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这还真是一场肮脏战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苍浩沒回房间.就坐在门前抽烟.

也不知道墨师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拎着几瓶酒和熟食过來找苍浩.两个人边吃边聊.一整夜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不过.两个人聊的都是生活上一些琐事.阿芙罗拉倒是侧耳听了一会.很快发现沒什么情报价值.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阿芙罗拉的手机响了.

她瞥了一眼苍浩.迅速走到一旁.把电话接了起來.

过了一会.她收起手机.來到苍浩面前叹了一口气.

“沒想到你都配上手机了.”苍浩一本正经的问:“移动还是联通.联通联通.联而不通.移动移动.不移不动.这两个都不怎么样.我建议你还是国际漫游吧.反正你们联邦安全局不差钱.多卖点天然气就啥都有了.”

“我现在沒心情开玩笑.” 阿芙罗拉用非常惋惜的语气说道:“有点急事.我马上需要去京城.抱歉不能陪着你了.”

“是吗.”苍浩的表情更加惋惜:“我还沒跟你呆够呢.怎么你这就要走了……慢走.不送.”

“事发突然.我过两天就回來……”

“这个就不用了.”苍浩急忙打断了阿芙罗拉:“不欢迎你回來.”

“我们是搭档.”阿芙罗拉怒道:“难道你想终止合作关系.”

“我不是这个意思.”苍浩嘿嘿一笑:“开个玩笑.”

阿芙罗拉走了.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给孟阳龙打了一个电话:“还在广厦吗.”

“在.”

“你可以过來找我了.”

“你把阿芙罗拉打发走了.”

“准确的说不是我.而是我让维金柯想办法.结果今早阿芙罗拉被调走了.”

“高招.”孟阳龙呵呵一笑:“不过.应该是你來见我.怎么能是我去见你.”

“昨天是你來找我.当然是你找我有事.”苍浩耸耸肩膀:“如果我找你有事当然也就是我主动去见你.”

孟阳龙有点恼火.自己这么高的身份地位.却被苍浩吆喝來吆喝去.本來孟阳龙想发火.不过想到自己还真有求于苍浩.就只能耐着性子道:“正好我有时间.十分钟后到.等着我.”

十分钟后.孟阳龙又來了.还是那辆红旗轿车.

苍浩刚上车.孟阳龙就说了一句:“达科塔死了.”

“嗯.”苍浩点点头:“早知道了.”

“真的……是你让人下手.”孟阳龙狐疑的打量着苍浩:“但大夫说是死于心肌梗塞.”

“有一种东西叫氢氟酸.人体吸入之后.浑身血管收缩.最后导致器脏严重缺氧而死.也就是等到人死了之后.血管又会自然松弛开.结果死因看起來就像某种梗塞.具体什么梗塞就跟这个人自身体质有关了.”顿了顿.苍浩接着道:“因为氢氟酸毕竟是酸.有一定腐蚀性.会烧灼皮肤和粘膜.想要不留痕迹就必须用某种溶剂作为载体.所以.用氢氟酸杀人必须是近距离.如果距离太远的话.这种溶剂就会跟氢氟酸分解开.”

孟阳龙很好奇的问:“是什么溶剂.”

“我也不知道.”苍浩倒还真沒说谎.所有这些东西都只有李崇一个人了解.苍浩自身是个理科盲:“还有就是.用这玩意杀人.自己必须飞快吃一片解药.吃得太早起不到解毒效果.如果吃太晚了自己又会中毒.所以挺有难度的.”

孟阳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來达科塔就死于氢氟酸.”

“我沒这么说.”苍浩面无表情的道:“我就是知道有氢氟酸这么一种东西.你不是说达科塔死于心肌梗塞吗.那就是心肌梗塞好了.我不知道跟氢氟酸有沒有关系.”

孟阳龙嘴角抽搐了几下:“你跟我也不说实话.”

苍浩立即举起右手做发誓状:“我说的全是实话.”

苍浩早看出來.这真就是一场肮脏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对任何人都不能信任.

在过去的战争中.苍浩最引以为信赖的就是自己的战友.这些战友直到今天依然值得依靠.但对队友却未必.而孟阳龙就是队友.

所以.苍浩在孟阳龙这条老狐狸面前.不会承认太多事..

孟阳龙看了一眼苍浩.心里骂了一句:“这是一条小狐狸.”

一老一小两条小狐狸坐在车里.沉默了一会.孟阳龙给苍浩递上了一根烟:“维金柯是怎么把阿芙罗拉调走的.”

“那我不知道.他有他的办法.”

“阿芙罗拉会回來吗.”

“肯定会.维金柯说得明白.他只能暂时让阿芙罗拉在京城呆几天.”说到这里.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这样我也就满足了.正好能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否则一天到晚跟着这么一个女人真是不方便.”

孟阳龙暧昧的一笑:“挺好的.”

“怎么好.”

“你看你.眼眶发黑.看來昨晚是沒干什么好事.”

“那是因为我根本沒休息.一整夜都在喝酒.”苍浩讷讷的问了孟阳龙一句:“你不会认为我上了美女间谍的床吧.”

孟阳龙呵呵一笑:“我也是男人.你做出这样的事.我能理解.”

