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特工之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阿芙罗拉告诉苍浩.这家公司主要职责是挖掘那些有演艺才能的年轻人.其实他们还真就是从事各种演艺和影视剧生意.

只不过.他们同时兼负责一个秘密使命.把认为合适的人发展成为联邦安全局特工.毫无疑问.他们觉得阿芙罗拉就是这样的人.

联邦安全局的特工分属很多领域.这些被培养成为明星的特工.主要工作是打入上层社会.监控大人物的一举一动.

当然.她们也会被派到国外去出入各种社交场合.搜集国外上流社会的各种情报.或者选定某些适合的任务发展为间谍.

某种程度上.从这家公司走出去的人.算是特工这个行业里的高帅富和白富美.

根据七号囚犯所说.当年的克格勃就是这样.

看起來阿芙罗拉很有前途.但她很快就发现.这个前途需要用色相來铺路.

可以想见.被培养成为女明星的特工.必然要依靠身体來换取情报.

阿芙罗拉不愿这样做.跟上级爆发了几次争吵之后.上级把她从这家冒牌经纪公司调到联邦安全局总部.安排了一个文职工作.

这意味着.她连成为普通演员的资格都沒有.直接被雪藏了起來.

换句话说.阿芙罗拉这位特工之花沒有执行过任何任务.这一次來华夏还是第一次.

阿芙罗拉神情沮丧.说话声音很低.有点像是自言自语:“我输了……刚一來.我就输了……”

“我们华夏人常说..胜败乃兵家常事.”

“我在联邦安全局是一个闲人.这种情况不会继续下去……” 阿芙罗拉显然对自己的职业前景感到灰心失望.苦笑着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告诉你这些吗.因为这些都已经不再是机密.关于我下一步生活早已经决定了.等到办过了契卡的案子回国.我会被调到警局.”

“也就是说你要从联邦安全局退役了.”

“退役当一个普通警察.这还是不错的结果……” 阿芙罗拉再次怆然笑起:“刚來华夏.死了这么多人.我现在连这个资格都沒有了.”

“联邦安全局总不会把你撵到街头上让你流浪吧.”

“你以为他们不会.” 阿芙罗拉一摊双手:“如果真这样.其实还算走运……”

阿芙罗拉沒把话说下去.不过苍浩已经能够猜到.阿芙罗拉不掌握机密才能落个如此下场.

如果是掌握重大机密的人.只怕直接人间蒸发了.

这种战争就是这样残酷.或者说肮脏.完全不同于苍浩曾经经历的那些.

阿芙罗拉说话越來越轻.苍浩听的都很费力.周围沒有任何人能听到她说了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孟阳龙走了过來.咳嗽两声.随后冲着苍浩使了一个眼色.

苍浩站起來.跟孟阳龙走到一边.阿芙罗拉双手抱膝仍然坐在路边.

孟阳龙看着阿芙罗拉的背影.轻声问苍浩:“你们两个聊的好像挺开心.”

“她跟我说了很多.说起她做特工的经历.看起來她受了很大打击……”望了一眼阿芙罗拉.苍浩冷冷一笑:“但无论如何.她说的都有点太多了.”

“不管她说了什么.你都要注意一些.”

“我能猜到.他们这种人说话.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不能不信.但还不能全信.而且他们说出这些话可能是有某种目的……”叹了一口气.苍浩接着又道:“不过.她有一件事情应该沒说谎.那就是她在联邦安全局内部不怎么得意.”

“怎么.”

“无论哪种特工.身份都是涉密的.”苍浩抽了一口烟.又道:“既然联邦安全局能把她的资料给我们.说明她既不在重要岗位工作.也不掌握什么机密.”

孟阳龙点点头:“有道理.”

“还有.如果她对我说起的个人经历属实.那么跟七号囚犯应该不是血亲.”又瞥了一眼阿芙罗拉.苍浩把声音压得更低:“我觉得接下來的重点应该是调查雷泽诺夫与七号囚犯之间的关系.”

“我就是要告诉你七号囚犯的事……”孟阳龙示意苍浩往旁边走几步.离开其他人更远.这才接着道:“七号囚犯逃走了.”

苍浩一挑眉头:“哦.”

“沒错.他逃走了……”孟阳龙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虽然我们称呼他七号囚犯.实际上他并不是囚犯.所以我们平常不限制他做些什么.他有什么物质上的要求也都尽量满足.然后就是刚才守卫发现他不见了.”

“确定是不见了.”

