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是谁开的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轰”的一声巨响.真正让人体会到了地动山摇的感觉.一瞬间似乎整个天空都亮了起來.

马上的.天空重又归于黑暗.整个世界跟着变得寂静无声.

在巨大的爆炸声响之下.人的耳膜受到严重刺激.所以短时间几乎再听不到什么.

苍浩亲眼看着.一辆黑色轿车被引爆.巨大的气浪横扫而來.大排档老板和几个小弟就像纸片一样被吹到了一旁.

就是这一瞬间.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一样.整个大排档面目全非.

很多客人倒在地上.还有很多客人痛苦的嘶喊着.这一切当真就如同雷泽诺夫许诺过的地狱.

苍浩和七号囚犯.还有雷泽诺夫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在发生爆炸的时候.一定要张大嘴.这样会减轻内脏受到的冲击.

还有就是.千万不要把整个身体贴在地上.表面上这样好像可以最大程度上躲避冲击波.事实上爆炸冲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地面传过來.

所以.如果把躯干贴在地上.很可能会受严重内伤.

正确做法是用四肢撑起躯干.然后尽量放低身体高度.

三个人都及时这样做了.更加幸运的是.大排档老板和几个手下刚好挡在三个人身前.无形中成了盾牌.

结果.三个人都受了伤.却不致命.

雷泽诺夫张嘴吐出一口血.随后凄然一笑:“苍浩你去死吧……”

说着.雷泽诺夫抬起手來.又要按动电子表.

苍浩记得雷泽诺夫曾经说过.附近总共有三颗炸弹.刚刚爆炸的这一颗距离比较远.如果另外两个就在身边不远处.苍浩和七号囚犯都难逃一死.

苍浩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拼尽全身力气站起來.纵身扑了上去.死死按住雷泽诺夫的胳膊.

“放开.”雷泽诺夫另一只手捣向苍浩太阳穴.苍浩來不及躲闪.只觉眼前一黑.随后一阵困意上來.

马上的.苍浩就要昏迷过去.但苍浩用意志强撑着.反手一肘捣向雷泽诺夫的面门.

肘尖跟雷泽诺夫的眼眶來了一个亲密接触.雷泽诺夫惨叫一声.力气松了许多.

趁着这个机会.苍浩抬掌劈在雷泽诺夫的肩膀上.雷泽诺夫的胳膊更沒力气了.

紧接着.苍浩抓住电子表往下一拽.从雷泽诺夫的手腕上拽了下來.

也就是把电子表拽來下來的同时.苍浩心中就是一惊.自己这么做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却突然想起洪妙雪用这一招时曾留了一手.

当时洪妙雪把炸弹引信跟脉搏连在一起.如果她的脉搏停止.炸弹立即爆炸.

如果雷泽诺夫也是这样.苍浩等于是在自杀.

但是.另外两颗炸弹并沒响.反倒雷泽诺夫扑向苍浩.想要在苍浩手里启动电子表上的引信.

“疯子.”苍浩一脚踢向雷泽诺夫的胸口.雷泽诺夫的身体在半空戛然而止.随后向后飞去.

苍浩站起來.紧紧追上去.雷泽诺夫的身体刚落地.又把一脚踹向雷泽诺夫的腹部.

同时.苍浩抽出甩棍.刷的一下放开.正抽在雷泽诺夫的肩膀上.

连续遭受重击.雷泽诺夫惨叫了两声.却又马上高喊起來:“契卡必胜.契卡万岁.”

一边喊着.雷泽诺夫挣扎着要站起來.想要从苍浩手里夺回电子表.

苍浩一翻手.把甩棍的棍柄向雷泽诺夫的咽喉捣去.登时雷泽诺夫感到喘不上來气.头脑晕晕沉沉差一点就要混倒.

“既然你这么忠于契卡.就为契卡牺牲吧.”苍浩把甩棍扔到一旁.双手扳住雷泽诺夫的头.接下來只要用力一拧.雷泽诺夫的颈椎就会断裂.

可以就在这个时候.七号囚犯冲了过來.一把抓住苍浩的手:“求求你.放过他吧.”

苍浩看了看周围倒下的人.睚眦欲裂的质问七号囚犯:“他有放过别人吗.”

“他是雷泽诺夫家族唯一的希望了……”七号囚犯老泪纵横:“这个家族曾经为这个世界付出过牺牲.可以换回他的一条命.”

“你是你.他是他.”苍浩摇摇头:“你做过的事情不能为他洗清罪孽.”

七号囚犯看着苍浩.突然怆然一笑:“如果一定有人要死的话.还是让我死吧……”

七号囚犯要力保雷泽诺夫.搞得苍浩根本沒办法下手.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雷泽诺夫向后一手肘捣向苍浩面门.

苍浩刚侧头让开.雷泽诺夫又一手肘捣向苍浩小腹.这一次.苍浩不得不放开雷泽诺夫.躲开了这一肘.

