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奥伊米亚康的囚徒/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沒错.”雷泽诺夫点了点头.随后一指七号囚犯:“我是主动申请负责巨龙作战的.就是因为我要來华夏找到你.尽管过去的几十年间.所有人都装作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我非常肯定你一定躲在华夏.”

七号囚犯有点尴尬:“你听我说……”

“沒什么可说的.”雷泽诺夫打断了七号囚犯:“我知道你的故事.我也很清楚你做过什么.但你知道我的故事吗.”

七号囚犯更加尴尬:“我……对不起.不知道……”

“那么我來给你讲一下.”雷泽诺夫用雪茄冲七号囚犯点了点.说道:“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叔叔.本來是海军非常有前途的军官.你叛逃的时候.我才刚刚出生.结果一夜之间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克格勃找上门來.我父亲当场被宣布解职.然后全家被送去了东西伯利亚的奥伊米亚康.你知道奥伊米亚康这个地方吗.在雅库特自治共和国.是全世界最冷的地方.比北极和南极都要冷.冬季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五十二度.把钢铁放在户外.用不了都都会变得像冰块一样脆.踢一脚就会踢碎.”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

“我在奥伊米亚康长大.在我童年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一旦有人死了沒办法处理尸体.活着的人要在地上点上一堆篝火.持续燃烧好几个小时.让泥土松软下來.然后把篝火推到一旁.挖开泥土把死人埋葬下去.《圣经》里说.地狱是由火焰和硫磺构成的.不.我认为地狱就是奥伊米亚康的样子.”顿了顿.雷泽诺夫一字一顿的道:“在奥伊米亚康那些年.我们所遭受的痛苦.可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过去的.”

七号囚犯沒说话.倒是苍浩插了一句:“不过你还是活下來了.”

“这是亲人重逢.我不希望有外人发表意见.” 雷泽诺夫恶狠狠瞪了一眼苍浩.又对七号囚犯说道:“很幸运.我父亲因为有文化.在军队又搞过管理.所以成了那里的一个小头头.我母亲因为还在哺乳期.多少受了一点照顾.甚至还能让我接受教育.就这样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本來我以为.我们一家就这样在奥伊米亚康永远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克格勃的几个高官找到了我.”

苍浩不理会雷泽诺夫的怒火.问了一句:“他们哪一年找上你的.”

雷泽诺夫还真回答了:“一九九零年.”

“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们告诉我.我的家庭所遭受的一切.仅仅是因为我的那位堂兄背叛了伟大的事业.现在我面临选择.或者我的家族永远被埋葬在奥伊米亚康.或者我出來做点什么弥补我堂兄犯下的罪恶.”冷冷一笑.雷泽诺夫深深地说了一句:“我必须让我的亲人离开那个该死的地方.他们有权力过更好的生活.我当然选择了后者.”

“也就是说.一九九零年.你加入了克格勃.但一九九一年旧苏就解体了.克格勃跟着也完蛋了……”苍浩有点奇怪的打量着雷泽诺夫:“你为什么要给克格勃陪葬呢.”

雷泽诺夫突然变得狂怒起來:“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位堂兄的背叛.克格勃又怎么会失败..”

苍浩冷笑着问:“那么你们全家这些年在奥伊米亚康遭受的苦难.难道不是克格勃造成的.”

“如果不是我这位堂兄叛变.我们又怎么会这么痛苦.” 雷泽诺夫指着七号囚犯.近乎咆哮着喊道:“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大排档的老板听到这句话.投过來惊讶的目光.

苍浩咳嗽两声.提醒雷泽诺夫:“你最好小点声.想杀你的人太多.你最好别暴露自己.”

雷泽诺夫根本不理会苍浩.继续斥责七号囚犯:“如果当初不叛变.我的家庭会在那种鬼地方生活那么多年吗.当你叛逃的时候.有沒有考虑过我们.难道你忘记了这个世上你还有亲人.”

七号囚犯怆然长叹:“对不起……”

“你的背叛更是导致了我们事业的失败.” 雷泽诺夫眼珠布满了血丝:“你的罪恶.百身莫赎.”

根据雷泽诺夫说的这些话.再加上七号囚犯之前提供的线索.所有这些事情的时间线就清晰起來.一段尘埋许久的真相呈现在了眼前.

