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送给苍浩一场战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够了.”周大宇不耐烦的打断了雷泽诺夫的话:“我沒空听你在这发牢骚.我已经猜到你的真实目的.你不过就是想联合我一起对付苍浩.”

雷泽诺夫点了一点头:“沒错.”

“可我沒兴趣.”周大宇想起了严月蓉的话.当时严月蓉的语气非常严厉.看來这一次事情确实麻烦.周大宇对自己眼下的生活还算满意.不想再卷入更加激烈的冲突.这帮老毛子的游戏自己玩不起.最好还是远离.

但雷泽诺夫却不给周大宇退出的机会:“或许你认为跟我们打交道会很麻烦.但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已经很麻烦了.”

周大宇满不在意的一笑:“是吗.”

“先不说苍浩必要置你于死地.红魔的死也跟你有直接关系……”说到这里.雷泽诺夫望了一眼短斧手:“难道你们不怕红魔报复.”

“我周大宇是个小人物.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也算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周大宇说着.哈哈一笑:“我要是怕死也就沒有今天的成绩.”

“你以为你今天的成绩很了不起吗.” 雷泽诺夫有点鄙夷的笑了:“如果你真的很了不起.为什么害怕苍浩呢.当地狱伞兵从天而降.为什么你沒冲上去一决胜负呢.”

周大宇悠然道:“我把拳头往后撤.并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下一次出拳更有力.”

“沒想到你还会说这样心灵鸡汤的话呢.” 雷泽诺夫又是笑了笑.语气依然鄙夷:“周大宇.我老实告诉你.你一个屌丝现在混得又有钱又有手下.确实很厉害.但之于这个世界.你仍然只是一粒灰土.你将要面对苍浩和红魔集团两方面的夹击.无论哪一方都不是你能对付的.”

“你是不是想说.咱们的合作互利互惠.我帮你们对付苍浩.你们帮我壮大实力.”

“沒错.”雷泽诺夫的中文实在太溜了.说起话來既保持着俄国人特有的风格.同时还加入了许多当下华夏的流行语:“在屌丝逆袭之路上.你只是迈出了第一步.我可以帮你走得更远更顺畅.”

这一番话还是很有诱惑力的.甚至于周大宇开始思索.是不是可以利用契卡这些国外势力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

但是.周大宇马上再次想起了严月蓉的警告.心头猛地一凉.

自己毕竟是一个华夏人.面对苍浩的复仇和红魔的威胁.周大宇最可信赖的是严月蓉的袒护.

而严月蓉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不会无限度的放任周大宇.如果周大宇不能远离这些老毛子.只怕严月蓉也将无能为力.

这个雷泽诺夫此时把话说得挺好听.万一真出了什么状况.他们拍拍屁股走人.只怕自己到时想哭都找不到地方.

于是周大宇做出了最后决定:“我不管你们能给我带來什么.总之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雷泽诺夫一挑眉头:“难道你不畏惧苍浩和红魔.”

“这么久了.他们都沒能把我怎么样.我不相信以后就会.”轻哼一声.周大宇自信满满的说了一句:“我周大宇是打不死的小强命格.”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 雷泽诺夫叹了一口气.旋即脸色阴沉下來:“那么我们就不谈契卡是否能帮你.谈一下契卡可以如何让你走投无路……”

周大宇有点火了:“你威胁我.”

“让我把话说完.”吃了一口牛排.又喝了一口酒.雷泽诺夫不温不火的说道:“你确实有小强命格.先是邹峰.后來邹茂.如今又有严月蓉袒护你……说到严月蓉.如果知道了你跟布塔什之间的交易.也不知道她会作何反应呢.”

周大宇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什么交易……”

“布塔什是我们的人.” 雷泽诺夫冷冷说道:“所以我很清楚.你收了他一笔巨款.同时他答应给你天然气管道工程.这当然是为了让你帮助对付苍浩.但我很有兴趣问一下.你是否明白这个交易本身意味着什么.”

周大宇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什么.”

“你跟国外情报机构达成交易.这种行为等同叛国.” 雷泽诺夫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你现在是联邦安全局收买的谍报人员.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契卡的线人.如果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严月蓉……”

“你……”周大宇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有那么一度.想要扑过去掐死这个可恨的老毛子.当初跟布塔什达成交易的时候.周大宇只以为这是一场交易.根本沒想到会被上升到政治高度.

“布塔什给你的钱并不多.其实你周大宇不差这点钱.可你毕竟把钱收下了.” 雷泽诺夫一摊双手.佯装很无奈的样子说道:“现在就算是我想放过你也不行了.”

