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暂时性失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新闻发布会很快召开了.严月蓉对媒体表示.枪沒丢.只是“暂时性失控”.

当然.任伟杰是有责任的.要做出一定处理.他将会被停职一周.并且今后不再配枪.

说起來.丢枪这事可大可小.毕竟任伟杰沒造成什么损失.再加上任伟杰毕竟是亲信.所以严月蓉的处罚不会太严厉.

但是.网民却沒放过这件事情.继续加大火力抨击刑事侦查局.“暂时性失控”这个词甚至爬上微博热门头条.

最后.孟阳龙被惊动了.也不知道他身在哪座城市.反正第一时间赶到广厦.把主要人员叫过來开了一个会.

苍浩也被请來了.其实苍浩不想來.但孟阳龙的语气不容苍浩分辨.

严月蓉看到苍浩在场.恶狠狠瞪了一眼.又轻哼了一声.

苍浩知道严月蓉越來越反感自己.索性也就不出声.坐在角落里闷闷抽烟.

“严市长.你很有才华啊.发明了‘暂时性失控’这么个词.不知道你看沒看微博.都快被网友们给玩坏了……”孟阳龙看着严月蓉.非常不满的道:“本來现在权力部门的公信力就差.你们现在搞出來这种事情.让大家怎么想.”

严月蓉喘着粗气说道:“孟老.我可以保证.虽然你这事听起來不光彩.但任伟杰和于海丽真的是什么事都沒有.”

孟阳龙不耐烦的道:“你还沒明白吗.我不关心他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我现在要知道事情怎么处理.”

任伟杰虽然已经被停职了.不过也來开会了.非常尴尬的道:“这不……已经处理了吗……”

孟阳龙瞪了一眼任伟杰:“这里沒你说话的份.”

任伟杰立即把头低下去.不敢再出声.

严月蓉更加尴尬:“已经停职了.还能怎么样呢……”

“停职这个处分太轻了.”孟阳龙摆摆手:“我有必要给你们讲一下.首先、就像我刚才说过的一样.这件事造成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其次、眼下国际犯罪组织潜入我们境内.而且还不止一个.先是红魔集团.现在是契卡.而我们的干警竟然在工作时间去酒店开房.不知道干了什么之后把枪丢了.这让人民群众怎么信任我们.这让犯罪组织知道了是不是的笑掉大牙.”

任伟杰很小心的提醒道:“不是工作时间.是午休时间……”

“你闭嘴.”孟阳龙怒气冲冲打断了任伟杰:“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这里沒你说话的份.”

苍浩一直都觉得.任伟杰丢枪这事可大可小.关键看上面的领导是什么态度.

既然孟阳龙如此给上纲上线.看來任伟杰是要倒霉了.当然苍浩对此不抱有任何同情.

严月蓉擦了一下汗:“孟老.那你说……该怎么处理.”

“不要來问我.”孟阳龙冷冷的道:“你是主管领导.自己想办法解决.”

丢下这句话.孟阳龙起身离开.本來苍浩以为沒自己什么事了.熟料孟阳龙说了一句:“苍浩你跟我走.”

苍浩低着头.就跟做贼似的跟在孟阳龙身后.也不敢去看严月蓉等人.

等到出了会议室.孟阳龙上了车子.苍浩坐到旁边问了一句:“你找我干什么.”

“聊聊.”孟阳龙扔给苍浩一根熊猫烟.又用火机给自己点上一根:“严月蓉这一次搞出來的事情.让我很生气.”

“准确说这事是任伟杰搞出來的……”苍浩抽了一口烟.嘿嘿一笑:“不过.孟老你今天大为光火.恐怕也不只是因为这事本身吧.”

孟阳龙似笑非笑看着苍浩:“那你说说我还有其他什么目的吗.”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虽然你不是蛔虫.但你猜的还是很准.”孟阳龙点点头.直言相告:“我是为了给严月蓉一个下马威.”

“哦.”苍浩面无表情的问:“什么下马威.”

“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抽了一口烟.孟阳龙冷冷一笑:“如今在广厦领导班子.沒有人刚跟严月蓉作对.所以严月蓉到处安插自己的人马.日渐势大.这个任伟杰.还有一干同学.就是严月蓉新近安插的嫡系.”

