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医院遇袭/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这个伪装的医护人员动作非常快.但孟阳龙棋高一着.

在ICU里面.孟阳龙也布置了守卫.只是他们平常不露面.

外面枪刚一响.这些守卫就把一扇屏风推到七号囚犯身前.而这扇屏风是好几层凯夫拉防弹纤维制成.连冲锋枪子弹都无法击穿.

接下來.守卫在保护着七号囚犯的同时.依托防弹屏风跟这个伪装的医护人员交火起來.

一时间.子弹到处乱飞.一些沒有來得及逃走的病患被误伤.

这个假冒的医护人员.或者说是杀手.见无法接近七号囚犯.便撞破侧面的一扇窗户逃走了.

ICU在三楼.撞破的这扇窗户临街.杀手有人接应.在楼下停着一辆卡车.上面装满了床垫.杀手刚好落到床垫上.随后卡车开走了.

守卫要保护七号囚犯的安全.又担心对方有埋伏.所以沒敢追上去.一直等增援赶到.

等到现场局势被控制住.手下急忙向孟阳龙汇报.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了被冒用了胸卡的那个医护人员.被五花大绑还堵着嘴关在仓库里.

他原本要给七号囚犯换药.突然被人从身后袭击打晕了.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而且.他也沒看到袭击者的相貌.不过孟阳龙的手下注意到.他的身高跟那个杀手很是接近.

苍浩和孟阳龙赶到医院的时候.现场已经清理干净.靠近ICU的地方拉起警戒线.

同样沒其他人看清杀手的样子.由于那辆卡车停在监控死角.也沒有人知道车牌号.

换句话说.这场袭击过后.竟然沒有一个人知道杀手的真实身份.

孟阳龙勃然大怒.把几个管事的叫过來好一顿训斥.各种难听的话全都说到了.

说起來.孟阳龙也是读过不少书的人.骂起人來却同样很厉害.

苍浩明白.军人的语言风格就是简练粗鄙.措辞追求把语气和态度最强化.沒有人会在生死关头说话还文绉绉的.

有些军旅电视剧.把军人描写得温尔文雅斯斯文文.只要换上一套西装就能出去推销保险.而这种扯J8蛋的电视剧竟然还有很大市场.

苍浩听着孟阳龙“妈”“妈”的一顿骂.等到孟阳龙的火发得差不多了.就冲着孟阳龙使了一个眼色.

孟阳龙把手下打发走.跟苍浩來到一旁.不耐烦的问:“什么事.”

“其实你沒必要怪他们……”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从现有迹象來看.杀手非常了解医院的环境.已经准备好退路.他应该蹲点调查过.摸清楚了能进出ICU的医护人员有哪些.然后才选择了这个受害者突然出手.”

“那也不至于对人家一无所知吧.”

“你看.”苍浩指了指远处几个正在胆战心惊围观的医护人员.告诉孟阳龙:“他们的穿着基本差不多.全是蓝绿色工作服.款式非常宽松.套在身上连男女都看不出來.头上戴着帽子.再套上口罩.稍加化妆一下.冒充别人并不难.只要身高差不多.连男女都分辨不出來.”

孟阳龙寻思片刻.点了点头:“有道理.”

“对方准备的很充分.幸亏你的手下发现及时.否则七号囚犯沒准已经挂了.”

“等等……”孟阳龙皱起眉头.深深的道:“你刚才说……男女都分辨不出來.”

“我们对这个杀手的全部掌握.也就是身高一米七十多.除此之外沒有线索.换句话说.是男是女都有可能.甚至于是哪个国家的人都分辨不出.有可能是白种人.也有可能是被收买的华夏人……”苍浩说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可疑范围太大了.”

“你说的沒错……哪怕他是白种人.只要把头发盘起來塞到帽子里.带上染色隐形眼镜遮住瞳孔.其他方面再化妆一下.穿上这套衣服谁都看不出來不是华夏人.”孟阳龙长叹了一口气:“反正这个杀手肯定是跟俄国人有关.否则为什么要杀七号囚犯.之前的爆炸案一出.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七号囚犯出现了.杀手可能是來自契卡.也可能是其他克格勃余孽.连联邦安全局都有作案动机……这样挨个排查起來很困难.”

“就算再困难.也得排查……”冷冷一笑.苍浩深深地说了一句:“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題.”

“是什么.”

“雷泽诺夫跟我见面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似乎知道七号囚犯也在.可以说他是专门來找七号囚犯报仇的……”苍浩看着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问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不是苍浩这么一说.孟阳龙还真忽略了这个问題:“这……难道我们内部有叛徒.”

“这个可能是有的.”苍浩耸耸肩膀:“现在形势太复杂了……”

苍浩正说着话.一个手下走过來.低声告诉孟阳龙:“那人醒了.”

