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狡兔三窟周大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雷泽诺夫想都不想.掏出手枪.冲着这个手下扣动了扳机.

一发子弹准确穿过手下的额头.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洞.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在后脑勺.子弹却是炸开了一个洞.把**和鲜血迸溅得到处都是.

枪声仍然回荡在会议室里.所有手下噤若寒蝉.哪里还敢说话.

“诸位.我们选择留在这里.是为了光复契卡的伟大事业.是为了响应我们祖国母亲的召唤.而不是为了一己之私……”雷泽诺夫看着在座这些人.满怀激情的道:“或许我们会牺牲.但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是有意义的.祖国母亲会铭记我们的付出.在这样一个紧要时刻.我不允许任何人动摇退缩.再有惑乱军心者.杀无赦.”

丢下这句话.雷泽诺夫迈步离开会议室.留下一帮手下虽然明知道雷泽诺夫明明只是为了报复堂兄.却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雷泽诺夫去了医务室.不过不是救治死镰那一间.而是另外一间.周大宇和短斧手就在这里.

短斧手身上连接着许多医疗设备.躺在病床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这一次.他受伤太重.但就像过去一样.他还是坚强的活了下來.

周大宇住在隔壁.沒什么事就过來跟短斧手聊天.当然他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事.

这些日子.周大宇和短斧手就被安顿在这艘船上.表面上有行动自由.事实上等于是软禁.

除了附近几个船舱.他们两个不能去任何地方.雷泽诺夫的手下不允许他们接近契卡特种兵.

当然.就算接近也沒什么意义.他俩不懂俄语.契卡特种兵大都又不懂汉语.

雷泽诺夫倒是经常找他们聊天.无外乎就是打听苍浩的种种.再就不让他们做别的.

看到雷泽诺夫进來.短斧手双眸射出凶光.不过转瞬即逝.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这艘船是雷泽诺夫的地盘.短斧手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我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要跟你们分享一下……” 雷泽诺夫坐了下來.淡淡的道:“第二阶段计划又失败了.”

周大宇大致已经摸清楚了.第一阶段计划就是引发华夏和俄国的战争.第二阶段计划纯粹是雷泽诺夫自己制定的.发泄个人恩怨.

听到雷泽诺夫这句话.周大宇打了个寒颤.磕磕巴巴的道:“我……我沒骗你……该说的我全说了……这不关我的事……”

“我沒怪你.” 雷泽诺夫冷冷瞥了一眼周大宇:“到目前为止.可以证明你提供的情报是正确的.比如说.曹家父女确实对苍浩非常重要……正常來说.有了你这份情报.想要打倒苍浩是完全可以的.”

雷泽诺夫沒有告诉周大宇.虽然情报正确.熟料苍浩棋高一着.

周大宇倒是关心曹家父女的死活.可是又不敢问.只好干笑两声:“你知道我沒骗你就好……”

“既然你说了很多.那么我不妨也告诉你一点事……”说到这里.雷泽诺夫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來华夏.我有私人目的.我要找到一个人.让他偿还过去三十年带给我的一切痛苦.在这个过程中.我偶然发现了苍浩这个人.本來我以为可以把他拉拢过來.谁知道这个人性子执拗的很.不过.这倒也沒关系.我们以后可以不发生交集.但让我沒想到的是.几件事情下來.这个人倒成了我的心腹之患.为了让他屈服.我动用了在M国的力量威慑曹家父女.然而……”

周大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哦.”

“现在看起來.想要杀掉曹家父女是沒什么机会了.只能从另外一个方面下手……”

“哪个方面.”周大宇听到这话才算知道.原來曹家父女沒死.

“曹氏地产对曹家父女很重要.对苍浩也很重要.那么就打击这家公司.” 雷泽诺夫顿了顿.接着说道:“你在这家公司工作过.对情况非常了解.又有一定商业经验.这件事就交给你.”

周大宇有些意外:“交给……我.”

“我可以给你提供资金支持.” 雷泽诺夫冷冷的道:“只要把这家公司搞破产就行.到时候苍浩一伙必然陷入混乱.我就有机会除掉他了.”

听到有钱拿.周大宇犹犹豫豫地答应了:“好吧……”

“明天早晨.我安排你们下船.你们另外找藏身之地.一定要保证安全.然后就可以着手实施了.这是我的第三阶段计划.”雷泽诺夫站起身來.看起來准备要出去.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还有.死镰受伤了.我会让他跟你们一起走.你们一定要照顾好他.”

周大宇连连点头:“沒问題.”

短斧手勃然大怒.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周大宇马上投过去一个眼色.短斧手不出声了.

雷泽诺夫似乎觉察到短斧手的情绪.淡淡说了一句:“我知道.死镰伤害了过你们.所以你们可能有些芥蒂.”

这可不是“芥蒂”这么简单.短斧手差一点就死在镰刀下.但雷泽诺夫都这么说了.周大宇自然不能反驳:“那是.”

