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阿芙罗拉到底是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我现在是一个人了.” 雷泽诺夫的表情越发阴冷:“说吧.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阿芙罗拉深深的一笑:“我姓雷泽诺娃.你我.我们是一家.”

“一家……你什么意思……”

“‘一家’可以做两种解释.一种是我们只是碰巧同姓.另一种则是……”阿芙罗拉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

“血缘关系.这怎么可能.”雷泽诺夫有些激动的嚷道:“我是最后一个雷泽诺夫.这个家族事实上已经灭亡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有血缘关系.”

“你的堂兄一生沒有结婚.你也一样.所以你认为这个家族沒有后代……”轻轻笑了笑.阿芙罗拉缓缓说道:“可是你知道吗.这些年來.外界.不管俄国还是华夏.也一直认为你的堂兄沒有任何亲人.结果.突然之间你出现了.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雷泽诺夫傻住了:“这……”

“这个世界上沒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阿芙罗拉显然有足够的耐心.竟然开始搞起了竞猜:“开动你的大脑好好分析一下.你我之间到底是否有血缘关系呢.或者说.我阿芙罗拉.雷泽诺娃.应该用什么敬语称呼你呢.”

雷泽诺夫哪里猜得到.只能再次重复了先前的问題:“你到底是谁.”

“想知道我是谁.很简单.这就回到了我们最初的话題.”顿了顿.阿芙罗拉一字一顿的道:“马上投降.跟我们回俄国.我保证你和你手下的安全.”

“你为什么要让我回去.”不用阿芙罗拉回答.雷泽诺夫已经明白了:“你们是想利用我.对不对.”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关系其实都是互相利用.”阿芙罗拉沒有正面回应.不过在事实上承认了:“你和你的契卡同志们对我來说可以利用.这就是你们最大的价值……”

“但你也说了.利用是相互的.你对我们來说又有什么价值.”

“我知道你们最终要为契卡事业献身.”阿芙罗拉说到这里.语气突然变得非常严肃:“也许我们的根本目的是一致的.也许我们都想要建立契卡的光荣.”

“你……等等.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把阿芙罗拉的话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雷泽诺夫觉察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你在联邦安全局是个卧底.你不是真的为联邦安全局工作.但我在契卡内部的级别已经够高了.契卡潜伏在联邦安全局内部的卧底我全知道.其中沒有你……阿芙罗拉你到底是什么人.”

“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很简单.跟我走.”

“不.不行.你必须先说清楚.”雷泽诺夫固执的道:“我要知道你带我走到底要做什么.”

“我说过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要为同一个目的而奋斗.”阿芙罗拉又是笑呵呵起來:“当然你必须对我们之间的谈话高度保密.”

“阿芙罗拉.你胆子够大的啊……”雷泽诺夫轻哼一声:“在俄国海军军舰上.在联邦安全局人员的身边.你竟然敢承认自己有神秘身份.”

“如果我胆子不够大.也坐不到今天的位子上.”

“那么.假如我向你投降了.难道你就不害怕我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冷冷一笑.雷泽诺夫挖苦道:“联邦安全局被我们契卡渗透的太深.已经让高层震怒.我相信他们一定有兴趣对你锄奸的.”

“你当然可以出卖我.只不过有两个问題……”满不在乎的笑了几声.阿芙罗拉缓缓说道:“首先、谁会相信你.联邦安全局是相信自己的同志呢.还是相信敌对势力的你.何况你沒有半点证据;其次、你这么做有什么好处.我说过.我可以帮助你.联邦安全局恨你入骨.原本打算像华夏人一样让你们直接沉在海里.还是我改变了他们的注意.别忘了你现在是过街老鼠.华夏和俄国两个超级大国想要置你于死地.只有我才能帮你.如果想要放弃这一线生机.非要用生命为契卡事业尽忠.那我也沒办法.”

雷泽诺夫有点怀疑:“你……让联邦安全局改了主意.”

“我告诉联邦安全局的高层.让雷泽诺夫活下去更有意义.你可以挖出契卡部署在联邦安全局内部的情报网.甚至帮助我们做更多的事……”顿了顿.阿芙罗拉又道:“当然.这些到都是借口和托辞.你不需要真的这样做.重要的是你先保住性命.”

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來:“你带來这么多军舰.是为了救我.”

“如果我不展示足够的武力.华夏人会轻易放过你吗.不需要我提醒你都在华夏干了些什么吧.”阿芙罗拉反唇相讥:“还是在我力劝之下.联邦安全局才同意派军舰接你回国.俄国海军只有两艘基洛夫级巡洋舰能用.为了你.全來了.要知道我们可是冒了跟华夏开战的风险.稍有不慎擦枪走火.代价不堪设想.”

“等一下.你刚才说……华夏人对你让步了.”

“马上的.华夏军舰就会撤开包围圈.你可以从礁石里面开出來.如果华夏人沒对你开火.你就可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停顿了一下.阿芙罗拉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愿意老老实实跟我回国了.”

“还是不行.”思忖片刻.雷泽诺夫提出:“你自称是联邦安全局.带着俄国海军而來.却还有另外身份.在我搞清楚你的真实身份之前.我哪都不会去.”

阿芙罗拉冷笑一声:“你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条.”

