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不胜唏嘘同学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转了一圈.发现同学们很多都是屌丝.不过虽然有混得不好的.当然也就有混得好的.

比较无奈的是.当年学习好的如今都混得不好.而混得好的大都是当年学习不怎么样的.

结果.学习好的给学习不好的打工.很多曾经的同学如今成了老板和员工的关系.这不由得让人感慨如今这年头太几把不公正了.

尤其是金大标.此人中等身材.长得胖乎乎的.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戴着一副宽边近视镜.电视里面的成功企业家基本都长这模样.

当年他的学习成绩非常差.每一次考试成绩都在不断刷新最低记录.最后甚至还倒欠了学校好几百分.

大家搞不清楚他的考试分数怎么会出现负数.以至于都怀疑他是不是智商有问題.

而且他的家庭沒有背景.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他很有可能已经是他们家族学历最高的人了.

他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将來要成为有钱人.同学们都引以为笑谈.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无法看到他有成为有钱人的希望.

非常神奇的是.他竟然真的成了有钱人.更加神奇的是.沒人知道他的钱是哪來的.

这一次同学聚会就是金大标发起的.这是一家高档酒楼.饭菜都很高档.各种红酒随便喝.

沒错.红酒是各种各样的.有拉菲.有岩石堡.有皮勒耶堡.从等级上來说.从最低级的VDT日常餐酒到最高级的AOP法定地区葡萄酒都有.

懂一点红酒就会发现.这跨度实在太大了.简直就像是开红酒博览会.

其实菜肴也是如此.有川菜毛血旺.也有粤菜烧腊.还有东瀛寿司.几乎各种口味一样俱全.看來金大标是唯恐大家吃不好.

不过.除了苍浩这么注意细节之外.其他同学好像沒发觉这些.他们虽然不停的吃吃喝喝着.但主要精力都放在互相倾诉这些年來的经历.

在这些同学之中.苍浩比上肯定不足.沒有金大标这么有钱.幸运的是.比下还是有余的.至少苍浩给手机贴膜的时候从來不讲价.

这个时候.一个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的男人走了过來.非常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这不是苍浩吗.”

來人是班里的文艺委员.说起來.他其实沒什么文艺细胞.从來不会写那些煽情的小清新文字.也从來不会背着包独创天涯.听说倒是沒少跟文艺女青年约泡.

这个人真正的强项是长袖善舞.热衷交际应酬.靠着这个长处.这些年來他倒也混得风生水起.浑身上下穿戴都是名牌.

说起來.当年他跟苍浩有点不和谐.他看不起苍浩家里穷.所以经常出言挖苦.

那个时候苍浩很懦弱.不敢反击什么.

但曹雅茹却很有魄力.趁着放学他一个人回家.从背后用砖头砸破了他的头.

他沒看到那一砖头到底是谁干的.只是一口咬定了是苍浩.还告到老师那里.

不过.老师知道苍浩一直很老实.对他的话不予采信.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不是苍浩吗.”文艺委员哈哈一笑:“我听说.你后來出国了.在国外怎么样啊.”

很显然.文艺委员仍然记恨着多年前的事.而且他直觉的认定苍浩如今混得不怎么样.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倒也难怪文艺委员这样看.人要衣装佛要金装.今天苍浩穿的衣服不好也不坏.虽然值点银子却也算不上一线名牌.比不得文艺委员一身的范思哲.

当然.苍浩戴着一块天价的伦斐尔手表.可这位文艺委员哪里认得出來.

沒等苍浩回答.文艺委员又说了一句:“看來你是混得不怎么样啊.否则怎么能回国呢.现在哪工作呢.”

体育委员有点听不下去了.瓮声瓮气说了一句:“这年头很多人都回国发展的.”

“是啊.海龟变海带吗.找不到工作.”哈哈一笑.文艺委员又问了一遍:“到底你现在何处高就呢.”

苍浩微微一笑:“我啊.开了个服装商店.卖衣服呢.”

“哦.在哪.”文艺委员急忙道:“改天我去买几件.必须是名牌.普通衣服我不穿的.山寨货当然更不能要.”

“我那都是正品.”苍浩很认真的告诉文艺委员:“在红星街和红专街交口.有一家寿衣店.就是我开的.你去报我的名字.可以打六点五折.”

众人哈哈大笑起來.文艺委员的脸却是变颜变色:“我用不上那种衣服……”

“早晚会用上的.”苍浩依然很认真:“反正你不差钱.先买下來备着呗.”

苍浩本來还想告诉文艺委员.就算他自己用不上.家里人也可以用上.

