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弯仔码头严月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权力斗争往往血腥残暴.杀人不见血.苍浩很难理解廖家珺为什么会笑:“你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嘛……”廖家珺说着.把声音压得更低:“毕竟她是我的上级.所以我对她做过一些了解.有些事挺有意思的.你自己知道就好.千万别散播出去……”

苍浩越來越有兴趣:“好.”

廖家珺告诉苍浩.虽然严月蓉沒有邹峰家里那么有钱.却也有一定背景.否则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个位子上.

严月蓉出身政治世家.这导致她对权力有极度的渴望.同时也比邹峰善于经营自己.

也就是说.邹峰和严月蓉做事风格并不一样.邹峰惯于乾纲独断.严月蓉却愿意笼络更多的人支持自己.

当然.这些政界明星褪去光环之后也是普通人.同样有七情六欲和正常生活.

大家都知道邹峰喜欢曹雅茹.其实严月蓉也有过恋爱经历.曾经谈过三个男朋友.

然而.三段恋情全部以男朋友出柜告终.换言之.三位前任在跟严月蓉的恋爱过程中.全变成了GAY.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第二位前男友和第三位前男友正恩爱的在一起.于是严月蓉得了一个外号叫“弯仔码头”.

不过.要是细想一下.这倒也可以理解.

严月蓉被官场锤炼的完全就是女汉子.为人太过强势.专注于事业.加之又非常有心机.很少有人男人能够忍受.

当然.严月蓉的三位前任或许是极端了一些.仅仅因为严月蓉一个人是这样.就对所有女人失去信心.

这让苍浩发觉为什么这年头GAY越來越多.完全是女汉子越來越多的缘故.每一个成功的GAY的身后都有一个成功的女汉子.可以认为女汉子与GAY成反比例增长.

可能是因为感情失败.于是严月蓉更加专心工作.结果在性格上更加极端.

她在仕途上越走越顺利.生活上也越來越孤独.廖家珺听人说.不要说严月蓉沒有男朋友.其实生活圈子里连“朋友”都沒几个了.

“她袒护周大宇不只是因为周大宇救过她的命.也是因为她要利用周大宇牵制我……”叹了一口气.苍浩有点无奈的道:“从作为男人的角度出发.这样有心机的女人.确实沒法接受.”

“无论如何.你要明白.严月蓉对你未必是盟友.”廖家珺看着苍浩.语气很谨慎:“按说这种事情我是不该发言的……”

“我知道你拿我当朋友.谢谢你告诉我这么搞笑的事.”笑了笑.苍浩问了一句:“对了.红魔集团怎么样了.”

“还在追查……”廖家珺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突然平地蒸发了.一点线索都找不到……红魔集团还沒彻底剿灭.又出來一个契卡.想一下都头疼.”

苍浩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你为什么说‘彻底’剿灭.难道你觉得红魔集团已经受到打击.”

“红魔毕竟死了.”廖家珺急忙道:“当然.我认同你的分析.洪妙雪将会成为下一个红魔.但无论如何.红魔之死毕竟会对这个团伙构成冲击.”

“从另一个角度看.可能就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苍浩似笑非笑摇了摇头:“红魔死于洪妙雪的暗算.而洪妙雪年纪不大就有这样的心计.红魔集团在其统领下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

“这个……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廖家珺今天找苍浩出來.主要是为了谈周大宇的事.还是偶然才聊起了红魔.但也正因为红魔.廖家珺马上又想起了周大宇:“我一直觉得.周大宇也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他虽然沒有洪妙雪的起点.却有着洪妙雪的凶狠.所以我理解你为什么要杀他.”

苍浩冷冷一笑:“他要是沒有这份心机.严月蓉也不会利用他.”

“我听刑事侦查局的一些说起.周大宇在邹峰身边的时候.真是毕恭毕敬一脸的奴才相.邹峰哪怕对他又打又骂.他也不敢回嘴半句……”轻哼一声.廖家珺非常不屑的道:“我看他天生就是适合当太监的料.李莲英那路角色.如今他又去了严月蓉身边.搞不好很多事情还可以参与的更深.毕竟严月蓉要比邹峰更信任他.以后他冒严月蓉之名在外面胡作非为.甚至买官卖官也是有可能的.”

“我不认同.”

“你不认同什么.”廖家珺一愣:“别跟我说你认为周大宇沒有这么坏.”

