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绝对不能倒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苍浩和阿芙罗拉对视了一眼.心头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人变|态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开过來一辆黑色轿车.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停在了死镰身边.

死镰倒退两步.打开后排座的车门.直接跳了进去.

苍浩和阿芙罗拉马上就要追上去.然而从副驾驶座位探出來一根枪管.喷吐起了火焰.

一排子弹射了过來.苍浩和阿芙罗拉同时向旁边一翻.躲开來.

这辆车子沒有停留.上面的人也沒有继续射击.而是迅速倒退.开走了.

这辆车原本就是要接应死镰的.把死镰带走后直接送去了一间秘密仓库.雷泽诺夫已经等在这里了.

雷泽诺夫看到死镰.直接就问了一句:“失手了.”

死镰点点头.

“怎么会失手呢.你杀掉一个阿芙罗拉不应该有任何问題……” 雷泽诺夫侧头看着死镰.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因为是苍浩吧.”

死镰又点了点头.

“联邦安全局这一次來到华夏.直接跟华夏方面的安全部门合作.阿芙罗拉跟苍浩在一起是很正常的……” 雷泽诺夫说到这里.失望的长叹了一口气:“见鬼.是我计划不周.”

“联邦安全局这一次派來国内的人.除了这个阿芙罗拉全被干掉了……”长呼了一口气.雷泽诺夫摇了摇头.冷笑着道:“苍浩.又是你.就算我想不对付你.恐怕我的同志们也不答应.”

雷泽诺夫正字说着.旁边一扇门打开.周大宇走了进來.

雷泽诺夫乜斜了一眼周大宇:“有事吗.”

周大宇表情有点怪异:“短斧手伤势稳定下來.”

“那就好.” 雷泽诺夫点点头:“我说过.我不会要短斧手的命.只是小惩大诫.”

周大宇冷冷一笑:“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

“你确实应该感谢我沒有杀掉你们.”雷泽诺夫也冷笑了起來:“你來得正好.下一阶段的计划.我们可以快速展开了.”

旁边一个手下问了一句:“阿芙罗拉该怎么办.”

“联邦安全局就剩这么一个余孽.沒有什么太大的能量.暂时先不管她.” 雷泽诺夫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们要懂得权衡大局.”

再说苍浩那一边.死镰逃走之后.苍浩最先站起來.过去把阿芙罗拉搀扶了起來:“你沒事吧.”

还沒等阿芙罗拉回答.苍浩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阿芙罗拉急忙问:“你受伤了.”

“沒事.”苍浩搀起阿芙罗拉后.自己走到一旁坐下.掏出一根烟点上.仰头吐了一个烟圈.

刚才与死镰的一番激战.苍浩倒是沒受什么伤.但先前的一些伤口却被触动了.此时浑身上下剧痛起來.

苍浩坐在那里.感觉很不好受.很快的.面容有些苍白了.

阿芙罗拉关切的问:“你到底怎么了.”

“沒怎么.就是有点倒霉……”苍浩无奈的苦笑起來:“本來我以为.回到自己的家乡.就可以回到正常生活.沒想到.接二连三受伤.往往是上一次的伤还沒好.马上又添了新伤……”

“你……身上还有伤.”

苍浩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解开外衣的两粒纽扣.露出了一点胸膛.

上面有两道伤口.应该是前段时间留下的.本來已经结痂了.却被刚才一番激战崩裂开來.

皮肤和脂肪的断层清晰可见.但沒有流血.这样子看起來有点吓人.

“你……这……”阿芙罗拉呆住了:“这是什么时候的.”

“应该就是前些日子.具体哪次战斗.我也忘了.”苍浩笑着摇了摇头:“妈的.还真有点疼……”

“我真不知道你身上有这么多伤……” 阿芙罗拉有点惊讶的打量着苍浩:“你和我交手的时候……”

苍浩直接把话接了过來:“已经是这样了.”

“那……为什么一点都看不出來你受伤了.难道你……” 阿芙罗拉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苍浩似笑非笑乜斜了阿芙罗拉一眼:“我应该怎么样.走路摇摇晃晃的.让别人一看就是伤员.”

“你未免太坚强了.”

“当雇佣兵那些年.我就经常告诉自己.我绝对不能倒下.因为我沒有依靠……”苍浩摇了摇头.无奈的怆然一笑:“人必须学会坚强.”

“你不去医院.”

“我是雇佣兵.要是这些伤不能自己处理.可以直接退役了……”苍浩说到这里.无奈的笑了起來:“其实我特么已经退役了.”

阿芙罗拉正要说话.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是廖家珺打过來的.

苍浩走到一旁.把电话接起來:“什么事.”

“你在哪里.”

“你先说什么事.”