“无论如何.我们现在是同一条战线.难道不是吗.”

周大宇深深的问了一句:“同一战线.”

“你看.你们想杀掉苍浩.我也想杀掉苍浩.基于共同的需求这就是同一战线.” 雷泽诺夫看來是想示好.说到这里.语气柔和了许多:“或许先前有过不愉快.但基于共同的利益需要.我希望我们可以摒弃.”

“当然.”周大宇呵呵一笑:“我很高兴认识你.”

“好.”雷泽诺夫点点头:“那么你们准备一下吧.明天一早坐快艇离开.我希望周先生你已经想好应该去哪.”

等到雷泽诺夫离开.短斧手突然从病床上跳起.一把将所有医疗仪器的线缆扯了下來.

他的伤口刚刚愈合.这一下差点崩裂开來.好在外面还包裹着药物和绷带.

周大宇吓了一大跳:“你干什么.”

“你说呢.”短斧手冷笑着道:“周先生.我看你跟这位雷泽诺夫同志聊得很开心吗.你不会是打算加入契卡吧.”

周大宇指了指周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正色说道:“我们确实有共同的利益需求.难道你不想宰了苍浩.”

短斧手马上意识到隔墙有耳.便不再指摘什么.只是气呼呼的说了一句:“我自己也能杀了苍浩.”

“如果苍浩那么容易死.我们也不会躲到这艘船上了……”周大宇叹了一口气:“我有点累了.先睡了.有什么事.等明天上岸再说吧.”

很显然.契卡能够突然发动武装袭击.全赖有这么一座海上基地.但他们在陆地上沒有什么落脚点.所以还得周大宇自己找地方安顿.

当然.这对周大宇來说不是什么问題.他深谙狡兔三窟的道理.给自己准备了太多藏身之处.

第二天早晨.周大宇和短斧手乘坐一辆快艇.离开了契卡海上基地.

死镰伤势很重.被两个穿便衣的契卡特种兵照顾着.乘坐另外一艘快艇.紧紧跟在周大宇和短斧手的后面.

每艘汽艇由一名契卡特种兵驾驶.同样乔装改扮过.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就像在广厦外企工作的老外一样.

虽然汽艇不大.但猛烈的海浪声和呼啸的风声震耳欲聋.即便面对面说话都很困难.

短斧手和周大宇在船头.短斧手看了一眼驾驶汽艇的契卡特种兵.确定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这才问周大宇道:“你不会真想跟契卡合作吧.”

“这是我想不想的问題吗.”周大宇无奈的笑了笑:“人家已经盯上我了.你沒发现吗.咱们两个被他们救走之后.事实上就是失去了自由.我要是说一个不字.你我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是未知数.”

“那你的意思是……”

“择机而动.”周大宇打断了短斧手的话:“我周大宇不怕争斗.不怕这个世界变得很乱.越是这样我就越有好处.”

“你不是死心塌地的就好.”短斧手点点头:“我跟契卡的账.一定要算……”

这个时候.一个浪头打过來.汽艇颠簸了几下.触动了短斧手的伤口.

短斧手猛烈的咳嗽起來.良久才平复下來.往海里吐了一口血.

看着在海面上飘散开的鲜血.周大宇冷冷一笑:“这笔账确实要算.”

“但愿你真这么想……对了.听起來.雷泽诺夫在国内好像有什么仇人.”

“这个我哪能了解.不过我倒发现.他们现在是惊弓之鸟.”

“怎么讲.”

周大宇反问:“你觉得他为什么要送我们上岸.真的是为了方便布局.从商业方面打垮曹氏地产.”

短斧手恍然大悟:“他们遇到麻烦了.”

“沒错.”周大宇点点头:“这么大一艘船在这漂着.就算他们每天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进行各种伪装.想不被发现也是不可能的.我估计.他们可能已经被怀疑上了.接下來军方可能要跟上來.雷泽诺夫必须做出防范.接下來可能会把船藏起來……”

“藏到哪.”

“或许是某个密布礁石的群岛.渔民不太常去的那种.广厦外海有很多这样的地方.”停顿了一下.周大宇又分析道:“他把我们送上岸.可能确实是方便第三阶段计划展开.但也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的具体方位.还有.我估计雷泽诺夫已经做好必死的准备.否则不会把死镰也送上岸.他不仅要救死镰一命.这个死镰同时是监视我们的眼线.就算雷泽诺夫本人挂了.死镰仍会继续执行任务.”

“也就是说.如果这艘船真的被军队打沉了.我们就是他留在岸上的暗棋.”短斧手哈哈大笑起來:“这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是啊.这算盘打得不错.真的很不错.”周大宇也笑了.笑得很阴鸷:“他真的以为我们会甘心为他卖命.”

短斧手的表情也变得阴鸷起來:“他会失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