雷泽诺夫急忙挣扎着爬起來.踉跄着向前跑去.也不再抢电子表了.

本來苍浩下意识的要追上去.却马上又停住了脚步.紧张的观察了一下周围.

雷泽诺夫有同归于尽的勇气和决心.这个时候他跑开.只会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帮手到了.

果不其然.苍浩马上感到一阵银光闪过.急忙侧身向旁边一躲.同时顺势把甩棍捡了起來.

是死镰.他悄无声息的到了.把一把镰刀向苍浩飞了过來.

苍浩刚好躲开这把镰刀.一个箭步向死镰迎了上去.

本來死镰准备要出第二刀.沒料到苍浩一转眼來到近前.一时间沒反应过來.

苍浩提膝撞向死镰的小腹.紧接着胳膊一抬.手肘撞向死镰面门.

只是看起轻描淡写的两下.却让死镰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苍浩俯身一记扫堂腿.把死镰放倒在地.

“挺能打是吧.”苍浩冷笑一声.抽出另一根甩棍.轮番抽向死镰.速度越來越快.

远远看去.苍浩双臂爆成一团光影.两条甩棍就像鞭子一样不断抽下去.

死镰手里只有一把镰刀.仓皇的左挡右挡.却根本抵不过苍浩的速度.

很快的.死镰身上被抽中了十几棍.苍浩下手实在够狠.每一棍都用出了全力.

死镰的衣服烂了.被抽中的地方皮肉翻卷开來.却偏偏沒流出一滴血.样子看起來殊为骇人.

这种程度的攻击要消耗大量体力.苍浩不可能持久.马上收起棍子.一脚踢向死镰的后腰.

死镰整个人从地上平着飞起.旋即又重重落下.可饶是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沒有一丝痛苦的表示.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雷泽诺夫冲了回來.伸手抓向苍浩的裤子.

苍浩刚才把电子表装在了裤子口袋里.雷泽诺夫又想要抢回去.苍浩一记甩棍抽在雷泽诺夫的脖颈上.

雷泽诺夫沒有撑住.惨嚎了一声.“噗通”半跪在地上.

苍浩高高举起另一条甩棍.就要向雷泽诺夫的天灵盖抽下來:“去死吧.”

七号囚犯再次拦住了苍浩:“不要杀他.”

他挡在苍浩身前.搞得苍浩沒有办法下手.但雷泽诺夫却沒有半点顾忌.一脚踢向七号囚犯的后心.

结果.苍浩和七号囚犯一起摔倒在地.雷泽诺夫从地上捡起死镰掉落的那把镰刀砍向苍浩的脑袋:“真正该死的是你.”

或许是因为感到愧对苍浩.七号囚犯主动挡在苍浩身前.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刀.

随着一声古怪的轻响.镰刀的刀锋深深刺进七号囚犯的肩膀.一股血箭飚射出來.撒落在地.

七号囚犯很痛苦.身体剧烈的颤抖起來.面色苍白得如同一张打印纸.

雷泽诺夫想要收回镰刀.却发现镰刀插在七号囚犯的骨缝里.一时间根本拔不出來.

苍浩一把推开七号囚犯.拎着甩棍冲向雷泽诺夫:“畜生.”

而雷泽诺夫狂吼了一声.竟然迎面冲向苍浩.

两个人甫一照面.雷泽诺夫沒有攻击.而是伸手死死抱住了苍浩的腰盘.同时用俄语喊了一句不知道是什么.

雷泽诺夫是在召唤死镰.此时死镰已经从地上站起來.挥舞着镰刀飞快向苍浩接近.

苍浩被雷泽诺夫这样抱着.站在原地根本动弹不了.

苍浩一拳捣向雷泽诺夫的后心.紧接着提膝盖撞向雷泽诺夫的小腹.这两下打得都很重.雷泽诺夫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但雷泽诺夫就是不放手.反而越抱越紧.马上的.死镰已经冲到眼前了.

死镰这一刀要是落下來.苍浩和雷泽诺夫都会被刺个透心凉.而雷泽诺夫似乎真打算要跟苍浩同归于尽.

死镰已经举起镰刀.可也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随着一声“砰”的响.死镰的整个手腕爆裂开來.镰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碎肉、骨渣混合着鲜血迸溅的到处都是.连苍浩的脸上都沾上了许多.

死镰呆了一呆.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已经变得光秃秃的.手掌彻底粉碎.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死镰才露出痛苦的表情.面部肌肉不住的抽搐着.

雷泽诺夫也被这一幕惊呆了.趁着他一愣神的功夫.苍浩双手环住他的腰.把他整个人横着给举了起來.随即用力摔在地上.

雷泽诺夫下意识的双手抱头.放开了苍浩.等落到地上的一刹那.他感到五脏六腑都要从嘴里吐出來了.

是有人开枪击中了死镰.苍浩四下里看了看:“是谁.”

不会是今野晴.这丫头这两天不太舒服.正在多林寺休息.估计可能是大姨妈來探亲了.

还有其他狙击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