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军中无戏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那我就让你开开眼界.”苍浩环顾了一圈.提出:“不过.虽然你不给我一兵一卒.但也不能真让我一个人上阵吧.”

“你想咋的.”

“至少给我派两个卫兵.”顿了顿.苍浩强调道:“但这两个卫兵必须绝对服从我的命令.不能有半点违抗.否则军法处置.”

“沒问題.”戴为民一字一顿的道:“我派给你十个.”

“不用.”苍浩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我就要两个.”

“沒问題.”戴为民还真是说到做到.马上叫过來两个卫兵.标版溜直的站在那.跟两把标枪似的.戴为民告诉两个卫兵:“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归属苍浩顾问指挥.苍浩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不得有任何违抗.明白了吗.”

两个卫兵齐声应道:“是.”

苍浩懒洋洋的道:“再给我一辆车.”

“这里的坦克和装甲车随便挑.”戴为民冷笑一声:“不过只能给你一辆.”

“我都说了我要车.你给我坦克和装甲车干什么.”苍浩非常不满:“我要红旗轿车.”

苍浩这个要求还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戴为民实在想象不到.苍浩要红旗轿车干什么.

问題在于这里是演习场.哪來的红旗轿车.戴为民不耐烦的道:“你换个别的吧.”

“不行.我只要轿车.而且必须是红旗.”苍浩冷冷一笑:“你要是不能把红旗轿车给我弄來.这场仗打不赢可不怪我.”

“哎呀呵.”戴为民哈哈大笑几声:“得.就冲这句话.我把车给你搞來.”

别说.这个戴为民还真有点本事.用了不到十分钟.竟然真搞來了一辆红旗轿车.还附带一个司机.

而这个时候演戏马上就要开始了.苍浩信心十足的告诉戴为民:“等我好消息.”

毕竟苍浩是孟阳龙带过來的人.戴为民本來多少有些忌惮.不敢粗言相向.可听到这句话.戴为民还是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傻B.”

其他军官倒是沒敢骂出声.不过一个个纷纷点头.心里早把苍浩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

两个卫兵.一辆红旗轿车.苍浩就凭这点人马去摆平红军一个师又一个团.这不是发羊癫疯又是什么.

可苍浩偏偏说的信誓旦旦.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让在场的军官心头升起一个共同的疑问:“这丫的停药多久了.”

一个参谋來到戴为民身边.低声道:“首长.军中无戏言.演戏这么重要的事.可不能让这傻B这么胡闹啊.”

其实戴为民也是这么想.这一次演习目的是总结现代化战争经验.让苍浩这么一个停药许久的羊癫疯患者这么胡闹确实不像话.

不过戴为民有自己的打算.一直以來.他希望孟阳龙在自己下属当中多挖掘一些人才.

他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孟阳龙觉得高手在民间.如今还要信任这个來历不明的苍浩.

如果苍浩这一次把演习搞砸了.或许孟阳龙就要重新调整自身认识.不再去发觉那些不靠谱的所谓人才.

毕竟.国家安全工作不是选秀节目.戴为民从來不相信民间有什么高手.

反倒是如果民间真的出了高手.他们这些受过严格训练.戎马生涯几十年的军人.倒是可以集体蹈海了.

当然.戴为民作为下属.不能把这些话在孟阳龙面前说出來.于是就打算任凭苍浩折腾.

戴为民瞪了参谋一眼.这个参谋不敢再说什么.退到了一旁.

往前走了两步.戴为民冷冷的对苍浩说道:“军中无戏言.”

苍浩点点头:“我懂.”

“你作为一个顾问.参与这次演习.然后又拍着胸脯说能够战胜红军……”顿了顿.戴为民一字一顿的道:“你的要求.我全部满足.我现在要看着你怎么打赢这场仗.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真是把演习给当成儿戏.事情可就不是你管我叫声爷爷这么简单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

“军法从事.”

“沒问題.”苍浩笑着点点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有几个问題.咱们明确一下.”

戴为民点点头:“我听着.”

“让我消灭一个师又一个团的兵力.这不可能.别说这是演习.实战更做不到.”

“原來你明白这一点啊.”戴为民讥讽的笑了.心里补充了一句:“看來你还沒疯透.”

“让我说的再明白一点.我打赢这场仗.指的是俘虏对方主官.”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问道:“明白了吗.”

一般來说.对方如果主官被俘.严重可能导致防线崩溃.

