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原来今天是七夕/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井悦然沒有说下去.苍浩追问:“怎么样.”

井悦然直接丢过來一句:“我们分手吧.”

发过去这句话.井悦然站起身來.微笑着对阿芙罗拉说了一句:“你们聊.我有事.先回局里了.”

井悦然这话说的非常自然.竟然好像真是国家安全局特工.阿芙罗拉根本沒怀疑:“再见.”

“你等等.听我说……”苍浩本來想要追上去.发现阿芙罗拉也要跟上來.只能作罢.

阿芙罗拉很认真的问:“苍先生你要去哪.”

平白无故多了这么一条尾巴.苍浩非常无奈.转回身坐下來:“你有你的工作.我有我的工作.我的工作不都是跟契卡有关.你这样跟着我给我造成很大麻烦.”

“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 阿芙罗拉微微一笑:“你是聪明人.应该能想到.我跟着你仅仅是因为不想让你瞒着我什么.”

“我能瞒你什么.”

“那就是你的问題了.”阿芙罗拉缓缓摇了摇头:“我能够明确感觉到.在契卡问題上.你们华夏人打着自己的算盘.”

“明白告诉你.你说的还真就沒错.不过你们联邦安全局也一样有自己的算盘.”苍浩越说越有点不耐烦:“再说了.契卡是在我们的土地上犯事.我们当然可以全权处理.有事情瞒着你也正常.”

“不行.”阿芙罗拉立即摇了摇头:“契卡是俄国人.必须按照俄国法律惩治.一旦抓到他们.请移交给联邦安全局.”

苍浩听到这话才猛然意识到.在如何处理契卡这个问題上.似乎华夏和俄方还潜藏着矛盾.

契卡既然在华夏犯事当然应该按照华夏法律处理.不过阿芙罗拉的要求从国际惯例和法理上來说倒也站得住脚.

很显然.契卡对于联邦安全局來说很有价值.如果真的把雷泽诺夫等人移送过去.接下來联邦安全局利用这些人做些什么事还真不好说.

如果不是阿芙罗拉说了出來.苍浩之前还真沒意识到这一点.

此时苍浩倒也沒跟阿芙罗拉争辩.只是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只要发现契卡基地的影子.直接就打沉在海里.一个活口不留.

阿芙罗拉打量着苍浩:“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会否认我们联邦安全局有权利处理契卡吧.”

“对不起……”苍浩深吸了一口气:“我还真沒寻思这些.我就是觉得你该干什么就应该去干什么.别在这赖着了.”

“我们是搭档.”

“有工作才算搭档.沒工作的时候.沒必要在一起吧.”

阿芙罗拉嘿嘿一笑:“我还真就打算二十四小时跟着你.”

“你……”苍浩有点火了.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你如果真的要跟着我.会给我的生活和工作带來很大困扰.”

“你只是地产公司的员工.暗中给国家安全委员会做事……好像还是业余的.”阿芙罗拉耸耸肩膀:“你沒有成家.朋友也不多.我不知道会给你带來什么困扰.”

苍浩不屑的笑了笑:“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我确实很了解你.只是一直都沒说……”阿芙罗拉说到这里.看着苍浩的目光变得有些耐人寻味:“比如说.我知道你回归和平生活之后.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需要依靠氯硝西泮稳定情绪.”

“老兵很多都得这种病.沒什么大不了的.这就证明你了解我.”

“我知道你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比别人要更严重.”

“你说的沒错.”苍浩点头承认了:“当年.我被迫成为雇佣兵.我几乎为此每天都在咒骂上帝.尽管我根本不相信上帝.再后來.我发现雇佣兵生活给了我很多启迪和教导.而且我也越來越习惯这种生活.于是当我离开的时候有些茫然无措……为什么我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更加严重.就是因为我在那些年看到太多人性的黑暗面.结果我被那段记忆困住了.”

阿芙罗拉微微点点头:“自从你从新开始战斗之后.从红魔集团的出现到法兰克斯雇佣兵.你开始越來越少吃药了.直到现在根本就不吃.”

听到这句话.苍浩愣住了.事实上如果不是阿芙罗拉说出來.自己都沒意识到这些日子根本沒再吃氯硝西泮.

“你并非是被那段记忆困住了.正相反的是.你非常怀念.”顿了顿.阿芙罗拉一字一顿的道:“新的战斗让你重新找回了自己.”

苍浩的目光非常茫然:“这……”

“苍浩.你是为战斗而生的……”此时此刻的阿芙罗拉.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就在十分钟之前.她还非常无奈.不知道该干什么.眼下却好像洞彻苍浩肺腑:“你天生就是一个战士.”

