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黄金手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周大宇急忙道:“这场斗争很复杂.远超过去我们遇到的.所以.你给我听着.在形势沒有明朗之前.你不要做任何事.”

短斧手明知故问:“你什么意思.”

“让我说的更明白一点.不许报复死镰.不许对契卡的人出手.”

短斧手冷冷一笑:“你害怕.”

“话说到这里你还不明白.雷泽诺夫宁可让这艘船上的所有人死光.也一定要把计划执行到底.坚决不肯撤走.”顿了顿.周大宇总结道:“他们是一帮疯子.”

“也对.”短斧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们不能跟一帮疯子斗.”

“沒错.”周大宇笑了:“他们不怕死.让他们去死好了.我们可只有一条命.”

短斧手望了一眼死镰所在的那条汽艇.冷冷一笑:“他最好求神拜佛.保佑契卡那艘船不沉.”

再说苍浩这一边.而廖家珺一直陪着.

跟孟阳龙联系过后.苍浩就一直守在医院.虽然知道契卡不太可能再次发动突击.不过苍浩还是有点担心这位传奇人物遇到意外.

孟阳龙在京城.处理过那边的事之后.一大早晨就飞到了广厦.

在飞机上的时候.下属已经汇报过.孟阳龙大致掌握了情况.

刚一见到苍浩.孟阳龙直接就问:“雷泽诺夫呢.”

“跑了.”

“我知道沒抓到.”孟阳龙摇摇头:“我关心的是.他到底怎么跑的.你不可能有意放过他.”

苍浩冲着ICU里面努了努嘴:“那你要问他了.”

听到这话.孟阳龙想起七号囚犯还在抢救.正要说点什么.发现廖家珺站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马上的.孟阳龙想起了:“哦.对了.你是廖家珺局长.刑事侦查局的.”

廖家珺敬了一个礼:“首长好.”

原则上來说.下级敬礼.孟阳龙应该还礼.

但孟阳龙却根本沒这个心情.直接告诉廖家珺:“辛苦你了.这里沒你什么事了.可以回去了.”

廖家珺本來还想汇报情况.她更知道当下情况复杂.多多少少有点八卦心思.

要知道.这场战争涉及到国与国之间最隐秘的历史.这是普通人终其一生也沒有机会窥其一二的.

但孟阳龙偏偏不想让廖家珺知道太多.就这样要把廖家珺给打发走了.

廖家珺无奈.又敬了一个礼.望了苍浩一眼.转身离去.

孟阳龙瞥了一眼廖家珺的背影.告诉苍浩:“你做的很好.”

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觉得做得不够好……”

孟阳龙一愣:“为什么.”

“还是有一颗炸弹爆炸了.死了很多人……我本來可以救他们.”

“不要太自责了.我知道你尽了最大努力.”孟阳龙拍了拍苍浩的肩膀:“四人死亡.十三人受伤.虽然有点让人难过.却也是避免了更大损失.”

孟阳龙在飞机上时分析过.如果苍浩当时不在场.又如果苍浩沒有能及时制止雷泽诺夫.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的结果.那就是在苍浩不在的情况.雷泽诺夫直接抓走了七号囚犯.那样就沒有任何人受伤.

不过.孟阳龙很快就对这种可能的结果置之不理.原因很简单.孟阳龙不希望七号囚犯死在雷泽诺夫手里.

从现实角度來说.七号囚犯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似乎沒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

孟阳龙在带苍浩去那个岛之前.着实有几年沒去探望七号囚犯.

但对孟阳龙來说.当年毕竟也算是跟七号囚犯亲密合作的战友.在打击克格勃的那场战争中在不同地位扮演了不同角色.这其中是有一份情谊的.

更重要的是.七号囚犯的存在有一个示范效应.当年他投诚到了华夏.华夏就应该保护他的安全.

如果这一次七号囚犯真的死于非命.外部必然对华夏的国家能力持有怀疑态度.换句话说.以后谁还敢投诚过來.

基于这些因素.孟阳龙非常庆幸苍浩救了七号囚犯.为此孟阳龙还做出一个决定:“我决定以后允许你配枪.”

“啊.”苍浩刚开始觉得孟阳龙这话有些多余.因为他已经默许了血狮雇佣兵持有武器.在事实上不予干预.

可苍浩马上就想明白了.血狮雇佣兵的武器从法律层面來说是违法的.孟阳龙这话是公开给予苍浩持有武器的合法性.

“这个……”孟阳龙拿过一个小盒子.递到苍浩手里:“跟了我很多年了.现在转赠给你.”

苍浩打开盒子.吓了一跳.本來也料到孟阳龙要送枪给自己.却沒想到是两把土豪枪.

这两把枪一模一样.属于外形很霸气的军用手枪.不过只有懂行的人才能具体辨别出是M9.

M9这个型号是M国军队标准配枪.0.45的口径.十五发弹容量.属于非常实用的武器.虽然在国内非常少见.但通过各种国外大片倒也能熟悉.

这两把M9的不同之处在于.除了握把两侧采用了其他材料以强化硬度之外.通体采用黄金打造.尤其是套筒上还有极具复古韵味的花纹雕刻.

两把枪放在盒子里光华闪耀.乍一看根本不像是武器.而是某种艺术品.

“黄金手枪.”苍浩颇为惊讶:“只是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

“怎么样.也有你沒见过的武器吧……”孟阳龙哈哈笑了几声.颇为得意:“这枪太珍贵.我都沒舍得用.”

“我用过这种武器是因为太扎眼了.”苍浩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这在战场上搞得金光灿灿的.等于是告诉别人自己在哪.”

孟阳龙有些愠怒:“看來你不喜欢.那就还给我吧.”

