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我是打酱油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结果.廖家珺刚离开快捷酒店沒几分钟.接到了严月蓉的电话:“你在外面搞什么呢.”

廖家珺很委屈:“我在办案啊.”

“办案办得把枪丢了.”严月蓉怒气冲冲的兴师问罪:“廖家珺你真行啊.”

廖家珺有点奇怪:“严市长你怎么知道的.”

“马上來我办公室说.”丢过來这句话.严月蓉挂断了电话.

严月蓉的嗓门太高.苍浩都听到了.对廖家珺说了一句:“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了.我也要闪了.”

“你闪哪去.”

“回家啊.”苍浩一脸无辜:“你们内部工作事宜.我不太方便参与.”

眼看着严月蓉大动肝火.廖家珺想到苍浩对付严月蓉还是很有办法的.于是马上提出:“我们是搭档.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你跟我一块回去吧.”

“什么.”苍浩吓了一大跳:“那怎么能行!”

廖家珺不由分说.跟刘天生一起把苍浩推上车.

任伟杰失魂落魄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跟着廖家珺和刘天生一起动手.

等到一行人去了严月蓉办公室.严月蓉看到苍浩也在.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我不知道你开始参与警方工作了.”

苍浩双手插在兜里.撇着嘴道:“我是打酱油的.”

廖家珺急忙道:“我们刚才一起在外面办案.所以就一起回來了.”

严月蓉有点意外:“办案.办什么案.苍浩什么时候成警察了.我怎么不知道.”

廖家珺想起苍浩之前的分析.有点尴尬的道:“孟将军交代我们跟苍浩配合打击契卡……”

“什么.”果不其然.严月蓉的表情有些愠怒:“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苍浩插了一句:“那你要去问孟将军呢.”

严月蓉看看苍浩.又看看廖家珺.脸色变得苍白.旋即又涨红起來.过了一会.她冷冷一笑:“我作为本地最高行政长官.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好.好得很.苍浩.你现在越來越能耐了.可以越过我直接跟高层打交道了.你是一点沒把我放在眼里.”

“不是我越过你跟高层打交道.而是高层越过你给我指派任务.我本人是不会隔着锅台上炕的.其实我也不愿接受.可是沒有办法.毕竟孟老级别太高了.”顿了顿.苍浩一脸诚恳的道:“说起來.我是沒把你放在眼里.我是把你放在心里……”

“够了.”严月蓉打断了苍浩的话.因为苍浩越说越肉麻.只怕接下來要对自己公开告白了:“既然刚开始沒让我知道.以后也别让我知道.如果接下來搞出什么乱子.也别让我來铲事.”

“这话你应该跟孟阳龙说.我刚一开始就告诉他了.这事你得跟严市长打招呼.严市长让我上我就上.严市长不让我上.我就不上……”苍浩看着严月蓉.表情很是认真:“还有.打击犯罪组织是警察的工作.我一屁民就不要参与了.你这样安排固然是对我的信任.却是对警方工作的不信任.你这样让严市长怎么想、让廖局长怎么想、让全市大大小小干警怎么想.”

“沒想到你还挺有大局观吗.”严月蓉觉得苍浩一说话.自己就头痛:“那么你就尽量别惹出麻烦來.”

“说到麻烦……”苍浩乜斜了一眼任伟杰.嘿嘿一笑:“丢枪这事确实挺麻烦.”

任伟杰看到苍浩的目光.倏地打了一个哆嗦.接着双腿一个劲地打哆嗦.

虽然枪已经找回來了.但他有一种预感.这事不算完.

要是苍浩不说.刚才严月蓉被苍浩这一么一番打岔.反倒把正事给忘了:“廖家珺你到底搞什么搞.”

廖家珺很委屈:“我怎么了.”

严月蓉拿出手机扔到廖家珺面前:“你自己看.”

本來丢枪的是任伟杰.严月蓉却对廖家珺兴师问罪.这让廖家珺很是费解.

不过.等廖家珺看到手机.一切自然明了.

那些记者根据从酒店工作人员那里获得的信息.第一时间把新闻发到微博上.大意是说警察在酒店开房丢枪.后來有人在枕头下发现了枪急忙报警.

还有路子比较野的记者打听到.当时來开房的是一个男警察和一个女警察.结果引发网络群嘲.

这些都不是问題.基本符合事实.问題是新闻配图却是廖家珺.

很显然.廖家珺赶去快捷酒店处理的时候.被人用手机**下來.

本來廖家珺跟这事无关.却因为这张照片.成了当事嫌疑人.

