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这一招有点肮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其实苍浩原本也沒什么主意.不过听到孟阳龙这话.却想起了一个人:“维金柯.”

孟阳龙问:“他又怎么了.”

“维金柯是俄国驻国内最高外交使节.既然他的手下布塔什是契卡卧底.他本人会是清白的吗.”

“其实我也有这个怀疑.”孟阳龙说着.眉头拧了起來:“你也知道.我们对这些外交人员一直都有监控.否则之前也不会知道楚科维奇叛逃.也就是出了楚科维奇那档子事之后.我加强了对大使馆的监控.尤其是维金柯这个人.”

“然后呢.”

“他就像那些居住国内的洋人一样.白天忙工作.晚上就回家.有的时候.他去那些俄国人自己的酒吧喝两杯.看起來沒什么爱好.朋友圈子也很小……”撇了撇嘴.孟阳龙有点无奈的道“他实在沒什么可疑的地方.”

“在外界沒有可疑的.那么就只能从内部下功夫……”苍浩问了一句:“你们在大使馆内沒有窃听器.”

孟阳龙反问:“你连这个都知道.”

“我本來不知道.不过这都是可以预见的.如果你们沒想到安装窃听器反而到让人奇怪了.”

“聪明.”孟阳龙嘿嘿一笑:“本來呢.我们是有窃听器的.不过被他们给发现然后拆除了.接下來.我们会找机会重新安装.再接下來他们会继续拆除……那么你应该明白了.外交部门里面的各种监控措施.其实都是双方心照不宣玩的一个游戏.我们不会承认安过窃听器.他们就算发现了也会装作根本不知道.这个游戏已经玩了很多年并且仍将继续.非常不巧的是.楚科维奇投诚的时候.刚好老毛子把窃听器给拆了.我们暂时还沒有机会装上新的.”

“好吧.让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就算有窃听器也沒什么用.他们作重要事情的时候必定会避开.”

孟阳龙无奈的点了点头:“沒错.”

“无论如何.我都觉得应该搞定维金柯这个人……” 冷笑一声.苍浩又道:“就算他不是契卡的卧底.至少也知道一些事.对我们是有帮助的.”

孟阳龙急忙问:“道理是沒错.关键是怎么搞定.”

“当然是让他变成我们自己人.”

“这个事做起來可以沒有说起來那么容易.”孟阳龙苦笑着摇摇头:“你的这个建议并不新鲜.听着.任何一个国家的驻外使节.往往是被其他国家情报机关重点收买对象.也正因为如此.外交使节往往受过严格的反谍训练.他们日常生活谨慎.警惕性非常高.不会轻易被拉拢.”

“会想到办法的……”苍浩掏出一根烟.正要点上.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等等.既然你让人跟踪维金柯了.就算是沒发现他生活有什么特别.至少也应该掌握他的日常习惯或性格特征.”

“很好.你能问这样的问題.说明天生是当特工的料.看來不只是一个雇佣兵.”孟阳龙哈哈一笑.直接回答道:“他有点好色.”

“详细说说.”

“酒吧里吗.总是很多美女.他进去之后目光就会在美女的大腿和屁股上转來转去.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从來都沒有搭讪过……”

“他不搭讪是很正常的.就像你说的一样.既然受过很严格的反谍训练.必然懂得克制自己的yuwang.”苍浩略带讥讽的笑了笑:“都是男人.他的这种行为倒是可以理解.只可惜啊.身处他这位置上.也就只敢看一看了.”

“你不会是打算利用一下吧.”

“一个人.只要有嗜好.就可以拿來利用.最可怕的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苍浩耸耸肩膀:“那样的人还真就无敌了.”

“派个美女.勾搭一下维金柯.然后渐渐把他发展成为我们的卧底……这就是美人计.在谍报领域非常常见.”孟阳龙似乎对苍浩的建议有些失望:“主意倒是不错.也可能会成功.不过时间恐怕短不了.”

“美女.是需要的.但我可不打算用温情战术.”苍浩把车窗放下.点上了烟:“我这招美人计跟别人的可不一样.”

“什么意思.”

苍浩打了个比方:“与其九浅一深.不如破门直入.”

孟阳龙觉得苍浩这话说的怪怪的.一时又想不到问題在哪:“你能说明白了吗.”

“这一招有点肮脏……”苍浩附在孟阳龙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好计.”孟阳龙微笑颔首:“苍浩.我相信凭借你的个人能力.一定会成为人生赢家.被所有人都铭记的.”

