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只嫁五千万的富二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第九号女嘉宾是一个个子很高.皮肤略有点黑的女孩.她突然发难:“我觉得这个节目沒办法做下去了.”

孔不急忙问:“为什么.”

“我们來这里参加节目.是为了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而这位邹兰君同学是为了赚钱.”九号女嘉宾义愤填膺的道:“当下这个社会.物欲横流.拜金奢靡.我觉得我们在节目上应该弘扬正能量.邹兰君赤果果宣扬物质享受.这个对社会是非常大的危害.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请她下去.”

九号女嘉宾这话一出口.很多女嘉宾大点其头.看來是很认同.

十号女嘉宾长得像个矮冬瓜.也说话了:“我觉得跟邹兰君同台是一种耻辱.”

邹兰君轻轻一笑:“我觉得你沒有资格说我.”

“好吧.我沒有资格.谁有资格.”十号女嘉宾挑衅的看着邹兰君:“其实你想嫁富二代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对自己是不是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

“我的自身认识很清醒.”邹兰君毫不犹豫的道:“我看过那些明星的素颜照.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比他们差.如果就这样被埋沒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其他女嘉宾这一次“嗡”的炸开了.看样子恨不得跟邹兰君大打出手.

孔不更兴奋了:“我觉得大家应该冷静一下……”

苍浩打断了孔不的话:“我觉得大家不需要冷静.”

孔不一愣:“什么意思.”

“现场越是热闹.越是能提高节目收视率.不是吗.”苍浩被冷落一旁.有点恼火.要知道这个时候井悦然可能就坐在电视前看着.要是自己不说点什么.岂不是让井悦然看扁了自己:“其实我觉得现场女嘉宾完全沒有理由指责邹兰君.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节目上心里清楚.你们更清楚的是有多少人希望通过婚姻改变命运.区别只是.你们沒有说出來.因为你们知道这种观念有问題.而邹兰君说出來了.于是.你们就可以通过指责邹兰君.获取道德优越感.满足自己的矛盾心理.”

苍浩一语出口.一阵“嗡嗡”声响起.十盏灯灭掉了.

毫无疑问.女嘉宾不喜欢苍浩说的这些话.灭灯之后还声讨起來.结果节目现场一阵嘈杂.

不管苍浩再怎么能言善辩.也不可能同时对付二十几张嘴.更何况这些嘴巴都不知道在多少个男人身上锻炼过.舌头一卷就能让男人欲死欲仙或者跌入地狱.

眼看着苍浩被围攻.这个时候.哑巴青光楚辞突然再次发问.不过问的却是主持人孔不:“能知道你年薪多少吗.”

孔不狡黠的笑了笑:“收入属于个人隐私.还是不要说吧.”

“好.”青光楚辞点点头:“那么我们换一种方式..如果电视台每年给你两万年薪.你认为合理吗.”

“也就是每个月只是一千多块钱.”孔不摇摇头:“实话实说.我认为这对我是一种侮辱.”

“沒错.毕竟你是著名节目主持人.两万的年薪肯定是侮辱了你.”青光楚辞微微一笑:“那给你两千万年薪呢.”

孔不的回答非常有水平:“虽然实际上沒有这么多.不过如果电视台愿意给我这个价格.我当然乐于接受.”

“那么问題就來了.给你两万年薪.你认为是一种侮辱.但给你两千万.你就乐于接受这种侮辱……”青光楚辞一字一顿的问道:“为什么.”

沒等孔不说话.苍浩开口了:“其实.不管是两万还是两千万.都不能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如果需要用具体金钱数额來评价一个人.本身就是一种悲哀.”

青光楚辞点点头:“沒错.”

十号女嘉宾开口:“男嘉宾和青光楚辞的话有问題.价值年薪两千万的主持人.跟价值年薪两万的人能一样吗.虽然仅只是数字不同.但前面这种叫做成功.后面那种叫失败者.是撸瑟.懂吗.”

苍浩反唇相讥:“***.大家都知道.因为聚赌被警察同志请走了.结果最近爆出新闻.她以卖银为生.而且每次成交价高达十几二十万.这说明什么.”

十号女嘉宾脸色有些怪异.也不知道是羡慕妒忌恨.还是因为其他:“你想说什么.”

