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过了多久.短斧手筋疲力尽.再也无法挥舞斧头.

而这个集装箱就像是牢笼.始终囚禁着周大宇和短斧手.沒有一丝一毫的松动.

“什么人……”短斧手无力的坐了下來.重重的喘着粗气:“是苍浩吗.”

“应该不是.”周大宇多少有些冷静了下來:“如果是苍浩.直接就把我干掉了.不会费这么大力气.”

“那会是谁.”短斧手圆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周大宇.沒想到盯上你的人这么多.难道这又是出现其他势力了.”

“或许……”周大宇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俄顷止住笑声.表情变得有些阴冷:“我周大宇就是个屌丝.沒有背景沒有权力沒有金钱.如今让你们这么多人围着我转.我这一辈子活得也算值了.”

过了一会.车子停了下來.但沒有人打开集装箱.周大宇和短斧手仍然处在黑暗中.

周围静悄悄的沒有一点声音.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根本不跟周大宇和短斧手接触.

短斧手來回走了一圈.沒发现任何开关.更沒办法打开集装箱.

这就是一个普通长方型集装箱里.除了顶部可以开启之外.沒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四壁光滑平整.

不过.这个集装箱显然经过了改造.结实的有些过分.

而且.短斧手和周大宇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沒有感到一点窒息.

“看來对方还不想让我死.”周大宇呵呵笑了笑.双手抱头半躺在副驾驶位上:“那就等着他们出现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周围还是静悄悄的.

在这沒有一点声音和光亮的地方.时间变得非常的慢.周大宇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度日如年.

他用新买的百达翡丽计算着.八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刚好是小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來的.

短斧手倏地再次爆怒起來.抡起斧头劈在集装箱上:“你刚才说.他们会出现.为什么现在还沒有.”

回应短斧手的只是“砰”的一声闷响.然后一切重归于寂静.

“冷静点.”周大宇淡淡的道:“他们早晚会出现的.”

“早晚是什么时候.十年以后.”

“下一次开饭.”周大宇深深的一笑:“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关着我们嘛.”

短斧手一愣:“为什么.”

“很简单.这就是杀威棒.先打压一下我们的气焰.他们让我们在这里疯狂发泄.等到脾气实在发不出來了.他们自然会出现……”点上雪茄抽了一口.周大宇悠然道:“你这样拿着斧子到处乱劈反而正中他们下怀.”

短斧手沒说话.因为他发觉周大宇的分析是正确的.此时此刻.让他最惊讶的反倒不再是自己被关进集装箱.而是周大宇的头脑.

刚认识周大宇的时候.短斧手就发现这个人颇有些心机.而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可能跟周大宇过去的经历有关.

如今短斧手发现.周大宇更上一层楼.还超越了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个周大宇.

“快吃晚饭了.”周大宇又看了一下时间.笑着道:“还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不过.如果他们请我们吃晚饭.有可能是友.如果他们让我们继续挨饿.就有可能是敌.”

话音刚落.只听“嘎吱”一声.集装箱一侧打开了一扇小门.刺目的光亮从外面投射了进來.

短斧手嘶吼了一声.拎起斧头冲了出去.

他不管对方到底是敌是友.既然对方敢把自己关在集装箱里.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然而.等到短斧手看清了外面的情况.却停住了脚步.只能恨恨不已的看着.根本不敢冲上去.

在集装箱外面.二十多个人站成半圆形.把短斧手死死地包围起來.

他们全都穿着正面沒有拉锁和纽扣的土黄色作战服.带着样式有点古怪的绿色头盔.手里清一色的AK47.

短斧手的嘴角不住的抽搐着:“你们是什么人.”

回答短斧手的是一阵刷刷声.这些人一起往前走了几步.枪口距离短斧手更近了.

周大宇悠然走了出來.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周围.呵呵一笑:“果然是第三方势力.”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说话了:“你不会以为是苍浩吧.”

“当然沒有.”周大宇一边说着.一边寻找着说话的人:“苍浩不会用这种方法对待我的.所以我猜测我们之间沒见过面.”

“你猜对了.”从那些土黄色军装中走出一个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手里拎着公文包.他好像马上要去某个大企业上班.形象与周围的军人格格不入.显得很突兀.

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问:“你是谁.”

“雷泽诺夫.”对方微微一笑:“很高兴认识你.周大宇.我对你已经久仰大名了.”

短斧手咆哮了一声:“你特么去死吧.”挥舞斧头就要冲过去.但那些土黄色军装马上拉开AK47的保险.

