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死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泽诺夫似乎早有准备.突然往旁边地上一倒.然后就地一滚.躲开了这一斧头.

紧接着.雷泽诺夫一脚踹在椅子上.椅子一下子撞在短斧手的身上.

短斧手稍一迟疑.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短斧手还沒明白是怎么回事.感到手臂传來一阵剧烈的疼痛.一看才发现被切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短斧手暴怒的喊了一声:“谁.”

喊着话的同时.短斧手挥舞斧头向那个黑影砍去.而那道黑影只是一闪就躲了过去.

还沒等短斧手收回斧头.那道黑影竟然绕到了短斧手的身后.紧接着.让周大宇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一把雪亮的刀刃从短斧手右胸透体而出.带出了一股血箭.射出了很远.

短斧手惨叫一声.扔掉了斧头.躺倒在地.身体不住的抽搐着.

在周大宇看來.短斧手虽然不是无敌.却也是绝世高手.沒想到在这个黑影面前只两个回合就惨败了下來.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周大宇才看清楚了黑影.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看起來不到三十岁的样子.

他有点像是混血.有着黑头发黑眼睛.而面部却又很有棱角.长得不可谓不英俊.

不过.他的面部沒有任何表情.这不同于板着一张脸.而是面部沒有任何情绪的流露.看着总是那么的波澜不惊.似乎他好像根本不会做出表情.

他的手里拿着两把雪亮的镰刀.正是其中一把刺穿了短斧手.

他从短斧手身上抽出來.把两把镰刀交叉在胸前形成对称的形状.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大宇.

这种镰刀不是干农活常用到的那种.体积要稍小一点.看得出來是特制的.格外锋利.

“我知道短斧手你很厉害.”看着躺在地上挣扎的短斧手.雷泽诺夫冷冷一笑:“但你绝对不要尝试向我们展示你的武力.否则后果很严重.契卡不容挑衅.”

短斧手似乎想说点什么.但一张嘴.只是吐出了一口血.

“契卡拥有强大的力量.” 雷泽诺夫放下刀叉.掏出一根雪茄悠然点上:“你们必须明白.我们所需要利用的是你们掌握的信息.而不是因为你们很强.你们的力量在契卡面前……”

雷泽诺夫沒有把话说下去.不屑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周大宇急忙把短斧手从地上搀扶起來:“既然你想要合作.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可现在你却对我们出手.这算什么合作.”

“是他先对我出手的.” 雷泽诺夫指了指短斧手.随后又指了一下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似笑非笑的介绍道:“他叫死镰.‘死亡镰刀’的意思.是契卡的骄傲.这一次.我让他手下留情了.短斧手还能被救活.如果有下一次.死镰会直接刺穿你们两个人的心脏.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就算华佗再世也沒办法了.”

“那你还不赶紧救人.”周大宇觉得.短斧手是自己唯一可以信赖的人.所以不能让短斧手死掉:“如果出了什么状况.我们之间不但不会合作.而且我将会动用全部力量打倒你们契卡.”

“我不相信你有这个力量.不过……” 雷泽诺夫说着.拍了几下掌:“为了表明合作的诚意.我不会让短斧手死掉的.”

听到拍掌的声音.马上的.那些契卡特种兵去而复返.

他们根本不用雷泽诺夫交代什么.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准备了一个担架.把短斧手放在了担架上.

“你好好养伤……”周大宇从來沒有宽慰过别人.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我不会不管你的……”

短斧手茫然的望着周大宇.无力的点了点头.

本來周大宇想一起走.亲眼看着他们如何施救短斧手.不过雷泽诺夫马上说了一句:“周大宇你留下來.我还有话沒说完.”

“你还想说什么.”周大宇回过头.恨恨不已的看着雷泽诺夫.

也是这个时候.周大宇无意间抬头张望了一眼.发现这个仓库的棚顶交织着一道道房梁.

可能是仓库的结构设计有问題.所以才用了这么多房梁支撑着.刚才死镰应该就在这些房梁上活动.

也就是说.死镰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雷泽诺夫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正是因为对死镰有足够的信心.知道死镰有能力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

“太阴险了……”看了一眼死镰.周大宇咬牙切齿的对雷泽诺夫说道:“你一定要救短斧手.”

“沒问題.”雷泽诺夫点点头:“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把一个活蹦乱跳的短斧手还给你.只是如果说阴险有谁能比得上你呢.”

周大宇权当沒听到雷泽诺夫的挖苦:“你真能救活短斧手.”

“我们从不骗人.”吐了一个烟圈.雷泽诺夫笑了一笑:“只不过嘛.我原以为我们会很和谐的达成合作.并沒有预料到会有流血.用华夏人的话说.周大宇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现在你已经见识到我们的力量.可以同意合作了.”

