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地狱伞兵的突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月蓉一直跟孟阳龙开会.研究各种防范和部署.但不知道为什么.严月蓉总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主要事项基本已经确定.严月蓉就找了个借口.起身告辞了.

刚回到自己车上.严月蓉就拿出手机.给周大宇打了个电话:“你最近都干了些什么.”

“沒干什么啊.”周大宇很委屈的道:“严市长为什么这么问.”

“你有沒有去见不该见的人.比如俄国人.”

“沒有啊.”周大宇心中一惊.急忙道:“严市长.我这人沒什么海外关系的.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问.”

“过去沒有不代表以后沒有.”冷笑一声.严月蓉接着道:“老实告诉你.近期广厦出现了两股俄方势力.一股是官方的.另一股是犯罪组织.但不管是哪一方都很危险.周大宇.你得明白这是一个你玩不起的游戏.你参与了哪一方都会有严重后果.”

“我当然知道.”周大宇干笑两声:“严市长你放心.我这个屌丝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该做.”

“但愿如此.”严月蓉重重哼了一声:“我知道.你这个屌丝寻找一切逆袭的机会.如果你真认识老毛子我也不感到意外.”

“严市长.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指责我.”周大宇继续干笑:“我最近真的老实得很.”

“我刚跟孟阳龙开完会.就是跟这个事有关.苍浩也在场……”冷冷一笑.严月蓉接着道:“苍浩沒把话说的太明白.不过言里言外的意思很明显.你勾结老毛子干了一些什么事.”

周大宇愤怒的道:“他又不是第一次平白无故的指责我.”

“到底是不是平白无故的指责.你心里清楚.我就不多说了.”轻哼一声.严月蓉语气越來越冰冷:“沒错.周大宇.你救了我.所以我会保护你.但我可能永远保护你.如果你真惹了大麻烦.那我只有对你说声对不起了.”

“再说一次.严市长.什么事能做.什么是不能做.我心里很清楚.”

“但愿如此吧……我多跟你说一句.现在苍浩跟孟阳龙关系很好.如果你真把苍浩给逼急了.动用了孟阳龙这一层关系.我就算想帮你也帮不了.”长呼了一口气.严月蓉说了一句:“就这样吧.”直接挂断了电话.

周大宇傻傻的拿着手机.整个人愣在那里.半天沒出声.

短斧手走过來.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周大宇还是沒动弹.就跟一座雕塑一样.

过了良久.周大宇霍然站起:“出事了.”

“天天都在出事.”短斧手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一次非同小可.”周大宇的心头油然而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急急忙忙的道:“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看到周大宇这个样子.短斧手也紧张起來.二话不说.直接冲进了车库.周大宇紧紧跟在后面.

车库里停着那辆防弹车.上一次子弹在上面留下的痕迹还在.周大宇时刻需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甚至不敢让人开出去修理一下.

短斧手驾驶.周大宇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两个人甚至來不及打开车库的门.短斧手直接撞开库门把车子冲了出去.

车库外面是一条笔直的公路.一直通到小区入口处.这个小区其实并不小.每栋别墅之间都有很大的空间.能够充分保证业主的私密性.

周大宇躲在这里原本是看好了这种私密性.此时却猛然间发觉.如果自己死在这里.只怕也不会有人知道.

“快.”周大宇倒吸了一口凉气:“再开快点.”

短斧手二话不说.猛地一脚油门.引擎发出愤怒的咆哮.直奔小区入口而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传來一阵“嗡嗡”声.周大宇顺着声音传來的方向看过去.下意识的喊了一声:“我艹.”

两架墨绿色直升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过來.來到周大宇别墅上空的时候.突然开始急速下降.

周大宇不知道这是什么直升机.倒是短斧手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说了一句:“是直-9WA.”

直-9WA是国产直-9的升级版.被部队广泛采用.也有民用型号出售或出租.

周大宇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难道是部队要杀我.”

“从机身涂装上來看不是部队.再说了.你做的那些事.也不至于让部队出击.”短斧手摇摇头.冷笑着道:“我听说.苍浩有一个坚定的盟友.被称为地狱伞兵.这也是一支雇佣兵队伍.特点是擅长从空中突击.他们每到一个地区执行任务.或者会自行携带飞行装备.或者从本地区直接采购.在M国的话他们用黑鹰.在华夏自然用直-9.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往往任务已经执行完毕.对方还不知道他们是谁.”

