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如何兵不血刃打败一支军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苍浩之前看过演习地图.知道红军司令部在哪.让司机径直开过去.

两辆军用吉普沒有离开.而是死死地跟在后面.

随车的两个军官目光透过车窗.一直落在苍浩身上.须臾不敢疏忽.

熟料.苍浩却又让红旗轿车停了下來.下车之后來到两辆吉普前面.指着其中一辆用命令的口吻道:“你到前面带路.去你们司令部.”

这辆吉普神差鬼使的开到了前面.果真把苍浩的红旗轿车带到了司令部.

苍浩带着两个卫兵.大步走进去.四下里看了看:“何卫东.”

其实苍浩根本不认识何卫东.但这一嗓子喉出來.何卫东自己站了出來:“到.”

这一个字出口.司令部里所有人都向何卫东投去诧异的目光.大家都不认识这个苍浩.难道何卫东认识.

说起來.此时何卫东也有些懊恼.谁也不知道这个苍浩到底什么來头.怎么自己倒像是被上级点名一样.刚才苍浩这话一出口.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接上了.

苍浩背着双手.冷冷的命令道:“其他人出去.我要跟何司令单独谈谈.”

一个参谋质问:“你有什么事吗.”

苍浩根本不理这个卫兵.只是告诉何卫东:“我要跟你谈的事.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后果非常严重.”

“好吧.”何卫东想看看苍浩到底要干什么.就命令其他人:“全出去吧.”

何卫东的手下全撤出去了.苍浩带來的两个卫兵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想起苍浩要求紧紧跟着.于是就沒动地方.

苍浩拿出一个红色证件.飞快在何卫东面前晃了一下:“我是纪检的.”

何卫东傻眼了:“什么.”

“我们有个案子.需要你马上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希望你配合点.”

“可是……”何卫东面如白纸:“我……我这里还在搞演习呢……”

“演习算个屁.”苍浩不耐烦地打断了何卫东:“我们查的案子非常重要.其余一切工作都要后延.懂吗.”

“我……”何卫东根本不懂.可也不敢反驳.

“我说了.只是协助调查……”说到这里.苍浩深深的一笑:“现在查的是别人的案子.你不会想让我们查你吧.”

“我……这……”何卫东出了一身冷汗:“你等我安排一下工作.”

“沒这个必要.”苍浩摆摆手:“你必须马上跟我走.从现在这刻起.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你不能对任何人说话.也不能有任何通讯联系.”

何卫东怒道:“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我有沒有这个权力.不是你说了算的.甚至也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顿了顿.苍浩冷笑着道:“当然.我知道你手下有一个师又一个团.只要你愿意就能让我静悄悄死在这里.甚至沒有任何人知道我來过这.”

“原來你还知道……”何卫东听到这话.还真就动了几分杀意.

“不过.本來这一次我带你回去.往多说也就是两个小时的事.如果我今天真被留在这里.对你何卫东來说.可能就要变成二十年的事.”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

你也看到了.我來这里只带了两个卫兵.我不想得罪你.所以留了几分余地……”掏出一根烟点上.苍浩似笑非笑的道:“下一次可就沒余地了.可能是两个师把你给包围起來.再然后何将军你身败名裂”

那两个卫兵大抵知道蓝军司令部里出了什么事.憋足劲想要看看苍浩到底怎么俘虏何卫东.之前设想了各种可能.

直到眼下.他们才知道苍浩到底打什么算盘.不禁在心里齐齐捏了一把冷汗:“这个苍浩是疯子吧.”

然而.苍浩这个疯子赢了.何卫东马上妥协了:“好……我马上跟你走.最好让我尽快回來.”

随后.何卫东也不跟手下任何人说话.跟在苍浩后面上了那辆红旗轿车.

几个参谋追过來.焦急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一会回來……”何卫东寒着脸道:“一切等我回來再说.”

沒有人知道.刚才苍浩拿出的那个红色证件其实是公司工作证.反正是二十分钟后.何卫东被带到了蓝军司令部.

戴为民看到何卫东.当时就傻眼了:“你怎么來我这了.”

“我也不知道啊……”何卫东同样傻眼了.不明白苍浩会把自己带到这地方:“我是要去纪检协助调查的……”

“纪检……协助调查.”戴为民明白了.惊讶的看向苍浩:“你……你还真行啊……”

同一时间.红军那边.崩溃了.

孟阳龙在指挥部发现情况不对劲.马上感到了蓝军司令部.得知事情经过之后.肺都气炸了.

“你……”孟阳龙一指何卫东:“你特么是不是傻.”

“我……我……我……”何卫东双腿一个劲打颤.脸色白的就像死人一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一个劲的重复第一人称.结果听起來就像是公鸡打鸣一样.

“还有你……”孟阳龙又指向苍浩:“你搞什么搞.这是演习.你给当成儿戏了.”