就算对方能稳住阵脚.这种损失也是巨大的.蓝军只要趁胜出击.完全可以大获全胜.

这就是所谓“擒贼先擒王”.

话说到这个份上.戴为民觉得苍浩还多少靠谱点.苍浩的所谓“打赢对方”从理论上來说是可能的.

不过.就凭一辆红旗轿车和两个卫兵.想要冲进对方阵营俘虏对方主官.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从现实角度來说还是痴人说梦一般.

戴为民冷冷的道:“我等你的好消息.”

“你认可我的计划.那就好办了.”

“我才沒认可.”戴为民又是冷笑一声.提高了嗓门:“都听到了吗.苍浩要打赢红军.指的是俘虏对方主官.”

看起來戴为民是憋足劲要让苍浩出丑.把每个交谈的细节都告诉周围人知道.

苍浩倒是不在意:“我突然想起來.我还不了解对方主官.”

“他叫何卫东.少将军衔.海军陆战队出身.”戴为民一边上下打量着苍浩.一边不屑的道:“我得告诉你.你想抓到何卫东.别说是沒办法突破何卫东的警卫排.就算你能接近何卫东本人……”

“怎么样.”

“何卫东在全军搏击和射击比赛都是拿过名次的.一次能对付十几个你这样的……”戴为民的嘴角挑起一抹讥讽的弧线:“就算何卫东赤手空拳站你面前你也未必能怎么样.”

苍浩嘉许的点点头:“很好.”

戴为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提起何卫东的时候.语气和表情满是敬佩.这是一种优秀的品质.”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作为军人.一定要尊重对手.任何对敌人的鄙视都可能导致自身的失败.”

“你……”戴为民愣住了.因为猛然间发觉.苍浩说的太有道理了.

“我现在去红军那边了.”苍浩说着.用力拍了拍戴为民的肩膀:“我要让你亲眼看着.如何兵不血刃打败一支军队.”

说罢.苍浩带着卫兵出去了.戴为民看着苍浩的背影一时无语.

刚才那个参谋又走过來:“他不会是真打算开着红旗轿车突入红军阵营吧.”

“不.”戴为民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他是要用诈.”

苍浩让一个卫兵坐在副驾驶.另一个卫兵跟自己坐在后排.随后吩咐:“你们两个不需要说话.只需要紧紧跟着我就行.”

两个卫兵点点头.苍浩又告诉红旗轿车的司机:“给我往红军阵营开.不管出了任何事.都不要说话.”

司机愣住了:“万一……碰上哨兵怎么办.”

“不是万一.而是肯定会配上.”苍浩冷笑着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交给我就行了.”

红蓝两军之间有一块空白地带.马上就要成为演习的战场.红旗轿车径直越过这片空白地带.而对面红军哨兵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演习即将开始.莫名其妙出來这么一辆轿车.红军还沒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何卫东命令手下:“过去查一下.看看是不是上级传达什么指示.”

到了这个时间.演习指挥部与红蓝两军的通讯全部切断.因为演习务必要接近真实情况.不管战场上发生什么情况.指挥部都不会直接联系参演双方.

所以何卫东考虑到.可能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不方便用无线电通讯.所以直接派人过來.

结果.红旗轿车刚刚进入红军控制区域.马上有两辆军用吉普拦住去路.红旗轿车立即停了下來.

两个军官下來敲了敲车窗:“口令.”

“沒有口令.”苍浩放下车窗.冷冷的道:“马上让我们过去.有公务在身.”

苍浩穿着一身便装.一个军官质疑:“你是哪的.”

“什么我是哪的.”苍浩不耐烦的道:“我有重要公务.马上要见到何卫东.”

“不行.现在是演习.我不能让你过去.”

“我管你什么狗屁演习.”苍浩一瞪眼睛:“我告诉你.如果耽误了重要公务.你们沒有谁能负责的起.”

如此重要的演习.在苍浩嘴里成了狗屁.两个军官听到这话不但沒生气.反而还有一丝惧意.

这个牛哄哄的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

苍浩敲了敲司机的座椅:“开车.”

司机看着前面两辆军用吉普.有些犹疑:“可是……”

“沒有可是.”苍浩不耐烦的道:“马上给我开车.”

司机不敢违命.只好把车子发动起來.冲着两辆军用吉普开了过去.

也就在三辆车即将撞在一起.两辆军用吉普突然退到了一旁.给红旗轿车让开了一条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