“沒错.”孟阳龙点点头:“他留下一张纸条.写了两个字‘再见’.警卫找遍了全岛都沒找到他.根据他遗留的痕迹可以判断.他使用我们提供的一些东西乔装改扮了.我们现在不知道他打扮成了什么模样.要知道他可是伪装高手.”

苍浩点点头:“哦.”

“怎么你好像一点不感到惊讶.”

苍浩淡然说了一句:“预料之中.”

孟阳龙非常惊讶:“你料到了.”

“我跟他谈起雷泽诺夫家族的时候.时刻都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悔意.他感觉对不起自己的亲人.”耸耸肩膀.苍浩有点无奈的道:“不过.从这一点还不能断定契卡的雷泽诺夫到底是什么人.或许是七号囚犯自己也误会了.”

“你料到他要逃走为什么不提醒我.”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觉得七号囚犯在那个小岛上终其一生.实在是生不如死.如果他渴望自由.就应该给他自由……”顿了顿.苍浩很认真的道:“更重要的是.或许他能帮我们铲除契卡.那样不是更好吗.”

“这……”思忖片刻.孟阳龙认同了苍浩的说法:“有道理.”

“现在怎么办.”

“我让人善后.安排阿芙罗拉去休息.你也可以回家了.”

“好.”苍浩回到阿芙罗拉身边.递过一张名片:“保持联络.”

阿芙罗拉直接把名片收起:“知道了.”

联邦安全局配合打击契卡.哪怕派來的不是中坚力量.苍浩觉得这也是好事.

然而.这些人刚來华夏就被血洗.形势变得更微妙了.苍浩觉得自己跟阿芙罗拉的合作也告一段落.

熟料.第二天一早.阿芙罗拉就给苍浩打來电话:“出來聊聊.”

苍浩打了个哈欠:“聊什么.”

“别忘了我们是搭档.”

“好吧.”苍浩想去多林寺.于是就约了附近一家咖啡屋.

半个小时后.苍浩赶到的时候.阿芙罗拉已经等在那里了.

她穿着黑色短夹克和紧身牛仔裤.脚上是高筒棕色皮靴.现在天挺热的.苍浩有点担心她会捂到脚.

苍浩坐下來.打了个哈欠:“你到底要聊什么.”

“你能不能提起精神.”阿芙罗拉恢复了第一次见苍浩时的那种冷漠和高傲:“不要忘记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极度凶残的犯罪组织.”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就是有点犯困……”苍浩又打了一个哈欠:“我这人比较喜欢睡觉……”

“我认为一个军人应该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你说的沒错.”苍浩用力点了点头:“更重要的是.军人遇到挫折不能流泪.不能情绪失控.”

“你……”阿芙罗拉听到这话颇有些尴尬:“对不起.我昨天有些失态了.”

“听着.第一、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因为你伤害的不是我.而是你的同事;第二、一个负责任的人不该说对不起.因为这沒什么用.而是会去复仇……”苍浩摇了摇头.又告诉阿芙罗拉:“我们沒有一败涂地.至少你还活着.”

阿芙罗拉有点愠怒:“你这是挖苦我吗.”

“不.”苍浩又摇摇头:“如果你沒有跟我搭档.又如果昨天你早去了两个小时.很有可能追随你的同事而去了.既然你现在活着.那么已经扳回一局.就看你接下來怎么做.”

这些话给阿芙罗拉提了一些气.阿芙罗拉急忙告诉苍浩:“我已经向国内汇报了昨天的事.很幸运.他们暂时沒追究什么……”

“哦.”

“还有就是国内方面提供了一个信息.契卡那边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杀手.被称为死镰.凡是契卡需要除掉什么人.往往由死镰执行……”顿了顿.阿芙罗拉接着说道:“从昨天同事们身上的伤口來看.完全符合死镰出手的特征.”

“死镰.”苍浩深深一笑.沒有告诉阿芙罗拉.自己有兴趣见识一下这位高手.

“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你是否了解.我们已经确认布塔什是契卡的卧底.”

“可以预见.契卡的战争阴谋.必须有联邦安全局内部人配合才能实现.”

“我可以肯定是你杀了布塔什.” 阿芙罗拉死死盯着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沒有追究你.很大程度上正因为布塔什是卧底.”

“那么我倒要谢谢你们深明大义了.”苍浩呵呵笑了笑:“可你知道吗.无论布塔什到底是不是卧底.我们双方对他的死都故作糊涂.你把这件事情提出來.本就犯了一个错误.”

“为什么.”

“因为你沒有证据.仅仅只是猜测.”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你我之间还沒有熟悉到以诚相待的地步.所以每一句话都要经得住推敲.否则就会落下把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