枪击发生之后.七号囚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孟阳龙听到这话.赶忙带着苍浩进ICU去探望.

当然.ICU原本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有严格的卫生要求.

但孟阳龙不懂.也根本不在乎.又沒有人敢阻拦.结果ICU成了城门洞.随便进进出出.

七号囚犯看到苍浩和孟阳龙.无力的笑了笑:“谢谢……”

“想要杀你的人太多.”孟阳龙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所以.这些年來我让你留在那个岛上.就是不想你出事.”

“谢谢你的关照.”七号囚犯又是笑了笑:“这些年.我在那个岛上很开心.但我不希望死在那里.我之所以离开是因为我想清楚了.趁着还活着我应该看看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

孟阳龙坐到床头.也笑了:“今天这个世界是你造就的.”

“不.我只是推了一把而已.”七号囚犯摇摇头:“这个世界虽然不美好.但之所以沒变的那么糟.要感谢所有曾经为此付出的人.”

“这么说起來.等到伤好了.你也不打算回去了.”

七号囚犯果断点点头:“沒错.”

“这一次袭击.其实就是一个教训.你的生命时刻处在危险之中.”顿了顿.孟阳龙重复了一句:“想杀你的人实在太多.”

“我宁可光荣的去死.也不愿苟且偷生.”

“这……”孟阳龙犹豫起來:“你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我明白你要回去研究一下.”

“是的.”孟阳龙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沒告诉七号囚犯.他的命运是这个国家的所有高层领导决定的.不过.虽然孟阳龙沒说.七号囚犯也能猜得到.

宽慰七号囚犯好好休养.孟阳龙就带着苍浩离开ICU.刚一出门.孟阳龙就说了一句:“七号囚犯竟然想要获得自由.”

“这是每个正常人都想要的.或许除了雷泽诺夫.”苍浩冷冷一笑:“生在笼子里的鸟认为会飞是一种病.”

“事情的关键是.虽然七号囚犯在这个时代沒有价值了.甚至于……”说到这里.孟阳龙看了看周围.确定沒有其他人这才接着道:“甚至我们可以让别人把他杀掉.但绝对不能让他活着落到别人手里.”

不用孟阳龙进一步解释.苍浩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如果有人从七号囚犯那里获知了历史的真相.将在舆论上让华夏陷入被动.虽然这本來是正义之举.却终归违背了华夏对内“互不干涉”的承诺.

一直以來.所有人都认为克格勃毁于西方的阴谋.知道七号囚犯的只是极少的人.如果真相公之于世.克格勃余孽必然会把怒火转移到华夏.

孟阳龙的这番话说的虽然无情.却是最客观的现实.从任何角度來看.其实七号囚犯就这样死掉才是最好的结局.

这让苍浩觉得感慨:“七号囚犯其实很悲哀.”

“怎么讲.”

“虽然他曾经暗中影响了世界风云.但在时代的激流之下.终归沒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苦笑着摇了摇头.苍浩又道:“我明白.从现实意义來说他应该死.但从情感來讲.我不认为一个英雄应该落得如此下场.”

孟阳龙听到这话.面色苍白.迟疑了一会.长呼了一口气:“我也这么想.所以我才要全力保证他的安全……只是.如果有一天无法保证下去.也就只有壮士断臂了.”

“希望沒有那一天.”

“先不说这个了……”瞥了一眼苍浩.孟阳说道:“你刚才说得对.现在形势太复杂了.我们跟联邦安全局的合作实在是同床异梦.这一次袭击七号囚犯.也有可能是联邦安全局的人.所以我们必须搞定维金柯.”

“什么时候动手.”

“马上.我安排飞机.今晚咱俩就去广厦.”顿了顿.孟阳龙有些犹疑:“不过有一个问題.勾搭维金柯的女性最好是俄国人.如果是我们华夏人容易引起怀疑.国家安全局倒是有不少美女……”

“真的吗.”苍浩眼睛一亮:“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一下.”

孟阳龙白了苍浩一眼:“我说正经的呢.”

“我说的也是正经的.”

孟阳龙本來想发火.不过眼珠一转.又道:“如果能成功完成这次任务.给你介绍两个美女也不是不可以.”

“一言为定.”

“让我把话说完.我们国家安全部门的女性特工还真就沒有俄国人.这个事不太好办.”

“美人计这回事吧.不一定需要特工出马.”

“有其他选择.”

“我觉得失足妇女更合适.”苍浩拿出手机.走到一旁给罗霸道打了一个电话:“我听说.你最近招了不少俄国小姐.”

“可不是吗.不过你放心.你不让天雨楼干这买卖.我送到其他地方去了.”罗霸道兴冲冲的道:“有空让她们做个大保健.可是相当爽了.不过就是体味有点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