周大宇讷讷的问了一句:“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的预感是正确的.这一次我们的麻烦确实很大.”短斧手冷冷一笑:“竟然连大名鼎鼎的地狱伞兵都出现了……”

周大宇觉得从短斧手的语气來说.过去短斧手可能跟地狱伞兵打过交道.而且还吃了苦头.

对这种丢人的往事.短斧手自然不愿意说.而周大宇也沒追问.

这个时候.直升机距离别墅上方只有十几米.几道绳索放了下來.马上就有身穿迷彩服的人从直升机上滑落到别墅上.

短斧手停住车子.回头张望了一眼.发现这些穿着迷彩服的人都带着骷髅头套.

“果然是地狱伞兵.”短斧手说着.重新发动车子.加快了车速.片刻沒有迟疑.

周大宇的手下已经发现了地狱伞兵.纷纷开火.但几乎沒有什么作用.

地狱伞兵占据了别墅顶端之后.很快开始还击.进而突入别墅内部.

周大宇即便是坐在飞速奔驰的车上.似乎隐隐也能听到别墅里面传來惨叫.

短斧手撞飞了小区入口的大门.猛地一打方向盘.把车子开上一条公路.

别墅马上就要消失在视野里.周大宇最后看了一眼自己藏身多日的那个地方.只见每一个房间都闪着火光.

“幸亏及时逃走了.”周大宇长呼了一口气:“谢谢……”

周大宇不知道应该谢谢谁.或许应该谢谢上帝.可他并不信教.

最后.周大宇觉得应该感谢自己.他作为一个屌丝能有今天的财富和势力.完全是依靠自己.不是其他任何人.

车子渐行渐远.驶进了一条小街.已经远离了那座小区.

周大宇只凭想象也能知道.自己的哪栋别墅此时到处都是尸体.如果刚才自己还是晚走一分钟.就可能被一枪爆头.

短斧手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个杀人狂虽然喜欢杀人.在很多时候却又有些胆小:“接下來去哪.”

还沒等周大宇回答.“咚”的一声.车顶传來一声巨响.整个车子都跟着猛烈震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短斧手急忙换挡.想把车速降下來.却发现车子已经停止不前了.

准确的说.车子悬空起來.车轮徒劳的疯狂转动着.

短斧手意识到什么.放下车窗向外面看去.这才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电磁吊车.

吊车放下钢爪牢牢抓住了车顶.正把防弹车往另一个方向送去.

“见鬼.妈的.”周大宇慌了:“救命啊.谁來救救我.”

“冷静点.”短斧手白了一眼周大宇.抽出短斧.打开车门想要跳下去.

但这个时候车子距离地面已经有十几米.短斧手不但沒有办法跳下去.从他所在的这个角度.甚至看不到操纵电磁吊车的人.

在电磁吊车的后面停着一辆大型集装箱卡车.上面运载的集装箱好像经过改造.顶部是敞开的.

当防弹车來到集装箱开车上方.开始放低钢爪.短斧手正准备找机会跳到集装箱卡车上.钢爪突然松开.防弹车整个落进了集装箱里面.

“砰”的一声闷响.短斧手和周大宇都承受了剧烈的冲击.短斧手的脑袋撞在车门上.鲜血一下子涌了出來.

周大宇惨叫一声.差一点吐出血來.如同一滩烂泥一样摊在座位上.再也动弹不得.

紧接着.集装箱顶部被人关上了.周大宇和短斧手还有这辆防弹车.全部被锁在了集装箱里面.

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周大宇陷入了彻底的恐惧:“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短斧手嘶喊了一声.不顾浑身剧痛.从车上下來.挥舞短斧到处乱劈.

然而.这集装箱非常结实.短斧所到之处击出一溜火星.却沒有给短斧手和周大宇带來半点光亮.

“出來.短斧手不顾额头正汩汩流着鲜血.愤怒的咆哮着:“出來跟我单挑.”

沒有人回应短斧手.不过可以感觉到.集装箱卡车开动起來.随着引擎巨大的轰鸣声.不知道开向了什么地方.

“我要杀光你们.”短斧手再次发出愤怒的咆哮.手里的短斧到处挥舞.但牢固的集装箱沒受到一点损坏.

周大宇的眼睛渐渐的习惯了黑暗.甚至可以看到.斧头经常劈在了自己这辆防弹车上.

短斧手已经沒有了任何方向感.情绪正处于疯狂的边缘.只是徒劳的挥舞着斧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