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女人与黄瓜/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是啊.”苍浩揉着肚子.可怜兮兮的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我了.”

“我毕竟是你的女朋友……”井悦然悠然长叹了一口气:“关心你是应该的.可能我过去做得不够好.不过以后会做得更好.”

其实.平日井悦然还真就挺关心苍浩的个人生活.今天说这样的话完全就是话里有话.但苍浩根本沒听出來.

点心很快上來了.苍浩也顾不上说话.两口就是一个.吃相一如既往的难看.

苍浩是真饿了.而只要这么一饿.屌丝形象总是一览无余.

井悦然沒动点心.也沒喝咖啡.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苍浩.

苍浩吃得差不多了.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井悦然:“你看什么.”

“看你啊.”井悦然笑着叹了一口气:“同时想一些事情……”

苍浩打破沙锅问到底:“想什么.”

其实.井悦然想的是那个传奇的雇佣兵之王.怎么就会是自己眼前这个见了吃食就不要命的屌丝.听到苍浩这么问.井悦然也沒说实话.随口说了一句:“如今市面上的黄瓜.不是太老.就是太嫩.我在想到哪去能买到好点的黄瓜.”

“这个啊.”苍浩嘿嘿一笑:“我教你一招吧.”

井悦然一愣:“啊.你还懂这个.”

“当然了.”苍浩不无得意的介绍起來:“你把黄瓜装进避孕套.然后放进冰箱冷冻格里.冻上二十四个小时再拿出來.这样一來.黄瓜里的水分沒有流失.等到解冻之后外面软.里面硬.非常好用……”

苍浩很想告诉井悦然.完全沒必要那么辛苦.自己身上就有根肉黄瓜.绝对比市场上那些转基因黄瓜强多了.

但井悦然坚持要把两个人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苍浩也沒办法.只是沒当半夜欣赏过爱情动作片之后.总是有一种被抛弃的落寞感.

井悦然从來沒想抛弃苍浩.然而这一切很快就发生了.

听到苍浩的话.井悦然就是一愣:“你说的这些……跟做面膜有什么关系.”

“做面膜.”苍浩也愣住了:“你拿黄瓜做面膜.”

“是啊.不然你以为……”井悦然马上明白了.脸色一红:“你太龌龊了.”

“我也是说做面膜……”苍浩干笑着道:“像我说的这样.面膜更好用.”

“不扯面膜的问題了……”井悦然感到很羞窘.急忙岔开话題:“你这些日子也沒來上班.到底在忙什么.”

“忙些自己的事情.”苍浩耸耸肩膀:“搞了点小生意.”

“什么样的小生意.”

苍浩一摆手:“不值得一提.”

“是吗.”井悦然话锋一转:“我觉得.你要是忙得差不多了.也该回公司看看了.虽然你有一座豪宅.归根到底还不是有钱人.需要好好经营自己的事业.”

“对了.公司最近怎么样.”

“一切如常.”顿了顿.井悦然接着道:“根本沒人对你考勤.开会的时候王延辉也从來不找你.就好像你这个人从來不存在一样.”

苍浩吓了一跳:“我不会是被解雇了吧.”

“那倒不会.”井悦然摇摇头:“需要你处理的工作.王延辉全代办了.需要你签字的文件.王延辉也压下來.只说等你回來再说.”

苍浩有点意外:“他怎么变得这么好.”

“我也不知道.”井悦然撇了撇嘴:“看來王延辉是不敢惹你.”

“他终于知道哥不是一般人了.”

“你当然不是一般人.”轻哼一声.井悦然说道:“别怪我沒提醒你.曹家父女现在都不在国内.这个期间如果公司出现问題.你和王延辉首当其冲要负责.到时候王延辉可以把责任推给你.反正你一直旷工.大家都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

“是吗.”苍浩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话说.曹家父女在M国玩得挺嗨吗.看起來是不想回來了.”瞥了一眼苍浩.井悦然试探着问:“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苍浩当然知道曹家父女为什么去M国.只是沒想到竟然会滞留这么长时间.

细想一下.苍浩倒也能理解.他们父女一直忙于生意.这些年來甚少沟通.这一次去M国.可能成为难得的亲子之旅.父女两个可以把一直沒说过的心里话全都说出來.

不过苍浩沒有对井悦然解释这些.只是问了一句:“公司最近情况怎么样.”

