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有些人就是吃硬不吃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就走.”苍浩非常气愤:“我还真不愿意留下來呢.”

似乎孟阳龙抠门了一点.不过有一件事说对了.二号首长确实说出了很多机密.

第二天一早.所有媒体刊出新闻.俄方认定一个名为“契卡”的团伙为犯罪组织.

新闻还提起.有迹象显示契卡已经潜入华夏.俄方表示愿意全力配合打击.

沒人知道两国的二号首长秘密会晤时都谈了一些什么.更无从知道华夏二号首长当时态度怎样.不过这次会晤成功了.

就像孟阳龙和二号首长说的一样.俄方的态度非常积极.而且沒提及布塔什之死.

无论华夏还是俄方.都知道布塔什真正的死因.但互相全都装作不知道.

很快.俄方派來了新的领事.于是布塔什就这样淹沒在人们的记忆中.

但如果布塔什不死.苍浩相信俄方也不会这样配合.有些人就是吃硬不吃软.

这就是政治.人命在政治面前根本不算什么.苍浩觉得布塔什之死能让俄方妥协.也算是这个人沒白活一世.

两天后.孟阳龙再次把苍浩找到盛世荷园.在场的还有一个人.就是那位维金柯大使.

苍浩后來才知道.维金柯已经连续三次求见孟阳龙.而孟阳龙全都躲着不见.

这是第四次.孟阳龙终于同意了.但又提出自己在广厦有工作.暂时不能离开.于是维金柯急忙坐飞机來了广厦.

“这里是私人会所.说话很方便……”孟阳龙不可能让维金柯知道盛世荷园的真实背景.只是淡然道:“在这里谈话比外面更安全.不容易引起注意.”

“好的.”维金柯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是这样的……契卡刚出现的时候.贵方想要寻求合作.但我方部分人员表现过分.严重伤害了贵方的情绪和两国关系.我再次表示诚挚的歉意.”

“过去了就不要提了.”孟阳龙装作很不在意的摆摆手:“关键是以后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事.”

“不会.绝对不会.”维金柯很注意的沒提到“布塔什”这个名字.又道:“我向你保证.以后我们绝对全力配合.务必彻底剿灭契卡.”

孟阳龙撇了撇嘴:“真的.”

“当然是真的.”维金柯一个劲点头:“契卡太坏了……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双方在契卡问題上应该高度合作.”

很显然.俄方二号首长受到了來自华夏的压力.而维金柯受到了來自俄方二号首长的压力.

从甫一见面.维金柯就表现得非常紧张.跟之前那个对孟阳龙拒而不见的傲慢外交官完全判若两人.

“合作是需要诚意的.”孟阳龙瞥了一眼维金柯:“你打算怎么做.”

“这是我们掌握的全部资料……”维金柯拿出厚厚一摞资料.放在了孟阳龙面前:“不过……很抱歉.我们对契卡了解也不太多……”

这些资料基本都是俄文.但这沒有难倒孟阳龙.苍浩这才知道原來孟阳龙是个俄国通.

大致翻了一下.孟阳龙问:“就这些.”

“只有这些.”维金柯的中文水平不太好.远远不如楚科维奇或布塔什.这一紧张.说话有点磕巴:“我们……也在探查契卡……但他们太神秘了……”

“是吗.”孟阳龙不耐烦的道:“那沒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维金柯大老远的飞过來.整个会面不到十分钟.但维金柯哪敢有半点牢骚:“是.是.再见……如果有其他方面需要.请及时告诉我……”

维金柯走了.孟阳龙看着他的背影.似笑非笑的问苍浩:“你怎么看.”

“沒什么怎么看.”苍浩耸耸肩膀:“我只能说.他们的那位二号首长.可比他们要聪明多了.”

“沒错.否则人家怎么是二号首长.而他们却只能在下面办事呢.”孟阳龙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苍浩一眼:“现在说说这份资料吧.”

“有什么新发现.”

“这些资料看着很厚是吗.不过沒什么干货……”孟阳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这些资料倒是印证了七号囚犯的说法.契卡确实是从原克格勃的边防军管理总局演变过來的.前苏解体时各方面管理混乱.丢失了大量武器.据信跟契卡有关.也就是说.契卡拥有很强的武装力量……”

“这些资料跟沒有等于一样.”苍浩质疑道:“俄方会不会有所隐瞒.”

