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三个疑问都没答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雷泽诺夫愣住了:“我……”

“退一步來说.就算你的堂兄沒有叛逃.你的父亲同样可能因为说错了一句话而遭殃.你堂兄的父亲.也就是的叔父正是这样的例子.换句话说.生活在克格勃的阴影之下.你永远摆脱不了奥伊米亚康那种地狱一般的地方.”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你的家族是那个时代最好的见证.你应该庆幸那个时代结束了.而正是你的堂兄结束了那个时代.其实.他不是你的仇人.正相反的是你应该感谢他为你复仇了.”

“你懂什么.”雷泽诺夫咆哮起來:“你什么也不知道.你沒有资格指责我们.”

“好.或许我沒有资格.但今天你们已经被彻底遗弃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題.”

雷泽诺夫再次无语.

“我沒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但我能感到克格勃是一个怎样的怪物.”耸耸肩膀.苍浩又道:“这个怪物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时刻担心别人会颠覆自己.于是制造了庞大的监控和告密网络.‘老大哥看着你’.沒错.你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被这个怪物知道.本來你只是一点不满.在这个怪物看來却被无限放大.然后你就倒霉了.这个怪物就这样消灭所有反对声音.进一步利用恐怖统治别人.而最后它的垮塌.正是因为这种恐怖强大到了终于让人们决定冲破恐怖.你堂兄事实上只是推了一把而已.”

雷泽诺夫的额头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你说的这些……都是必要的手段.但不是我们最终目的.”

“不管你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只说你们的这种手段.就让人无法忍受.”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最简单的逻辑.如果人们真的热爱你们.早就让你们重新建立起來了.还要你雷泽诺夫在这里以死明志.同样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既然人们并不热爱你们.你们就沒权利去统治人们.”

雷泽诺夫的身体猛地一颤:“我的死……不会沒有价值的.”

“你看.你和我都是不怕死的人.但我们都怕死的沒价值.很遗憾……”苍浩讥讽的笑了笑:“你的死还真就沒有价值.你们突然出现在我们国家.扰乱了我们平静的生活.其实你们只是一个犯罪组织.不要再拿冠冕堂皇的口号去忽悠别人同时欺骗自己.”

雷泽诺夫讷讷的问了一句:“难道……一切真的都是欺骗.”

“我听说你在商学院的成绩非常不错.而你伪装混迹商界的时候.也表现出很强的商业才干.雷泽诺夫.不放我们设想一下……”轻轻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如果你沒有加入契卡.而是在商学院毕业之后加入了一家跨国企业.现在的你就可以拥有地位、金钱和荣誉.而不是像一只老鼠一样躲在这艘即将沉沒的船上.如果你有幸为一家高科技企业工作.比如研究出一种神马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也许你真的就能改变世界……”

雷泽诺夫苦笑两声:“你是说.让我真的去做一个企业高管.忘记伟大的理想.”

“我知道你的理想是改变世界.”苍浩耸耸肩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改变这个世界并不一定需要流血.如果你可以让人们过得更好.那么这种改变就已经发生了.”

雷泽诺夫沒有说话.刚才他还坚定地要牺牲自己.但这一会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无力地瘫在椅子上.

他目光无神.傻傻的看着苍浩.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

与此同时.外面的战斗还在继续.不过枪声已经越來越稀疏.

看起來.海军陆战队已经控制了局面.开始清理战场了.

苍浩知道.孟阳龙派海军陆战队上來.其实不只是为了掩护自己.也是为了搜集一些情报.所以苍浩刚才对那个军官才会那么说.

这个时候.海军陆战队应该正在搜索有价值的东西.不过时间不多了.

船体倾斜得更加严重.苍浩努力保持身体平衡.才不会摔倒.

同时.船艏前方的甲板已经浸入水中.海水正一点一点的向上层建筑这里涌过來.

“我想给你一个机会……”苍浩打破了沉默:“我上船找你.也是因为我很欣赏你.你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顺者昌.逆者亡.从來沒有一个逆天强人可以阻挡.包括你在内……”

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來.两行清泪流了下來.

“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要被历史车轮碾碎.”缓缓摇了摇头.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还有机会离开这艘船.”

雷泽诺夫沒有回应苍浩的话.而是打开抽屉拿出另外一把手枪.扔给了苍浩:“接着.”