“是这样的.上级指定让我配合你工作……”廖家珺很认真的道:“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工作.”

苍浩有点奇怪:“为什么是你.”

廖家珺跟苍浩说了一些事.苍浩多少揣测到了整体脉络.

孟阳龙根据先前几次冲突的经验.决定让苍浩带领血狮雇佣兵和联邦安全局清缴契卡.本国安全部门做好配合和支援工作就足够了.

就像苍浩之前说过的一样.这样等于把血狮雇佣兵推到前线上.本国安全力量成了可以随时召唤的大招.

沒想到.联邦安全局派來了一帮闲人.刚到华夏就被血洗.

这样一來.孟阳龙只能调整策略.直接让国家安全部门出手.

孟阳龙思來想去.觉得这事军方不方便直接出面.所以交给了警察.

在广厦警方各部门中.刑事侦查局的级别最高.又有一些特殊权限.随时可以调动特警和武警.再加上廖家珺跟苍浩比较熟.很容易形成默契.所以孟阳龙就决定让刑事侦查局配合苍浩.

警方早就接到上级通知.近期要严防各类犯罪组织的暴力活动.廖家珺知道契卡这件事.接到孟阳龙的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赶來跟苍浩会合.

这里面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孟阳龙作为国安委的高官.可以直接越过正式隶属关系去调动任何部门.

换句话说.严月蓉在邹峰死后.已经成为市警局局长并主管警务工作.正常來说调动警务部门工作需要跟严月蓉打招呼.

但孟阳龙沒这样做.直接通知了刑事侦查局.而廖家珺对此根本沒多想.

这一次.廖家珺带來两个人.一个是刘天生.另一个苍浩沒见过.

廖家珺介绍道:“这一位是任伟杰.我们的副局长.”

苍浩很客气的向任伟杰伸过手去:“你好.”

任伟杰却沒跟苍浩握手.只是冷笑着道:“原來你就是鼎鼎大名的苍浩.今天第一次见.我认识你了.”

苍浩并不感到尴尬.收回手用面巾纸擦了擦.又冲着手指吹了一口气.好像上面有脏东西:“很高兴认识你.虽然我过去根本沒听说过你.”

气氛有点紧张.廖家珺出來打了个圆场:“以后大家就是搭档了.互相帮助.有什么意见直接提出.”

“我的意见就是.打击犯罪组织是我们警方的工作……”任伟杰第一时间就提意见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一些平头百姓参与进來.这是对我们警方的不信任吗.”

“你要知道这个决定不是随便做出的.”廖家珺咳嗽两声.有点不高兴的道:“上级能这样安排.当然有自己的考虑.我们的工作是服从命令.”

这个任伟杰倒是不敢说上级的坏话.不过依然有些不服气:“普通百姓沒有执法权.拥有武器、伤害他人甚至杀人.这本身就已经犯法了.让一个罪犯帮助我们工作.这不只是怀疑警方的能力.更是对警方尊严的侮辱.”

任伟杰沒有直接针对苍浩.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都透着对苍浩的敌意.

廖家珺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帮助苍浩说话:“事有特殊.当然要用特殊方法.而且你说的人更不是罪犯.而是英雄.”

任伟杰懒洋洋的道:“廖局长你好像混淆了英雄这个概念.”

廖家珺有点不高兴了:“别忘了.上一次我们局被沙林毒剂袭击.是谁救了我们那么多同事.”

“如果是我当时在场.我宁愿带着尊严死掉.”任伟杰义正词严的说道:“我宁可就这么牺牲也不愿意被一个罪犯救回來.”

阿芙罗拉不了解这些话背后涉及的恩怨.问了苍浩一句:“他们说什么呢.”

“很显然有人对我不太高兴.”苍浩满不在意的笑了笑.对任伟杰说道:“听着.如果你当时在场.我也绝对不会管你.成全你当烈士的愿望.”

任伟杰一挑眉头:“我沒跟你说话.”

苍浩四下里看了看.好像沒听到任伟杰的话.问了一句:“谁家狗叫.”

任伟杰一瞪眼睛:“你骂谁呢.”

沒等苍浩说话.阿芙罗拉不乐意了.从刚一见到这个任伟杰.她本能的就很不喜欢:“怎么你要打架.”

“够了.”廖家珺厉吼一声:“我们來这里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发泄个人恩怨.”

说到个人恩怨.任伟杰还真想起一件事:“吴东晨是我同学.”

“哦.”苍浩点点头.原本以为自己跟任伟杰沒有任何关系.原來这里面还真有个人恩怨.那个吴东晨跟自己本來就不对盘.任伟杰这个傻B不该在此时把这事说出來.

“好了.大家少说两句吧……”刘天生走了过來.把任伟杰拉到一旁去:“咱们还是谈谈眼下工作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