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枪丢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于海丽是刑事侦查局的一个协警.年纪不大.长得还算漂亮.

任伟杰这边跟苍浩和廖家珺等人分开后.去了海山寺广场.于海丽开车等在那里.随后任伟杰上了于海丽的车.

刘天生也开了车.遥遥尾随其后.最后发现任伟杰和于海丽进了一家快捷酒店.

刘天生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两个人出來.觉得继续跟下去沒什么意义了.就给廖家珺打來电话要求回來.

“混账.”廖家珺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发出“啪”的一声响.咖啡屋里的人都向这边看过來.

“你小点声.”苍浩咳嗽两声.提醒道:“注意一下影响.”

“我可以注意影响.可他注意了吗.”廖家珺虽然非常恼火.不过还是把声音压了下來:“我说他急匆匆走了要干什么吗.原來是……”

苍浩点点头:“原來是去干同事了.”

“喂.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廖家珺脸色腾地涨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苍浩说话太龌龊.

刚好这个时候.任伟杰给廖家珺打了一个电话.廖家珺接起來就沒好奇地问:“你怎么沒用对讲机喊我.”

“我……”任伟杰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有点尴尬的道:“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在哪……”

“听着.以后凡事公事.一律用对讲机.”廖家珺冷笑着道:“我跟你不是朋友.也沒有私事.所以少用电话.”

刑警在外基本都带对讲机.除非是安排行动和下达任务指令这样的重要工作.平日相互间沟通到底使用对讲机还是手机并沒有一定之规.

看起來廖家珺想要跟任伟杰划清界限.任伟杰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了廖家珺.只有陪着小心道:“我知道了.”

廖家珺说出來咖啡馆的地址.语气更加冰冷:“你马上回來吧.下午上班时间差不多到了.正好我也要跟你好好谈谈.”

任伟杰连声道:“是.是.”

等到廖家珺放下手机.苍浩委婉的提醒了一句:“你最好还是别提开房的事.”

廖家珺一瞪眼睛:“为什么.”

“首先、不管任伟杰和于海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都沒有证据.两个人关起门來的事情其实很难说清楚.因为我们当中沒有任何人在现场.所以你随意指控只会让自己陷于不利;其次、你怎么知道任伟杰和于海丽去开房了.只能承认是你派刘天生去跟踪.那么你为什么要跟踪.你当然可以提出各种理由.但任伟杰如果去严月蓉那添油加醋的告状.严月蓉必然认为你是对她心怀不满.这很可能导致你跟严月蓉的关系破裂;再次吗.男女之间这种事.如果不是潜规则.我倒不觉得有什么错……”耸耸肩膀.苍浩有点无奈的道:“上策就是你装作不知道.”

刘天生不想被牵扯进去.急忙点头:“我也这么想.”

廖家珺很郁闷:“就这么算了.”

“那倒也不是……”苍浩嘿嘿一笑:“这件事等于是你抓住了任伟杰的把柄.如果以后任伟杰不够听话.你可以用这事侧面敲点一下.”

“有道理……”廖家珺看了一眼阿芙罗拉.有点尴尬的道:“让你看笑话了.”

阿芙罗拉苦笑两声:“我又有什么资格笑话别人呢……”

廖家珺顾全大局.倒是不想追究开房这事了.沒想到的是任伟杰竟然自己说出來了.

任伟杰來咖啡屋找苍浩和廖家珺.脚下轻飘飘.神采飞扬.

廖家珺明知故问:“有什么高兴事.”

“沒啊.”任伟杰干笑两声:“就是跟两个老朋友见了一面……”

说着话.任伟杰坐下來.旋即脸色一变.整个人怔在那里.

廖家珺有点奇怪:“你怎么了.”

“我……”任伟杰伸手上下左右摸索起來.片刻之后哀叹了一声:“我的枪……丢了.”

“什么.”廖家珺勃然大怒:“怎么搞的.”

“我……我也不知道啊……”任伟杰快要哭出來了:“怎么办啊……廖局长你要帮帮我……”

廖家珺铁青着脸问:“你刚才去哪了.”

“我……沒去哪啊……”

廖家珺冷冷一笑:“你要是说实话.我可以帮你.如果你到现在还跟我撒谎.我可就沒办法了.”

国内的枪支管控毕竟严格.似乎这年头搞一支枪不是很难.可一旦被发现就要面临严重后果.

虽然法兰克斯雇佣兵、契卡特种兵还有红魔集团都有大威力武器.但他们毕竟是能量极大的犯罪组织.

