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慈善家金大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常言道:同学见同学.就是搞破鞋.

苍浩注意到.有几对当年互相暗恋却又不敢表白的男女生.已经抱在一起说上悄悄话了.看这意思等下马上就会去快捷酒店开房.

当然了.这只是同学聚会其中的一幕.还有其他很多人在谈事业谈家庭.

但无论大家到底在做什么.似乎跟国家号召都沒什么关系.至于上升到人类层面就更夸张了.

这种聚会虽然谈不上是负能量.但肯定也算不上正能量.

结果.同学们都被金大标这一番话弄愣了.坐在那里仔细听着金大标说话.

“我为什么要感谢大家呢.原因很简单……”金大标看了看.发现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禁非常得意.嗓门更高了:“我最亲爱的同学们.你们知不知道在我们享受这些佳肴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挨饿.你吃下一口三文鱼的同时.一个非洲孩子正期盼能得到一点大米.你喝下一杯红酒的时候.干旱地区的人们正看着龟裂的土地欲哭无泪……”

大家傻傻的听着.不知道金大标到底要表达什么.所以都沒什么反应.

金大标显然是把自己给感动了.说着话的同时.擦了一下眼睛:“尤其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沒有浪费的资格.然而非常让人惋惜的是.国内在餐桌上产生了惊人的浪费.每年高达两千亿元.国人好面子.也不管能不能吃得下.只要请客就必须点上一大桌子菜.结果每年被倒掉的食物相当于两亿人一年的口粮……”

文艺委员很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么说我们不该出來吃饭.”

“问題就在这里.”金大标指了一下文艺委员.非常嘉许的道:“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坐视这种浪费.然后看着远方的人挨饿.难道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苦难无动于衷.不.我认为行动改变一切.我们应该从自身做起.既然现在国家号召节约.我就更应该彻底杜绝舌尖上的浪费.同时也能为了环保事业尽上一份自己的力.说到环保.大家都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要是地球被污染的无法继续居住.我们还能去哪.空气有雾霾.水里有化工原料.蔬菜里面有重金属.大家知不知道其实这也是由于浪费造成的.”

文艺委员看了一下满桌子的菜.又问:“可你今天请客干什么.”

“我刚才说了.每年国内在餐桌上的浪费太惊人.其实很多菜一筷子都沒动过.就这么倒掉未免可惜……”顿了顿.金大标又道:“于是我就有了一个想法.杜绝舌尖上的浪费.应该先从舌尖上的节省做起.我们要重拾老祖宗勤俭节约的光荣传统.要牢牢记住锄禾日当午粒粒皆辛苦……”

苍浩听到这里.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让大家吃剩菜吧.”

“沒错.”金大标急忙恭维的道:“果然是大企业的总裁.就是比别人有见地……我让人从各大饭店收集剩饭剩菜.当然还有剩酒.然后举办了这一次同学会.事实证明.这是非常成功的尝试.大家吃的是不是很开心呀.”

回答金大标的是一阵剧烈“哇”的声音.很多同学扶着桌子呕吐起來.一个个面色惨白.

尤其是班里的女神.已经一个多月沒吃肉了.今天难得有人请客.刚才吃了太多.结果此时差一点被胃都吐了出來.

苍浩也有点恶心.本來想学着大家也吐一下.不过马上想起自己今晚什么都沒吃.

金大标无视大家的呕吐.接着道:“希望大家把吃剩饭剩菜的传统传承发扬下去.以后下班之后可以去饭店问问有沒有剩菜.然后带回家去.这样一來.既节约了粮食.又注重了环境保护.同时也为大家节省了生活开支……这是一举多得的吗.”

当年的班长颤抖着手指着金大标:“你……你……”

“我这么做是不是很了不起.”金大标眉飞色舞的道:“我已经邀请了新闻记者.通过媒体向所有人介绍成功经验.”

话音刚落.饭店的门被推开.一大帮记者举着摄像机和话筒冲了进來.

“大家安静一下.”金大标满面笑容的道:“有问題.一个个的问.我都会回答的.我有的是时间.”

一个戴着眼镜的女记者急忙问:“请问金大标你用剩饭剩菜招待同学.效果怎么样.”

“你们看.大家还是很高兴的吗……”金大标指了一下那些正在呕吐的同学.兴冲冲的道:“这一次同学会.我本來准备了十万元的预算.但因为用了剩饭剩菜.这十万块钱就节省了下的來.大家看.这就是节约的好处.这就是环保的益处.难道不值得学习吗.”

金大标正说着话.一个看起來像是随从的人走上來.打开一个黑色皮箱给记者们看.里面装着满满的现金.差不多确实有十万左右.

另一个记者好奇的问:“难道你对节省下來的钱另有安排.”

“对.”金大标用力点点头:“这些年來.我们经济发展了.过上了好日子.但不能忘记世界上还有很多穷人.既然省下來十万块钱.就应该拿出來作点有意义的事……大家都知道.我金大标不差钱.本來这十万块也是准备花出去的.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不是说M国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吗.其实那里也有很多穷人.我要去M国请那里的穷人吃牛排.让他们也能感受到我们经济发展的成果.”

苍浩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插了一句:“你请自己的同学们吃剩饭剩菜.然后请跟你沒半点关系的洋人吃牛排.你这到底是为了环保还是为了报仇.”

这句话一出口.现场立即安静了下來.所有记者都看着苍浩.

金大标愣在那里.觉得有点尴尬.过了一会.他权当沒听见苍浩的话.进一步提高了嗓门:“这不仅是为了环保和节约.也是为了宣传我们社会的形象.一举两得吗.”

记者们“哗”的一声鼓掌起來.而同学们则吐得更厉害了.

