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苍浩是个很麻烦的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月蓉一愣:“孟老的意思是……”

“近期市里首要工作是什么.”

“当然是安排打击犯罪活动了.”严月蓉正色道:“一方面.红魔虽然死了.但红魔集团还在.必须加强力量打击;另一方面.契卡渗透我市境内.这是一个同样恶劣的犯罪团伙.如何惩治更是当前头等大事.”

“先按下红魔集团不说.关于契卡的事情.有一些你知道.有一些你不知道.我把脉络梳理一下.给你详细讲讲……”拖着长音.孟阳龙缓缓说道:“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这个犯罪组织悄然渗透进來.随后发动几次武装袭击.有一次我本人差点都遇害.我很奇怪.契卡的袭击似乎沒有任何目的性.而且他们似乎也料定了自己要失败.制造这么严重的事端.却沒有打算达到任何目的.他们只是疯狂进攻.当时沒有人知道原因何在.”

严月蓉看着孟阳龙.沒说话.

“然而后來我们发现.契卡不但有目的.而且这个目的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恐怖.他们是要制造两个大国互相之间的不满.进而引发战争.摧毁这两个大国.那么你应该能够发现.契卡有着非常长远的计划.而且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顿了一下.孟阳龙接着道:“而他们之所以沒成功.完全是因为出现了一个偶然因素.也就是苍浩.契卡本來想要拉拢苍浩.但被苍浩识破了身份.本來他们的存在还是秘密.就这样被苍浩提前暴露在了阳光下.之后的几场冲突也完全是因为苍浩才让他们铩羽而归.再后來.同样是苍浩.准确分析出了契卡的目的.于是促成了我们跟俄方携手打击这个犯罪组织……”

孟阳龙说的这些.有一个细节不符合实际.真正识破契卡意图的人是墨师.

后來.苍浩把墨师的分析转述给了孟阳龙.于是孟阳龙就认为是苍浩的功劳.

苍浩对此沒有做出任何澄清.这倒不是贪功心切.而是不想暴露墨师这个人.

无论如何.听到孟阳龙的这些话.严月蓉已然明白了:“你想说苍浩这个人很有价值.”

“我一直都知道苍浩是个麻烦人物.但他的存在同时又很有价值.远远超过了他带來的麻烦.”一摊双手.孟阳龙无奈的道:“从大局角度來说.我更注重他带來的价值.所以我对他做的某些事就装作不知道.”

“可是你有沒有想过.苍浩这个人不受约束.任意妄为.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算他能带來一些价值.也未必对我们有用.”

“到目前为止.苍浩还是有用的.”孟阳龙长叹了一口气:“所以你今晚本就不该來这里.”

“可我必须來告诉你.不管苍浩多么有价值多么有用.他做的很多事都已经触动了底线.”

“你想怎么样.”

“我们已经默许他的手下持有武器.这一次他打死那么多人.之前都沒有知会我们一声……”严月蓉轻哼一声.质问:“难道我们不该提醒他一下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这件事真正让你感到生气的.恐怕不是因为苍浩太过自由散漫.而是因为他针对周大宇出手.”孟阳龙似笑非笑看着严月蓉:“你显然是把周大宇当成亲信了.”

“可以这么说.”严月蓉毫不否认:“我之前已经告诉过苍浩.别去找周大宇的麻烦.可他还是去了.有沒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你、苍浩和周大宇之间复杂的三角关系.我不愿意介入.这是对你个人的尊重.从我这个地位出发.不干预你这个地方大员的事.我理解你为什么要力保周大宇.同时我对苍浩和周大宇既往的恩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你们折腾.但是……”顿了顿.孟阳龙一字一顿的强调道:“既然你可以保周大宇.我当然也可以保苍浩.希望你同样尊重一下我的决定.”

“孟老的意思是说事情就这么算了.”

“重复一遍..当前的第一要务是打击契卡.这个犯罪组织太过猖狂.必须膺惩不殆.”孟阳龙一字一顿的告诉严月蓉道:“任何事情都不能干扰这项工作.”

“好吧.”严月蓉无奈的笑了:“看來今晚我真的不该來.”

“有时间的话.我会跟苍浩谈谈.让他收敛一些.”孟阳龙缓和了语气.又道:“就这么决定吧.”

最后这句话等于是逐客令.严月蓉觉得继续谈下去也沒意思.也就起身告辞了.

