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维金柯惨叫一声.下意识弓下腰來.女一号一把把他拽倒在地.

紧接着.女一号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躺倒地上.拽着维金柯的衣领让维金柯压倒了自己的身上.

某种程度上.俄国人确实是战斗民族.主要是俄国女人的战斗力太强了.

女一号打出这一拳后.让苍浩发现她的胳膊竟然比维金柯都粗.苍浩不禁有点同情起了维金柯.

果然.维金柯毫无反抗之力.慌乱的喊着什么.苍浩也沒听懂.

马上的.从周围冲出來十几个人.当然也全都是孟阳龙安排的.拿着各种相机对着维金柯一顿猛拍.

“你们……你们干什么.”维金柯急忙喊了起來:“保镖.保镖在哪.”

一句话的功夫.又是上百张照片.这快门速度真的是够快的.多方位各角度记录下了维金柯的丑态.

说起來.维金柯不喊这一嗓子还好.这么一张嘴.从画面上看起來倒像是在舒服的伸吟.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走了过來.冲着那些拍照的人摆摆手.

这些人马上散去.就像从來沒出现过.挥一挥衣袖沒留下任何痕迹.

再说女一号.一把推开维金柯.从地上跳起來.飞快整理好衣服.随后就要迈步离开.

“你不能走.”维金柯反应了过來.从后面一把抓住女一号:“我上当了……你竟然帮助华夏人欺骗我.你还算不算是俄国公民.”

女一号撇了撇嘴:“对我來说钱更重要.”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维金柯脸色涨得通红.恼怒的道:“你要为你的做法付出沉重代价.记住.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维金柯说的是俄语.苍浩依旧沒听懂.不过苍浩注意到女一号的脸色有些发白.

很显然.女一号开始怀疑维金柯的真实身份了.苍浩不能让这场对话继续下去.于是走过去推开了维金柯.又冲女一号摆了一下头:“快走.”

女一号有些犹疑.问了维金柯一句:“你是谁.”

沒等维金柯说话.苍浩一拳捣在小腹上.维金柯惨叫了一声.扶着腹部蹲了下去.

苍浩对女一号又说了一遍:“赶紧走.接下來跟你沒关系.不要多事.”

“哦……”女一号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离开了.沒做任何停留.

苍浩搀扶起维金柯.让维金柯坐到路旁的石凳上.掏出一根烟给维金柯递了过去:“现在咱们聊聊.”

“你……”维金柯圆瞪双眼.恶狠狠的看着苍浩:“你竟然敢打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这是非常严重的外交事件.”

苍浩点点头:“我当然知道.”

“等等……我们好像见过.”维金柯打量着苍浩.突然想起:“你是孟阳龙的手下.”

维金柯在盛世荷园求见孟阳龙那一次.苍浩也在场.虽然一直都沒说话.不过维金柯还是记住了苍浩.

苍浩也沒打算否认.点了点头道:“你记性真好.”

“好啊.”维金柯完全明白了:“你们真卑鄙.是你们雇佣了那个女人对吧.让她來勾引我以便抓住我的把柄.”

“沒错.”

维金柯一愣:“你竟然承认了.”

“敢做就敢当.我为什么不承认.”苍浩见维金柯不接自己的烟.就叼在自己嘴上点燃了:“我们把话说明白了吧.维金柯先生.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所以就安排了这么一出美人计.”

“卑鄙.”维金柯扯着嗓子用俄语喊了起來:“保镖.”

苍浩猜到维金柯喊的是什么.笑着说了一句:“他们被警察请走了.估计得一会才能回來.”

“你们果然安排好了.”维金柯冷冷一笑:“好吧.既然这样.说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哦.”维金柯此时已经冷静下來.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微微一笑:“我很荣幸对你们有用.”

“那么你同意了.”

“做梦.”维金柯轻哼一声:“我必须告诉你们.你们这个套路在谍报界太常见了.一点都沒能带给我新鲜感.”

“不管是不是常用.只要好用就行.”苍浩耸耸肩膀:“作为一国驻外使节.在国外公共场合猥亵女性.这事明天如果刊登在我们国家的媒体头版.你维金柯的政治生命也就彻底结束了.所以.为了你个人起见.我建议你老老实实跟我们合作.那么这些照片就会永远沉睡在档案柜里.”

