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孟阳龙的怒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敬礼过后.阿芙罗拉放下手來.态度依然诚恳:“虽然说.刚才我们差一点刀兵相见.但我也是职责在身.希望你能理解.”

“我不理解又能怎么样..”孟阳龙摇了摇头.多少有点无奈:“我根本沒料到你们会突然來抢人.”

“您应该明白.雷泽诺夫对联邦安全局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想把他带回去.审问出更多有用的情报.就我本意來说是不愿这样做的.其实我们可以协商解决雷泽诺夫的去留.但上级突然要求抢人我也沒办法……”顿了顿.阿芙罗拉很认真的道:“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两国交兵.各为其主.孟老您就别放在心上了.”

孟阳龙笑了笑:“虽然我们这一次合作不怎么愉快.但你的这番话还是很让我高兴的.”

“期待我们能有更加愉快的合作吧.”阿芙罗拉说着.向孟阳龙敬了一个礼:“再见.”

孟阳龙点点头:“再见.”

“也请你帮我向苍浩道别.我就不亲自说‘再见’了.”

其实.孟阳龙一度考虑把阿芙罗拉扣留下來.然后好好教训一下联邦安全局.因为基洛夫巡洋舰开到外海这事让他非常生气.

不过.他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这么做.再加上契卡的事情已经结束.双方的合作暂时告一段落.扣留阿芙罗拉也沒什么意义了.于是他最后还是礼送阿芙罗拉离开.

就在同一时间.七号囚犯的医院.

上次出事之后.孟阳龙本來考虑把七号囚犯转移.这是当下最安全的做法.

但七号囚犯的情况很不平稳.医生建议观察几天再说.如果马上转院很可能发生不测.结果孟阳龙又只能让七号囚犯继续留下.

孟阳龙加强了戒备.医院里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军人和警察.有的穿制服.有的便衣.

说起來.为了保护这个已经沒有太大价值的七号囚犯.孟阳龙动用了这么多人力物力.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要谋杀七号囚犯的人是克格勃余孽.然而事情又哪里这么简单.

那边.就在阿芙罗拉告辞之后.在医院这边.不远处开來了一辆卡马兹载重货车.

几乎沒人对这辆车多加注意.只以为是附近那个工地的.这辆卡马兹接近医院的时候.突然开始加速.

这一路上.卡马兹撞倒了许多人.但车速却根本不受影响.

最终.引擎带着一阵愤怒的咆哮.卡马兹一头撞进了医院.

随着一声巨响.医院大门顷刻粉碎.碎玻璃和建筑材料瞬间迸溅开來.就像刚刚发生了一场爆炸.

路人爆发出一阵阵惊恐的叫喊声.但这些叫喊声很快就被枪声淹沒了.

从卡马兹的载重平台上.跳下來十几个武装分子.他们穿着土黄色的契卡作战服.外面套着重型防弹衣.

不过.他们沒有戴头盔.而是戴着头套.看不清相貌.

这些武装分子举枪扫射.几个行人躲闪不及.倒在了血泊中.

紧接着.这些武装分子踩着血泊飞速前进.一路上不停地射击.硬是用子弹辟出一条血路.

凡是挡住他们的.如果不是被子弹击倒在地.就是赶忙双手抱头趴在地上.

这些武装分子片刻不耽误.根本不管行人的死活.直接踩着行人的身体就跑了过去.

他们只是要开出一条路來.目标是ICU.而这时ICU的警卫人员已经被惊动了.

孟阳龙为了不引起太多注意.沒让警卫人员配备重型武器.大都只是普通的手枪.

警卫人员的反应速度非常快.马上赶过來开火阻击.但手枪子弹射在重型防弹衣上.根本沒办法穿透.

中弹的武装分子只是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向前冲锋.同时疯狂开火.

密集的“哒哒”声响起.三个警卫人员倒下了.其他警卫人员各自寻找掩蔽物.继续跟武装分子交火.

无奈的是.这些武装分子并不恋战.只是用火力压制住警卫人员.接着一脚踢开ICU的门.冲了进去.

ICU里面的警卫人员迅速开火.但武装分子好像知道这些警卫人员的分布.一边像在外面那样用火力压制住.一边冲到七号囚犯病床前.

ICU里面备有活动病床.武装分子把七号囚犯抬起來放到活动病床上.推着活动病床冲出了ICU.

这样一來.警卫人员就多了许多顾忌.因为担心误伤七号囚犯.

而武装分子却沒有丝毫顾忌.也根本不吝啬子弹.对着所有活动目标射击.一个弹夹打空了.马上换上另一个.

在AK47疯狂的射击中.这些武装分子回到了医院大门那里.把活动病床搬上载重平台.

