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当井悦然遇到廖家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驾驶室里的人听到这话.互相间看了一眼.都沒敢说什么.

“下锚……”雷泽诺夫沉着的发布了一些列命令.随后吩咐各部门:“听着.不管出现任何状况.必须把船停泊在原地.只要漂出一点距离.都有可能触礁.所有人都把神经给我绷紧了.”

话音刚落.海上传來“呼呼”的响声.是起风了.而且风力越來越大.从1.0级马上发展到7.0级.

在海上.风力如果达到7.0级.这已经算是疾风了.海面可见海浪翻滚咆哮.

很快的.风力进而飙升到8.0级.当真可以看到排山倒海这种景象.海浪如同一座座高山向契卡基地涌來.海浪顶端不断飞起白沫.

这种白沫是判断风力的一个重要标志.正常情况下.如果起了这样的风浪.所有渔船都不能出港.

但是.此时的这股风力只出现在这片群礁.因为几座主要的岛都有比较高的山.环绕之下形成了一种效应.强化了本來不是很大的风浪.

正因为这种特殊的地理特征.才使得附近很少有船只经过.

契卡基地开始颠簸起來.而且越來越猛烈.偌大的船身就像纸片一样.突然被卷上海浪的高峰.紧接着又狠狠摔落下來.

有几次.船身出现严重的横摇.也就是船身左右摇晃.甚至船舷紧贴在了海面上.把船底露在外面.

还有一度的.契卡基地被海浪拍下來.眼看着就要撞向礁石.

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人类显得那样渺小无助.

不过.在雷泽诺夫沉稳的指挥下.所有险况全部度过.

等到风力最后平息.船上的人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衣衫.其中很多人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

如果不是雷泽诺夫坚持复仇.契卡基地也不至于躲在这里.可是依然沒人敢说什么.

事实上.雷泽诺夫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趁着别人不注意.擦了一下冷汗.回到自己的舱房.

随后.雷泽诺夫拿起电话.给周大宇打了过去:“怎么样.”

“一切正常.”周大宇早已经安顿下來.急忙把最近所有事情汇报了一遍.又告诉雷泽诺夫:“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们.估计警方和军方都不知道.我们已经上岸.”

“很好.”雷泽诺夫点点头:“我不瞒你.契卡基地随时有可能被发现.如果我们全部牺牲了.你要把契卡的事业继承下去.”

周大宇立即保证:“沒问題.”

“我让你狙击曹氏地产.怎么样了.”

“我搞了家空壳公司.注册地在开曼群岛.只要你的资金到位.马上可以开始操作.”顿了顿.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这一次一定让苍浩付出沉重代价.”

“非常好.”雷泽诺夫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有……死镰怎么样.”

“他很好.”周大宇笑着道:“我请了最好的大夫.他恢复的非常快.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到你身边了.”

“不.”雷泽诺夫毫不犹豫的道:“让死镰留在你那里.”

周大宇用力点点头:“沒问題.”

雷泽诺夫沒再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周大宇把电话扔到一旁.冷冷一笑:“傻B.”

短斧手问了一句:“谁.”

“当然是那个老毛子了.叫什么來着……哦.雷泽诺夫.”重重哼了一声 .周大宇冷笑着道:“我实在是被逼无奈才给契卡做事.可这个雷泽诺夫竟然真把我当成契卡的人了.我有点难以理解他的心态.或许.他认为契卡的事业非常伟大.只要是接触过契卡的人就一定愿意为此牺牲.其实我特么根本不知道契卡是个什么玩意.也不想知道.”

“我也不关心契卡.”短斧手也是冷笑起來:“只要时机成熟.我们就反戈一击.”

“沒错.我们现在是暂时隐忍.不为了别的.只是为了钱.”呵呵一笑.周大宇不无得意的道:“这个雷泽诺夫算是恨死苍浩了.只要能搞死苍浩不惜手段.愿意掏钱出來让我搞垮曹氏地产.现在他正在调拨资金.这很好.本來我也不会放过苍浩.”

“不过有一个问題.那就是搞垮曹氏地产之后.就算我们能杀了苍浩……”短斧手提起“苍浩”这个名字.把拳头捏得咯咯直响:“可你仍然摆脱不了契卡的控制.”

“放心.”周大宇又是笑了起來:“我听雷泽诺夫的语气.好像已经有些绝望了.应该说他这一次來华夏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我不管他到底为什么要寻死觅活.反正他在华夏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军队和警察都不会放过他.他那艘破船……”

周大宇沒把话说下去.短斧手接过了话茬:“沒错.我也觉得.那艘船快沉了.”

“等到雷泽诺夫一死.所有这些钱不还都是我的.”周大宇双手抱头.躺在沙发上.非常满意的道:“总是有人來给我送钱.真沒办法.”

“等雷泽诺夫死了……”短斧手冲着隔壁房间努了一下嘴:“那人怎么办.”

“就算死镰伤好了.雷泽诺夫也要把他留在我身边.摆明了是监视我吗.等到那艘船沉了……”周大宇表情阴冷的说了一句:“随你处置.”

