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谁来负责你的痛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ziyouge.com) 铁片铺天盖地的袭來.就像雨点一样.敲打在集装箱上.发出密密麻麻的“咚咚”声.跟外面的枪声混合在一起.似乎充斥了整个世界.再也分辨不出其他任何声音.

等到铁片雨终于过去.苍浩努力站起身來.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感到天空中似乎飘來一个庞然大物.

是直升机的螺旋桨.被刚才的爆炸高高抛向天空.此时冲着苍浩兜头砸來.

螺旋桨高速旋转着.不要说被砸到.就算是被扫一下.都会当场变成一滩肉泥.

苍浩根本來不及躲闪.直接躺倒在地.刚好身体陷入集装箱上的破口中.

紧接着.“咚”的一声巨响.螺旋桨整个砸了下來.距离苍浩的鼻尖只有一指.

尽管沒有被砸到.苍浩还是感到面部隐隐作疼.好像被人拍了一巴掌.

螺旋桨落下來后就停止了旋转.苍浩从桨叶之间爬出來.还沒來得及观察周围情况.就听到一阵“哒哒”声.

下意识的.苍浩躲在了桨叶后面.果不其然.一连串子弹射來.“当当”的敲击在桨叶上.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苍浩才终于能听清.整艘船上到处都是枪声.

时常的.船身猛烈的晃动一下.而每一次晃动.船身都会下沉一些.

即便是躺在甲板上.目光越过船舷都能看到海面.已经沒有什么能阻止契卡基地的沉沒.而这也就意味着留给苍浩的时间不多了.

另外几架直升机已经降落.上面的陆战队员下來后.马上跟契卡特种兵接火.

随后.几架直升机盘旋升空.沒有停留.而是回了母舰.可能是去接增援力量.

这几架直升机倒是沒有坠毁.不过当它们掠过头顶.苍浩发现机身上面弹痕累累.可见契卡特种兵的反抗非常激烈.

还沒等苍浩喘口气.又一排子弹射了过來.敲击在桨叶上.

苍浩本來沒看到敌人在哪.但这一排子弹.却能确定他们藏身的方向.

苍浩掏出一颗手雷.拉掉保险之后.沒有马上投掷过去.而是握在手里等到快要爆炸.才向子弹射來的方向扔了过去.

一阵爆炸声响起.两个契卡特种兵被炸成尸块抛向空中.另一个契卡特种兵踉跄着脚步从藏身的地方逃出來.

苍浩扣动扳机.一个短点射.准确把对方爆头.

接下來.苍浩才能观察一下周围.只见契卡基地一片末日景象.到处都是浓烟和火光.

不断有子弹穿透浓烟和火光.交叉在一起.形成钢雨一般.

从侧面从过來几个契卡特种兵.还沒等苍浩开火.一阵弹雨射过來.这几个契卡特种兵倒在了血泊中.

是海军陆战队.他们一边开火.一边靠近苍浩.

其中一个看起來军官模样的人蹲在苍浩身边.急急的道:“上级命令我们掩护你.”顿了顿.军官一指远处:“增援部队也马上就要到了.”

不仅直升机向这里投送兵力.远远看去.海面上高速开來了几条快艇.上面全都是海军陆战队.

苍浩点了点头:“辛苦了.”

“如果不是为了掩护你.我们也不会登上这艘破船……”顿了顿.军官有点不耐烦的道:“不管你到底來干什么.必须马上抓紧时间.我们不能给这艘船陪葬.”

“听着.你们不会白來的.这艘船上有些东西很有价值.”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沒有敌人.苍浩又道:“包括文件资料、武器装备.看到有价值的东西马上带走.”

“那你呢.”

“我不需要你们掩护.”苍浩说着.突然把枪架在了军官的肩膀上.旋即扣动扳机.

半个弹夹的子弹打了出去.几个从军官后面冲來的契卡特种兵当场毙命.而这个军官根本沒觉察到有敌人.

苍浩飞快换了一个弹夹.同时冷冷的丢过去一句:“照顾好你们自己吧.”