“***这个价格吧.真挺让我惊讶的.一睡就是几十万.这简直就是哄抬物价吗.以后男同胞们做个大保健啥的.可能就得动用买房基金了.但这不是问題的重点……”说到这里.苍浩冷冷一笑:“重点在于.***不管能睡出來多少钱.跟东管最便宜的那些企街女沒有任何区别.她们都是出來卖的.都是从事着见不得光的生意.说出來非常丢人.必须说明一点.我沒有站在道德高地上看不起这些失足妇女.但我要说这毕竟不是一个很光彩的职业.不管你能卖多少钱.”

十号女嘉宾勃然大怒:“为什么说‘你’.你什么意思.”

这话刚一出口.又有几盏灯灭了.苍浩只剩下三盏灯.

“我想我明白苍浩的意思.”青光楚辞悠然道:“一个人真正的价值体现.在于你做了些什么.在于你的人生方向.任何以物化方式进行评价.确定这个人价值多少钱.都是非常可鄙的.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根本难以用金钱來衡量.”

“那你说我干什么.”十号女嘉宾对苍浩和青光楚辞怒目而视.这就展现除了她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外向型斗鸡眼.否则怎么可能同时怒目而视两个人:“按照你们的说法.一个人不能用价格衡量.那不是更说明了二十四号女嘉宾价值观扭曲吗..”

苍浩问了一句:“请问你是做什么的.”

十号女嘉宾不无骄傲的道:“我是医药代表.”

苍浩点点头.沒出声.青光楚辞说话了:“医药代表这一行.平常要跟很多人打交道.从婚姻家庭角度來说.有的是选择空间.你为什么要來《不诚勿扰》呢.现实生活中.真的就沒有合你意的人选.”顿了顿.青光楚辞一字一顿的道:“你來这里的真实原因.你也清楚.我也明白.我就不说透了.”

十号女嘉宾脸色涨得通红.看样子想要暴走:“那你还是说透吧.说清楚了.我为什么來这里.”

“十号女嘉宾.丁东丽女士.我闲來无事统计了一下.我发现.你之前每次留灯的男士.都是事业有成身份显赫的.正相反的是.那些默默平凡的男性.你从來是毫不犹豫的灭灯.”青光楚辞说着.冲着丁东丽身前的灯努了一下嘴:“你尽管你不认同苍浩先生的话.但你到现在都给他留灯.却沒灭灯.”

“我……”丁东丽脸色更红.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害臊.她下意识想要灭灯.可如果这灯真灭了.反倒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于是她又把手收了回去.

“当然.丁女士这种留灯和灭灯的现象.或许只是巧合.只不过……”青光楚辞说到这里.冷冷一笑:“我讨厌邹兰君的言论.但我不会过度责怪她这个人.这个是有原因的.”

苍浩明知道青光楚辞的意思.还是笑着问了一句:“什么原因.”

青光楚辞沒回答苍浩.而是问邹兰君:“不谈你的身材和相貌.咱们说点别的.能不能知道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邹兰君一脸懵懂:“父亲是国企员工.母亲是大学宿管阿姨.”

“这么说你的家庭条件很一般了.”青光楚辞点点头:“那么能不能说说你的童年经历.比如在幼儿园里.老师怎么对你.”

邹兰君似乎不太想提起这些.尴尬的笑了笑.又摇了摇头.沒出声.

还沒等青光楚辞开口.苍浩说话了.在不知不觉中.苍浩和青光楚辞形成了统一战线.尽管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苍浩却非常有默契:“从心理学角度來说.人的很多习惯.还有世界观和价值观.都跟自己童年生活和家庭有关.这也就是‘原生家庭’理论.如果你不能说出來.我们就沒有办法帮你.如果你说出來.或许我们可以帮你找到幸福.”

叹了一口气.邹兰君无奈的道:“我家里人忙.经常很晚才去幼儿园接我.所以老师就经常踢我.因为我耽误他们下班了.”

青光楚辞点点头:“再说说你上学.”

“我上的是很一般学校.我觉得从小老师就很歧视我.他们特别照顾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好的……”

青光楚辞瞥了一眼苍浩.意味深长的问道:“详细说.比如.老师为什么认定你家庭条件不好.还有.他对你不好.肯定也是有诱因的.这个诱因又是什么.”

无奈的摇了摇头.邹兰君接着道:“老师都业余在自己家里办补习班.很多知识要点不会在课堂上讲.而是在补习班上讲.很多同学报名参加老师的补习班.但这个补习班收费太高.我家里沒有钱去上.所以老师对我特别差……”

“好了.”青光楚辞笑着点点头:“说到这里.大家就该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