“沒错.赢家被铭记……”苍浩无奈的笑了笑:“其实这真不是我想看到的.我仍然向往平凡的生活.很多时候我都想把这一切丢给别人.”

“那沒办法.这个世界只认可强者的价值.既然你是强者就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沒有人会去在意你做普通人的理想.”呵呵一笑.孟阳龙又道:“而且.做强者就一定要做最强的那个.还不能做第二个.你要努力啊.”

“说到这我还真挺奇怪.你就比如体育比赛.明明冠军和亚军都付出了同样的努力.可能成绩只有那么一点点差别.但人们往往只会记住冠军而忘记亚军.”

“你不明白为什么.”

苍浩点点头:“我确实困惑.”

“來吧.让我给你讲点人生道理……”孟阳龙轻轻拍了拍苍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问道:“世界第一高峰是什么.”

“珠穆朗玛峰.”

孟阳龙点点头:“第二高峰呢.”

“乔戈里峰.”

“第三高峰呢.”

“干城章嘉峰.”

孟阳龙脸色有些发白:“第四高峰呢.”

“洛子峰.”

“第五高峰.”

“马卡鲁峰.”

“第……第六高峰.”

“卓奥友峰.”

孟阳龙沒法问下去了:“我……”

“你干嘛突然考我地理.”苍浩非常费解:“你要给我讲的人生道理呢.”

“苍浩.你要是这么唠嗑.咱俩这嗑就沒法唠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孟阳龙不再讨论地理知识了:“总之一句话.我非常看好你.我相信你会成为第一强者.”

苍浩对此实在沒什么兴趣:“谢谢.”

“你知道吗.你成为第一强者.我很放心.”

“为什么.”

“因为你内心有正义感.”孟阳龙指了指心脏的位置.又道:“换做任何第二个人.我都不会说这样的话.”

“这句话对我是最大的安慰.”苍浩深深的笑了:“这比成为第一强者的诱惑.对我个人來说更有价值.”

孟阳龙正要说话.车载电话响起.孟阳龙接起來刚听了几句.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

车子的驾驶室和后排座椅之间加装了防弹玻璃.孟阳龙放下电话后敲了敲防弹玻璃.吼道:“马上去医院.”

司机愣了一下:“什么医院.”

“就是最重要的那个.”

苍浩奇怪的问:“怎么了.”

“医院遇袭了.”孟阳龙的脸色变得铁青:“有人要杀掉七号囚犯.”

事情经过倒简单.却也惊心动魄.

孟阳龙对七号囚犯的安全做了充分安排.整个ICU包下來给七号囚犯一个人用.能够进出ICU的只有几个指定的医护人员.配发了特殊胸卡.

在ICU外面由军人守卫.这些军人分为两组.有两个身穿军装在门口处.往外围一些则是十几个便衣.

为了不引起太多人注意.孟阳龙不敢使用太多穿着军装的军人.但又必须有穿着制服的人.

医院病患实在太多.总不能把这些人撵走.要允许医院正常救死扶伤.

负责守卫的人不允许任何人靠近ICU.这样一來医院里的秩序就会很混乱.

这些病患和家属不会服从医护人员.但遇到穿制服的人还是很规矩的.这些穿制服的军人就能充分保证ICU里的安宁.

事实证明.孟阳龙的做法是正确的.医院的病患以为ICU里面的是军队某个高官.倒也沒怎么在意.

孟阳龙正准备过两天把看门的军人换成警察.熟料就出了这一档子事.降低关注度.

也正因为能进出ICU的只有几个指定医护人员.因为工作需要又频繁进出.负责守卫军人就有些懈怠了.

十分钟前.一个医护人员要进ICU.守在ICU门口的军人沒怎么在意.

因为这个人看起來眼熟.正是指定的某个医护人员.胸前也挂着胸卡.

倒是有两个便衣注意到.指定医护人员大都穿着轻便的软鞋.而这个人竟然穿着高筒靴子.于是从后面走过去要求查验身份.

这个人一转身的功夫.手里多出來两支手枪.对着便衣就开火了.

两个便衣当场牺牲.门口的军人反应过來.马上拔枪还击.

而这个伪装的医护人员颇有些身手.紧接着马上转回身去.在军人还沒來得及扣动扳机的时候.竟然就把他们打倒了.

可以想见.医院里面登时大乱.病患和家属疯狂的嘶喊着到处逃窜.外围的便衣根本无法敢过來支援.结果这个伪装的医护人员就持枪冲进了ICU.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