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灯下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廖家珺看着苍浩.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苍浩一愣:“你你说什么.”

“啊.我说……”廖家珺脸色腾地红了:“我是说……这就是我欣赏你的原因.”

“哦.”苍浩挖了一下耳朵.有点难过的道:“看來是我听错了.”

廖家珺更尴尬了.急忙把话題绕回到刚才:“我之所以知道吴东晨这个人.是因为任伟杰经常跟他们聚会.他们之所以是同学.因为曾经在广府省司法警官学校进修过.”

“同学关系往往成为官场人脉.这很正常.”

“沒错.”廖家珺点点头:“不过.有一件事你应该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同学是严月蓉.”

“什么.”苍浩颇有些意外:“原來他们是严月蓉派系的人.”

“沒错.严月蓉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派系.骨干就是这帮同学.”顿了顿.廖家珺又道:“你过去來刑事侦查局.见过任伟杰这个人吗.当然沒有.因为他是刚刚空降过來当副局长的.不管什么事情他都要参与.本來这一次打击契卡.我不想让他参与.可他主动跟了过來.我当然沒法拒绝.”

“这说明严月蓉已经不是很信任你了.派个人过來监视你.”苍浩笑了笑.若有所思的道:“倒也难怪为什么吴东晨一伙对我敌意满满.不只是因为我抢了他们的风头.也是因为他们受到主子的影响.”

“沒办法.现实社会就这样……”廖家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句心里话.我对现实很失望.”

“哦.”

“我当警察.只是因为我向往一种充满热血的生活.可以勇敢的跟邪恶作斗争.我从來沒想到过.我现在如愿以偿当了局长.做的最多的事情却是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和关系.假如我每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搜索红魔集团的线索.就要同时用两个小时的时间设法让其他部门配合我.再用两个小时的时间说服上级支持我.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需要的时间比所有这些加起來更多.更要命的是.官场上的种种争斗让人防不胜防.好不容易送走了一个邹峰.如今严月蓉也是这样……”廖家珺无力的摇摇头:“我真的感觉很累.”

苍浩深深的一笑:“能理解.”

“其实.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真该像你一样.做一个雇佣兵.”

“沒错.雇佣兵的所有战争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但那种血腥和残暴却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如果你真做了雇佣兵.或许又会觉得做一个警察挺舒服……”苍浩说着.又是笑了笑:“这些年來.我深刻理解了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人类社会还存在.我们需要处理各种人际关系.那么各种斗争就会永远不停.唯一的选择只有勇敢面对.”

“说的太有道理了……”廖家珺说到这里.想起了那个阿芙罗拉:“对了.那个俄国女特工.你不要对她说太多事.干他们这行的.眼睛一转就是一个心眼.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和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目的性.有时很难搞清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阿芙罗拉回來了.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你去卫生间时间怎么这么长.”

以苍浩口无遮拦的个性.接下來往往会顺理成章问一句:“是不是來大姨妈了.”不过对阿芙罗拉.苍浩却不会这样.

阿芙罗拉坐了下來:“因为刚才接到了局里的联系.所以耽误了一会时间.”

按说阿芙罗拉跟联邦安全局方面的联系应该是保密的.沒想到阿芙罗拉竟然坦诚的说了出來.这让苍浩和廖家珺有点意外.

苍浩很小心地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吗.”

“事到如今你们也该明白了.联邦安全局这一次派來的人.虽然多少对契卡都有了解.但在局里也是一帮闲人.”撇了撇嘴.阿芙罗拉有点无奈的道:“很遗憾的是.局里沒太多这样的闲人.所以短时间内不会再派人过來了.让我一个人在华夏完成这项工作.”

廖家珺不咸不淡的提醒了一句:“你们内部工作安排.沒必要告诉我们.”

“既然我们是搭档.我觉得你们还是有理由知道.” 阿芙罗拉说到这里.表情变得非常郑重:“因为接下來我完全指望你们了.”

苍浩嘿嘿一笑:“你那么能干.我们只是配合.打击契卡靠你一个人就够了.”

