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又不是你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作为大名鼎鼎的雇佣兵之王.按说你应该很有钱.可怎么好像很穷.” 阿芙罗拉打量着苍浩.有点鄙夷的道:“还是你天生就这么爱财.”

苍浩反唇相讥:“你要是不爱财.拿个几千万给我花花.怎么样.”

“欠你的啊.”阿芙罗拉就像普通华夏女孩那样.张嘴來了一句:“我又不是你妈.”

苍浩一时还真找不到办法反击:“你……”

孟阳龙哈哈一笑:“阿芙罗拉曾在京城大学进修中文.对我们的文化和社会情况非常了解.也能熟练使用各种俚语和网络流行语.”

“是吗.”苍浩黑着脸道:“真是个人才.”

“希望你也是个人才.”阿芙罗拉打量着苍浩:“还是那句话.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跟我搭档的.你最好能证明自己.”

苍浩一挑眉头:“你还想跟我较量.”

“这个话題过.” 阿芙罗拉显然默认了苍浩的实力.岔开话題道:“我还有一些同事.接下來会陆续抵达这里.两天后.上午九点.咱俩在这汇合.我带你去见他们.”

“你不会带着一帮老毛子对我开枪吧.”

“少说废话.就这么定了.”阿芙罗拉白了苍浩一眼.转身离去.丰硕的臀部扭來扭去.颇为诱人.

“这算怎么回事.”苍浩指着阿芙罗拉的背影.气势汹汹的道:“我俩走了个对面.我都不知道她是谁.掏枪就冲我开火.孟老.我沒得罪你.你派这么个疯娘们过來是什么意思.”

“联邦安全局把阿芙罗拉派过來的时候.提出给阿芙罗拉安排一个搭档.方便在境内开展工作.老毛子很聪明.知道我们肯定对他们不放心.所以主动提出这一点.这个搭档事实上是起到监督作用.”叹了一口气.孟阳龙接着道:“我决定让你负责这个工作.阿芙罗拉自然就是你的搭档了……不过.我也沒想到阿芙罗拉会对你大打出手.看起來她知道你会监视她.打算给你个下马威.”

“泼妇.”

“联邦安全局方面已经说了.她性子挺傲的.轻易不服人.”笑了笑.孟阳龙宽慰道:“往好处看.你也是艳福不浅.知不知道多少人追求阿芙罗拉.”

“那是因为不知道她的底细.”

“那倒是.平常特工都是隐瞒真实身份的.这一次俄方把阿芙罗拉这些人的资料都发了过來.说明对我们也是充分信任.”

“先别说这个.她对我开枪.这事就这么算了.”

“原则上來说.外籍执法人员在国内工作.是不允许配备武器的.我不知道阿芙罗拉怎么把枪带进來的.我会跟俄方好好谈谈……”孟阳龙摇摇头:“就算他们有必要配备武器.也必须经过我们的同意.”

“我现在跟你说的.不是她为什么有枪.而是她竟然对我开枪.”

“听着.俄方这一次非常配合.有意向我们表达善意.在这种情况下.小不忍则乱大谋……”孟阳龙干笑两声:“她又不是真的要杀你.只是想考验你一下.”

“她以后只要想起來就考验我.万一我一个不留神.那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孟阳龙摇摇头:“不会的.她下手很有分寸……”

“我说.孟老.你也袒护她了吧.”

“我说过.这是为大局着想.更重要的是……”孟阳龙把脸沉了下來:“你知道她全名是什么吗.”

“忘了……”

“她的全名叫阿芙罗拉.伊万诺夫娜.雷泽诺娃.难道你沒觉察到点什么.”

苍浩对俄国人多少有点了解.不过过去跟俄国人打交道不多.所以了解程度也有限.至少苍浩沒发觉阿芙罗拉的全名意味着什么:“沒有.”

“好.我告诉你.老毛子取名的习惯是自己的名字.加上父亲的名字.再加上姓氏.”顿了顿.孟阳龙详细解释道:“阿芙罗拉.伊万诺夫娜.雷泽诺娃.其中‘阿芙罗拉’是她自己的名字.‘伊万诺夫娜’表示她是伊万诺夫的女儿.雷泽诺娃则是她的姓氏.同样一个姓氏.老毛子的习惯是男女有别.男性通常以‘夫’结尾.女性通常以‘娜’或者‘娅’结尾.这意味着‘雷泽诺娃’跟‘雷泽诺夫’是一个姓氏.换句话说.阿芙罗拉跟契卡的那个头领.还有我们的七号囚犯.其实是本家.”

“她也是雷泽诺夫家的人.” 苍浩明白了:“我说嘛.她跟我说全名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有点耳熟.却一时还想不起來.”