“见鬼.”军官感觉很沒面子.也不知道该跟苍浩说点什么.只好对自己手下发布了一连串命令.无外乎就是要求组成战术编组.

也就是海军陆战队刚刚编组完成.大批契卡特种兵冲了过來.很快的.接连倒在了海军陆战队的枪口下.

但是.契卡特种兵却是越來越多.从各个角落钻出來.对苍浩和海军陆战队发起集团冲锋.

他们似乎已经放弃了挽救这艘行将沉沒的巨轮.把怒火全部倾向苍浩和海军陆战队.根本不顾及伤亡.

第一排契卡特种兵胸**出朵朵血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第二排契卡特种兵踩着他们的尸体冲上來.嘴里高喊着“乌拉”.

在火器刚刚开始运用于战争的时候.人海战术往往非常有效.只要进攻速度能够超过火器再装填速度.并且伤亡率处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冲锋一方基本能够获胜.:

但在自动化武器普及之后.尤其是当下这个时代.这种冲锋战术等同于送死.人海往往会被湮沒在火海中.

国内有一些从沒打过仗的军人.思维却还停留在旧火器时代.天真认为一支军队制胜的法宝仅只是勇敢.说穿了也就是不怕死.第一排人死了第二排上.第二排人死了第三排上.

可以想见.这种军人自己不会加入冲锋的队伍中.他们只会让别人上去当炮灰.

如今发达国家军队.很少还会进行大规模阵地攻防战.在强大的超视距打击能力下.你可能还沒看到对手就已经挂了.

这一次契卡基地的战斗属于特种作战.也正因为情况特殊.在海军陆战队的火海面前 .契卡特种兵的人海竟然发挥了一定作用.

左翼两个海军陆战队员打光了子弹.正要换弹夹.冷不防几个契卡特种兵冲上來.狂吼着把刺刀捅进了他们的胸膛.

“艹你们妈.”那个军官被激怒了.不顾周围子弹乱飞.跳起來扑向那几个契卡特种兵.先是一枪托砸到一个.紧接着把枪身一掉个.枪口抵在另一个契卡特种兵的腹部.旋即扣动了扳机.

一个弹夹马上打空了.这个契卡特种兵的腹部整个被炸烂.鲜血混合着碎肉流淌下來.露出了里面的内脏.

就在这个时候.其他海军陆战队冲上來.击毙了其他契卡特种兵.总算稳住了左翼.

看着两个惨死的手下.海军陆战队军官暴怒起來.想要痛骂苍浩一顿:“苍浩都是因为你.”

然而.一转身.他却发现苍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让他非常尴尬的是.他竟然看得出來苍浩是遵循那条路径离开的.因为一路上东倒西歪散布着二三十具契卡特种兵的尸体.

这些尸体铺成了一条血路.而苍浩正是沿着这条血路杀了出去.不.准确的说.是苍浩杀出了这条血路.

这个军官是参加过实战的.不过都是小规模的反恐作战.直到今天他才有机会第一次见识到“血路”是什么样子.

就像苍浩自己说过的一样.他根本不需要任何掩护.一个人足够了.

苍浩直奔上层建筑.刚冲进一个舱门.迎面冲过來三个契卡特种兵.

苍浩打光了最后的子弹.击毙了这三个契卡特种兵.随后从地上捡起一挺轻机枪.

随着一路的“哒哒”声.苍浩杀到了上层建筑的顶部.这里有一间硕大的舱室.周围全都是玻璃.可以看到周围的情况.

两个契卡特种兵高喊着“乌拉”.从斜刺里冲出來.

苍浩一只手举着轻机枪.对准其中一个开火.另一只手抽出战术背心上的匕首.向另一个契卡特种兵掷了过去.

几乎就在同一刻.两个契卡特种兵毙命.一个上半身被炸成肉泥.另一个被匕首刺穿了额头.

也就在这间舱室.苍浩找到了想要找到的人.雷泽诺夫坐在那里看着外面的战况.脸上带着疯狂的笑容.

苍浩信步走过去:“又见面了.”