“你沒必要用疑问句.”周大宇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管我是不是同意.最后都得同意.”

“沒错.”雷泽诺夫点了一下头:“现在我们谈谈合作的具体内容.我需要你利用你掌握的信息.制定一个全面针对苍浩的计划.换句话说.我们契卡本是为伟大的事业而奋斗.但事情现在已经演变成我们跟苍浩的个人恩怨.”

“我明白.”

“明白就好.” 雷泽诺夫撇了撇嘴:“那么你就回去好好想想吧. 如果有什么成熟的方案.就告诉我.”

两个契卡特种兵马上走过來.一左一右站在了周大宇的两侧.周大宇很无奈的任由他们把自己带走了.

看着周大宇的背影.雷泽诺夫冷冷一笑:“他是一个聪明人.可惜还不够聪明……”

一个契卡特种兵快步跑了过來.什么都沒说.把一份资料递给了雷泽诺夫.

雷泽诺夫只是看了一眼.马上皱起眉头:“联邦安全局抽调了一批特工.前來广厦帮助华夏方面对付我们.”

死镰点点头.沒出声.

雷泽诺夫把资料转手交给了死镰:“你知道该怎么做.”

死镰又是点点头.还是沒说话.

再说苍浩这一边.

地狱伞兵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把周大宇的手下全部击毙.控制了整座别墅.

但他们沒有找到周大宇.直升机在附近搜索了好几圈.仍然沒发现周大宇的行踪.

苍浩亲自來到别墅.看着满地的尸体和迸溅得到处都是的血迹.冷冷一笑:“周大宇还真是小强命格.”

帕里诺上尉走过來.摘掉骷髅面罩.告诉苍浩:“虽然我们沒找到周大宇.但击毙了五十二个保镖.也算是赢了.”

苍浩有点吃惊:“这么多.”

“他不仅有蟑螂的运气.还像蟑螂一样胆小.” 帕里诺上尉耸耸肩膀:“如果不是他调來这么多手下.我们也不会轻易找到他.”

帕里诺上尉说的一点都沒错.周大宇的手下大都给邹峰做过事.所以有踪迹可循.

血狮雇佣兵就是发现邹峰的旧属这几天都在向这里集中.看起來像是要保护什么人.这才找到了周大宇的藏身之处.

帕里诺上尉叹了一口气.有点抱歉的道:“对不起……”

“沒关系.”苍浩摆摆手:“你们已经尽力了.周大宇……我一定会抓到他的.”

“我不是说这个.” 帕里诺上尉很认真的道:“你知不知道直升机每分钟的燃油消耗是多少.虽然我可以义务给你帮忙.但你总不能让我倒贴钱.至少这油钱你得付了啊..所以.对不起.请你给我开张支票.不过我们地狱伞兵也接受刷卡.”

“我……”苍浩从不否认自己很爱财.同时一直也都知道帕里诺上尉更爱财:“我回去给你开支票……”

帕里诺上尉看了看那些尸体:“这里怎么办.”

“每次战斗过后都有人打扫现场.但这一次我不会打扫……”苍浩冷冷一笑:“就让这些尸体在这臭着吧.”

“随便你.”帕里诺上尉催促道:“赶紧开支票吧.”

开张支票是小事.大事是苍浩再次失手.

周大宇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已然成为苍浩的心腹之患.而且这患处越來越大.这让苍浩有点懊悔当初心慈手软了.

而且这一次失手之后.周大宇日常行为更加谨慎.几乎沒什么踪迹可循.

如果在周大宇出卖自己那次.就直接把周大宇干掉.或许今天就会少了许多麻烦.

无奈.苍浩只能暂时把注意力转移到契卡上面.无论如何.华夏和俄国现在携手对抗这个犯罪组织总归是好事一件.

然而.契卡竟然也人间蒸发了.那些疯狂的契卡特种兵如同从沒出现过一样.就像周大宇这只小强一样沒有留下任何踪迹.

苍浩等來等去.沒等來契卡的任何信息.倒是等來了一件挺意外的事.

同学聚会.

苍浩去国外多年.按说已经跟同学失去了联系.幸运的是这个时代有网络.

有一次闲极无聊.苍浩在网上发现了初中同学会.然后加了进去.再然后就是得到了这次聚会通知.

在苍浩经历了那么多杀戮和鲜血之后.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最丑恶和凶险的一面.如今重新面对这些陪着自己度过人生最单纯和快乐时光的人.这是非常强烈的反差.

曾几何时.大家坐在洒满阳光的教室里.去学着那些课本上的死板知识.趁着老师不注意偷偷传递个纸条.内容可能是男生向女生告白.也会是同学们相约放学去哪玩.

这一切好像都是昨天发生的.反倒是南美那里疯狂的厮杀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只是前几天受的伤时而隐隐作痛提醒着苍浩曾经经历的那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