“正常情况下.这本來沒什么.但一起出现了三个雷泽诺夫.就不能不让人怀疑其中的某种联系了.这三个雷泽诺夫分属于三个势力.如果他们真的有血缘关系.那接下來的事情可就热闹了……”叹了一口气.孟阳龙又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沒人知道到底谁是谁的卧底.这个现实版的无间道比电影更好看.”

“等等.你不是说.俄方提供了阿芙罗拉的个人资料吗.”

“本來俄方沒必要这么做.可能是为了获得我们的信任.才提供了资料.”顿了一下.孟阳龙继续介绍道:“这些资料显示.阿芙罗拉的父亲叫伊万诺夫.谢尔盖耶维奇.雷泽诺夫.爷爷当然就叫谢尔盖.雷泽诺夫了.我们不知道契卡的那个雷泽诺夫到底是什么來头.不过对七号囚犯的身世我们还是知道一些的.应该跟阿芙罗拉不是亲属.”

“并非所有亲属关系都会反映在资料上.”

“是这样的.尤其旧苏解体之后.秘密机关的档案散佚了不少.想要隐瞒些什么实在太容易了.”冷冷一笑.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更何况任何资料都是可以造假的……”

“你觉得联邦安全局方面是故意的嘛.”

“不好说.可能联邦安全局在资料上造假.也可能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孟阳龙无奈的摇摇头:“联邦安全局不知道七号囚犯还在我们手里.我们当然也不能承认.所以这事沒法直接问他们.”

“我倒觉得.既然联邦安全局把阿芙罗拉派了过來.甚至还主动提供了个人资料.也有可能是一种试探.”

“哦.”

“一方面.可能是试探七号囚犯的下落;另一方面嘛……”苍浩耸耸肩膀.似笑非笑的道:“或许他们也觉察到了三个雷泽诺夫的存在.同样想要弄清楚相互之间有沒有关系.”

“我说嘛.这一次俄方未免太主动了……”孟阳龙说着.皱起了眉头:“于是他们才派來阿芙罗拉.想看看阿芙罗拉是否会暴露出什么.又或许试图探查我们是否会从中发现些蛛丝马迹.”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俄方宣布契卡为犯罪组织.派出联邦安全局协助打击.这说明契卡跟俄官方沒有直接关系.

但是.契卡对联邦安全局渗入有多深.这就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題.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候出來了一帮雷泽诺夫.沒有人能搞清楚他们到底是不是一个家族.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华夏和俄方虽然都要打击契卡.但在很多事情上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双方谁也不知道对方掌握着什么情报.所以都在试探对方.这个阿芙罗拉可能就是俄方投过來的问路石子.

“如果这不是一个巧合.三个雷泽诺夫真的是一家人.契卡的雷泽诺夫就可能是联邦安全局的卧底.但也有可能相反.阿芙罗拉其实是契卡的卧底.”摇了摇头.苍浩提出:“我觉得有必要再跟七号囚犯谈谈了.不管他是不是知道什么.总之我们该问问.”

孟阳龙当即作出决定:“明天.”

第二天一早.苍浩就像上次一样.被车送去了那处基地.然后坐飞机起了七号岛.

这个岛子实际上是一处秘密监狱.关押或者保护着好几个重要人物.不只是七号囚犯.

但因为七号囚犯是其中最重要的.这个岛子也就被称作七号岛.

苍浩和孟阳龙从直升机下來的时候.七号囚犯正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穿着一条紧身三角泳裤.戴着一副太阳镜.一身白花花的肉露在外面.

“又來了.”七号囚犯瞥了一眼苍浩和孟阳龙.笑呵呵的道:“又有什么事了.”

“随便跟你聊聊.”孟阳龙坐下來.笑着道:“你倒是蛮自在的吗.”

“这个岛子不大.实在沒什么可以做的.只有自己找点乐子了.”七号囚犯站起來.坐到了孟阳龙对面.苍浩则坐在七号囚犯身旁.

孟阳龙看了看周围的大海.点点头:“我知道你很孤单.”

“这是沒有办法的事.”七号囚犯长叹了一口气:“当年我做出那样的选择.就必须承担这样的代价.”

苍浩忍不住插了一句:“二十多年前克格勃就已经土崩瓦解.”

“但他们余孽太多.更何况……联邦安全局也未必待见我.”说到这里.七号囚犯语气有点怆然:“我就只有在这个岛上一直到死.”

“虽然你牺牲了自己.却终归推动了历史.”苍浩打量着七号囚犯.很小心地说了一句:“不过.当年在你投诚华夏的时候.未必说的都是实话.”

七号囚犯有点愠怒:“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