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原来她才是大人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现代级舰长的情绪带动了下属.从军官、士官到普通一兵.全都摩拳擦掌.准备跟老毛子干一仗.

但身处孟阳龙这样的位子上.考虑问題要更加周全.绝对不能意气用事.所以孟阳龙白了一眼现代级舰长.并沒对阿芙罗拉发火.只是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契卡必须接受华夏法律的制裁.这也是我方的底线.不容讨价还价.”

苍浩这一次沒跟孟阳龙抢话筒.而是躲到一旁.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

阿芙罗拉的突然出现.预示着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维金柯的双重间谍身份被觉察到了.

今天这一战.胜负尚未可知.就算是胜了.也不知道是否就此全歼了契卡.所以留着维金柯这个双重间谍非常有用.

苍浩还真不希望维金柯出事.需要尽管确定维金柯是否安然无恙.但苍浩沒有其他更保密的联络方式.只好直接给维金柯打电话.

离开指挥中心.苍浩刚掏出手机准备拨号才想起.这特么是在海上.哪有信号.

一个军官匆匆从身边经过.苍浩一把抓住他:“有沒有海事电话.”

军官不认识苍浩:“你要干什么.”

“我有急事.快给我用一下.”

军官很认真的道:“在舰上使用还是电话.必须得到首长批准.”

苍浩只得回到指挥中心.跟孟阳龙商量道:“我需要用一下海事电话.”

孟阳龙正在跟阿芙罗拉交涉.根本不知道苍浩要的到底是什么.只是不耐烦地摆摆手:“给他.快给他.”

于是.苍浩得到了海事电话.再次离开指挥中心.而孟阳龙那边继续跟阿芙罗拉交涉.

海事电话可以直接连通卫星.在世界绝大多数地方都可以进行联络.苍浩直接就拨通了维金柯的电话.

本來.苍浩有些担心.那边可能关机.或者根本沒有人接.因为维金柯已经失去了自由.

沒想到.维金柯马上接了起來.用焦躁不安的语气问:“哪位.”

“是我.”

“太好了……”维金柯长呼了一口气:“我看到是海事电话打过來.猜测可能就是你.感谢上帝.我刚才一直给你打电话.可你手机一直关机.怎么回事.”

“我在海上.”苍浩有点奇怪:“等等……你沒出什么事吗.”

维金柯一愣:“我为什么要出事.”

“好吧.不说这个……”苍浩急急地问:“你知道阿芙罗拉在哪吗.”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说这件事……”维金柯的语气同样很焦躁:“阿芙罗拉失踪了.”

苍浩很是意外:“详细说.到底怎么回事.”

说起來.事情经过倒也简单.维金柯无权直接指挥阿芙罗拉.所以维金柯设法通过自己的上级调走阿芙罗拉.因由是要阿芙罗拉去京城做紧急情报分析工作.

正因为如此.阿芙罗拉去了京城之后.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维金柯并不掌握.

作为双重间谍.维金柯如履薄冰.做事小心翼翼.唯恐被人发现.

就比如.他本人可能也被联邦安全局监控.过去本來不在乎.因为问心无愧.但做了双重间谍之后.他几乎每天都要检查一遍手机.确定沒有被安装窃听器.这才敢跟苍浩通话.

阿芙罗拉去了京城.他装作跟自己沒任何关系.哪里敢打听阿芙罗拉的动向.只以为阿芙罗拉一直在忙.

结果也就在刚才.他才偶然发现.阿芙罗拉两天前已经离开京城.

是谁让阿芙罗拉离开的.阿芙罗拉去了哪里.维金柯一概不知道.更是不敢问.

事情突然有变.维金柯以为自己暴露了.胆战心惊的等着联邦安全局來抓自己.甚至他已经开始考虑自尽了.

然而.联邦安全局沒做任何事.反而还给维金柯派下來新任务.还是很重要的工作.

这也就是说.维金柯的双重间谍身份沒有被发现.阿芙罗拉突然离开京城有其他原因.

“到底是怎么回事.”苍浩只感觉一头雾水:“你知不知道阿芙罗拉在哪.她竟然在基洛夫巡洋舰上.现在跟我们对峙.要求把契卡交给联邦安全局.”

“等一等.让我分析一下……”维金柯用力摇摇头.一边思索着.一边缓缓说道:“阿芙罗拉突然离开.基洛夫巡洋舰突然出现在广厦外海.而阿芙罗拉就在基洛夫巡洋舰上.我作为联邦安全局的人.竟然完全不知道这些.这说明……”

苍浩不耐烦的道:“继续说.”

“一切都是计划好了的.”维金柯深吸了一口气:“这个阿芙罗拉应该是有其他身份.但表面只是普通特工.她通过某些渠道暗中监视你们搜索契卡.同时在外海准备好舰队.准备关键的时候抢人.眼下.她知道你们发现了契卡.就开着军舰过來了……就像当年的克格勃.联邦安全局的权力特别大.甚至可以调动军队.但必须是够级别的人物才行.既然阿芙罗拉跟俄国海军在一起.至少说明其级别其实很高.”

苍浩沉重的点点头:“看來确实是这么回事.”

“我们都上当了.”维金柯果然是老牌情报人员.虽然未免胆小一些.但有很强的分析和推理能力:“我以为.是我设计把阿芙罗拉调回京城.其实是她自己想要回來的.因为她要去外海跟舰队会合.如果她从广厦动身.肯定要被你们华夏的国家安全部门注意到.所以不如直接从京城动身.而且京城的远程交通比广厦更发达.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可能阿芙罗拉甚至回了一次莫斯科述职.然后才飞去了基洛夫巡洋舰.”