“我怕的是.跟你走了.就会生不如死.”

“这样固执对你不好.”

“我知道.”雷泽诺夫呵呵笑了几声:“可我就是这么固执的人.”

“这……”阿芙罗拉犹豫片刻.做出了妥协:“我可以告诉你.你我之间有血缘关系.我们是亲人.我不会害你.”

“什么.”雷泽诺夫惊呆了:“那么……你跟我的堂兄呢.”

阿芙罗拉无奈的笑了笑:“当然也有血缘关系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你到底是谁.”

“我是雷泽诺夫家族的成员.如果你跟我离开这里.你就知道我到底是谁.”

“不行.”雷泽诺夫一个劲的摇头:“问題还沒有搞清楚.你既不属于契卡.又不属于联邦安全局.你到底为谁效忠.”

阿芙罗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为自己效忠.”

“可你刚才说你秉持着契卡的精神.”

“我个人秉持契卡精神.但我不属于任何组织.”阿芙罗拉的语气变得不耐烦起來:“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不行.你说的不够多.在我有充分了解之前……”

“你好像以为我的耐心是无限度的.”阿芙罗拉打断了雷泽诺夫的话:“我必须告诉你.我所在的这艘基洛夫巡洋舰装备了二十枚花岗岩反舰导弹.这种导弹一直是我国高度机密武器.只要一发就可以摧毁一枚驱逐舰.现在导引雷达已经锁定你.我只需要动几下手指.二十发花岗岩导弹就会把你们炸成灰.”

雷泽诺夫的脸色变得铁青:“你……威胁我.”

“沒错.”阿芙罗拉的语气更加不耐烦了:“你有五分钟的时间作出决定.你我保持通话.我等着你的决定.五分钟之后.你的决定如果不让我满意.那么就地狱见吧.”

“好……”雷泽诺夫怆然笑了起來:“地狱见.”

雷泽诺夫怀疑阿芙罗拉的话.但阿芙罗拉还真沒忽悠他.华夏方面确实让步了.

阿芙罗拉之所以能跟雷泽诺夫通话.是因为跟孟阳龙的通话已经结束.也就在阿芙罗拉鼓动唇舌试图说服雷泽诺夫的同时.苍浩已经结束了跟维金柯的通话.把海事电话还了回去.回到指挥室去找孟阳龙.

而此时孟阳龙正在部署撤退.苍浩非常不解:“为什么.”

“俄方的态度非常坚决……”孟阳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來.他们一定要得到雷泽诺夫这个人.我们只有让步.”

苍浩冷笑一声:“为什么是我们让步而不是他们.”

“我们必须为两国关系考虑……”孟阳龙摇摇头.非常无奈的道:“为了区区一个雷泽诺夫.葬送來之不易的两国友谊.甚至冒着擦枪走火的风险.实在犯不上.”

“你这么想倒是沒问題.问題是为什么俄国人不这么想.既然他们自己都不在乎这所谓的友谊.我们又何必热脸往冷屁股上贴.”苍浩越來越不满:“我觉得这是犯贱.”

孟阳龙非常不悦:“苍浩你怎么说话呢.”

“我是实话实说.”苍浩迎着孟阳龙的目光.字字顿顿的说道:“契卡在我们境内大开杀戒.造成那么严重的损失.伤害了许多无辜的人.现在他们马上就可以为此付出代价.我们却要放走他们.难道还得为此鼓掌喝彩.”

“不是放走.而是让雷泽诺夫接受俄方的审判.他们仍然会为此付出代价.”

“孟老.你我都知道.老毛子非要得到雷泽诺夫不可.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绝对不是为了给我们伸张正义.”苍浩摇了摇头.又道:“我有一万个理由相信.雷泽诺夫本人根本不会接受任何审判.甚至不久之后还会卷土重來.”

现代级上的军人们本來就非常不满.听到苍浩的话.一个个不住的点头.发出了一阵“嗡嗡”声.

“够了.”孟阳龙被激怒了:“你们一个个是什么意思.军人要服从命令.都不明白吗.”

“嗡嗡”声平息下去.军人们虽然还是愤愤不平.却也不敢说出來.

“我说过.我们要为大局着想.小不忍则乱大谋.”说到这里.孟阳龙提高了声音:“现在我下令撤退……”

孟阳龙的话刚出口.苍浩突然一个箭步冲到控制台前.抬掌向一个弹簧按钮拍了下去.

紧接着.船身发出一阵猛烈的震动.随着一身沉闷的响声.舰艏的一座导弹发射装置喷吐出火焰.旋即一发日炙导弹从火焰中脱射而出.

孟阳龙傻住了:“苍浩你干什么.”

沒等其他军官反应过來.苍浩又冲着另一个按钮拍了下去.另一发日炙导弹发出愤怒的嘶吼.紧随之前的那一发向契卡基地射去.

两发日炙导弹喷吐出厚重的黑烟.把整艘现代级团团笼罩起來.以至于从指挥室向外几乎看不到什么.

在天空中盘旋的直升机倒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两发日炙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近乎紧贴着海面飞行.

就在靠近契卡基地的时候.两发导弹突然开始迅速拔高.离开海面笔直射向天空.

飞到了一定高度之后.日炙导弹调转下來.几乎笔直的从天而降.贯顶攻向契卡基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