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双重间谍/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跟维金柯分开后.苍浩立即跟孟阳龙会合.把经过大致讲了一遍.

孟阳龙倒吸了一口凉气:“沒想到啊……达科塔这个看起來不起眼的小人物.原來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你也沒想到.”

“文化参赞……”孟阳龙一个劲的摇头:“这个位置太不重要了.我甚至都沒派人盯着他.”

“联邦安全局很狡诈.吃准了这一点.才这么安排.”掏出一根烟点上.苍浩若有所思的道:“就像我们之前猜测的一样.契卡在联邦安全局渗透的太厉害了.不仅布塔什是卧底.现在又冒出來一个更重要的达科塔.区别只是.联邦安全局知道达科塔的真实身份.他们想要利用达科塔.其实反被达科塔利用了.”

“沒错.”孟阳龙点了点头:“就比如这一次联邦安全局派到国内的人被血洗.毫无疑问是达科塔提供的情报.联邦安全局的官僚们可能也想到了.要瞒着达科塔.但达科塔毕竟掌握着在华情报网.还是有办法知道这事的.”

“这让我觉得.联邦安全局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既狡诈又昏聩……”摇了摇头.苍浩有点感慨的道:“如果不够狡诈.当年的克格勃不可能纵横那么久;如果不够昏聩.克格勃最后也不至于完蛋.”

“你先别感慨了.还是想一下.改怎么对付这个达科塔.”

“毫无疑问.达科塔知道很多事.我考虑过不是沒有办法在他自尽前抓住他.但是……”顿了顿.苍浩颇有些担忧的道:“这种人必定受过严酷的受虐训练.轻易是不会开口的.如果我们旷日持久的折磨他.又有麻烦.他是一个双重间谍.哪怕只是失踪一天.都会让联邦安全局和契卡高度紧张.契卡会怀疑是联邦安全局锄奸了.联邦安全局却不会怀疑契卡.毕竟达科塔的契卡身份才是真实的……”

孟阳龙已然明白了:“那么联邦安全局就会怀疑我们.进而可能影响到相互的关系.”

“所以.我想來想去.这个人不能动.”摇了摇头.苍浩无奈的道:“但这个人如果继续留在广厦也不是什么好事.”

“沒错.”孟阳龙说着.脸色变得有些阴鸷:“不管他到底是帮联邦安全局还是帮契卡.总之不是在帮我们.联邦安全局默许这个双重间谍的存在.是因为对自己这方多少有用处.但这个达科塔对我们却半点用沒有.尤其是这一次联邦安全局被血洗.更说明这个人对我们是一种威胁.”

“联邦安全局死了那么多人.不可能查不出來是达科塔出卖了情报.难道不找达科塔算账.”

“你不懂政治.”孟阳龙瞥了一眼苍浩.淡淡的道:“首先、如果联邦安全局高层认为达科塔这个人非常有用.就算为此牺牲几个特工也不算什么;其次、达科塔能够活到今天.恐怕不只是因为有利用价值.也是因为联邦安全局高层有人袒护……所以.阿芙罗拉同事们的惨死.只会被算到契卡的头上.知道真相的人也会故意忽视达科塔在其中的作用.”

苍浩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那么更说明这个人必须死.”

“问題是怎么死.”孟阳龙冷冷一笑:“我分分钟都可以派人把他打成筛子.也可以制造各种意外让他横死街头.但任何一种谋杀都是有迹可寻的.一旦联邦安全局方面通过某些蛛丝马迹发现是我们干掉达科塔.后果你懂.”

“不.”苍浩摇了摇头:“有一种谋杀是完美的.那就是让这个人死于自体疾病.至少看起來像是病死的.”

孟阳龙眼睛一亮:“怎么做.”

“这个事交给我吧.”苍浩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阿芙罗拉也是我的搭档.她的同事们惨遭横祸.我应该帮她报仇.”

“苍浩.你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这我很欣赏.不过我也要提醒你.政治面前是沒有对错之分的……”顿了顿.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有些人可以帮.有些人不能帮.”

苍浩深深一笑:“这个我懂.”

“至于达科塔这事吗……”孟阳龙眼珠转了转.说了一句:“随便你吧.”

孟阳龙这话事实上就是默许.但孟阳龙不会把话说的很明白.万一苍浩搞出麻烦.这样孟阳龙就可以很轻易摆脱责任.

看了一眼孟阳龙.苍浩心里嘀咕了一句:“老狐狸.”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起.是井悦然打來的:“你在哪.”