“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

“这个国家这么大.不只有广厦这么一座大城市.但既然国际犯罪组织接连盯上这座城市.我就必须要有一定掌控.”顿了顿.孟阳龙接着道:“我必须防止出现第二个邹峰.”

既然孟阳龙对此早有防备.苍浩松了一口气:“很高兴你这么说.”

“我知道.严月蓉跟邹峰不是一种人.但我要防止严月蓉像邹峰一样专权.”孟阳龙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如果一个地方的领导上下齐心.外界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那是很危险的.平日里.他们可以只为自己的小团体牟利.而至上面的政令无法畅通.一旦出现工作失误.他们就可能互相包庇开脱.我要保卫国家安全就必须杜绝这种情况发生.”

苍浩听到这番话.多少有了揣测.

严格的來说.孟阳龙是一个军人.不愿意参与政治.所以对之前邹峰等人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各种近在眼前的威胁.却让孟阳龙不得不开始重视政治问題.结果在严月蓉身上下了第一刀.

孟阳龙对严月蓉出的这一刀当然是小惩大诫.严月蓉本人倒不会受到影响.只是任伟杰就倒霉了.

这让苍浩很有些感慨.如果孟阳龙早有这样的觉悟.自己当初对付邹峰就可以省力不少.

“好了.沒什么事了.你回去吧.”看了一下时间.孟阳龙又道:“有什么情况就及时向我报告.”

两天后.市政府发布通告.双开任伟杰.

这也就意味着.任伟杰彻底失去一切公职身份.作为本來很有前途的政界新星.转眼变成了普通草根百姓.

苍浩觉得.事实求是的來说.无论任伟杰和于海丽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这个处罚决定未免都太重了.

比任伟杰更可恨的人有的很多.却还活得好好的.只能说任伟杰是太倒霉.

无论如何.任伟杰毕竟是自己的对头.倒霉了终归是好事.

沒想到的是.于海丽那边不乐意了.开始到处闹腾.

她跟任伟杰开房的事.整个刑事侦查局都知道了.她认为对自己的声誉构成严重影响.于是去医院做了处女检测.证明自己跟任伟杰确实沒发生关系.然后要求起诉当时发布开房新闻的媒体.

她不闹腾还好.这么一闹腾.引发了新一轮的网络群嘲.

事到如今.沒人关心真相如何.不管这件事情怎么演变都只会是这个局面.

苍浩去多林寺的时候.不信禅师正对这事发表评论:“我真想问问这个于海丽.她的那个膜上有沒有二维码.质保期是多久.”

“肯定是找人重新做了一个处女|膜.”格桑一个劲点头:“如果靠得住的话.我可以给我的信众推荐一下.”

“你这骗子最近沒少跟人双修吧.”苍浩走过去.略有点不耐烦的道:“我倒觉得这事挺悲哀.”

不信禅师和格桑异口同声:“为什么.”

“因为我能看出來.任伟杰和于海丽的说法有一定真实成分.但沒有人相信.”苍浩摇了摇头.接着道:“这说明如今官方的公信力实在太低了.不管说什么都沒人信.”

格桑和不信禅师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一起点点头.

“任伟杰这人固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就事论事的话.我觉得他不该落这个下场.”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你们要明白.如果一个可恨的人可以受到不公正的待遇.那么早晚有一天不可恨的人也会被这样对待.”

不信禅师摸了摸脑袋:“很深奥的样子.不太懂……”

这个时候.墨师走了过來.微微一笑:“能再拿点钱吗.”

苍浩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子.明知故问:“你跟谁说话呢.”

“当然是跟你.”墨师淡然道:“矩阵计划前期投入已经用光了.接下來还要继续投入.”

“哦.”苍浩满面愁容:“可是……我最近沒钱……”

墨师笑了笑:“我知道你习惯哭穷.”

苍浩长叹了一口气:“问題是我真的沒钱.”

苍浩账户里就剩下不多的钱.基本也就是维持生活.

固然.苍浩从公司那里抽取了不少回扣.但这笔钱也是有数的.

拆迁工作到目前基本上已经结束.这些回扣也全部到位.全都洗干净投入天雨楼生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