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傲娇行业的杰出代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工作.”任伟杰看了一下时间.说了一句:“到午休时间了.有事下午再说吧.”

廖家珺对任伟杰更不满意了:“我们才刚到这.”

“那也不能不让人午休啊.我连早饭都沒吃……”任伟杰打了一个哈欠.又道:“昨天还加班了一夜.”

“好.我允许你午休.”廖家珺点点头.冷冷的道:“下午一点三十.你准时回到这里跟我汇合.迟到一分钟我都算你旷工.”

“我有点事情……”任伟杰见廖家珺确实不高兴了.语气缓和下來:“下午晚來一会.行不行.”

“我不管你有什么事.当前头等工作就是打击犯罪组织.你最好别搞不清状况.”

“廖局长.我真有事……”任伟杰说着.手机响了.他望了一眼廖家珺.走到一旁接起.

隐约可以听到.他告诉别人:“我在多林寺……行.你过來吧……沒办法.事情多.我走不开.”

等到任伟杰收起手机回來.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一点三十回來.”

“好.”任伟杰连连点头.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廖家珺看着任伟杰的背影.把刘天生叫了过來:“跟着他.”

刘天生不理解:“为啥.”

“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他一定是有什么事.”廖家珺冷冷一笑:“跟紧了.别让他发现.去吧.”

不管怎么说.任伟杰也算自己的领导.刘天生实在不愿跟踪.

但廖家珺已经发话了.刘天生只能服从.尾随任伟杰悄然而去.

苍浩很好奇问了一句:“他不会被发现吧.”

“刘天生接受过专业跟踪训练..”廖家珺很认真的道:“这个任伟杰最近一直神神秘秘的.沒有半点工作非要加班到半夜.天天拿着手机也不知道跟谁打电话.”

廖家珺本來还想说:“警方已经出了徐建军这样的叛徒.不能再有犯罪分子的其他卧底.”不过.瞥了一眼阿芙罗拉.她沒把话说出來.

阿芙罗拉注意到廖家珺的目光.轻轻笑了笑:“你的警惕性蛮高的嘛.”

“我们必须时刻警惕.犯罪分子是不是渗透进入警局……”廖家珺刚才沒跟阿芙罗拉打招呼.直到此时才把手伸过來:“你就是联邦安全局的阿芙罗拉吧.”

“你好.”阿芙罗拉点点头:“以后一起工作.还希望多指点.”

廖家珺笑了笑:“互相学习.”

“等到我办结这个案子.回国可能也会当警察.我相信自己在联邦安全局学到的一切都有助于警务工作.”阿芙罗拉虽然说的很客气.但骨子里透着一股傲娇.很显然是沒怎么把廖家珺放在眼里.

苍浩揉着肚子插了一句:“咱们别站着聊了.找个地方吃点饭吧.我饿了.”

“好.”廖家珺答应了.带着苍浩和阿芙罗拉去了附近一家咖啡屋.这里同时提供简餐.

廖家珺点了一份盖饭.随口说了一句:“前些日子.我在附近办案.经常到这里吃饭.东西还不错.”

阿芙罗拉似乎沒什么胃口.随便点了点什么.就望着窗外发呆.

廖家珺看了一眼阿芙罗拉.轻叹了一口气:“联邦安全局的事……我都听说了……”

沒等苍浩出声.阿芙罗拉马上來了一句:“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处理的.不需要别人参与.”

廖家珺表情有点尴尬:“我就是随口说说.”

苍浩过去以为.特工人员必定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这个观点如今被阿芙罗拉矫正了.

这位白种美女浑身是刺.性格很倔强.苍浩很是理解为什么她在联邦安全局吃不开.

“那个……”苍浩咳嗽两声.岔开话題:“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契卡.这帮家伙突然间消失了.沒有他们的踪迹一切无从谈起.”

阿芙罗拉又说话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早來二十分钟.就可以抓到死镰.”

廖家珺有点尴尬的道:“我也不知道死镰会突然袭击.我也是刚刚才接到命令……”

“看來你们的工作效率不怎么高啊.”阿芙罗拉注意到廖家珺胸部规模惊人.说着话的同时轻轻抖了抖自己的胸脯:“任凭契卡在你们的土地上肆虐.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搞的.”

廖家珺注意到阿芙罗拉似乎有点比试高低的意思.有意把胸膛挺了起來:“契卡毕竟是你们俄国人.怎么你们沒有半点了解.”

阿芙罗拉和廖家珺的胸脯都是那么的惊人.两个巨胸美女一左一右面对面的坐着.苍浩坐在正中左看看右看看.感觉有点失望.

如果.这两个美女再靠近一点.就可以把自己的脸夹在胸部当中了.

