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这个破烂的时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苍浩和青光楚辞成了场上主持人.孔不反倒成为围观群众.直到这个时候.孔不才有机会插了一句:“明白什么.”

“我刚才说了‘原生家庭’.我们都看到邹兰君的拜金和物欲.而这些正是源于她的生活.”一摊双手.青光楚辞很认真的道:“她的生活是什么样呢.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同身受.这就是一个充斥着拜金和物欲的社会.回到我之前说过的两万和两千万年薪的话題.大家有沒有设想过.如果自己在外面对人说自己两万年薪.对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和表情.如果说自己是两千万年薪呢.对方又会是什么表现.”

苍浩接过话茬:“千万别否认.当你每年只能赚两万块.几乎沒有人能看得起你.当你可以赚到两千万的时候.别人会对你崇拜和羡慕甚至嫉妒.哪怕你平常为人非常恶劣.也不会再有人指摘你.只会用各种恭维的语言讨好你.”

“沒错.”青光楚辞点点头:“所以我说了.用具体的价格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本身就是时代的悲哀.要知道历史上很多杰出人物终其一生贫困潦倒.但他们却深刻的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我不想具体列举出一大堆名字.因为随便就可以百度得到.你能说他们是撸瑟吗.”

苍浩又道:“回到邹兰君的身上.历史上.华夏提起为师者.常提出一个道德标准..有教无类.意思就是说.无论学生怎样顽劣愚钝.老师都应该平等对待.给予足够和必要的教育.很显然.当年邹兰君的老师沒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当年邹兰君的老师沒有在自己家里开补习班.不去赚外快.而是用同样的耐心对待所有的学生.不管这个学生家里是贫穷还是富有.今天的邹兰君会在台上说出要嫁五千万这样的话吗.或许仍然会.但她不会那么深刻的认为.金钱之于人生是那么重要的一样东西.”

孔不本來想说话.沒想到青光楚辞抢先发言:“所以说这就是一个集体拜金奢靡的社会.当那些老师.所谓的灵魂工程师.都开始赤果果的追求金钱.在这种教育下成长起來的人又怎么可能有崇高的追求……把话題扩展一下.当下很多年轻人沉迷于游戏和动漫二次元之中.他们不关心也不在这个社会正在发生一些什么事.等到他们遇到了不公平的问題.就哭鸡鸟嚎的喊:肿么会这样.我要反问:肿么就不会这样.如果你不关心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必然也不关心你.”

“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在新闻宣传上.有着非常崇高的道德追求.似乎每一个人都得做活雷锋.现实情况却是.雷锋敢送老太太回家.但我们看到老太太跌倒在地上却不敢搀扶起來.一切都完全被金钱给左右了.结果就是.人们在新闻媒体上看到这些正能量.被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转身回到现实社会却继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觉到.这个社会和社会上的各种人都精神分裂.嘴上说的是一套而实际做的另一套.说谎在任何一个民族都是非常可耻的.但我们从來不为自己的虚伪感到惭愧.反而还沉浸于这种虚伪.”顿了顿.苍浩接着道:“这是社会转型期.价值观混乱.各种矛盾频发.这都是正常的.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每一个人才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不能被这个混乱的时代所左右.更重要的是.新闻媒体宣传那些所谓的正能量.不要营造得过分高大上.那太假了.救灾官兵浑水煮方便面.有点军旅经验的人都知道.这特么根本就不可能.我们需要接地气的东西.就比如一个老交警.在一个路口站了几十年.这地方从沒出过恶**通事故.他不需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甚至犯点小错误也沒关系.但这种兢兢业业就是最大的正能量.我们需要这样的人.不需要举炸药包炸碉堡的.就这么简单.”

“金钱这玩意确实很重要.多赚钱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无可厚非.”青光楚辞笑了笑.又道:“但我们必须知道一件事.人生是一段灵魂的修炼.而不是一场物质的盛宴.等到我们卧床临终之时.再意识到这一点.那就晚了.”

苍浩点了点头:“可能有人说了.这个时代都这样.那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沒错.你们顺从了时代.这不是你们的原罪.我们从小在学校接受的教育都是人要适应环境而不是相反.但我要说的是.我们的教育是坑人的.一个真正负责任的人应该尝试去改变环境.改变不了太多.至少可以从改变身边做起.你若有光明.这个时代便不再黑暗.”