刚走到门前.严月蓉突然回过头來.对孟阳龙说了一句:“苍浩有着不受控制并且超出法律之上的自由.想杀谁就杀谁.这是极其危险的.今天他想杀周大宇.可能明天就想杀你.或者我.”

孟阳龙深深地望了一眼严月蓉.沒出声.而严月蓉打开门直接走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

一大早晨.廖家珺打來电话.要约苍浩一起吃早饭.

请人吃饭沒有吃早饭的.苍浩料定了廖家珺这是有事.考虑到多林寺那里比较清静.就约廖家珺去了附近一家小饭店.

廖家珺穿着金蛇牛仔裤和宽松的蝙蝠衫.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洋溢着青春活泼.

当她走在人群中.除了长得太漂亮.胸前过分波涛汹涌之外.跟其他女孩沒什么区别.

路人不会想到.如今这个年轻泼辣的警花.已经是能够决定这座城市命运的人之一.

苍浩点了四碗混沌、两碗豆浆.还有六根油条.廖家珺坐下來后随口说了一句:“大早晨的.谁能吃这么多东西.”

“我啊.”苍浩一张嘴.一碗混沌就下肚了.

“你这是饿了多久了.”

“昨天晚上沒吃饭……”苍浩昨天回家后已经太晚了.找不到地方吃饭.此时回想起金大标的剩菜剩饭.既有点作呕.同时却又更加饿了.

“说正事吧……”廖家珺是沒有心思吃饭.叹了一口气就道:“最近出了一个案子……”

苍浩直接就道:“是我干的.”

“你……”廖家珺愣住了:“不问问到底是什么案子.”

“值得你这位刑事侦查局局长亲自出马的案子肯定不小.而最近广厦只出了这么一个案子.就是我派人突击了周大宇的别墅.”

“真是你干的.”廖家珺感到有点尴尬.按说应该把苍浩抓起來.但自己实在不愿意这么做:“苍浩.虽然你参加过几次战斗.打死了不少人……但每一次都有特殊情况.这一次跟之前几次完全不同.是你毫无理由的突然动手.”

“周大宇必须死.这个理由够不够.”苍浩耸耸肩膀:“只可惜又让这个小强给跑了.”

“我现在沒心情开玩笑.你要明白这件事很严重.”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里不住的感慨.要是所有犯人只要被抓到.就老老实实如同苍浩这样和盘托出.自己这个警察当得该有多省心.

“严重之处在于严月蓉对我高度不满.”苍浩早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个后果:“我原本打算直接干掉周大宇.不管严月蓉到时怎么样指责.反正人都已经死了……结果我的算盘打错了.”

“那你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个问題应该是我來问……”苍浩喝了一碗豆浆.拿起油条一边吃着.一边深深打量着廖家珺:“你现在知道真相了.打算怎么做.要抓我吗.”

“我……”犹豫片刻.廖家珺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是一年前.我一定会这么做.但现在不会.”

苍浩微微一笑:“你终于想通了.”

“我调查过那些死者的背景.可以说每一个都该死.但我们偏偏又对他们无可奈何.应该说是你做了我们沒有办法做的事.”顿了顿.廖家珺告诉苍浩:“昨天我向严月蓉汇报工作.认定主要嫌疑对象是红魔集团.就算严月蓉想找你麻烦也沒有足够证据.”

苍浩冷笑一声:“是吗.”

“但我还是要提醒你.虽然你跟严月蓉之间似乎有些合作.但这件事情你真的激怒了严月蓉.”

“你知道我们合作的事.”

“别忘了我是警察.”廖家珺确实听到了一些风声.犹豫这个所谓“合作”涉及到了不能见光的交易.所以她很聪明的把这个话題避开了:“对于有些人來说.你非常有价值.但当他们发觉你有能力威胁到他们的地位.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你的价值.”

“我明白你的意思.”苍浩点点头:“大权在握的人.最忌讳的是手下比自己更加能干.功高震主就是这个道理.”

“沒错.尤其是……”廖家珺说到这里.紧张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沒有人听到才接着说道:“严月蓉这个人跟邹峰有共同点.那就是对权力极度渴望.区别只是她做事的方法比邹峰要磊落一些.”

苍浩听到这话.突然想起自己不了解严月蓉的过去:“邹峰是个富二代.严月蓉又是什么來头.”

“她.”廖家珺听到这话.竟然笑了起來:“她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