四座高峰.而且是东西方结合.想想都让人兴奋.

看起來两个美女马上要吵了起來.苍浩却傻坐在那里出神.廖家珺咳嗽两声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啊.啊.沒什么.”苍浩咳嗽两声.急忙正色问道:“眼下你们有沒有什么情报.”

“我们刑事侦查局在全市各个方面都有信息渠道.我们已经严令所有人注意是否有可疑的俄国人.”顿了顿.廖家珺又道:“孟老已经交代军方情报部门全力配合我们工作……”

根据苍浩的了解.警方有两个部门工作有点近似于情报部门.他们有着为数众多的便衣、卧底和眼线.

这两个部门就是刑事侦查局和禁毒支队.而前者无论级别还是实力都要超出后者.可见让廖家珺配合苍浩工作是不二选择.

苍浩听到这里打断了廖家珺的话:“你说孟将军.孟阳龙.”

“当然了.”廖家珺理所当然的道:“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调动我们的.”

苍浩摇了摇头:“你好像沒搞清楚事情关键.”

廖家珺沒搞明白:“什么意思.”

“虽然我不太了解你们的工作程序.但我也觉得应该是孟阳龙先给严月蓉下令.然后严月蓉给你们安排工作.现在孟阳龙越过严月蓉直接指挥你们.当然他是有这个权力的.可考虑过严月蓉的想法吗.”叹了一口气.苍浩有点无奈的道:“因为周大宇的事情.我跟严月蓉的关系本來就有点僵.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肯定的.严月蓉会怀疑是我跟孟阳龙请示.把你调排到我这边來工作.严月蓉因此会认定我根本沒把她这个市长放在眼里.”

廖家珺有些质疑:“这……不会吧.”

苍浩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扳倒邹峰前后.严月蓉做事方式有沒有变化.”

思忖片刻.廖家珺有点无奈的点点头:“有……变得独断专行了.有点像当初的邹峰.”

“过去我们是盟友.以后会是什么样就不好说了……”苍浩又叹了一口气.很有点无奈:“做雇佣兵的时候.我只需要考虑如何打败对手.如今却不一样了.我需要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來协调各个方面的关系.很多资源被用來做无用功.在毫无疑义的事情上空耗.”

廖家珺深有同感.现在回想起來.如今做警察非常累.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牲口用.

可就在大家累个半死.付出了那么多之后.廖家珺悲哀的发现很多时候工作效率非常低下.

本來廖家珺不明白为什么.直到听到苍浩这话才明白过來.正因为时间、精力和资源都被空耗了.

廖家珺想发点牢骚.不过考虑到阿芙罗拉在座.就转而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做.”

“沒什么怎么做.”苍浩耸耸肩膀.耐人寻味的笑了.

同样是因为阿芙罗拉在场.苍浩不想让这个俄国女特务知道太多事情.所以就沒告诉廖家珺.如果严月蓉真的在某些事情上构成阻碍.那么只有搞掉这位市长了.

不过.阿芙罗拉似乎对华夏人内部的官场争斗不怎么感兴趣.喝了一口咖啡.说道:“你刚才那个手下很傲娇的吗.”

阿芙罗拉说的当然是任伟杰.不过苍浩倒是觉得.阿芙罗拉说这话属于同行是冤家.他们两个都属于傲娇行业的杰出代表.

“他吗……”咳嗽两声.廖家珺有点不太自在的道:“我不太了解吴东晨.但我知道任伟杰跟这个人确实是同学.他们在武警和警务系统内有很多同学.”

“哦.”苍浩被这番话吸引了注意:“听起來这倒像是一股势力.”

“沒错.”廖家珺点点头:“邹峰倒台之后.这帮人崛起了.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又有一定人脉.所以很有些势力.”

“我要是沒说错.他们这些人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很讨厌我.”

“沒错.”廖家珺瞥了一眼阿芙罗拉.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沒说出來.

阿芙罗拉适时地站起身.擦了一下嘴.悠然道:“我去一下卫生间.”随后扭着屁股走了.

廖家珺确定阿芙罗拉不会听到自己说的话.这才告诉苍浩:“你在警务系统内部太有名了.尤其上次沙林毒剂那件事.很多人感谢你.很多人佩服你.却也有很多人敌视你.原因很简单.你抢了他们的风头.更何况.你作为一个老百姓竟然救了警察的命.更让他们觉得面子沒地方放.”

“我当时做这些其实都是基于见义勇为……”苍浩笑了笑.满不在乎的道:“我知道肯定会引來非议.我更知道这年头不能随便帮助别人.因为很多人真的不值得去帮.但因为任伟杰这样的人渣存在.就让我眼睁睁看着十几个警察去死.对不起.我做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