“我……”廖家珺的脸色非常难堪:“我承认.我作为领导.这件事我负有一定责任.”

“什么是一定责任.”严月蓉有点明白了:“这事跟你沒关系.”

“我……”廖家珺是一个很有担当的领导.通常.如果下属犯了错.她在上级面前会自己把责任承担下來.但这一次事情不一样.涉及到男女关系.廖家珺要是把这事担了下來.以后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于是廖家珺犹豫片刻后就告诉严月蓉:“开房的是于海丽和任伟杰.”

严月蓉傻住了:“真的吗.”

“真……真的……”任伟杰咽了口唾沫.很紧张的道:“但枪已经找回來了.沒有造成任何损失.”

严月蓉哀叹了一声:“可你知不知道在舆论上让我们多么被动.”

三个人说的话.苍浩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刷了一下微博.

很多时候.你必须敬佩新闻从业人员无孔不入的信心搜集能力.估计当年克格勃要是有华夏记者一半的本事.也不至于土崩瓦解.

这么一会功夫.网上已经出现新的报道:“男上级带着女下属开房谈工作导致丢枪.”

虽然沒直接点出“于海丽”的名字.但基本已经距离事实不远.

“你们先冷静一下.”苍浩站起身.把手机拿给严月蓉看:“男上级是个副局长.女下属是个协警.一起开房谈工作……这事好说不好听.很容易让人产生种种联想啊.”

网上的新闻.再加上苍浩说的这些话.怎么可能让在场的人冷静下來.

严月蓉看着网民们滔滔物议.简直气坏了:“任伟杰你太让我失望了.”

“严市长.你听我说啊……”任伟杰快哭了:“我当时……就是感觉枪戴在身上有点别扭.就拿下來放到枕头下面.可走的时候我给忘了.”

“你长脑子干什么用的.”严月蓉指着任伟杰呵斥道:“我现在不关心你到底怎么丢枪.我只想知道眼下的局面怎么解决.”

苍浩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这就是传说中的潜规则吧.”

“你别胡说.”任伟杰恶狠狠瞪了苍浩一眼:“你闭嘴.跟你沒关系.”随后.他又对严月蓉说道:“我们两个真的什么都沒干……于海丽有个朋友想做协警.要让我给帮帮忙.我们就是谈这事去了.谁知道她那个朋友沒來.我们两个聊了一会就走了.真的什么都沒发生.再说了.枪已经找回來了.这不也沒造成什么损失吗.”

本來.苍浩不想发表什么意见.但考虑到任伟杰一伙对自己敌意慢慢.直到此时还摆出一副牛B哄哄的样子.苍浩觉得有必要教训一下:“话说.任局长.我还是挺佩服你的.”

任伟杰一愣:“你什么意思.”

“枕头下的枪沒丢.裤档里的枪沒用.满满正能量.”苍浩冲着任伟杰一挑大拇指:“华夏好干部.”

廖家珺听到这话想笑.却又不敢.

严月蓉听到这话更感难堪.毕竟任伟杰是自己的亲信.搞出这么一档子事让周围所有人都在看笑话:“好了.苍浩.你少说两句……”

任伟杰不敢再招惹苍浩了.只能继续哀求严月蓉:“我们两个真的什么都沒发生……你要相信我们啊……”

事实求是的说.任伟杰未必在说谎.这番话有一定可信度.

他倒是也够倒霉的了.本來很小一件事.竟然酿成网络风暴.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真相已经不再重要.无论任伟杰怎么解释.广大网友仍然会相信这是潜规则.

严月蓉恶狠狠瞪了一眼任伟杰.给于海丽打去电话:“在哪.马上來我办公室.”

于海丽此时已经知道出事了.不过还是沒想到市长竟然亲自给自己打电话.等进了严月蓉的办公室.双腿都在打哆嗦:“市长啊……我跟任局长真沒什么……你可以要相信我们啊.这不是潜规则.”

“我不关心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换句话说.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关系不重要.”严月蓉看看任伟杰.又看看于海丽:“你们自己说应该怎么处理.”

任伟杰根本沒主意.只要央求起了廖家珺:“廖局长你帮忙想想办法吧……”

“本來.这事也沒什么.内部处理也就算了.但现在已经被网络炒起來……”廖家珺考虑到这两个人都是下属.自己还真不能不管.只好提出一个解决办法:“我觉得我们应该主动一些.召开新闻发布会主动说明情况.对任伟杰也要做出一定处理.”

严月蓉当即拍板:“就这么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