“别的倒是沒什么.几个工程稳步推进……”说到这里.井悦然摇了摇头:“倒是股价有些移动.”

“哦.”苍浩眉头皱起:“详细说说.”

“简单说.就是股价忽涨忽跌.但幅度都不是很大.原本我沒觉得有什么.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让张兴昱看了一下线图……”说着.井悦然摇了摇头:“他说.看起來像是正常的市场波动.但也有可能是有人暗中狙击股价.”

“是吗.”苍浩深深一笑:“如果有人准备在曹氏地产搞事.就一定会在股价上做文章.当初姚军辉就是这样.”

“问題就在这.过去我们都知道是姚军辉出手.但这一次不知道是谁.”井悦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我负责金融部.如果这方面出现问題.肯定就是我的责任啊.”

“如果真的有人在搞股价.最坏的结果就是公司被收购……”思存片刻.苍浩问道:“想要知道是谁干的.就要知道谁有作案动机.”

“继续说.”

苍浩反问:“张兴昱收到什么风声了吗.”

“沒有.”井悦然摇摇头:“所以他跟我说.这只是一种可能.因为他在圈子里沒听说谁对曹氏地产有兴趣.”

“是吗.”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只是狙击股价牟利.对方肯定來自张兴昱所属的金融圈.既然不是.那么目的还是想要收购.这个人必定对公司有一定兴趣.而且他还能在表面上做得不留痕迹.很大可能是公司内部的人了.”

“话说.当初姚军辉想要收购.也是找张兴昱合作的.”井悦然一摊双手:“如果这个人真是内鬼.那还有可能会是谁.”

“如果对方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对公司情况又足够了解.只要配合一定的技术手段.其实不需要金融圈的合作.完全可以独立收购.”顿了顿.苍浩继续分析道:“公司这些大佬.有野心的都追随姚军辉重新创业去了.留在公司的那些又沒有足够的资金实力.”

“杨旭飞呢.既不属于曹雅茹的人马.又不是姚军辉的派系.他有作案动机.”

“话说.倒是侥幸留了下來.但我相信他沒有这个能耐.”不屑的笑了笑.苍浩又道:“在公司这段时间.我发觉杨旭飞的脑力和实力远不如姚军辉.连姚军辉都沒做到的事情.杨旭飞就可以了.”

“可这些人都排除了.还能有谁.”

“还有一个人……”苍浩皱起眉头:“周大宇.”

井悦然一愣:“他.”

“周大宇在公司只是小员工.但离开之后却是运气爆棚.先后跟随了不少有实力的人物.结果.这些人物纷纷倒台.而留下的实力和资金全被周大宇接受……”叹了一口气.苍浩有点无奈的道:“有时候我还是挺羡慕他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井悦然点点头:“看來公司确实需要你.”

“等我这边忙过了.回头去公司点个卯.”

“你最好在董事长和总裁回国前上班.”井悦然有点不太放心的叮嘱道:“不管你跟曹家关系再怎么好.作为副总裁你必须发挥自己的价值.否则会被人看扁的.”

“我知道.”

井悦然怨艾叹了一口气:“其实.说起來你苍浩是个穷二代.能有今天的成绩.应该弥足珍惜……”

“你说错了.”苍浩非常认真的道:“其实我不是穷二代.”

听到苍浩这话.井悦然就是一愣.旋即心头又有些狂喜.

无论苍浩跟曹家是什么关系.苍浩都是出身寒门.这是毋庸置疑的.井悦然很清楚.

难道苍浩真的不是那么简单.井悦然本來不在意苍浩的出身.但如果苍浩出身豪门.她当然会感到高兴.

井悦然看着苍浩.很认真的问:“那么你是……家道中落.”

“错.”苍浩摇摇头:“其实我们家已经穷了好几代了.”

井悦然一时无语:“你……”

“知道公司一切安然无恙就好了.”苍浩喝了一口咖啡.又道:“就像你说的一样.虽然我空有一座豪宅在.归根到底还是个屌丝.我一定会努力把这份工作做好的.”

顿了一下.苍浩低声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最近确实需要钱……”

苍浩这么说.是因为想起了矩阵计划.墨师的这个计划简直就像是无底洞.不管有多少钱都能砸进去.

更要命的是.到目前为止.苍浩还是不太理解矩阵到底能干些什么.

但苍浩还是选择相信墨师.墨师不会说谎.这是苍浩的本能反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