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特工之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虽然我不了解你.但我从孟老那里听到了你的故事……”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七号囚犯:“根据你的说法.你沒有任何家人.沒有配偶、沒有子女.父母都已经离世.”

七号囚犯冷冷的问:“有问題吗.”

“如果是面对其他人.一般我会先谈些别的.天气、风云、美女什么的.然后从侧面切入正題.但我觉得我们之间沒必要这样.”苍浩笃定了.七号囚犯除了这个岛沒有任何地方可去.所以沒必要绕圈子说话:“最近出现了两个雷泽诺夫.而且分属于两个势力.如果说这只是一个巧合.未免太巧了.”

七号囚犯冷冷的打量着苍浩:“你想知道这两个雷泽诺夫跟我有沒有关系.”

苍浩摇了摇头:“恕我直言.如果他们确实跟你有血缘关系.只怕事情会很复杂.”

“无论有与沒有.你都沒资格來质问我.”七号囚犯说着.望了一眼孟阳龙.却发现孟阳龙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很显然.孟阳龙默许了苍浩这样直接质问.七号囚犯始终不知道苍浩到底是什么人.但由此可见苍浩在孟阳龙心里的分量很重.

但凡军人.都有很强的等级意识.因为军人必须绝对服从命令.正常來说孟阳龙不应该允许苍浩自作主张的发问.

“七号先生.如果你知道什么.却沒有告诉我们.可能会造成严重影响.”苍浩很诚恳地对七号囚犯说道:“我衷心希望在你的家族史这方面.你能把事情全部告诉我们.以免有人利用血缘关系搞出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我再次重复一遍.我父母早就过世.我沒有兄弟姐妹.也沒有妻子和孩子……”七号囚犯摆了摆手.不耐烦的道:“那两个雷泽诺夫我不知道是什么來头.”

“每个人都有亲属.你的父亲是否有兄弟.也就是说你是否有堂兄弟在世.这个你始终沒正面回答.”

七号囚犯铁青着脸道:“我不想谈这个.”

“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能勉强你.不过……”苍浩不愠不火的说了一句:“既然你的一生都要留在这个岛上.我不明白你隐瞒这些对你有什么意义.”

七号囚犯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当然有意义.”

“有意义.”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七号囚犯:“难道这两个雷泽诺夫是受了你的指使.”

“怎么可能.”七号囚犯反问:“那两个雷泽诺夫今年多大.”

“二三十岁的样子.”

“那就很清楚了……”七号囚犯用力摆了一下手:“我到这里已经三十來年了.他们两个怎么可能跟我有关.”

“沒有其他关系.不代表沒有血缘关系.”

“你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资格來质问我.”七号囚犯的语气越來越不耐烦:“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们.麻烦你们回去吧.”

“事情搞清楚之前.我不会回去.”苍浩冷然说道:“我跟你再多说一点.这两个雷泽诺夫.一个属于联邦安全局.另一个属于契卡.眼下我沒有办法直接调查他们两个的背景.所以只能來问你.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來.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有血缘关系.可以预见的是其中一个可能就是另一方的卧底.如果全是联邦安全局的人倒还好说.如果全都是契卡的人.情况可就不妙了.”

七号囚犯看着苍浩.一时沒说话.

苍浩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用自己后半生的自由.换取了克格勃的崩溃.你不希望契卡有一天重建克格勃吧.”

桌子上放着一瓶伏特加.七号囚犯给自己倒了一杯.随后一饮而尽.

他恨恨不已的看着苍浩.再次给自己倒了杯酒.一抬手就下了肚.

七号囚犯闷闷不已的喝着.他颇有些酒量.一整瓶伏特加.很快就下去了一半.

最后.他突然怆然一笑.语气变得很无奈:“有一件事情你们应该知道.克格勃的报复是株连九族的……当年我投诚之后.任何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都可能会被关进古拉格集中营.”

苍浩点点头:“我们当然知道.”

“我投诚之前.考虑到的是我自己的家庭不会被牵连.可我沒有家庭.所以.克格勃完全可能在我的亲人身上发泄怒火……”七号囚犯又要倒酒.手却有些颤抖.酒洒出來不少:“我当时忽略了这一点.所以这些年來.我不愿意提到自己的亲属..因为我想要保护他们.”

“你的亲属被保护得挺好.竟然全都成了特工.”

“我不想再害他们一次……”

苍浩直接就道:“我们不知道你的亲属过去都经历了什么.但如果今天你再次隐瞒了真相.就等于又害了他们一次.”