“无所谓.”维金柯满不在乎的笑了:“我会向我国政府解释事发经过.虽然我的个人声誉会受到影响.但我依然还是我.”

“你认为你的上级会相信你.”

“这件事让我很愤怒.不过不是愤怒事情本身.而是你们实在把我看扁了.我说过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套路.所以我有一万种方法解决.比如说……”维金柯掏出一根自己的烟.点上后冲着苍浩吐了一个烟圈:“你也知道我是联邦安全局的人.我受过严格的反谍训练.这意味着我清楚记得刚才那个女人的相貌.可以在十分钟之内画出一张素描.真实程度相当于一张照片.你不要怀疑联邦安全局的能力.只要有了这张照片.我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这个女人.哪怕她躲在你们国家的某个角落.再然后.我会让她享受联邦安全局热情的款待.她会明白世上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可以想见这必定会让她把所有内幕告诉我.你认为我的上级会不相信我吗.”

沒等苍浩说话.维金柯又道:“当然.你们可以把这个女人保护起來.不过她也仅仅是一个沒什么价值的女人而已.你们浪费大量的资源去保护这样一个女人值得吗.”

“也就是说你不肯跟我们合作了.”

“你好像沒明白.”维金柯又冲着苍浩吐了一个烟圈.随后哈哈大笑起來:“一旦这件事的真相被戳穿.我就会变被动为主动.而你们华夏方面却会相当被动.我们会对你们施加足够的压力.让你们为此付出代价.”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本來就是这么回事.”维金柯看着苍浩的目光充满了鄙夷:“之前.因为契卡的事情.你们在一些场合对我们国家施加了很大压力.搞得我们很沒面子.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们可以把面子弥补回來.用你们华夏人自己的话说.你们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苍浩默默地抽了一口烟.沒出声.

“不管你们用什么借口抓了我的保镖.我现在都要去给他们办保释.就不继续跟你交谈了.”维金柯站了起來.看了一下时间.不屑的说了一句:“小伙子.在谍报这一行.你实在太嫩了.”

走出去几步.维金柯回过头來.又对苍浩道:“希望你能明白.你不但沒有威胁到我.反而给我提供了打击你们的弹药.从这一层意义上來说我倒是要谢谢你.”

“好吧.不如……”苍浩干笑两声:“我们就当这是沒发生过.”

维金柯一挑眉头:“什么意思.”

“你回去该干嘛干嘛.我也一样……”苍浩耸耸肩膀:“怎么样.”

“做梦.”维金柯非常难看的笑了起來:“我回去之后先追查那个被你们收买的俄国女人的背景.然后就像我刚才告诉你的那样去做.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苍浩叹了一口气:“沒有商量的可能.”

“为什么要跟你商量.”维金柯用俄语说了几句什么.想來是在挖苦苍浩.接着又用中文说道:“你要为这一次行动失败负全责.如果你不想让我这么做.倒是也有一个办法.”

“说來听听.”

“那就是从此之后你为我们服务.”维金柯撇了撇嘴.冷笑着道:“虽然你愚蠢了一些.不过还是可造之材.我不会嫌弃的.”

“谢谢你的信心.不过还是算了.”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从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我有一个感慨.搞谍报工作的都是演技派.我刚知道你这个人的时候.虽然沒见过你.却也知道你有多么傲慢.后來.我们施加了压力.你跑去盛世荷园见孟阳龙的时候.谦卑的就像个三孙子.现在你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又表现得冷酷狡黠……前后三次.你表现得就像三个人.我很奇怪既然有你这样的人才.为什么你们国家电影行业这么落后呢..”

“我沒兴趣听你吐槽.”维金柯又是撇了撇嘴:“既然你不同意.那么咱们就再见吧.”

“不能再见.你最好还是坐下來.老老实实的听我说.”苍浩冲着石凳努了一下嘴.又道:“你刚才说的那些其实都是对的.但你偏偏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

维金柯一愣:“是什么.”

“你最好坐下來.”苍浩指了指那张石凳:“我坐着.你站着.让你居高临下.这让我很不舒服.如果你不愿意坐下來老老实实听着.当你被送到新地岛惨度后半生.不要责怪我沒给过你机会.”

维金柯听到这话.突然感到一阵惧意.当真坐了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