“可是我冤啊.”

“冤什么冤..”孟阳龙又是一笑:“这女人一天到晚跟着你.摆明了就是在勾引你.”

“沒错.就是在勾引我.就像我让那个白种女人对维金柯那样.”

“那就是你的问題了.人家都送上门了.你还放过.”

“我要是不放过.就变成第二个维金柯了.以后我就成了联邦安全局的卧底.”

“听着……”孟阳龙看着苍浩.似笑非笑的道:“如果.你真的是我手下的国家安全人员.阿芙罗拉这一招美人计肯定是有用的.但是呢.你不是.你只是一个编外的志愿者.阿芙罗拉就算把你勾引到手里又有什么用呢.”

“这……”苍浩一愣.猛然间发觉.事情还真就像孟阳龙说的这样.

“美女间谍來勾引你了.你任凭美女间谍勾引.然后美女间谍发现对你无可奈何……”孟阳龙说到这里.表情又变得有些暧昧:“这才显得你这个人有本事吗.”

“我确实挺有本事.不过……”苍浩说到这里.深深的一笑:“你知道吗.本來我真的拿阿芙罗拉当做搭档.但现在我要对这个搭档打一个问号了.”

“哦.”孟阳龙的表情变得凝重起來:“怎么讲.”

“我发现他在观察我.”苍浩回想起阿芙罗拉说的那些话.语气有些冰冷:“她知道我很多事.也足够了解我.甚至于有些事是我自己都沒觉察到的.”

“作为搭档应该互相了解.”孟阳龙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來:“她可以了解你.关键是.你了解她吗.”

“这就是问題所在.”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不了解她.我只是越來越发觉.她根本不像表面看起來那样简单.”

孟阳龙哈哈一笑:“干谍报这一行的.哪有简单人物.头脑反应速度稍微慢点.生存时间都不会超过三天.”

“所以.沒搞清楚这个人的真实來历之前.我是不会睡她的.”苍浩斩钉截铁的道:“让你失望了.”

“我无所谓失望不失望.只是替你有点惋惜.因为这个阿芙罗拉确实是个尤物.”顿了顿.孟阳龙话锋一转:“好了.不说她了.我找你是有别的事.”

“什么.”

“近期.华中地区要举行一次大规模军事演习.虽然广厦是一座不设防城市.在其他方向上我们却也要震慑一下对手.”抽了一口烟.孟阳龙告诉苍浩:“老规矩.演习双为红蓝两军.红军是我方.蓝军模拟外军.”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孟阳龙详细解释道:“这一次演习是动真格的.绝对不是演戏.必须真刀真枪.所以蓝军的模拟也必须高度逼真.我考虑.你在国外打了那么多年仗.对外军的作战方式和战术非常了解.所以想让你指导一下蓝军.”

“在我的指导下.如果蓝军赢了.该怎么办.”

“红军赢了.说明我们的军事建设有了成效.如果蓝军赢了也是好事……”孟阳龙往车窗外弹了一下烟灰.很认真的道:“那么我们就要认真对照.找出差距和不足.然后改进.我告诉你.我和某些人不一样.我做工作只做实事.不要表面上光鲜漂亮.如果我们确实不行那就是不行.如果非要硬装作自己很行.击毁多少辆敌军坦克歼灭敌军多少有生力量.一旦将來真的上了战场却全都掉链子了.那这演习又有什么意义.真的成了演戏了.”

苍浩叹了一口气:“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我是打过仗的.当年参加过对越反击战.我可不是那些只会纸上谈兵的.”孟阳龙不屑的摇摇头:“整些虚头巴脑的有什么意义..所以.这一次演习必须见真章.來不得半点虚假.”

“那我就放心了.”

“你当然可以放心.”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考虑到你毕竟不是本国军人.我只赋予你一个‘顾问’的名头.但你可以领导蓝军的方方面面.从武器配备到作战计划的制定.我让蓝军方面全盘听你的.务必要把M国那一套全搬出來.”

“沒问題.”

“那我先回去了.”孟阳龙看了一下时间:“两天后.你在这里等着.”

两天后.一辆军用吉普车把苍浩从多林寺接走.送去了近郊一处军用机场.

在一个军人的指引下.苍浩登上一架小型飞机.同行的还有几个军人.

这些军人各个面部表情肃穆.规规整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还真有一种大战在即的感觉.

飞机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來到华中地区一处合同训练基地.

在临近降落的时候.苍浩往地面上看了一眼.发现到处都是迷彩伪装网.

在这些伪装网下盖着大量的坦克和军车.此外还有很多绿色军用帐篷.经常可以看到身穿迷彩服的军人列队前进.

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而且场面摆的非常大.战争气氛十足.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是一场演习.地点又在腹地.即便是苍浩也要以为这是在准备战争.

飞机降落后.同机军人去了其他地方.苍浩则被带到了一处大型军用帐篷.

这里有一张长长的桌案.上面铺着演习地区的小比例地图.还有特定地方的高分辨率卫星照片.地图和照片周围摆着十几台笔记本电脑.

孟阳龙也在.看到苍浩先打了个招呼:“來了.”随后.孟阳龙指了指旁边一位军人.向苍浩介绍道:“这一位是蓝军司令戴为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