就在苍浩无奈的看着金大标宣传剩菜剩饭理论的同时.在严月蓉的办公室里.气氛有点紧张.

廖家珺赶过來汇报案子.涉及到的正是周大宇之前藏身处.

虽然那个小区面积很大.但地狱伞兵触动了直升机.而且有枪声不断.邻居和物业早就被惊动了.

看到这么大的场面.这些人原本以为是警方抓捕罪犯或者反恐.因为可能是秘密行动.所以根本不敢靠前.

直到苍浩看过现场.带着地狱伞兵撤离.这些人也沒敢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都沒有想到通知警方.

机缘巧合之下.事情只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有人知道.连属地派出所都沒听说这场激战.

似乎这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事实上.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最近广厦气温有点高.两天过后.别墅里的尸体开始腐烂.发出了难闻的臭味.

业主们纷纷投诉.物业不得不壮起胆子过去看了一眼.结果看到了满地的尸体.

终于.物业报警了.派出所赶过來之后被惊呆了.指责物业为什么不早点报警.

物业非常委屈的回答:“我们以为你们警方知道呢……”

结果就是这么一场激战.竟在两天后才被人发现.

派出所根本处理不了.上报到了刑事侦查局.廖家珺亲自负责这个案子.

经过调查.廖家珺掌握了一些情况.既然眼下是严月蓉负责警务工作.这么重要的案子当然要向严月蓉汇报.

“这栋别墅挂在一个叫‘朱凤灵’的人名下.调查显示.朱凤灵其实就是周大宇.周大宇通过一些关系.非法给自己搞了几个身份证.朱凤灵就是其中一个伪造的身份.至于现场的死者.过去全都为邹峰做事.现在是周大宇的手下.”顿了顿.廖家珺继续汇报道:“综合这些情况可以确认.这座别墅是周大宇藏身的地方.有仇家追寻上门.才死了这么多人.不过周大宇本人应该是逃走了……”

严月蓉虽然把周大宇看做是亲信.不过不掌握周大宇所有的事情.更不了解周大宇的行踪.听到这些.严月蓉多少有些意外:“周大宇现在哪里.”

“沒人知道.”

“那么这杀上门的仇家又是谁呢.”

廖家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还在调查.”

“我觉得不用调查了吧.”严月蓉看着廖家珺.冷冷一笑:“你我都知道.嫌疑最大的人只有一个..苍浩.你不会因为他是你的好朋友而不敢调查吧.”

“据我所知.严市长跟苍浩的个人关系也不错.”廖家珺不卑不亢的顶了一句.接着又道:“沒有任何证据表明苍浩与此有关.”

严月蓉有点火了:“那你至少可以把苍浩带回來审问一下.”

“我说过.沒有证据.我不能随便调查.万一打草惊蛇呢.”廖家珺的态度依然平淡.就像在谈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我知道苍浩跟周大宇之间有仇.不过苍浩如果真的想杀周大宇.早就动手了.而且可能会悄悄的进行.不会搞出这么大动静.”

严月蓉很清楚.其实苍浩不是不想杀周大宇.只是各种因素作用之下总是沒能得手.但当着廖家珺的面.严月蓉当然不能这么说.只是道:“沒有证据也可以调查.”

“我倒觉得更应该调查红魔集团.”

严月蓉一愣:“什么.”

“别忘了.红魔的死跟周大宇有直接关系.红魔集团肯定会报复.”廖家珺看着廖家珺.提醒道:“所以我认为红魔集团嫌疑最大.”

严月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吗……”

“大体情况就是这样.如果沒其他事.我先回去了.”廖家珺站起身來:“再见.严市长.”

廖家珺回刑事侦查局加班了.严月蓉沒有送她.紧锁眉头坐在那里思索着.

突然之间.严月蓉抓起茶杯.用力摔在地上:“苍浩你太不给我面子了.”

廖家珺怀疑红魔集团要杀周大宇.本來严月蓉认可了这种怀疑.可马上又想到.如果真的是红魔集团的报复.就不可能只对周大宇一个人出手.

红魔之死.她严月蓉也有份.红魔集团不可能不來报复她.但她最近却沒遇到任何危险.

所以严月蓉马上就认定:“苍浩.一定是苍浩干的.”

严月蓉已经放话要保周大宇.苍浩竟然还敢对周大宇下手.这让严月蓉怒不可遏.

第一时间.严月蓉想知道周大宇在哪.可是打电话沒打通.

严月蓉又想给苍浩打电话兴师问罪.却想起苍浩现在被孟阳龙袒护着.

“苍浩.你敢不听我的话杀周大宇.早晚有一天也会來杀我.”严月蓉冷笑一声.起身去找孟阳龙了.

严月蓉知道二号首长秘密造访广厦.孟阳龙是陪二号首长过來的.暂时沒马上回京城.

要想对付苍浩.必须获得孟阳龙的同意.苍浩不把严月蓉这个领导的话当回事.严月蓉觉得自己还是要尊重领导意见的.

孟阳龙一向休息得很晚.正在书房看书.见严月蓉突然登门拜访.有点意外:“你有急事.”

“对.”严月蓉沉着脸点了点头.把这起案子说了一遍.又道:“法律面前要讲证据.可就算沒有证据.你我都知道这案子就是苍浩做的.从政治角度來说.继续放任苍浩非常危险.我们必须有所作为.”

孟阳龙皱起眉头:“你想怎么样.”

“我听孟老你的……”顿了一下.严月蓉补充道:“死了这么多人.苍浩已经严重违法了.就算我们不从法律角度追究.我觉得也是时候约束苍浩的行为.”

孟阳龙打量着严月蓉的神色.一时沒说话.过了一会.突然哈哈笑了起來:“苍浩杀的人太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