“家里啊.”苍浩故意打了个哈欠.显得很困的样子.

“你这几天消失了.”井悦然有点不高兴:“上班你也不上.电话你也不给我打.你到底在忙些什么.”

“上班.”苍浩听到这话想起.貌似自己是曹氏地产的副总裁.而这段时间自己在外面忙.完全把公司的事情给忘了.

很显然.公司把苍浩也给忘了.这些日子一个电话沒有.苍浩的上级沒有过问苍浩为什么沒來上班.苍浩的下属也沒有工作向苍浩请示.

事情有点不对劲.苍浩怀疑.是不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公司已经把自己给解雇了.

“听着……”井悦然叹了一口气:“我不管你在忙什么.你的工作积压了一大堆.我建议你适当的时候回來处理一下.”

“哦.”苍浩松了一口气.看來自己沒被解雇:“好的.”

“还有.老子有点想你了……”井悦然说起情话來.也是半点不客气:“明天我休息.我要求你把时间全部留给我.不许再做其他事了.”

“沒问題.”苍浩连连保证:“明天我全天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祸害我都成.”

“才沒心思给你开玩笑.”井悦然轻哼了一声.就挂断电话.

苍浩收起手机.告诉孟阳龙:“马上给我安排飞机.明早之前.我必须回广厦.”

“干嘛.”孟阳龙斜眼看着苍浩:“忙着约会.”

“是啊.”

“为了男女私事.调动军用飞机.你这要求好像有点过分吧.”

“我为国家做出那么多贡献了.你看看国家是不是也可应该照顾一下我……”苍浩满面愁容的对孟阳龙说道:“我一把年纪了.还单身呢.好不容易处了个女朋友.最近又沒有什么时间在一起……长此以往.我们肯定得分手啊.我一屌丝有个白富美女朋友不容易……孟老.你是军人.应该了解两地分居的苦楚.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啊.”

“好了.好了.”孟阳龙摆摆手.觉得按照苍浩这个逻辑发展下去.自己要是不调一架飞机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于是.就在当天半夜.一家小型飞机把苍浩送回了广厦.

同一时间.在广厦外海某处群岛.这里有着密布的礁石和复杂的海况.平常渔民都不愿來打渔.也沒有货船或客轮路过.

一个不小心.船就会撞在礁石上.來这个地方实在太危险了.

不过.有一个人把这里的海况和礁石分布情况调查的非常清楚.就是雷泽诺夫.

雷泽诺夫知道.在礁石之间有一条航路.非常狭窄.几乎不能说是航路.但刚好可以容纳契卡基地.

于是.契卡基地缓缓驶进这片礁石之中.为了稳妥起见.雷泽诺夫亲自掌舵.

这个当年旧苏红海军的后代在军舰上长大.从小对大海就有着高度灵敏的直觉.能够熟练操作各种船型.

雷泽诺夫在驾驶台上.双手把舵.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脸上沒有一点表情.

饶是如此.也是险况环生.礁石距离船舷最近的时候连半米都不到.

还有那么几度.传來古怪的“嗡嗡”声.还有轻微震动.那是船底摩擦到了海底.

终于.契卡基地这艘巨船停稳了.雷泽诺夫长呼了一口气.擦过毛巾擦了一下脸.此时他额头上全都是汗水.

把毛巾扔到一旁.雷泽诺夫來到舷窗前往外看去.马上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正是退潮.周围海上密密麻麻全是黑点.那些就是礁石.

更远处.几座海岛把这片海域环绕起來.刚好遮住了船身.

无论从空中还是海上.都不太容易发现契卡基地.雷泽诺夫心里宽慰自己:“这地方这么复杂.华夏的海军和海警.应该也不会來搜索吧……”

一个手下走过來.先是立正.随后毕恭毕敬的向雷泽诺夫报告道:“今天一整天的时间.广厦外海到处都是飞机和舰艇.全部隶属华夏海警和海军.”

“嗯.”雷泽诺夫点点头.明知故问:“找到什么了吗.”

“目前还不知道.不过他们的搜索仍在继续……”咽了口唾沫.手下小心翼翼的道:“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找我们.”

雷泽诺夫立即恶狠狠看了一眼手下.手下噤若寒蝉.不敢再出声了.

默然片刻.雷泽诺夫长呼了一口气:“我们藏在这里.华夏人应该是找不到的……看來我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在巨龙作战开始之前.做足了准备功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