“沒想到这个阿芙罗拉才是大人物……”苍浩不免动了杀机.可是一想起阿芙罗拉的大胸和大屁股.觉得要是就这么把阿芙罗拉给杀了.未免暴敛天物.

“联邦安全局内部机构和人员设置真真假假.经常连我们自己人都搞不清楚……”顿了顿.维金柯试探着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这个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苍浩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我也要听孟阳龙指挥.看他跟阿芙罗拉怎么交涉吧.”

“求你帮我个忙.无论你们是否同意把契卡交给联邦安全局.千万不要暴露我的身份.这一次我说服上级.让阿芙罗拉回京城处理一些不太重要的情报.可能阿芙罗拉已经开始怀疑我了……”维金柯说话带着哭腔:“求求你们了.”

“放心.事情牵扯不到你……”苍浩摇了摇头:“如果阿芙罗拉真的是一个大人物.接下來的这出戏将会相当精彩.你搬个小板凳围观就好.”

同一时间.在契卡基地上.

雷泽诺夫拿着望远镜.先是向华夏海军张望一番.又看了一眼雷达上正在逼近的俄国舰队.

冷冷一笑.雷泽诺夫把望远镜扔在一旁.竟然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一个手下很小心的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沒想到啊.我躲到这么危险的地方.竟然还是被发现了.” 雷泽诺夫说着.叹了一口气:“看來我之前低估了华夏人的智商.”

手下又问了一遍:“那么我们怎么做.”

“怎么做.”雷泽诺夫冷冷的看了一眼手下:“参加巨龙作战的时候.我就沒打算活着回去.”

听到这话.这个手下脸色变得煞白.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用华夏人的话说..杀身成仁的时候到了.”雷泽诺夫掏出手枪.缓缓环视着周围的手下:“既然华夏人已经发现我们.俄国海军也來抓捕我们.那么我们就只有决死一战.”

很多手下并不想死.但还有一些却不怕牺牲.听到雷泽诺夫的这番话竟然表现得有些兴奋.

“同志们.多年前.看着克格勃轰然垮塌.看着旗帜缓缓落下.我们的心情是那么的悲痛……”深吸了一口气.雷泽诺夫满怀激动的道:“多年來.我们致力于重建克格勃的光荣.如今机会來了.华夏和俄国联合围堵我们.只要我们在这里跟他们决死一战.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们的存在.当然.我们会死.但我们的死会唤醒更多的同志.站出來跟万恶的旧世界决一死战.”

听到这些.大家算是明白了.雷泽诺夫还真就是个疯子.

多年來.契卡默默积蓄力量.寻找机会重建大业.外界根本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

雷泽诺夫不认同这种韬光养晦的做法.既然巨龙作战事实上已经失败.他宁愿一死以激起更多的反抗.

尽管过去这么多年.克格勃的影响力仍在.在世界各地.尤其是俄国.还有很多克格勃的死忠.

当下的俄国总统当年就是克格勃.而且有种种迹象表明.这位总统还很怀念克格勃.

契卡基地的这一干人如果沉在海里.那就是一起重大事件.看着这么多同志死在海上.克格勃粉丝们的情绪完全可能被刺激到.这样一來契卡的力量反而有可能壮大.

换句话说.雷泽诺夫的这番话完全站得住脚.尽管很多契卡不想就这样死在海上.可是看到雷泽诺夫手里的枪.就只有把反对的话语咽下去.

深吸了一口气.雷泽诺夫缓缓吐了出來.随后高喊了一声:“契卡万岁.”

一些死硬分子跟着也喊了起來:“契卡万岁.”

也就在这个时候.通讯器响了.一个军官报告:“基洛夫巡洋舰要跟我们联络.”

雷泽诺夫冷冷一笑:“接通吧.”

通讯接通后.阿芙罗拉的声音响起:“你好.雷泽诺夫.我知道你是谁.但你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芙罗拉.就职于联邦情报局.现在正跟俄国海军将士在一起.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了……”

雷泽诺夫轻哼一声:“我不知道.”

“那么就让我把话跟你说明白吧……”阿芙罗拉笑了笑:“你现在必须带领全体契卡向我投降.我会指挥舰队押送你们返回俄国.”

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來:“要让我接受法律审判吗.”

“有一部分人必须接受审判.否则华夏人会不乐意的.”阿芙罗拉说着.又笑了笑:“你知不知道.华夏人打算把你们当场打沉.我还是费了很大力气.才说服他们把你们移交给我们.”

“留在这里我会死.跟你回去同样会死.你认为我有必要做出选择吗.”

“我说过.只有一部分人会接受审判.但包括你在内的重要人员都会活下來.”顿了顿.阿芙罗拉斩钉截铁的道:“大不了.我们可以给你们找几个替身.让那些替身接受审判然后被枪决.这样华夏人高兴了.你们也活下來了.”

“这意味着我们从此以后要隐姓埋名.”

“雷泽诺夫.隐姓埋名这事.你最擅长了.过去这些年你不是一直这样吗.”阿芙罗拉呵呵笑了笑.又道:“你为了找到你的堂兄.为了向堂兄复仇.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所以你千万别跟我说不想继续过这样的生活.”

听到这一句话.雷泽诺夫脸色有些发青:“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清楚.” 说到这里.阿芙罗拉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來:“你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吗.很容易.我现在是一个人在通讯室里.你马上让手下全都离开.咱们两个单独谈谈.”

雷泽诺夫犹豫了一下.做了一个手势.其他契卡纷纷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