但这话有点损.所以苍浩沒说出來.

文艺委员非常尴尬.想要发火.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又不太好意思.

这个时候.班里的女神说了一句话.岔开了话題:“要说事业发展.好像三班的曹雅茹混得很不错.曹氏企业就是他家的.”

当年.苍浩在一班.曹雅茹在三班.同学们都知道苍浩和曹雅茹关系很好.两个人经常一起上学放学.但好到什么程度就不清楚了.

文艺委员马上对苍浩道:“曹雅茹如今风生水起.怎么沒照顾你一下.”

苍浩无奈的说了一句:“她……还真挺照顾我的……”

大家正说着话.金大标走了过來.哈哈一笑:“非常感谢大家來给我捧场.”

众人纷纷客气起來.都感谢金大标安排了这次聚会.顺带着恭维一下金大标事业有成.

金大标听在耳中很是受用.不过他虽然喜欢马屁.却对另外一件事更感兴趣:“这不是苍浩吗.我听说你在曹氏企业当副总裁.是曹雅茹手下吗.”

“是啊.”苍浩很大方的承认了:“金总你消息很灵通吗.”

“其实广厦商圈说大也不大.核心的就那么些个人……”金大标呵呵笑了笑.比起那位文艺委员.他要会说话得多:“我对曹雅茹有印象.当年家里经济条件挺困难的.沒想到人家有才干有人脉.这些年给自己经营起这么庞大的事业.你们两家关系这么好.她如今的成就应该少不了你的功劳.你应该一直在帮她经营事业吧.”

他明显是在恭维苍浩.其实金大标早就知道.苍浩在曹氏地产工作时间沒多久.

而且他有意混淆了一个概念.苍浩是在曹氏地产工作.而曹氏地产只是曹氏企业下属的一家公司.

曹氏企业是一家集团.有自己的副总裁.虽然苍浩也是副总裁.但薪资和势力可比集团那边要差多了.

既然人家这么给面子.苍浩当然不能自黒说出真相.于是微笑颔首.高大上的赶脚瞬间爆表.

班里的女神马上说了一句:“难怪啊.苍浩从国外回來了.原來是去了曹氏企业工作.”

“共同创业……”苍浩悠然叹了一口气:“回想起來.虽然现在有点成绩.可当年创业时的艰辛仍然记忆犹新……幸运的是.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今天我们收获了果实.”

苍浩哪里知道曹氏企业创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这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在座的人都信了.

金大标马上点了点头:“我知道创业的艰难.”

苍浩回敬道:“话说.金总你今天也不错啊.看你春风满面肯定是事业家庭双丰收.”

“哪里.哪里.”金大标笑哈哈的道:“我做的都是小生意.以后要是有机会.还要曹氏企业多多帮衬.”

“好说.好说.”苍浩这幅样子就像是曹氏企业的所有者一样:“如今金总有什么发财的机会.也别忘了关照我一下曹氏企业.”

两个人你拍拍我.我拍拍你.拍的不亦乐乎.倒是把文艺委员晾在了一边.

文艺委员这几年做玫琳凯直销.说起來确实挺有成绩的.这也是他引以为傲的.

但他万万沒想到.苍浩竟然成了大企业的老总.自己相比之下瞬间屌丝.只是外表光鲜而已.

说到底.他也就是个搞传销的.把一帮中年妇女包装得光鲜亮丽.然后派去火车站、天桥下、人群中.逢人就问:“你用过我们的产品吗.”

人家两个企业老总在那谈的都是牛闪闪的话題.文艺委员根本插不进去嘴.打算趁着别人不注意悄悄溜走了.

文艺委员本想要看苍浩的热闹.却发觉这一次同学聚会其实让自己挺丢人.可他却沒想到更大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起因是苍浩对金大标说了一句话:“这一次同学聚会一定让你破费了.”

“沒有.”金大标大手一挥:“一分钱沒花.”

“你是怎么做到的.”苍浩不由得有点好奇了:“有人赞助.”

金大标神秘兮兮点了点头:“对啊.”

看起來这个金大标还真有点神通.苍浩觉得如果让自己组织这么一次同学聚会.肯定是拉不來赞助的:“同学们倒要谢谢你了.”

“不.”金大标又是一摆手:“我要谢谢同学们.”

“为什么.”

“我非常感谢大家能來.”金大标突然站起身.清了清嗓子.提高了音调.那样子就像是在领导讲话:“这一次同学聚会.大家用自己的切身行动.向这个社会展现了正能量.响应了国家号召.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造福了人类……來.我向大家敬一杯酒.再次对大家表示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