紧跟着.卡马兹的引擎又发出一阵咆哮声.从医院里面倒退着开出來.重新上路.

这一路上.卡马兹横行无阻.不管前面有什么车.直接就撞过去.

路面上全都是普通轿车或SUV.哪里能承受住卡玛兹的撞击.结果全都像被揉扁了的纸团一样.滑行好几米外.

还有几辆车甚至飞了起來.简直就像轻飘飘的羽毛一样.只是在落到地上的时.会发出一声巨响.

最后.卡马兹來到一处背街.两架直升机从天而降.放下绳梯.

武装分子把活动病床捆绑在绳梯上.接下來自己也攀沿而上.

马上的.直升机飞走了.只留下一辆破破烂烂的卡马兹.

两架直升机不像卡马兹之前那样霸道.而是超低空飞行.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以最快速度飞到市郊后才拔高起來.围着城市兜了两个圈.

最后.确定沒有任何人跟踪监视.两架直升机來到远郊的一处山庄.

这里本來是旅游区.因为经营不善已经倒闭.一直闲置.

直升机先是放下病床.武装分子这才下來.而两架直升机则飞走了.

在山庄的院子里站着一个人.乍一看很像《黑客帝国》的女猪脚.正是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快步走到病床前.伸手要搀扶起七号囚犯.

七号囚犯却把她推开了.自己从床上下來.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躺了这么多天.终于能下地活动了.感觉真不错……”

阿芙罗拉急忙问:“你沒事吧.”

“其实我伤得沒那么重.但我要想方设法让华夏人以为我伤得很重.否则他们会给我转院的.”叹了一口气.七号囚犯笑着道:“要是转院了.你还怎么來救我.”

“辛苦你了.”阿芙罗拉也笑了:“我上一次去医院.本來以为可以把你救出來.沒想到华夏人的看守还挺严.”

“至少我现在出來了.”七号囚犯说着.张开双臂:“更重要的是.终于见到了你……”

“是啊.”阿芙罗拉走过去.紧紧地跟七号囚犯拥抱在一起:“我们终于见面了.”

用文字叙述所有这些事.似乎很简短.事实上用去了很长时间.

阿芙罗拉从医院救出了七号囚犯.距离华夏海军发现契卡基地.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

这个时候.孟阳龙还在处理公务.毕竟他位高权重.有太多的工作要负责.不可能围着契卡这么一件事.

苍浩回來了.被直接带來孟阳龙的办公室.孟阳龙看到苍浩就问了一句:“你当时把自己关在舱房里.跟雷泽诺夫单独在一起.要干什么.”

“搞基.你信吗.”

孟阳龙冷冷的道:“我现在沒心情开玩笑.”

“好.那就不开玩笑……”苍浩呵呵笑了笑:“我人还沒回來.你已经知道契卡基地上发生了什么.有些人打小报告很及时吗.”

“这不是小报告.”孟阳龙正色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全盘了解细节.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知道.所以希望你还是老实说出來.”

“也沒什么.就是我们之间有些问題需要解决.我不想让别人打扰.所以把门锁上了.”

“这么说雷泽诺夫是你打死的.”

“对.”

孟阳龙怒道:“你为什么不把他活捉.”

“你觉得雷泽诺夫会让自己被活捉吗.他有的是办法当场自尽.”顿了顿.苍浩反驳道:“还有.你原本打算让船直接沉了.是我要坚持上去找雷泽诺夫的.你之前怎么沒打算活捉.”

“那是因为我不想造成无谓的牺牲.”孟阳龙的语气越发严厉:“但你人都已经上去了.更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好几个人为了掩护你而牺牲了.那么你为什么不把雷泽诺夫活着带回來.”

从一见面.孟阳龙说话就带着火药味.正是因为有手下牺牲了.

苍浩耸耸肩膀:“我可以理解你的情绪.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伤亡.但我还是要说..这种伤亡是无谓的.”

“你说什么.”孟阳龙霍然站起:“别人为了你而牺牲.你竟然说牺牲的无谓.你说这种话还是人吗.”

“孟老.您是军人.应该明白战术配合是非常重要的.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你就派海军陆战队上船.请问我们之间怎么配合作战.”沒等孟阳龙回答.苍浩又道:“还有就是.我不需要任何人掩护.我坚持要上船的时候.也根本沒提出让你派人配合.”

孟阳龙冷笑一声:“这么说我做的还是多余了.”

“不多余.”苍浩摇了摇头:“你我都知道.你派海军陆战队上船的目的.只是因为既然我已经上去了.不如跟着去搜集情报.掩护我实在是次要的.所以对这些人的牺牲.你应该负主要责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