苍浩稳稳把手枪接在怀里:“干嘛.”

“你我必须有一场决战.我有枪.你沒枪……” 雷泽诺夫撇了撇嘴:“这不公平.”

苍浩把枪插在腰带里:“看來你决心为契卡殉葬了.”

雷泽诺夫还是沒有回应苍浩的话:“你刚才说过.上传來找我有两个目的.一是要跟我谈谈.另一个呢.”

“另一个目的是我要弄清楚三个问題.”

“说.”雷泽诺夫点点头:“也许我帮的上你.”

“第一个问題.你怎么知道七号囚犯……也就是你的堂兄.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方.”

“你是说上次你跟我堂兄吃饭.我突然出现.对吧.” 雷泽诺夫无奈笑了笑:“说出來.你可能不相信.早晨我刚起床.就收到了一份快递.不知道什么人发來的.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堂兄出现的时间地点.那张纸条还让我做好准备.本來我以为是恶作剧.但我突然又想到.我行踪非常隐秘.写纸条的人如果沒有灵敏的情报网就不可能找到我.也许他说的是真的呢.于是我做好准备就去了.结果还真看到了我那位素未谋面的堂兄.”

“你不知道谁发的纸条.”

“我调查过.但沒找到.”

“好.那么第二个问題.你我交手的时候.谁开枪打伤了死镰.”

“这个问題我同样想知道答案.但我同样沒有调查出结果.” 雷泽诺夫很奇怪的看着苍浩:“我不明白你问这个问題的用意.难道你要帮死镰报仇.这好像是我的责任吧.”

“我当然不关心死镰.”苍浩摇摇头:“等到你回答第三个问題.我再告诉你我为什么问这些.”

“说吧.”

“联邦安全局派到华夏的卧底.是你派死镰血洗的.对吧.”

雷泽诺夫坦然承认了:“沒错.”

“你是怎么得到情报的.”

“达科塔报告给我的.” 雷泽诺夫依然坦诚:“按说.我不应该把他暴露出來.不过他已经死了.我估计你们已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肯定是死于谋杀.”

“沒错.”苍浩点点头.略有点失望.既然联邦安全局的情报果然是达科塔提供的.说明自己先前完全是胡乱猜测.毫无根据.

然而.雷泽诺夫接下來却又说了一句:“达科塔这个废物挺让我惊讶.”

“怎么讲.”

“我怀疑.联邦安全局已经觉察到达科塔是双重间谍.所以达科塔在很长时间里都沒提供有价值的情报.” 雷泽诺夫嘲弄的笑了笑:“偏偏这一次.他真就提供了准确情报.让我挺惊讶.”

苍浩急忙问:“难道你沒有质疑过达科塔的情报是怎么來的.”

雷泽诺夫愣住了:“这个……我还真疏忽了.”

“你一点都沒猜错.达科塔的身份确实暴露了.所以联邦安全局的重要工作全都绕过他.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联邦安全局來华的.”沒等雷泽诺夫回答.苍浩继续道:“我有了一种猜测.那就是别人告诉他的.他为了贪功就沒对你说出真相.而这个提供情报的人.跟给你递纸条和开枪打伤死镰的.很可能是同一个.”

“这……”雷泽诺夫再一次愣住了.今天他愣了太多次.只是这一次却带有些惶恐:“见鬼.我之前竟然完全沒想到这些……见鬼.我真是太大意了.”

“我之前有了这三个疑问.进而让我有了这样一种怀疑.那就是在联邦安全局或者契卡内部.有一个潜藏非常深的双重间谍.”把烟蒂扔在地上.苍浩抬脚踩灭:“这个双重间谍一直沒暴露.联邦安全局和契卡都沒觉察到.更重要的是.他可能不从属于联邦安全局或契卡任何一方.换句话说.他属于第三方.”

雷泽诺夫回答了这三个问題.但苍浩却沒有找到答案.反而产生了新的问題.

这个神秘的双重间谍到底是谁.

这个第三方势力又是何方神圣.

现在看起來.无论契卡、联邦安全局.包括华夏的国家安全部门.甚至可以说华夏和俄国两个超级大国.事实上都被第三方势力给耍了.

这股势力在暗中操纵着一切.事态的每一步发展可能都在他们预料之中.却沒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