“要挟我……”周大宇冷冷一笑:“沒错.我确实拿了布塔什的钱.你可以去告诉严月蓉.”

“我需要提醒你.由于我们契卡的出现.华夏和俄国方面之前有些不愉快.如果严月蓉知道了这件事……哦.我觉得同时应该也让孟阳龙知道.” 雷泽诺夫叹了一口气.随即哈哈大笑起來:“然后你就会成为通缉犯.本來孟阳龙不想理会你跟苍浩的恩怨.可这样一來孟阳龙想不管也不行了.到时.你面临官方的通缉.时刻要防备苍浩和红魔.你可真的成了过街老鼠了.”

雷泽诺夫说的一点都沒错.周大宇的额头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沒好处.”雷泽诺夫撇了撇嘴:“可你不肯跟我们合作.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我……”

“我明白你其实是有顾虑的.不过你们华夏人有句话我很认同..富贵险中求.”说到这里.雷泽诺夫多少缓和了语气:“你周大宇如果想要获得更大的成就.就绝对不能老守田园.而是应该更多一点冒险精神.”

周大宇猛地灌了一口酒:“我讨厌别人要挟我.”

“这不是要挟.而是对你晓以利害.” 雷泽诺夫走过去.亲自给周大宇把杯子斟满:“跟我们合作.大家花开富贵.不跟我们合作.你身败名裂.”

周大宇深深望了一眼雷泽诺夫.沒出声.

“我是无所谓的.” 雷泽诺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无论你怎样选择.对我.对契卡都沒有影响.也就是说你连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沒有.”

周大宇望了一眼短斧手.只见短斧手冷冷的瞧着雷泽诺夫.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短斧手只是喜欢杀人.但在这种事情上却帮不上忙.周大宇知道还是要有自己來做这个最后决定:“好吧……你赢了.你想要我做什么.”

“太好了.” 雷泽诺夫鼓了几下掌:“我不需要你冲锋陷阵.也不需要你做其他危险的事.你对我來说最大的价值在于你很了解苍浩.”

“沒错.”

“你看.我们筹划了许久.我们需要一场战争.结果被苍浩给搅黄了.” 雷泽诺夫说着.目光闪烁不定.时而凶狠.时而狡黠:“既然苍浩不允许我们发动战争.我们就送给苍浩一场战争.”

“也就是说.你只是要报复苍浩.而不是其他.”

“沒错.”

“听着.这些日子.我对你们契卡也有了些了解.我对你们那些理想和追求沒有半点兴趣.报复苍浩.我可以帮忙.但其他.绝对不行.”周大宇面对雷泽诺夫的要挟只能妥协.但还是给自己树立了一条底线:“我不会去参与你们的游戏.”

雷泽诺夫很大方的答应了:“沒问題.”

“如果你让我去做别的.我毫不在意你把事情告诉孟阳龙或者严月蓉.也就是说你不要以为在我这里可以得寸进尺.”

“沒问題.”雷泽诺夫举起杯子:“为了我们合作愉快干杯.”

“等一下.”这个时候.短斧手说话了:“既然我们已经是合作伙伴.你是不是可以把这些特种兵撤下去了.这让我很不舒服.”

“沒问題.”雷泽诺夫拍了拍手.那些契卡特种兵刷的一下子退开.然后列队从一扇小门离开了.再沒有出现在短斧手和周大宇的视野里.

看起來.雷泽诺夫很是放心.真的把短斧手和周大宇当成了盟友.

短斧手进一步提出:“我能不能找回我的斧子.”

“有必要吗.” 雷泽诺夫深深地望着短斧手:“你在这里绝对安全.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可是沒有斧子我就沒有安全感.”

“好吧.”雷泽诺夫再次同意了:“随你所愿.”

刚才契卡特种兵逼上來的时候.短斧手很聪明的扔掉了斧子.他马上捡回來拿在手里掂了掂:“我喜欢斧子.每当拿着斧子.我就会感到自己充满力量.”

雷泽诺夫安心吃起了牛排:“是吗.”

“我砍死过太多的人.我沒有去数过具体人数.反正看着别人的骨头和血肉被我的斧头砍成肉酱.我就会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短斧手拎着斧头走到雷泽诺夫身旁.目露凶光:“我想你是不会理解的.”

“我当然不理解.”莱泽诺夫喝了一口酒.漫不经心的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那么我再跟你多说一句.让你加深对我的了解……”短斧手突然挥起斧头向雷泽诺夫的脖颈砍去:“我讨厌别人把我关在集装箱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