“回到我们之前的话題.这也就是我不会过度责怪邹兰君的原因.”青光楚辞接回话茬.说道:“我非常反感邹兰君的言论.但我知道真正应该被责怪的不是邹兰君自己.而是这个破烂的时代.”

场上一阵沉默.苍浩和青光楚辞都沒有再说话.这阵沉默持续了好几分钟.俄顷.开始有人鼓掌.紧接着全场爆发热烈的掌声.

这阵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观众的手掌都红了.也不愿停下來.

最后.等到场上掌声终于止息.孔不走了上來:“从主持人角度來说.第一愿望当然是收视率提升.今晚的收视率肯定沒问題.同时我也必须承认这是我做的最有意义的一期节目.谢谢你们.”

这一次节目.完全成了苍浩和青光楚辞的舞台.两个人配合默契.看起來更适合主持.

不过.苍浩毕竟是來相亲的.接下來的程序还得继续.

孔不望了一眼丁冬丽.有点嘲讽的对苍浩道:“丁冬丽给你留灯了.”

“是吗.”

“那么你……”

“我沒什么.”苍浩耸耸肩膀:“还是说声谢谢吧.”

“等等.”丁东丽以为苍浩要跟自己牵手.急忙道:“可能你喜欢我的外表.但你了解我这个人吗……你知道吗.我是硕士.”

苍浩只是出于礼貌说了这么一句话.丁东丽却以为苍浩是真看上自己了.这让苍浩觉得很委屈.

说起來.公司哪个OL都比丁东丽这个矮冬瓜强.要是比起自己的那位极品前任井悦然.丁东丽连提鞋的资格都沒有.

更让人无奈的是.丁东丽竟然还强调其学历.这让孔不有点听不下去了:“硕士又怎么了.我这台上还好几个博士呢.你想说明什么.”

丁东丽红着脸道:“我是想说吧……”

苍浩打断了丁东丽的话:“我是想说吧.我刚才那么说.纯粹是出于礼貌.”顿了顿.苍浩接着道:“如果你能给我灭灯.我将不胜荣幸.或者换一种说法.你要是继续给我留灯.明天我回公司之后对大家可就沒法交代了.”

苍浩这话等于是告诉大家.你丁东丽留灯是对我的一种羞辱.丁东丽被气坏了.偏偏青光楚辞又说了一句:“灭灭更健康.”

丁东丽马上抬起手.把灯按灭了.就像青光楚辞之前说的一样.她只要觉得这个男人沒什么财产就会果断灭灯.她把灭灯当成对撸瑟们的一种羞辱.

但这一次灭灯.却让丁东丽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继续留灯的一个女孩看了看周围.试探着问苍浩:“我想知道你过去的感情经历.”

孔不点点头:“了解一下过去的生活.对两个人未來发展有好处.苍浩可以回答.”

苍浩很不情愿的道:“我……有过一个女朋友.是公司同事.不过分手了.”

女孩很认真的问:“为什么分手.”

苍浩看向摄像机镜头.一字一顿的道:“因为她停药了.”

台下观众响起一阵笑声.苍浩倒是很想知道.井悦然听到这话会作何反应.问題是自己实在不知道井悦然是不是坐在电视机前.

孔不问那个女孩:“你还有其他问題吗.”

这个女孩个子不高.穿着一身花格连衣裙.看起來很清纯的样子.她听到孔不的话.立即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句:“沒有了.”

另外一个留灯的女孩个子高挑.穿着一条浅灰色晚礼服.裙裾正前方有一条高高的开叉.

她气质成熟.有着一张标致的鸭蛋脸.化着淡淡的妆.双腿一前一后.优雅的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一直都沒说什么.

这个女孩叫丁雪宁.孔不问了一句:“丁雪宁你有问題吗.”

直到这个时候.丁雪宁才说话.声音略微有点低沉:“沒有.”

“好.接下來.进入男生权力环节……”孔不一拍光头:“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

正常來说.苍浩上场之后应该先选一个心动女生.然后到了这个环节.就应该让心动女生和留灯的两个女生站一起.任凭苍浩挑选.

在当下这个妇女解放的社会.可能这也是男人能获得的唯一一点权力.终于能找到一种逛窑子挑小姐的赶脚.

问題是.苍浩上场之后.不断出现各种打岔.孔不竟然把这个事给忘了.

事实上.整个节目就沒有按照正常程序进行.完全成了苍浩和青光楚辞的表演舞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