尤其是对警察來说.丢失公务用枪会有极为严重的后果.基本上这个人可以对警察生涯说再见了.

“我……”任伟杰犹豫了许久.最后终于说了实话:“我去快捷酒店开房了……”

“跟你在一起的还有谁.”

“沒有……就我自己……其实我沒跟朋友聚会.我就是感觉很累.去休息了一会……”

“你要想清楚.”廖家珺不耐发的打断了任伟杰的话:“很可能就是跟你在一起的人偷走了枪.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跟谁在一起.”

任伟杰连连摇头:“不会的.她不可能偷抢.”

廖家珺面色阴冷:“这么说你还是跟别人在一起了.”

“我……”任伟杰的表情越來越难堪:“我跟于海丽在一起……”

“你们两个去开房了.”事到如今.廖家珺反而不急了.饶有兴趣的八卦了起來:“看不出來啊.原來你俩在谈恋爱.这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不过.任局长.你好像已经结婚了吧.”

“廖局长.你误会了……”咽了一口唾沫.任伟杰急急忙忙的道:“是这样的.她有一个朋友求我办事.我们就到快捷酒店开了个房.因为比较安静吗.”

“然后她朋友來了.”廖家珺很隐晦的说了一句:“你们倒是挺开放吗.”

“沒有啊.真沒來.她朋友临时有事來不了.我俩就分开了……”

“哦.”廖家珺冷笑着点点头:“也就是说.你俩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但什么事都沒发生.”

任伟杰立即举手做发誓状:“绝对沒有.”

“东西在哪丢的.就去哪找.”廖家珺白了任伟杰一眼.站起身來道:“马上回快捷酒店.”

事实证明廖家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阿芙罗拉想要回去休息.就沒跟着去.正好廖家珺觉得这是丢人.也不想让阿芙罗拉知道太多.

苍浩、廖家珺、刘天生和任伟杰赶到快捷九点的时候.发现门前围着很多记者.两个警察正站在那里低语着什么.

一个记者把话筒伸到警察面前问道:“请问你们到底能不能做出解释.”

警察有点为难的道:“我们要回去请示上级才能决定.”

廖家珺几个箭步冲了过去:“怎么回事.”

廖家珺不认识这两个警察.不过他俩认识廖家珺.

一个警察看到廖家珺.急忙打了个招呼:“廖局长你怎么來了……”

廖家珺看了看周围.低声问:“先回答我.到底怎么回事.”

“咱们里面说……”这个警察让同事守住大门.不让记者们冲进來.随后把苍浩和廖家珺请进了酒店办公室.

刚才.酒店员工收拾房间的时候.在枕头下面发现了一把手枪.马上报警.

这两个警察是属地派出所的.接到报警这才赶了过來.

两个警察马上发现这是一把公务用枪.推测可能是某个同事遗落在这里的.打算带回去处理.

但是.酒店员工很显然除了报警之外.还通知了新闻媒体.

结果两个警察还沒等离开.就被记者们蜂拥堵住.

“我们來的正好……”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把枪是我们的人落下的.”

“那就好办了.”一个警察把枪交还给廖家珺.有点不放心的问:“确定是这把吗.”

廖家珺转手把枪给了任伟杰:“你看一下.”

任伟杰一个劲点头:“是.是我的.”

廖家珺声音冰冷:“沒搞错吧.”

“当然不会.枪身编号就是我的.”任伟杰急忙道:“你要是不相信.回去检验一下.如果不是我的配枪.怎么处理我都行.”

廖家珺还是有点不放心:“子弹少了沒有.”

任伟杰检查了一下.松了一口气:“沒有.”

“那就好.”廖家珺也轻松了.毕竟任伟杰丢了枪.这对全局都有影响:“以后别再这么大意了.”

任伟杰紧紧地抱着枪:“知道了.沒问題.”

“虚惊一场.”廖家珺有点歉意的对两个派出所警察道:“既然枪是我们的.我们就带回去了.麻烦你们二位了.”

“沒关系.我们应该做的.”两个警察跟廖家珺握了握手.临分别之前.其中一个叮嘱道:“外面那帮记者太讨厌了.等下我帮你们拦住.你们直接走就行了.”

廖家珺很清楚.在记者面前说话.往往是说一句错一句.不管你怎样推敲自己的措辞总能被挑出來毛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不说.

于是.廖家珺在两个派出所警察的掩护下.一言不发离开了快捷酒店.

但让廖家珺沒想到的是.虽然自己什么都沒说.可快捷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大致揣测到是怎么回事.

估计他们是为了换取报料费.马上告诉了记者.而记者马上发到了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