有一件事情.周大宇沒骗雷泽诺夫.他确实动用了最好的资源给死镰治伤.而这是为了获取雷泽诺夫的信任.

事实上.周大宇在心里早就给这个人判了死刑.因为短斧手对那一次交手仍然耿耿于怀.必要置死镰于死地.

广厦市的清晨.

今天是周末.街头依然像平日那么繁忙.在这个城市客居的人们.往往不知道什么是休息日.

井悦然今天跟苍浩有约会.早早就起床了.精心化妆之后.开车上路.

有些日子沒见苍浩.井悦然发觉自己心里还真挺想念这个不太着调的二B青年.当然“二B青年”是井悦然个人给苍浩的评价.

这一想念.井悦然心里一急.看到路口红灯即将亮起.就想要抢过去.

沒料到.井悦然前面有一辆车.而这辆车非常遵守交通规则.早早就停了下來.结果井悦然的车子“咚”的一下追尾了.

前面的车车门打开.下來一个穿着笔挺警服的女警察.看了看井悦然的车子:“哎呦.车子不错啊……”

井悦然打开车门下车.懒洋洋的道:“你说该怎么办吧.咱们正常走保险行不.”

女警察打量着井悦然:“你……我知道你是谁.”

“倒是有很多男人跟我套磁.女人还是第一回……”井悦然笑着耸耸肩膀:“不过你觉得我像蕾丝边.”

女警察叹了一口气:“你是苍浩的女朋友吧.”

井悦然一愣:“你是.”

“我发现苍浩的手机用一个美女做屏保.本來我以为是网上的截图呢.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女警察说着.向井悦然伸过手去:“我是廖家珺.”

其实.廖家珺跟井悦然之前见过面.不过都是一些特定场合.而且两个人也沒什么來往.

今天两个人都带着硕大的太阳镜.要是不仔细看.还真认不出來对方.

两大美女撞了车.而且还都是穿制服.一个是警服.另一个是职业套装.后面被堵住的司机表现出了空前的耐心.竟然沒有一个按喇叭.

这要是换做平常时候.司机们早就开骂了.各种问候对方家人和祖宗.

井悦然见时间还有些早.主动提出跟廖家珺喝点茶.

廖家珺同意了.却不知道井悦然其实有另外一层盘算.井悦然早就知道苍浩跟一个女警察关系不错.很想知道这层关系到底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两大美女就近找了一家咖啡屋.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廖家珺沒怎么在意.不过井悦然却很享受被注目的感觉.

落座之后.井悦然深深地说了一句:“我早就听说苍浩跟你关系不错……”

廖家珺根本沒觉察到井悦然话里有话:“是吗.”

“他经常跟我提起你.”

苍浩在井悦然面前从來沒提起过廖家珺.不过廖家珺并不知道.只是觉得井悦然既然这么说了.自己总应该回敬一句:“苍浩也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然而这又不符合实际情况.事实是苍浩在廖家珺面前基本不提女朋友.而廖家珺又不愿意说谎.结果就沒说话.

井悦然继续发问:“你们两个关系不错吧.”

“我很欣赏他.”廖家珺非常诚恳的道:“往往的.我很羡慕你.能找了这么一个有传奇色彩的男朋友.”

“谢谢你这么说.”眼珠一转.井悦然觉得廖家珺这话很有问題:“苍浩有什么传奇色彩.你这是挖苦人吗.”

“你不知道苍浩到底是什么人.”

“我……”眼珠又是一转.井悦然笑着道:“我当然知道了.只不过……我觉得算不上有太过传奇.所以我想知道他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毕竟廖家珺是搞刑侦工作的.按说应该有些城府.但这份城府在井悦然面前仍然太嫩.

井悦然本來知道的不多.却偏偏装作知道非常多.然后用语言步步引诱.让廖家珺主动说出所知的所有事.

而廖家珺知道的事.又有太多是井悦然不知道的.结果在接下來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井悦然的人生观经受了一次彻底的洗礼.

她猛然间发现.原來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不为自己知道的秘辛.更沒想到原來苍浩亲身经历了这些秘辛.

一度的.井悦然忘记了跟苍浩还有约会.完全被廖家珺说出的事情所吸引.

然而.井悦然又是演技派.廖家珺根本沒看出來井悦然了解得很少.

最后.井悦然缓缓站起身來.表情有些怪异的道:“我……要告辞了.”

“你有事.”

“我有点工作要去处理.”井悦然说着.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张名片.塞到廖家珺的手里:“很高兴见到.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至于那车……”

“放心.沒什么.一点小事.”廖家珺笑着摆摆手:“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很高兴你这么说.”井悦然跟廖家珺告辞.随后匆匆赶去另一间咖啡屋.而苍浩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了.

苍浩有点不满意:“你怎么才來.”

“美女总是要迟到的.”井悦然要了两杯咖啡.又点了两块点心.很关心的道:“你还沒吃早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