一阵密集的“咔嚓”声传來.这是一种震慑.短斧手最终沒敢冲上去.

“我建议你冷静点.”雷泽诺夫冲着短斧手摆了摆手:“虽然我很欣赏你们.但不代表我不忍心杀你们.现在这一刻开始.如果你再敢举起你的斧头.下一秒钟你就会变成马蜂窝.”

“算了.”周大宇冲着短斧手摇了摇头:“好汉不吃眼前亏.”

短斧手重重哼了一声.不情愿的把斧头扔到一边.倒是沒有坚持什么.

“聪明.”雷泽诺夫鼓了几下掌:“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这句话就是一个信号.那些土黄色军装刷的一下子让出一条通道.周大宇这才发现他们身后有一个长条形桌案.

桌子上摆满了各式西餐.正中还有白色的烛台和鲜花.布置的倒是很浪漫.

不过.周大宇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身处废旧的仓库.在这么一座到处都是灰土的仓库里摆出这么一桌宴席.这场面多少有点诡异.

“果然请我吃饭.”周大宇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直接拿起刀叉.给自己切了一块牛排:“你到底想说什么.咱们一边吃.一边谈.”

短斧手也坐了下來.不过他沒有周大宇那么饕餮.根本沒动刀叉.只是冷冷的打量着雷泽诺夫.

“我们是契卡.”雷泽诺夫打开一瓶红酒.亲自给周大宇和短斧手倒上:“想來你们已经从布塔什那里听说过我们.”

周大宇正往嘴里塞牛排.听到这句话.动作停了下來:“布塔什.”

“我们知道很多事.” 雷泽诺夫又拿过沙拉.给周大宇和短斧手拨了一些:“我们当然也知道你周大宇和短斧手.所以我们才会找你们合作.”

雷泽诺夫就这样满不在意的走來走去.跟周大宇和短斧手近距离接触.似乎根本不担心什么.

有那么一度.短斧手想要劫持雷泽诺夫.然后设法离开这里.

不过.短斧手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马上有两个冰冷的枪管抵在了他的后背.

契卡特种兵已经包围了这条餐桌.密切监视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他们似乎看出短斧手图谋不轨.用无声的行动.让短斧手屈服.

“我劝你老实点.” 雷泽诺夫轻轻拍了拍短斧手的肩膀:“我知道你战力卓著.但这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的子弹比你的头发都多.”

短斧手冷冷一笑:“你最好祈祷别被我单独逮到.”

雷泽诺夫哈哈一笑:“你不了解我.我是不怕死的.如果我注定要死.也一定会是死在苍浩手里.”

周大宇的眉头皱了起來:“苍浩.”

“沒错.”雷泽诺夫点点头:“这一次我请你们过來.就是想谈谈苍浩的事.”

周大宇指了指那辆集装箱卡车:“你这也算是请.”

“不然算什么呢.” 雷泽诺夫一脸无辜:“可能方式不太妥当.但我这是救了你.地狱伞兵知道你的车是什么样子.如果在别墅里沒有找到你.马上会在附近地区进行搜索.你的车开得再快也沒有飞机快.”

周大宇愣住了:“这……”

“不要惊讶我会说出地狱伞兵.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雷泽诺夫伸出一根手指摇晃了一下:“所以我知道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周大宇深深地望着雷泽诺夫:“干掉苍浩.”

“对.”雷泽诺夫用力点点头:“契卡是一个伟大的组织.我们为实现全人类的梦想而战斗.不惜牺牲自己.之前我们拟定了一个计划.可以一举实现我们的梦想.原本胜券在握.很遗憾.因为偶然因素失败了.这个偶然因素就是苍浩.他摧毁了我们苦心经营已久的计划.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周大宇也是后來才知道.契卡还是准备了许久.才在华夏发动一连串袭击.

事实上.布塔什正是契卡渗透在联邦安全局内部的卧底.也正是因为有了布塔什这个卧底.契卡吃准了联邦安全局会表现得高度傲慢.最终彻底刺激到华夏方面的情绪.

事态恶化不可避免.契卡热衷看到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然而沒想到的是一切努力竟然化为乌有.

“挟持苍浩的兄弟.让苍浩屈服.为我们做事.布塔什的这个想法沒错.让你出面帮忙也是对的.只可惜他太无能了.这么好的计划竟然搞砸了……”说到这里.雷泽诺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自己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在普吉岛被苍浩干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