“你确实很了解我.”苍浩回过神來.冷冷的看着阿芙罗拉:“你说.我是应该杀了你.还是娶了你呢.”

“那就看你的本事喽.” 阿芙罗拉撇了撇嘴:“不管哪一种.你都有大把的机会.因为就像我说的一样.我会二十四小时跟着你.”

阿芙罗拉还真是说到做到.不管苍浩去哪.她都跟在后面.

有一个大胸大屁股的俄国美女尾随.苍浩在路上吸引了不少艳羡的目光.但苍浩的感觉却只有非常无奈.

就是因为阿芙罗拉的出现.井悦然跟苍浩闹分手.当然这事可能只是一个诱因.原本井悦然就对苍浩有成见.但苍浩还是迁怒于阿芙罗拉.

苍浩一度想要告诉阿芙罗拉.自己找个女朋友不容易.就这样被她给搅黄了.她以后必须对自己的兴生活负责.

不过.阿芙罗拉已经足够了解苍浩.苍浩不想让她加深这种了解.也就沒多说什么.

无论如何.苍浩实在不习惯被人跟着.又有那么一度.苍浩打算找个沒人的地方.干脆掐死阿芙罗拉算了.

可是看看那大胸和大屁股.苍浩又有点舍不得.这简直就是暴敛天物吗.

结果苍浩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做什么.最后沒办法.索性去了多林寺.

苍浩刚一进门就听见不信禅师在那念叨:“贫僧昨日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今日人间必是炮火连连.鲜血淋漓.再过数日.必定生灵涂炭.多为腹中胎儿.为避免悲剧发生.贫僧迫不得已送上一场大造化……”不信禅师正说着.看到了苍浩.急忙问:“老大你要买套吗.”

苍浩一愣:“我买套干什么.”

“难道老大你今晚沒有约.”格桑在旁边说话了:“今天七夕啊.遍地约泡.这么一个七夕节.也不知道救活了多少濒临倒闭的快捷酒店.”

阿芙罗拉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在说什么呢.”

不信禅师和格桑这才注意到阿芙罗拉.两个骗子和尚登时两眼冒光.一个劲的咽口水:“漂亮啊.”

“谁说老大沒有约……这不.都换成洋货了.”

“都给我闭嘴.” 苍浩恶狠狠瞪了一眼两个骗子和尚:“她是我……是我妹.”

格桑干笑着问:“老大你怎么有个金发碧眼的妹妹.”

不信禅师跟着问了一句:“不会是当年你父亲在外面犯的错误吧.”

苍浩本來就很烦躁.听到这话.差点对两个骗子和尚大打出手.

也就在这个时候.阿芙罗拉大大方方向两个骗子和尚伸过手去:“你们好.我是阿芙罗拉.现在算是苍浩的同事……”说到这里.阿芙罗拉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苍浩:“但也有可能成为他的妻子哦.”

阿芙罗拉这话本是为了揶揄苍浩.两个骗子和尚却当真了.忙不迭地说:“恭喜老大了.”

趁着阿芙罗拉不注意.格桑还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低声道:“如今老大都开始约洋炮了.”

苍浩正寻思着到底是掐死不信.还是淹死格桑.抑或把两个秃驴一起宰了.墨师走了过來:“今天七夕.咱们虽然是一帮光棍.也可以庆祝一下.你们打算怎么过.”

“原來今天是七夕……”苍浩突然垂头丧气.这会才明白今天原本不是休息日.为什么井悦然却要约自己出來.原來井悦然是打算跟自己过节.却沒料到情人节变成情人劫.两个人竟然分手了.

苍浩越想越郁闷.却沒有人注意到苍浩很郁闷.果然在那真的商量起怎么过节.

格桑和不信禅师依然围着阿芙罗拉打转.他们甚至忘了过问到底从哪冒出來这么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只是冲着那舶來的胸脯和屁股一个劲咽口水.

墨师却是看出阿芙罗拉有些來头.找个机会把两个骗子和尚叫到一旁.低声吩咐道:“那个女人有问題.你们最好离远点.别让她知道太多事.”

同一时间.在广厦海边.一场谋杀正在进行时.

一个矮胖的中年白种男人正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时常拿过身边的椰子嘬两口.他就是俄国驻广厦文化参赞达科塔.

这里有人本來很多.到了中午.阳光渐渐强烈起來.有人们纷纷找地方避暑了.

或许因为來自寒冷的过度.俄国人对日光浴情有独钟.达科塔仍然躺在沙滩椅上.沒有离开的打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