思忖片刻.孟阳龙摇摇头:“应该不会……”顿了顿.孟阳龙分析道:“要知道.契卡的根本目的还是对付俄国.也就是说.这个犯罪组织对俄国人的危害比对我们要更大.在过去.联邦安全局可以利用契卡去达到某些目的.但这一次契卡玩得实在太大了.竟要引发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联邦安全局不可能继续姑息养奸.虽然维金柯和布塔什都是糊涂蛋.但俄方的二号首长却是明白人.完全能看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我倒觉得契卡正是要利用维金柯和布塔什这样的糊涂蛋.”

“怎么讲.”

“虽然契卡大肆惹是生非以破坏两国关系.其实两国只要加强沟通.这些问題都能解决.但契卡吃准了俄方有些人高度傲慢.肯定懒于跟我们沟通.进而坐视事态恶化……”苍浩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接着说道:“俄方二号首长的访问是个偶发事件.如果沒有这次访问呢.或者这位二号首长并不是这么明白事理呢.接下來会如何.”

孟阳龙毫不犹豫的道:“联邦安全局肯定会对我们采取报复行动.”

“我必须杀布塔什.因为他伤害了我的兄弟.这个沒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但从全局角度看……”苍浩冷笑一声.缓缓说道:“布塔什毕竟是外交官.总不能平白无故的死了.这是俄方二号首长把事情压了下去.可如果俄方二号首长沒这么做.老毛子绝对不会忍气吞声.很可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或者会清理境内的华夏人.或者干掉我们两个重要人物.这样一來事态就升级了.”

“让你这么一说……”孟阳龙紧紧皱起眉头:“虽然说大家原本是误会.但事态这么一升级.误会也就演变成矛盾了.进而发生武装冲突也不是不可能.”

“这正是契卡想要的结果.”

“这只能说契卡太了解联邦安全局了.那么问題就來了……”摇了摇头.孟阳龙质疑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实在太明显了.即令维金柯这样的混蛋也不可能看不到.为什么他们要保持这种傲慢呢.”

“有一些性情是与生俱來的.很难轻易改掉.一个人是这样.一个民族也是如此.”冷笑一声.苍浩有点不屑的道:“维金柯预料到你要召见他.马上躲回国去述职.这是他基于性情做出的本能反应.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回到莫斯科之后才会考虑.也就是说.他不会向自己的性情妥协.”

“有道理.”

“这个人固然昏聩.但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这样.甚至于很多时候我们做事也是出于性子.”苍浩说到这里.无奈的摇摇头:“所以.如果有一个可以控制自己性情的人.将是相当可怕的.”

“你又说对了.你不也一样吗.明知道布塔什之死可能产生严重后果.你还是要去普吉岛干掉他.”

“如果沒有了一点性情也就不是人了.”苍浩哈哈一笑.斩钉截铁的告诉孟阳龙:“对我们雇佣兵來说.沒有任何规则和道义.忠于兄弟是唯一的准则.兄弟受到伤害.那我就必须给兄弟报仇.哪怕会因此引发世界大战.”

“我支持你去普吉岛.其实就是欣赏你这份血性……”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好了.这个话題过.无论如何.我们现在要对付契卡.老毛子应该拍手称快才是.但很遗憾.他们提供不了太多帮助.我估计这份资料应该沒隐瞒什么.”

孟阳龙正说着话.严月蓉快步走了进來.穿着一身职业套装.身形婀娜.

“孟老……”严月蓉刚打了个招呼.看到苍浩就是一愣:“你也在.”

苍浩深深一笑:“严市长也來了.”

“是我让她來的.”孟阳龙说道:“接下來.既然要打击契卡.我们要部署一下行动方案.这个必须让严月蓉参与.”

严月蓉毕竟是本地最高行政长官.有些事情是有知情权的.等到孟阳龙把当下情况介绍了一番.严月蓉的额头有些冒汗了:“这么严重……”

“还有更严重的.”苍浩似笑非笑看着严月蓉:“周大宇最近干什么了.”

“我怎么知道.”严月蓉有点不满的质问:“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周大宇跟联邦安全局或者契卡勾结.如果能拿出证据我可以相信.”

“因为我沒有证据.所以我也不想指控什么.只是提醒严市长多加注意.”耸耸肩膀.苍浩冷笑着道:“不要被咬了才发现自己养虎为患.”

严月蓉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谢谢你的提醒.”

“好了.这里沒我什么事了.我告辞了.”苍浩甚至沒跟严月蓉说声“再见”.直接就离开了.刚出盛世荷园的大门.今野晴打來电话:“我想我找到周大宇了.”

布塔什死了.但事情还沒完.苍浩责令今野晴寻找周大宇的下落.

“辛苦你了.”苍浩点点头:“马上通知帕里诺上尉.让地狱伞兵送周大宇下地狱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