“别.”一想到这两把枪就是两块金子.苍浩急忙抱在怀里.就是不撒手:“虽然这玩意不实用.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的一片心意.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吧.”

“你不用勉强.只要我愿意给出去.有的是人要.”

“但沒有人比我更有资格.”

“苍浩你别以为老夫沒了你就不行.”孟阳龙一瞪眼睛.旋即又轻叹了一口气:“你要知道.这两把枪的珍贵之处不只是黄金打造.单单涉及到的工艺就值上一笔钱了.”

“是吗.”苍浩看着这两把枪.开始琢磨到哪能卖个好价钱.当然当铺是不行的.肯定不敢收.

“这两把枪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故事.到了老夫手里之后还一枪沒开过……”孟阳龙说着.又叹了一口气:“我觉得自己沒有资格有这么好的枪.现在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主人.”

“可不是吗.”

“听着.这两把枪可是无价之宝.你别指望拿出去卖钱.”孟阳龙似乎看出了苍浩的心思.当即警告道:“否则老夫可饶不了你.”

“沒问題.”苍浩把枪从盒子里拿出來.掂了一掂.毕竟是黄金打造的.所以分量比普通M9手枪要沉很多.苍浩觉得.就算是子弹打光了.当板砖拿來拍人也是不错的.于是又决定留在自己手里了.

“对了.七号囚犯……他怎么样.”

“应该是死不了.”苍浩摇摇头:“你不说.我还忘了.关于契卡.他说了些很重要的事.”

孟阳龙眼睛一亮:“什么.”

苍浩把七号囚犯对契卡基地的推测复述了一遍.又道:“类似的战例.我过去听说过.我建议你马上发动人马去寻找一艘集装箱货轮.这艘船一定经常变幻旗帜和船名.在我们领海内开來开去.但从不越过领海基线.以免引起海军注意.”

“好.”孟阳龙点点头.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七号囚犯曾经告诉过你.当年.克格勃在很多国家培植了武装势力.”

“我记得.”

“这说明他们在这方面有足够的经验.”轻哼了一声.孟阳龙又道:“想要把一支武装力量偷运到其他国家.虽然听起來难度太大.但对于有足够实力的组织來说.完全可以做到.所以我现在觉得.把广厦列为不设防城市是对的.放这些犯罪分子进來.然后关门打狗……”

就在这个时候.严月蓉的声音传了过來:“孟老.早啊.”正说着.严月蓉看到了苍浩.张嘴问了一句:“苍浩你去哪了.”

苍浩一愣:“为什么这么问我.”

“昨天出事了.苍浩你有沒有在场.”严月蓉这还是刚刚接到消息.急急忙忙就赶了过來.对情况根本一头雾水.毫不掌握.

苍浩点点头:“我当然在场.”

“到底怎么回事.”严月蓉厉声质问:“我听说有炸弹爆炸.是不是你搞出了状况.”

“确实是苍浩搞出了状况.”孟阳龙冷冷的对严月蓉道:“如果苍浩当时不在.只怕要死更多的人.”

严月蓉表情有点尴尬:“是……是吗……”

孟阳龙打量着严月蓉.问了一句:“严市长你这是打哪來.”

“我……从家……”

“昨晚半夜发生的爆炸.你现在才知道.”

严月蓉更加尴尬了:“最近工作很累.我昨晚早早就睡了.为了避免打扰把手机关了……”

“听着.事发几个小时了.警方差不多已经做好善后工作.而我本來是在京城.一大早晨飞到广厦來的……”孟阳龙指了指手表.冷笑着道:“而你作为一地行政长官.竟然是最后才知道消息.”

“对不起……”严月蓉登时汗如雨下:“是我失职.以后不会了.”

“应该说.但愿沒有以后.这座城市要是再有炸弹爆炸.就会炸沒你头上的乌纱帽.”丢下这句话.孟阳龙迈步离开.连声“再见”都沒有.

这样一來.倒让苍浩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严月蓉.

而严月蓉显然对苍浩恶感更甚.冷笑着说了一句:“如今你可是孟老身边的红人.”

苍浩笑着点点头:“谢谢夸奖.”

“说说吧.昨晚都是怎么回事.”

正常來说.孟阳龙应该把情况通报给严月蓉.毕竟严月蓉是本地第一行政首长.

但孟阳龙根本沒这么做.严月蓉对情况继续无知.这要是传到市府其他领导耳中.只怕严月蓉颜面无存.

所以严月蓉來问苍浩了.可惜苍浩根本不想配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炸弹把我炸懵了.现在耳朵还嗡嗡直响.严市长你刚才说什么.”

严月蓉气坏了.正要发火.熟料孟阳龙去而复返.

不过.孟阳龙不是找苍浩的.更不是找严月蓉.而是带來了几个军人.

一指ICU的门.孟阳龙吩咐道:“必须确保里面的人安然无恙.”

早晨.严月蓉得到消息说孟阳龙在医院.本以为是探望受伤群众.

但ICU病房里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洋人.这让严月蓉对这个人的身份有些好奇:“孟老.受伤的那个人.是谁啊.”

“以你的级别沒资格知道.”孟阳龙丢下这句话.又转身离开了.而这一次沒再回來.

严月蓉觉得自己受了一肚子委屈.准备找苍浩发火.一转身才发现.苍浩刚刚溜走了.

白去了一趟医院.一无所获.严月蓉又赶去爆炸现场.结果警察已经清理干净.

就算她想搞点“领导第一时间赶到.群众情绪稳定”这样新闻报道都沒机会.只有闷闷不已的回到自己办公室.打了个电话把廖家珺叫來了.

严格的说.廖家珺是一个警察.既不了解也不关心上层的政治斗争.

不过.坐到刑事侦查局局长的位子上之后.廖家珺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至少她看出來严月蓉这段时间心情很不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