“孙子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苍浩摇头晃脑的道:“我一枪不发.一个士兵沒损失.就俘虏对方军事主官.这可是完胜啊.”

“完胜你个头啊.”孟阳龙气得浑身直哆嗦:“这么重要的演习.你给搞出这么一档子事.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苍浩很诚实:“不知道啊.”

“先前的计划全部作废.我们需要重新部署.重新演习……”孟阳龙一个箭步冲到苍浩面前.恨不得把苍浩活活掐死.然后救活了再掐一次:“你知不知道这个损失多大.”

苍浩依然很诚实:“不知道啊.”

“我告诉你..是个天文数字.”孟阳龙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浪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被你一个人给搞砸了.我……我要关你禁闭.”

苍浩松了一口气:“不是枪毙就好.”

“你以为我不敢.”孟阳龙一瞪眼睛.当着把手摸向枪套.看样子要掏枪了.

“枪毙也行.不过嘛……”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你开枪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

“说.”孟阳龙的声音更高了.同时恶狠狠瞪了一眼任卫东.

此时.任卫东当然已经知道了真相.回想起來.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就神差鬼使的上了苍浩的当.

他只记得.自己当时整个人完全懵住了.什么军事演习完全抛到了脑后.

“我想说的是……”苍浩拖着长音缓缓道:“孙子还曾经说过:兵者.诡道也.军事谋略这回事.千变万化、出其不意.如果你要求演习完全接近实战.那么也就必须考虑到.实战中可能出现任何情况.”

孟阳龙黑着脸道:“继续说.”

“如果所谓的演习就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然后按照既定战术逐渐铺开.有条不紊的进行……”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其实这也不是演戏.这特么是下棋.”

苍浩的话说的很难听.孟阳龙却偏偏无法反驳.只能傻傻的看着苍浩.

“更重要的是.既然我能用这一招.你怎么敢肯定真正的敌人不会用.”苍浩耸耸肩膀:“所以我觉得自己是给你们上了非常宝贵的一课.”

孟阳龙差点被气笑了:“这么说还得感谢你.”

“感谢我倒不用.反思却是必须的……”苍浩说到这里.深深地望了一眼任卫东:“我的这一招.暴露出了一些问題才是真正致命的隐患.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应该心里有数.”

戴为民往前走了几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非常小心的说了一句:“我觉得苍浩说得对.”

孟阳龙瞪着戴为民:“你是认真的.”

“沒错.”戴为民点点头:“我不是指责任卫东.但这一次红军在内部安保和防范有很大漏洞.才被苍浩钻了空子.这个问題其实在我们蓝军阵营也是存在的.如果苍浩不是玩了这么一招.我们也根本不可能认识到这些漏洞.如果这些漏洞到了真正的战争中才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孟阳龙听到这番话.脸色阴晴不定.眼神也是忽明忽暗.不过倒是沒有再发火.

不知道过了多久.孟阳龙突然叹了一口气.冲着任卫东和戴为民摆了摆手:“你们出去吧.”

苍浩转身也要离开:“再见.”

“回來.”孟阳龙气鼓鼓的道:“你留下來.我有话对你说.”

苍浩一脸无辜的看着孟阳龙:“什么.”

“你刚才说的那些道理.其实都对……”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次太丢人了.”

苍浩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哦.”

“且不说参演官兵这么多.这事一旦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这件事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一摊双手.孟阳龙苦笑着道:“这让百姓怎么看待我们.怎么对我们有信心.又让外界怎么评价我们这支队伍.”

“我倒不这么想.”

“你怎么想.”

“我们华夏人的传统是肉要烂在锅里.不管出了什么样的坏事.都要内部处理.绝对不能让外界笑话.事实上.你越是捂得严实.外面反而就越好奇.死盯着非要挖点内幕出來……”顿了顿.苍浩接着道:“其实我们可以换个视角.为什么不能自曝家短.”

孟阳龙愣住了:“这……”

“咱们就说M国.随便一搜.就可以找到大把的丑闻.政界的、商界的、演艺界的.连爱疯手机有个系统漏洞都能被轮番报道许久……这当然是新闻自由.却也说明了人家M国的底气.就算是有了这么多丑闻依然是世界第一强国.”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敢于曝出自己的短处.反而说明了内心的强大.这就好比.穷人从來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穷.但富人却从不在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欠了银行多少钱.”

“好.就算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敢自曝家丑……”孟阳龙一指苍浩:“可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根本就沒有身份.让你來曝家丑.让别人怎么想.”

“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是拿我当自己人的.”

孟阳龙冷笑一声:“你倒是不见外啊.”

“我要是见外.能给你帮这么多忙吗……”苍浩看出來了.这一次孟阳龙确实生气了.所以自己必须有所表示:“你看我这不又要给你帮忙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