一直想见见你.无奈今天才有机会.”

“你好.首长.”苍浩向对方伸过手去:“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二号首长又是一笑:“你可是一个传奇.”

“过奖了.”苍浩说着.坐了下來.

孟阳龙有点不乐意了:“首长沒坐.你怎么先坐下了.”

苍浩权当沒听到孟阳龙的话.只是对二号首长说道:“看到你本人才知道.你比电视上更帅.”

二号首长哈哈一笑:“谢谢.”

“首长沒时间跟你在这闲扯.”孟阳龙黑着脸说道:“首长这一次來.就是为了契卡的事.”

“沒错.”提起这个话題.二号首长的表情变得严肃起來:“这一年來.广厦发生了很多恶性案件.尤其是契卡.这个必须严肃处理.孟阳龙告诉我.这些事件你都经历了.跟契卡也有过接触.所以我想问一下你的意见.”

“打击契卡.必须得到俄方的支持和配合.因为沒有人比他们自己更了解他们.但我们都知道.老毛子有一股傲劲.这个合作很难达成……”苍浩也不管别人.自顾自点上了一根烟:“所以必须先杀杀他们的傲气.”

“这个我赞同.”二号首长深深的一笑:“而且我也知道.你做的非常好.”

很显然.孟阳龙已经把情况汇报过了.苍浩直接就道:“你不责怪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其实.你大致的意见.我是认同的.该亮剑的时候就要亮剑.即便是盟友.也要让他们清楚知道我们的立场……”顿了一下.二号首长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苍浩耸耸肩膀:“这是国家机密.我怎么知道.”

“这个确实是机密.你知道就可以了.不要对外宣扬……”说着.二号首长往前弓了一下腰:“俄方二号首长秘密访华.我们两个刚刚在一起.我陪同他参观广厦.这个是所有媒体都沒有公开报道过的.本來这次访问是有关经济合作上的一些事.但我们谈到了契卡问題……”

“然后呢.”

“然后就是.布塔什死的很是时候……”二号首长说着.嘉许的笑了:“是时候的.我们向俄方施加了压力.加上前些日子清查非法滞留外籍人员等举措.他们现在应该明白了.我们不是他们想象的样子.如果我们还想继续做朋友.要本着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原则.并且明确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是吗.”苍浩听到这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自己远赴普吉岛行刺布塔什.原本只是给兄弟出一口恶气.

但自己根本不知道俄方二号首长秘密访问这事.仔细思索起來.布塔什的死在这个节骨眼上可能引发不难料的后果.

很幸运.事情最后还是向着大家期望的方向发展.华夏自己的这位二号首长又告诉苍浩:“自始至终.我们都沒提到布塔什.也沒提到其他不愉快.俄方的态度很诚恳.首先为他们部分人员的傲慢无礼向我们表示歉意.然后表示将全力配合我们打击契卡.”

苍浩点点头:“那就好.”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在打击契卡这件事情上.还需要你出力.”二号首长说着.轻轻拍了拍苍浩的肩膀:“以后你直接归孟阳龙指挥.”

听二号首长这意思.像是直接把苍浩给招安了.苍浩倒是也沒犟什么.只是道:“我能问问待遇问題吗.”

“这个你跟老孟谈吧.”二号首长呵呵笑了笑.看了一下时间.又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慢慢谈吧.”

孟阳龙赶忙起身:“我送你.”

苍浩跟在孟阳龙身后.一起送走了二号首长.

等到转回身來.苍浩再次提出:“我的待遇问題呢.”

“什么待遇.”孟阳龙翻了翻白眼:“你知不知道.二号首长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來见你一面.还告诉了你这么重要的机密.这是多大的荣幸啊.你偷着乐去吧.要什么待遇..”

“可是首长接见也不能当饭吃啊.”

孟阳龙沒理会苍浩.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送客.”

马上的.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來.冲着苍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