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马航飞机去哪儿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今野晴又问:“可你想过沒有.这些事跟你沒直接关系.你完全可以做个旁观者.”

“我当然知道……”轻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我也想过.如果这些事情沒让我碰上.我当然不会主动杀上门去要跟人家拼个你死我活.但既然让我碰上了.我就沒有不管的道理.能够为这个世界铲除一些邪恶.能为人们带來更多一些的安宁和幸福.也算我苍浩沒有白活这一世.”

万鹏进來给今野晴送饭.这个时候不失时机的发挥了乌鸦本色:“老大.你放心.我们兄弟会跟你一起去死的.”

“你这份情谊让我很感动……”苍浩咳嗽两声.有点尴尬的道:“不过.如果能好好的活着.我是不会选择死的.”

今野晴白了万鹏一眼.问苍浩:“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我一定会跟他们斗到底.但这场战争跟我们过去经历过的不同.非常的复杂……”说到这里.苍浩叹了一口气:“尤其是眼下.更复杂了.”

今野晴问了一句:“怎么复杂.”

“且不说形势波云诡谲.各方面的关系也难以处理……在医院的时候.严月蓉看到我.第一句话是‘你去哪儿了.’”

今野晴挠挠头:“这有什么问題吗.”

“这年头吧.流行问‘去哪儿了.’.一个‘爸爸去哪儿了.’给孩子全整懵了.一个‘时间去哪儿了.’给大人全整懵了.一架马航飞机去哪儿了.给地球人全都整懵了……这特么就是一个懵圈的时代.”

万鹏插了一句:“希望下一次是‘东瀛去哪儿了.’”

今野晴拿起一个靠枕向万鹏砸过去.万鹏沒躲过去.虽然靠枕很软.却也把万鹏给砸懵了:“你干嘛.”马上的.万鹏想起來:“哦.对了.你也是东瀛人……”

苍浩白了万鹏一眼.接着对今野晴道:“严月蓉问我‘去哪儿了.’.我倒是沒懵圈.而是有点不安.我能感觉到.随着孟阳龙越來越重用我.严月蓉也就越來越不信任我.同时她认为自己渐渐被架空了.而孟阳龙的所作所为.还在进一步强化严月蓉的怀疑.”

今野晴又问了一句:“那又怎么样.”

“强龙难压地头蛇.孟阳龙是强龙.严月蓉正是地头蛇.严月蓉如果想要重新巩固自己的地位.可能做得出來任何事……”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永远不要怀疑政客做事是沒有底线的.”

今野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

“还有就是.昨晚的狙击手也很诡异……”摇了摇头.苍浩困惑的道:“当然不是咱们血狮的人.也不是军队和警方的人……我找不到任何人有嫌疑.”

这个时候.万鹏倒是说了两句有价值的推测:“这个狙击手开枪打了死镰.却沒有向你和七号囚犯开枪.说明至少是契卡的敌人.”

“沒错.”苍浩点了点头:“不过.很多时候.敌人的敌人也未必是朋友.”

万鹏提出:“我觉得.联邦安全局方面很有嫌疑.你应该跟他们沟通一下.”

这话倒是应了苍浩的推测.本來苍浩也想跟阿芙罗拉聊聊.不过沒想到的是阿芙罗拉主动找來了.

她给打过來电话.直接提出找个地方见面谈谈.作风泼辣很符合俄国女孩的性格特征.

苍浩约在多林寺附近的咖啡屋.阿芙罗拉一见面就问:“昨晚出什么事了.”

“契卡发动突然袭击.伤了一些人……”苍浩观察着阿芙罗拉.试探着问道:“你昨晚去哪了.”

“我在睡觉.”阿芙罗拉一摊双手.非常无奈的道:“本來.联邦安全局这一次來到你们国家.有一整套工作方案.结果大家现在全牺牲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每天无所事事就只有睡觉了……”

阿芙罗拉的表情很无奈.又有些失落.很符合当下的形势.

不过苍浩还是有些怀疑:“你昨晚真的沒干什么.”

“你什么意思.不会怀疑是我向契卡透露情报吧.”

“那倒不是.”苍浩摇了摇头:“昨晚在最关键的时候.有一个人开枪射伤了死镰.我想找到这个人当面对他表示感谢.”