“我不是认为他不够坏.而是觉得你贬低了他.李莲英可不如他.”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苍浩意味深长的道:“说起李莲英.当下有些稗官野史.把他写成了一大权臣.在外面买官卖官.甚至挑逗宫廷内斗.在慈禧和光绪之间制造矛盾.其实这都不符合史实.无论光绪还是慈禧.跟李莲英关系都非常好.李莲英是个忠心耿耿的奴才.跟所有主子都要搞好关系.买官卖官这种事倒是真的.但实际上他只是收了银子.并沒发挥什么作用.事情经过往往是.有京官托人给李莲英送了一笔银子.希望能外放一个肥缺.过些日子.人事任命下來.这个京官还真被外放了.于是政治掮客就用这个事例大肆宣传.说李莲英可以左右慈禧老佛爷的决定.再然后更多的人给李莲英送來银子.事实上.慈禧这个人自视甚高.她绝对不允许别人在自己面前提出任何意见.如果李莲英敢对她说某个人适合某个职位.轻则被去职.重则可能掉脑袋.李莲英是吃准了某些人要被外放了.也明确知道哪些职位出缺.巧妙的利用了一下而已.其实这人就算不送银子给李莲英.也该轮到他被外放了.但如果他沒被外放.李莲英就会推说时机不成熟.再等下次.换句话说.李莲英这人是运气好.头脑够机敏.善于敛财.但称不上是权臣.”

“你懂得真多.”

“但周大宇却是一个权臣.”苍浩对廖家珺的恭维无动于衷.语气沉重地说道:“过去.我觉得周大宇还真就是李莲英那种人.善于当奴才.但他显然升级了.自从害死了邹峰.甚至有了独霸一方的野心.这个人.多活一天都是祸害.前些日子他跟联邦安全局勾结一起.我现在担心他可能会投入契卡的怀抱.”

“我也举得这个人必须死.”

“找机会吧……”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失手之后.以后想得手就更难了.”

两个人吃过早饭.廖家珺匆匆回去上班了.苍浩沒什么事情.打算去多林寺逛一逛.

刚刚走到上次冷瞳遇袭的那条小巷.苍浩发现迎面走过來一个金发女孩.

这是一个白种女孩.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材桥凸后翘.极其性感.

她有着高额深目.深蓝色的瞳孔.波浪式的浅黄色头发.

而她的穿着更进一步凸出了这份性感.身下是黑色紧身皮裤.上身是棕色短夹克.

纤腰露在外面.可以看到肚脐上扎着一个金环.更是平添了几分野性.

女孩走到苍浩面前.突然停住脚步.微微一笑.用还算流利的普通话问道:“请问你有烟吗.”

白种女性在跟异性打交道的时候.往往会比东方女性更主动一些.很多时候.这是表示好感.

苍浩掏出烟來.给女孩递过去一根.同时另一只手拿出了火机.

“谢谢.”女孩冲着苍浩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诡异.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发觉腹部传來一阵寒意.低头一看.发现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用手枪抵住了自己.

苍浩尴尬的举着火机.问了一句:“你是哪位.”

“你不认识我.”白种女孩笑着摇了摇头:“但我认识你.传说中的血狮杰罗德.你很让我失望.因为你的警惕性太低了.”

“是吗.”苍浩面无表情的道:“你还是先抽烟吧.”

苍浩说着话的同时.点燃了火机.随着“砰”的一声.火机爆出一团巨大的火苗.向白种女孩的面部喷去.

苍浩从來都是用一次性打火机.而且还是最便宜的那种.刚才趁着白种女孩说话的时候.悄悄把火苗调到了最大.

这种火机的气阀往往不太灵敏.这个女孩哪里料到苍浩來了这么一招.惊叫一声.迅速向后退去.

一般來说.人在在于突然袭击的时候.第一反应一定是自我保护.而不会是开枪.

这是一种本能反应.不受意志控制.

苍浩一脚踢向白种女孩持枪的手腕.手枪一下子飞了出去.

打火机的火苗当然沒什么杀伤力.白种女孩马上稳住了身形.躬身一记扫堂腿扫向苍浩的脚踝.

苍浩刚刚抽出甩棍.卒不及防.被白种女孩直接绊倒在地.

“苍浩你去死吧.”白种女孩高高跳起.双腿并拢蜷起.膝盖向苍浩胸口落下.

这是苍浩常用的一招.这一次自己被反击.有点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把甩棍刺向对方胸口.

白种女孩急忙侧身让开.不过双腿也就落空了.

苍浩就地翻滚了几圈.跟白种女孩拉开一段距离.却沒想到.这样反而给了白种女孩以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