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激战死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听到苍浩这话.阿芙罗拉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转瞬即逝.

这位女特工的城府还不够深.不过在联邦安全局学到的技能也不是白给的.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无法觉察她的情绪波动.

“好吧.布塔什的话題就这么过去……”阿芙罗拉耸耸肩.有点无奈的道:“无论如何.我现在应该庆幸.上级暂时还沒追究我的责任.”

“那就好.”苍浩微微笑了笑.突然从腰间抽出甩棍.刷的一下放了出來.

阿芙罗拉一愣:“你干什么.”

苍浩沒有回答.而是往旁边一掷.只见甩棍高速旋转着飞过去.随着“当”的一声跟某样东西撞在一起.旋即一起掉落在地上.

那个东西是一把镰刀.阿芙罗拉倒吸一口凉气:“是死镰.”说着话.她下意识把手向身后摸去.却马上又想起自己的武器都被孟阳龙的手下收走了.

阿芙罗拉本能的埋怨起了苍浩:“见鬼.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苍浩依然沒理会阿芙罗拉.保持着笑容向镰刀飞來的方向看去.微微点了一下头:“刚听说了你的大名.”

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走了过來.手里拎着一把镰刀.信步往这边走过來.伸脚一踢.把之前那把镰刀捡回到手里.

苍浩很好奇的打量着:“你就是死镰.”

对方点点头.沒说话.

“沒想到契卡会派你來杀我.”苍浩嘿嘿一笑:“之前我跟契卡交手.你就应该露面的.”

死镰这一次摇了摇头.随后抬手指向阿芙罗拉.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是來杀阿芙罗拉的.

也就是趁着死镰看向阿芙罗拉的机会.苍浩抽出另外一根甩棍.几个箭步向死镰冲了过去.

死镰挥舞两把镰刀一起向苍浩劈落下來.苍浩把甩棍左右分别砍去.速度当真比闪电还快.

只听“当当”两声.死镰的两把镰刀近乎是同时被磕开了.紧接着.苍浩飞起一脚踹向死镰的胸口.

死镰卒不及防.整个人向后飞了起來.双手徒劳的抓着镰刀.

还沒等死镰身体落地.苍浩跟了上去.把甩棍冲着死镰的腹部用力抽下.

死镰的背部重重摔在地上.同时腹部结结实实挨了苍浩这一下.张嘴吐出一摊鲜血.

虽然只是两击.苍浩却是几乎拼出了全身力气.沒做任何保留.

但是.死镰虽然受了伤.动作根本不受影响.手中一把镰刀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砍向苍浩的肩膀.

镰刀与弯刀不同.

如同廓尔喀弯刀那类武器.刀柄不长.而且大致与刀身处于同一角度.刀身与刀柄是一体的..

镰刀的刀柄和刀身是分开的.刀柄很长.与刀身九十度角结合一起.

这也就意味着镰刀携带不方便.但攻击范围很大.

苍浩还沒把甩棍收回.根本來不及躲闪.只能急忙一侧身.

刀锋近乎紧贴着苍浩的胳膊掠过.把衣袖整齐的切开.虽然沒有留下伤口.却带來一股奇特的疼痛.

“够狠.”苍浩飞起一脚踢向死镰的腰部.这一脚更是拼尽了全力.结果死镰的身体竟然平地飞了起來.

然而.死镰依然沒受疼痛的影响.另一把镰刀横着斩向苍浩的胸口.

这一回.苍浩更沒办法躲闪了.更來不及防御.

然而只听“当啷”一声.死镰的镰刀被挡住了.

是阿芙罗拉赶了过來.她捡起苍浩掉落的另一条甩棍.磕开了死镰的镰刀.

苍浩有了喘息的机会.把甩棍直直向死镰刺去.正中胸口.

有那么一瞬间.苍浩几乎可以听到死镰肋骨断裂的声音.而死镰却不受影响.一脚射向阿芙罗拉.

这一脚踢中了阿芙罗拉的胸口.就像苍浩之前感慨的一样.白种女孩胸部丰厚的脂肪起到了缓冲作用.

不过.阿芙罗拉虽然沒受伤.却还是被踢飞了.

也就在自己被踢中的同时.阿芙罗拉把甩棍扔向苍浩:“接着.”

苍浩稳稳接住.两条甩棍轮番抽向死镰.几乎整个人爆成一团光影.

死镰在地上不住的滚着.躲避苍浩的攻击.甩棍落在地上激起一连串的火星.

苍浩的双手被震得有些发麻. 然而动作丝毫沒有停滞.

死镰的动作很快.却还是被抽中了七八棍.换做普通人.这个时候差不多失去战斗力了.死镰却把一把镰刀向苍浩面门掷來.

苍浩值得放过死镰.用甩棍把镰刀抽落在地.

死镰趁着这个功夫.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來.挥舞镰刀向苍浩扑了过來.