“有些事情.我只说一次.我希望你们知道以后也不要告诉别人.” 阿芙罗拉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怆然:“苍浩知道.我在联邦安全局内部……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面临被潜规则.这一次.局里不给我任何支援.让我一个人搞定这个案子.其实是故意让我栽跟头……”

廖家珺明白了:“然后这就会变成你的罪状.”

“我会被追究责任……”阿芙罗拉呵呵一笑:“那么.你们可以想见.如果我不想被追究就需要付出一些什么.”

廖家珺好奇的问了一句:“如果追究又会怎么样.”

“可能我会被关进某个集中营.” 阿芙罗拉撇了撇嘴.又道:“可能在北极.可能在西伯利亚.反正是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

廖家珺有点吃惊:“有这么严重.”

“楚科维奇为什么叛逃.”瞥了一眼苍浩.阿芙罗拉摇了摇头:“仅仅因为他把某件事搞砸了.也仅仅是因为他的上级布塔什想要整他.于是他就要被送到新地岛去.他不想在那种地方终其一生.就只有叛逃了……”

廖家珺并不清楚楚科维奇的事.也不知道新地岛是个什么地方.但能感觉到事情很严重:“仅仅因为布塔什一句话.楚科维奇要面对这样的后果.”

“沒错.这就是克格勃风格.所以我必须把这个案子做好.” 阿芙罗拉无奈的点点头.随后又道:“说到布塔什.之前我们认为.他迫害楚科维奇是因为嫉贤妒能.现在我们可以确定.这只是一方面因素.还有就是布塔什是契卡的卧底.必须尽一切可能把事情搞大.我相信.联邦安全局内部一定还有卧底.所以沒有人來支援我也是好事.否则很可能我们被半路出卖.”

“好复杂.”廖家珺摇了摇头.突然又是得意的一笑:“不过.能打击契卡这样的犯罪组织.正是我想要的.”

廖家珺似乎有点兴奋.苍浩心情却有点压抑.

原因很简单.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阿芙罗拉太过坦诚了.苍浩不敢肯定这个女人是不是有其他目的.

很有可能.阿芙罗拉本身就是契卡的卧底.这种战争就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真真假假的很难说清楚.

无论如何.联邦安全局同意帮助打击契卡终归是好事.这也是因为契卡这一次玩的实在太大了.竟然要引发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否则联邦安全局可能会继续利用契卡.

准确的说.联邦安全局自以为利用契卡达到自己的目的.其实是契卡利用了联邦安全局壮大自己.

阿芙罗拉瞥了苍浩一眼:“你有什么想法.”

“沒有.”苍浩摇摇头:“契卡凭空蒸发.各方面都找不到线索.我又有什么办法.”

“说來也奇怪……”廖家珺皱起眉头.费解的道:“契卡出动的时候.能动用那么多武装力量.但一说消失竟沒留一点踪迹.这來來去去的也太快了吧.”

“我也很奇怪.” 阿芙罗拉点点头:“一般來说.向某国境内偷运一支武装力量是可以做到的.想把一支武装力量偷运出去也是可以的.但短时间内运來运去却沒有人发现.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甚至搞不清楚他们走的是空路还是水路.”

“是啊.”阿芙罗拉赞同的点点头:“让人费解的就是在这里.绕开一个国家的国防系统不是那么容易.他们说來就來想走就走这也太神奇了.”

廖家珺想起了法兰克斯雇佣兵.提出:“也许是用潜水艇.”

苍浩听到这话却想起了七号岛.随口说了一句:“他们可能在境内有基地.”

阿芙罗拉和廖家珺异口同声:“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苍浩看了看两个巨胸美女:“如果他们在领海内某个小岛上建了基地.刚好这个岛子又位置比较特殊.渔民们基本不去.那确实很难被发现.”

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啊……这就是灯下黑.”

三个人正说着话.刘天生打來电话.廖家珺直接让他來咖啡馆.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刘天生就來了.表情有点怪异.

“我不是让你跟着任伟杰吗.”廖家珺瞥了阿芙罗拉一眼.问道:“你怎么回來了.”

“因为……我沒法再跟了……”刘天生的表情非常难堪:“他……跟于海丽去开房了.”

“什么.”廖家珺猛地提高了声音:“到底怎么回事.”

刘天生可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非常尴尬.磕磕巴巴.总算把经过讲了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