“这……”犹豫了许久.七号囚犯妥协了:“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我希望你们保密.契卡非常疯狂……”

这一次.孟阳龙说话了:“这个你可以放心.”

“如果他们确实是我的亲属.希望你们对他们提供一定保护.”摇了摇头.七号囚犯说道:“不过他们两个应该不全是.”

苍浩沒明白:“什么意思.”

“我的父亲有一个弟弟.但由于战争的关系.他们已经多年失去联系了……”深吸了一口气.七号囚犯怆然说道:“在我投诚之前.我收到消息.父亲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是波罗的海舰队的一个军官.当时他的妻子刚刚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说我有了一个堂弟.我这个堂弟比我小了几十岁.这是因为我叔叔跟我父亲的年龄就差了三十岁.我叔叔事实上跟我年纪差不多大.再加上结婚又很晚.我这个堂弟如今应该是风华正茂……”

苍浩急忙问:“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很犹豫.到底要不要叛逃.我不想因为自己的行为连累了任何人.但我很快决定执行原定计划……”苦笑几声.七号囚犯接着说道:“我当时告诉自己.我从小就沒有见过这位叔叔.对他和他的家庭沒有任何感情.所以我的行为也不可能连累到他们.可是真正叛逃之后.我却一度非常后悔……”

“尽管你从沒有见过他们.但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

“是啊……”七号囚犯点点头.双眼含满了泪水:“每当午夜梦回.仿佛穿越回了家乡.我就非常担心他们会不会被关进集中营……结果就是我一次次被噩梦惊醒.你要理解我为什么不愿意提到他们.也是因为我不愿意面对.”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两个雷泽诺夫的情况.或许有助于判断他们到底是不是你的亲人.”

“算了……”七号囚犯无力的摇了摇头:“无论是与不是.对我來说都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老了.來日无多.我可以在对亲人的愧疚中告别这个世界.但我不想让我的亲人们记起还有我这么个人.”

“那么……你还有其他亲属吗.”

“据我掌握.应该是沒有了……”雷泽诺夫无力的摇了摇头:“或许我还有其它什么远房亲戚.是我不清楚的……谁知道呢.”

七号囚犯的情绪非常沮丧.跟过去那个乐观的老特务截然不同.苍浩宽慰了几句.就跟孟阳龙告辞了.

上了直升机.孟阳龙马上就问:“你怎么看.”

“契卡的雷泽诺夫表面很年轻.实际上今年应该有三十多岁了.我看过他的人事档案.虽然他跟王延辉是同学.但比王延辉要年长许多.如果他是七号囚犯的堂弟.按照七号囚犯的说法.从时间上是对得上的.但那个阿芙拉罗又是什么來头.她今年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苍浩摇了摇头.有点困惑的道:“有一种可能.阿芙拉罗跟这两个雷泽诺夫沒有血缘关系.仅只是我们华夏人所谓的本家.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阿芙拉罗是契卡雷泽诺夫的妹妹或者女儿.”

“难道不会是其他远房亲戚.”

“我们现在讨论的这些.基于这样一个假定.那就是这两个雷泽诺夫的出现全跟契卡重建克格勃的野心有关.如果这个假定是错误的.那么一切真的只是巧合.但我相信绝对不是巧合这么简单.”顿了一下.苍浩继续分析道:“连七号囚犯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远房亲戚.那么这远房亲戚就算是存在.也未必知道七号囚犯.这意味着.阿芙罗拉的出现沒有任何意义.她的存在本身就是悖论.所以她跟这两个雷泽诺夫还是有关系的……”

“还有一个问題.俄方对三个雷泽诺夫的情况掌握吗.他们又为什么要派阿芙罗拉过來.”

“不知道.”苍浩摇摇头:“明天.我要跟她见面.或许可以跟她谈一下.”

第二天早晨.苍浩如约等在上次偶遇阿芙罗拉的那条小巷.但三个小时过去.却还沒见到阿芙罗拉的影子.

到了中午.苍浩感到有些饿了.决定去吃午饭.这条寂静的小巷才有了动静.

随着大功率引擎特有的“嗡嗡”咆哮声.一辆红色保时捷911开了过來.

开车的正是阿芙罗拉.穿着一件棕色的皮衣.脸上带着一副硕大的太阳镜.

如果不是有着一头金发.她子跟华夏二三流小明星出门的样子几乎沒什么不同.煞是招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