“如果我在场.肯定要帮你的.不过很遗憾不是我……”阿芙罗拉撇了撇嘴:“让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些担忧了.”

“为什么.”

“本來事情很明白.就是我们、你们还有契卡总共三方.如果突然出现第四方势力……”阿芙罗拉说着.眉头微微皱起:“局面不是更加复杂了吗.”

“沒错.”苍浩仔细观察着阿芙罗拉.觉得不像说谎的样子.昨晚那几枪可能确实跟阿芙罗拉沒有关系.

然而.这也仅仅只是一种可能.像她这种特工都经受过严格的反测谎训练.

连测谎仪都可能被欺骗.仅仅通过微表情和动作很难判断阿芙罗拉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反正苍浩对此持怀疑态度.

至于那几枪如果真是阿芙罗拉开的.为什么此时阿芙罗拉不肯承认.则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題.

这些特工心思缜密且诡计多端.哪怕看起來很实在的说了一些心里话.也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

苍浩很清楚.他们可能做出任何出人意料的事情.全因背后有外界看不到的利益链作怪.

“不管怎么说.契卡的阴谋又一次挫败了.这就值得庆祝……”阿芙罗拉说罢.叫过侍者.要了一瓶伏特加.而这家咖啡屋竟然还真有伏特加.阿芙罗拉也不管苍浩.给自己倒了一杯.随即一饮而尽:“我依然感觉自己像个废人.”

“你不关心昨晚的经过.不想知道雷泽诺夫说了些什么.”

“他说什么了.”沒等苍浩回答.阿芙罗拉又道:“我估计.他们的行动已经失败.差不多应该撤走了.如果留下來只会引发难以处理的麻烦.”

“那么说你的工作也就结束了.”

“沒错.”阿芙罗拉更加颓废了:“所以我根本不关心发生了些什么……接下來.我会奉召回国.也许会被追究这一次行动失利的责任.也许什么事都沒有.无论如何.我当警察的打算.肯定是泡汤了……”

想到自己跟这位俄国女特工的合作还沒开始.却转眼就要结束了.苍浩隐隐有些失落:“不如……”

“怎么样.”

“咱们把契卡再请回來吧.”

“你疯了吧.” 阿芙罗拉惊讶的看着苍浩:“你希望那帮疯子继续在这片土地上为非作歹.”

“当然不.只不过嘛……”苍浩笑了笑.深深的道:“我觉得契卡本來也不会走.”

阿芙罗拉很奇怪的问:“为什么.”

苍浩只是回了一句:“沒有为什么.我就是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是孟阳龙的私人电话打过來的.

苍浩告诉阿芙罗拉:“我去接个电话.”

阿芙罗拉马上问:“谁啊.”

“我公司同事.”在阿芙罗拉怀疑的目光之下.苍浩走到咖啡屋外面.把手机接了起來:“怎么了.”

“你在哪.”

“多林寺.”

“十分钟后.我到多林寺大门前.你马上过來.”孟阳龙只是很简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苍浩回到咖啡屋.告诉阿芙罗拉:“我得回去了.公司有点事.”

“什么事.”

“这个跟你我的工作沒关系.纯粹是一些商业上的事.”

“是吗.”阿芙罗拉打破沙锅问到底:“我知道你有一个公司员工的身份作为掩护.可我还是很好奇.也许你可以教教我学习商业.等到我离开联邦安全局可以做个商人……你觉得我行吗.”

苍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哦……是吗.我相信你能行.”

“你能教我吗.”

“我建议你还是去学校学吧.现在很多三流野鸡大学都有MBA课程.只要交钱就能学……”

“看來你是不愿意对我说商业上的事了.” 阿芙罗拉打断了苍浩的话:“不过.我眼看要回国了.你总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苍浩一愣:“什么意思.”

“带我到处逛逛.体验一下风土人情.品尝一下特色小吃.”

阿芙罗拉似乎不太想让苍浩走.可十分钟时间马上就快过去.苍浩不能继续耽误了:“回头再说.”

丢下这句话.苍浩赶回多林寺.孟阳龙的车子刚好停在大门前.