一个对手.无论速度怎样快.力量怎样强大.这都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他不知道疲劳.沒有疼痛感.

死镰就是这样一个人.尽管被苍浩重创了几下.却几乎沒有什么反应.

苍浩靠着爆发力抢占了上风.但速度和力量都不可能长久的维持下去.死镰就算拖也能把苍浩拖输了.

阿芙罗拉已经站了起來.从死镰背后冲了过來.

可惜这位俄国女汉子沒有武器.只能赤手空拳.试图制住死镰.

可死镰尽管沒回头.却也觉察到阿芙罗拉的攻击.一记手肘猛地捣向后面.

“砰”的一声闷响.阿芙罗拉的面门被击中了.惨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我的鼻子……”

阿芙罗拉的鼻子线条英朗笔挺.还带着一点鹰钩.

一般來说.女人很少会有这样的鼻型.看起來颇有异域风情.而且极为好看.

可以想见.阿芙罗拉很为自己的鼻子骄傲.死镰这一招差点给毁了容.

当女人的美貌受到威胁的时候.小宇宙爆发起來是相当可怕的.

阿芙罗拉用俄语愤怒的喊了一声什么.再次冲向死镰.速度甚至比刚才更快.

死镰还沒來到苍浩近前.却不防阿芙罗拉人已经到了.被阿芙罗拉一脚踢在了后背上.

死镰收不住前冲的势头.踉跄着往前跑了几步.摔了一个狗啃屎.

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杀手.被搞得这么狼狈.倒是很有戏剧性.

更有戏剧性的是.阿芙罗拉捡起死镰先前掷出去镰刀.直直劈在了死镰的肩膀上:“老娘要整容.契卡得给报销.”

苍浩举起右手來:“我可以提供**.”

一股鲜血从死镰的肩膀上喷洒出來.死镰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后退与阿芙罗拉拉开了一段距离.

“死镰是吧.” 阿芙罗拉把镰刀扛在肩膀上:“听说过你.昨天那些人.都是你杀的吧.”

死镰面无表情的点了一下头.样子有点怪异.

阿芙罗拉冷冷一笑:“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是我的同事.”

死镰又点了一下头.

“本來我还头痛.应该去哪找你报仇.既然你自己送上门來……” 阿芙罗拉的表情更加阴冷:“那我就不客气了.”

眼看阿芙罗拉又要攻上來.死镰急忙后退几步.看起來好像不想跟阿芙罗拉交手.

阿芙罗拉扛着镰刀往前走了几步:“你为什么不说话.因为你是哑巴.”

死镰又后退了一步.依然沒有表情.也不说话.

苍浩马上明白了:“他在拖延时间.”

说着话.苍浩把一根甩棍掷向死镰.跟着人也冲上前去.

甩棍高速旋转着.死镰急忙挥舞镰刀劈落在地.这一次.他终于被伤口影响到了.动作慢了许多.

甩棍被劈落的同时.苍浩俯低身体.肩膀重重撞在死镰的腹部.

死镰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苍浩双臂抱住死镰沒有受伤的胳膊.用力一拧.压在自己身下.

紧接着.苍浩把腿压在死镰胸口上.膝盖刚好顶住了死镰的咽喉.

这就是苍浩最擅长的地面技.当初靠此跟廖家珺一战.结果在公司成名了.

死镰终于发声了.是闷哼了一声.双臂肌肉全部绷起.双掌用力向苍浩一推.

结果.苍浩被推离了死镰的身体.整个人几乎是飞了起來.

阿芙罗拉冲了过來.镰刀向死镰腹部切下.

死镰急忙就地一滚.躲开了这一刀.刀锋在地上“当”的一声爆出火花.

死镰又要站起.却发现站不起來.原來双腿被苍浩制住了.

苍浩躺在地上.双腿紧紧夹住死镰的腿.双手抱住脚踝.

腿和手向两个方向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死镰的脚踝脱臼了.

死镰另一只腿蜷起.全力蹬向苍浩.正中肩膀.

苍浩下意识的松开了死镰的的腿.身体滑行出了一段距离.

随后.死镰双手一撑.竟然硬生生从地上站了起來.

他沒有办法双脚落地.只能金鸡独立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苍浩.样子有点搞笑.

苍浩微微一笑:“继续.”

阿芙罗拉扛着镰刀也走了过來:“既然你是个哑巴.我也不问你有沒有遗言了.”

死镰跳着往后退了两步.跟着脱臼的那条腿蜷起.双臂抱住.

再跟着.在苍浩和阿芙罗拉惊讶的目光中.死镰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脚踝.一用力就把脚踝重新接上了.

即便是经常受伤.有着极强忍耐力的苍浩.也沒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然而死镰就做到了.还示威似的活动了几下脚踝.随即把腿放了下來.把镰刀冲着苍浩和阿芙罗拉一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