雷泽诺夫转过身來.看到苍浩似乎并不感到惊讶.只是微微一笑:“是啊.真沒想到.我们本來是同事.最后竟然会成为敌人.”

“不.”苍浩摇了摇头:“我们从來不是同事.”

雷泽诺夫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不过沒有瞄准苍浩.而是大大方方的放在了桌子上:“为什么不是呢.”

“在曹氏地产的那些日子.你我都想装作像普通人一样.但你我其实并不一样.”苍浩说着.扔掉了轻机枪.然后脱掉战术背心扔到一旁:“我是真的想要做一个普通人.而你只是为了接近我伪装起來罢了.”

雷泽诺夫狂笑着点了点头:“是的.”

“从骨子里來说.你不会想要成为普通人.你的人生只有两个目标.一是找到你堂兄复仇.二是通过契卡重建克格勃.”

雷泽诺夫轻叹了一口气:“看起來你很了解我啊.”

“那我么我就再多说几句……”苍浩说着话的同时.把腿上的枪套也摘了下來.同样扔到一旁.现在的苍浩只是一身西装.就像之前参加相亲节目一样.再也沒有任何武器.不过所有武器都打光了子弹.也已经沒什么用处了:“在这两个愿望的驱使下.你的内心极度疯狂.这一次巨龙作战.你根本沒打算活着回去.”

雷泽诺夫哈哈笑了几声:“正是.”

“你的这种疯狂甚至不惜让整个世界为你陪葬.”

“准确的说..旧世界.” 雷泽诺夫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我们摧毁的是一个万恶的旧世界.原本我们可以在旧世界的废墟上建立一个新世界.一个人人平等幸福的新世界……”

“别说了.”苍浩打断了雷泽诺夫的话:“这艘船.快沉了……”

听到这话.雷泽诺夫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体不时颤抖几下:“我们不怕死……我很遗憾.竟然我们全部牺牲也沒能换來胜利.哪怕只是一个目标都沒能实现.但是.尽管这艘船沉了.我们沒有一个逃走.宁愿光荣战死.”

“契卡基地这艘船快沉了.你们事业这艘船早已经沉了.留下來等死固然是一种勇气.但你们也根本就逃不掉……”笑着摇了摇头.苍浩意味深长的道:“本來.华夏军方想要看着你们沉沒.只要有逃走的就地击毙.但我还是冒着风险上船.我想见你一面……”

雷泽诺夫的表情有些怪异:“对不起.我不是GAY.”

“这你放心.我就算是你GAY也不会找你.因为你有腋臭.”苍浩转身把舱门锁上.确保不会有人突然把闯进來.这才接着道:“我來找你有两个原因.”

“说说看.”雷泽诺夫说着.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枪.不过沒有去碰:“等你把该说的话说完了.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苍浩点点头:“我知道.”

“本來.你可以看着我们去死.但既然你來了……”雷泽诺夫冲着桌上的手枪努了一下嘴:“我不会先发制人.我要用公平的方式跟你战斗.”

“谢谢你能这么大方.”苍浩说着.往舷窗外看了一眼:“在船沉之前.我们还有一点时间.能把事情说清楚.”

雷泽诺夫点点头:“说吧.”

“一是我想跟你谈谈.我想让你死得明白.”苍浩从口袋里摸出烟.发现早就已经被压扁了.只能从里面挑出來一根勉强能抽的点燃:“你认为.你们的事业是要创造一个人人平等幸福的新世界.现实却是多数人在你们的统治下痛苦不堪.雷泽诺夫.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想过.其实你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仅仅因为你的堂兄叛逃了.你们全家被送去了奥伊米亚康.我知道.在全世界最寒冷的地方生活了那么多年.这种痛苦在你的记忆中是难以磨灭的.但这不意味着你应该这么愚蠢.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在奥伊米亚康被冻坏了.”

雷泽诺夫暴怒起來:“你凭什么说我愚蠢.”

“你的父亲沒有做错任何事.真正造成了你全家悲剧的是那个罪恶的制度.你本应把克格勃看做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却只是一门心思找堂兄复仇……”苍浩说着.一摊双手:“这不是愚蠢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