孟阳龙沒进多林寺.只是探出头向苍浩招呼了一声:“上车.”

等到苍浩上來.车子开始在多林寺附近兜圈子.苍浩时常向周围张望一下.有点担心阿芙罗拉会跟踪而來.

孟阳龙注意到了苍浩的目光:“你刚才和谁在一起.”

“阿芙罗拉.”

“哦.那个俄国女特务.”孟阳龙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你沒告诉他是來见我吧.”

“我告诉她说是我公司有点事.”

“聪明.”孟阳龙冲苍浩一挑大拇指:“我们不能让她知道太多.虽然暂时看起來大家是盟友.谁知道过几天情况发生什么变化.”

苍浩深深的笑了:“我觉得这个女孩挺有趣……”

“怎么讲.”

“她看起來为人很实在.也很无奈.像是干这一行的新人.刚认识我沒多久.就把她的故事讲了出來……”顿了顿.苍浩似笑非笑的道:“刚才.她让我尽地主之谊.带她到处逛一逛.这话说的多余.她能够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对华夏必然非常了解.不知道她來过华夏多少次了.沒准对广厦这座城市非常熟悉.又何必让我带她到处逛逛呢..”

“有道理.”孟阳龙笑了:“这话说的确实多余.她在这座城市到处一个人走.也沒见她迷路吗.”

“对了.这一次的事件.你沒有告诉她.”

“沒有.反正她只有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孟阳龙摇摇头:“不过我倒是通报联邦安全局了.”

“哦.”苍浩颇有兴趣:“他们怎么说.”

“我详细说了整个经过.联邦安全局认为.这意味着契卡在华夏的行动彻底失败.”

“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们认为契卡会撤离华夏.我们之间的合作暂时告一段落.”顿了顿.孟阳龙接着道:“他们不会再派人來国内了.”

“阿芙罗拉呢.”

“他们表示可以把阿芙罗拉暂时留在国内.继续善后事宜……”孟阳龙讥讽的笑了笑:“至于善后事宜到底是个什么.他们自己也说不出來.”

“你认为老毛子的这个态度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摇了摇头.孟阳龙说道:“首先、老毛子内部官僚主义作风非常严重.他们的各种傲慢.面对突发事件的各种迟钝.全都源于此.你也知道.如果不是她们的二号人物下令.联邦安全局根本不会派人过來.现在派來的人全死了.他们更是沒有后续计划;其次、我估计.在联邦安全局内部有大量同情契卡的人.他们故意从中作梗加以拖延……归根到底.我们自己土地上事情.还是得靠我们自己.”

“刚才.阿芙罗拉也是这么说.认为契卡会撤离.”苍浩冷冷一笑:“但是.联邦安全局特工來到华夏配合工作.本就已经说明阴谋破产了.按说契卡早就该撤.但昨天雷泽诺夫还是出现了……”

“你认为契卡不会走.”

“契卡整体是个什么态度.我不知道.但我能觉察到雷泽诺夫的情绪……”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他对他的堂兄充满了怨恨.想要亲眼看到堂兄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他一定会留下來.”

“我也是这么想.”孟阳龙深深的道:“所以.我这几天调动所有力量.搜寻海面的可疑船只.别说.还真有收获.海警方面反映.他们在靠近领海基线的地方见到过一艘集装箱货轮.看外形和舰上布局非常熟悉.之前应该在哪见过.但悬挂的旗帜和船名却不一样.我怀疑这艘船就是契卡的基地.如同你分析过的一样.看來契卡经常改换旗帜和船名.”

“这艘船在哪.”

“这艘船航行在非常繁忙的航路上.所以海警当时也沒怎么留意.如今想要找……”

“找不到了是吗.”

孟阳龙有点丧气:“看來他们躲了起來.”

“继续找.而且要从空中找.出动飞机在领海仔细搜寻.”苍浩一边思索着.一边提出:“让看到过那艘货轮的海警.把船型大致描绘出來.然后按图索骥.”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成本就很高了.需要的时间也长.”孟阳龙摇了摇头:“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契卡突然再搞出事端.我们又该怎么办.”

“所以我们必须有所作为.不能只是被动的寻找.”

孟阳龙马上道:“详细说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