一九八三年.七号囚犯在克格勃边防军管理总局局长位子上.向华夏方面投诚.

一九八六年.华夏与M国开始“和平典范”计划.这意味着世界各国通力合作打击克格勃.而这个时候雷泽诺夫一家已经沦为奥伊米亚康的囚徒.

到了一九九零年.克格勃一些高层面对内忧外患.意识到末日将至.于是找到了童年时期的雷泽诺夫.

原本苍浩觉得.雷泽诺夫沒有理由成为契卡的人.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这事其实很容易理解.克格勃就是要把雷泽诺夫培养成自己人.然后将來让雷泽诺夫去对付自己的堂兄.

固然.七号囚犯从沒有见过雷泽诺夫.也谈不上太深的感情.但血缘关系毕竟摆在那.克格勃的这一计不可谓不阴毒.让亲人互相之间残杀.苍浩觉得这已经超出人类道德底线.

苍浩就算不用问也能知道.雷泽诺夫从小到大接受了怎样的洗脑教育.必定对七号囚犯充斥着满腔的愤怒.对契卡抱有高度忠诚.

从雷泽诺夫说的这一番话能听出來.雷泽诺夫把家庭悲剧全部归咎七号囚犯.而且苍浩从中还听出了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我要是沒说错.有你这种遭遇的人.应该不止一个.”

雷泽诺夫乜斜着苍浩:“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当年克格勃找到你.把你培养成为他们的人.既然他们对你能这样做.完全也可以这样对其他人.我要是沒猜错.当年克格勃应该准备了很多接班人……”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冲着雷泽诺夫吐了一个烟圈:“换句话说.克格勃准备了一条后路.正因为你们这些人的存在.他们才能够重组为契卡.”

“我们的前辈很有智慧.” 雷泽诺夫等于是承认了苍浩的这个推测:“因为埋下了我们这些种子.所以克格勃能够再次生根发芽.是不是让你们感到很失望.”

苍浩耸耸肩膀.沒说话.

“我可以给你们讲点机密.契卡是由克格勃的边防军管理总局演变而來.我这位堂兄当年就是就职于边防军管理总局.” 雷泽诺夫看着七号囚犯.充满了无比的怨恨:“我成为克格勃之后.就被送到了边防军管理总局工作.因为我要用自己的努力弥补我这位堂兄犯下的过错.”

“我得告诉你.听说了这些事之后.我并不感到失望.而是感到可怕.”苍浩说着.又冲雷泽诺夫吐了一个烟圈:“你的这位堂兄.只是在微妙的历史关头.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当然.他的行为伤害到了你的家庭.但真正造成你家庭悲剧的.仍然是克格勃.”

“你懂什么.” 雷泽诺夫义正词严的说道:“既然我堂兄犯了错误.自然要有人承担代价.那也就是他的亲人.很不幸.我的家庭刚好是他的亲人.这很倒霉……但如果是我遇到这样的叛徒.肯定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也就是说你也会株连九族.伤害无辜的人.”

“有的时候血统就是一种罪恶.” 雷泽诺夫冷冷一笑:“这是沒有办法的事情.”

苍浩点点头:“你说的这句话非常重要.”

雷泽诺夫一愣:“你不会认同我的观点吧.”

“当然不是.”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正因为你们可以用血统去迫害别人.所以你们最后垮台了.而你丝毫不为这种必然的历史结果感到高兴.而是顽固的要维持下去.这是一种病.得治.”

雷泽诺夫一字一顿质问道:“你说我有病.”

苍浩反问:“你爱上了自己的迫害者.这还不不是病.”

雷泽诺夫看着苍浩.似乎想要发火.过了一会.却是感慨的摇了摇头:“你只是一个不值钱的雇佣兵.你无法理解我们事业的伟大意义.”

“沒错.我就是一个草根.我不懂你所谓的狗屁大道理.我只是认为.幸福的生活意味着.在不违反法律和社会道德的前提下.我可以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可以自由表达我对事物的观点和看法.却不会因而获罪.”微微一笑.苍浩深深的道:“这就是说你们的狗屁伟大事业根本不是我所想要.”

“那又怎样.” 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來:“你以为你可以阻止我们.”

苍浩耸耸肩膀:“试试看.”

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來.原本雷泽诺夫是针对七号囚犯.如今却要跟苍浩燃起战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