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我要做的只是更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好.说得真好.”孟阳龙脸色变得苍白.旋即又涨红起來.可见是真的生气了:“苍浩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治你.”

苍浩摇摇头:“我从來沒这么想过.”

“那好.苍浩.我现在就要治你.”孟阳龙的语气非常冰冷:“你就不用回家了.”

“你要扣留我.”

“准确的说.我要软禁你.”顿了一下.孟阳龙接着道:“不过.不是因为你顶撞我.也不是因为有人为你牺牲.而是因为你差点引发了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

“当我按动导弹发射按钮的时候.我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这个责任肯定我來负.”

“你不后悔.”

“能为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做点什么.就算个人付出点代价.也值得.”顿了一下.苍浩补充道:“不过不是为你.”

“你倒是条汉子.”孟阳龙沒在意苍浩最后那句话.而是又问:“我很想知道.你既然知道后果很严重.难道当时你就不怕引发战争.如果这场战争真的爆发了.必然牵连到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倒是你不但无功反而有罪了.”

“我知道俄国军舰肯定会撤走.”

孟阳龙皱起眉头:“为什么.”

“我们惧怕的事情.其实别人可能同样惧怕.这场战争一旦爆发.俄国也要付出沉重代价.”说到这里.苍浩微然一笑:“我突然想起一个典故.明斯克号航母曾经是旧苏海军的中坚力量.也是我国海防的心腹大患.有一年.明斯克号航母在南海溜达.英伦皇家海军派军舰抵近观察.而当年的华夏海军只能远距离围观.根本沒有能力靠上前.后來.1982年.英伦皇家海军在马尔维纳斯群岛被阿根廷这个小国打沉了两艘驱逐舰、两艘护卫舰.还有几艘登陆舰和运输舰.至于明斯克号.1998年被我们买了下來.给改造成了公园……这就应了我们自己常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华夏和旧苏关系紧张.在珍宝岛发生小规模冲突.当时旧苏也沒敢把冲突上升到全面战争.如今俄国心里更是清楚.今天的华夏已经不是那个年代的样子.我们穷的时候他们都沒敢打.现在富强了他们若敢发动战争.那是吹牛B.反正我是不信.更别说.他们在诸多国际问題上还需要我们支持.”

提起那段历史.孟阳龙有点感动:“是这么回事.”

“当时那种情况.双方是在比拼毅力和心理素质.说穿了就是比狠.想要让他们屈服.我们就一定要比他们更狠……”顿了一下.苍浩斩钉截铁的道:“我所需要做的就是比那帮老毛子要更狠.”

“其实你也是在赌.”

“沒错.”苍浩坦然承认了:“重要的是我赢了.”

孟阳龙深深地说了一句:“确实赢了.”

“另外.我当时也考虑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震慑一下老毛子.让他们别以为我们真的很怂.”耸耸肩膀.苍浩一本正经的道:“机会这玩意太重要了.要是沒有机会.就算有翻江倒海的本事也无处施展.机会只要到了.一定要眼疾手快.做事稳准狠.拖拉和犹豫都是毛病.你就比如说吧.当年唐太宗李世民要是果断把唐三藏给吃了.沒准直到今天还是贞观盛世呢.”

“让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孟阳龙叹了一口气:“当时.导引雷达已经锁定了.导弹也准备发射了.不用这个机会震慑一下老毛子.还等什么呢.”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苍浩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沒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回來.”孟阳龙厉吼了一声:“你的事还沒完.”

苍浩哭丧着脸问:“你还想怎么样.”

“你必须被软禁起來.”孟阳龙恢复了强力的态度:“苍浩.你不可能离开.这里现在已经被包围了.”

“你好意思这么对我.”

“当然.”孟阳龙顿了顿.又道:“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只是限制你人身自由.你的生活起居都有人照应.另外.我也不会限制你的通讯.打电话还是上网都随便你.只是我建议不该说的你不要说出去.”

“不限制我对外联系就好办……”

“你别打些歪主意.”孟阳龙看打断了苍浩的话:“我知道.你从境外请來了一支很有实力的雇佣兵..地狱伞兵.他们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出现在任何地方.执行突击或者营救任务.我还知道.他们现在的驻地是翠峰村.那地方现在已经被保卫了.他们不会发掘的.但只要他们有轻举妄动.就会被立即剿灭.”

这件事倒是苍浩预料之外的:“孟老你够狠啊.”

“是吗.”孟阳龙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不是我狠.而是现实环境就是这样.你要明白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孟阳龙最后这句话耐人寻味.苍浩猛然之间明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导致某些人的不满.

固然.孟阳龙位高权重.但他不是唯一的决策者.更不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者.

如果他们那个阶层有其他人想要整治自己.单单一个孟阳龙也无法保护自己.苍浩只有无奈的一笑:“我能理解.”

“你放心.我会尽力保证你的安全……”孟阳龙叹了一口气.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于是岔开了话題:“对了.阿芙罗拉刚才來过.她要我转达道别……”

“你说什么.”苍浩一把抓住孟阳龙的衣领:“阿芙罗拉來了.就是那个联邦安全局的特工.胸和屁股都特别大的那个.”

“还有第二个阿芙罗拉吗.”孟阳龙怒道:“你发什么疯.赶紧放开我.”

苍浩松手了.气呼呼的问:“她现在哪呢.”

“我不是说她來道别吗.当然已经走了……”孟阳龙上下打量着苍浩:“你有事找她.”

“你为什么不把她抓起來.”

“我倒是想.但真把她给抓了.我们跟老毛子只怕又要打一番嘴仗……”

“不.不.你沒明白我的意思.”苍浩连连摇头:“那个阿芙罗拉根本不是联邦安全局的人.”

“什么.”孟阳龙一愣:“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

苍浩把自己在船上跟雷泽诺夫的对话大致复述了一遍.然后告诉孟阳龙:“我原本还担心.我的推测可能是错误的.那三个疑问其实都有合理答案.但雷泽诺夫的回答证明.我的推测沒有错.确实存在这样一个神秘的双重间谍.而极大可能就是阿芙罗拉.”

“这……”孟阳龙愣住了:“你不会是雷泽诺夫故意说谎.误导你的判断.”

“我也存在这样的顾虑.所以刚开始沒提出这三个疑问.而是跟雷泽诺夫谈了一下他的生活.”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又缓缓呼了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口才够好.最后他的态度有些松动了.开始重新思考他的人生和契卡事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在那种情况下沒必要说谎.我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孟阳龙无力的坐了下來:“怎么会这样……”

“不过.这小子也挺不是东西.我估计我刚提出那三个疑问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是阿芙罗拉.他很可能已经有了判断和推测……”说到这里.苍浩有些恨恨不已:“但他故意沒有告诉我.带着这些判断和猜测死了.让我自己去寻找真相.”

“见鬼.”孟阳龙抬起拳头用力砸在桌子上:“你为什么不早说.你回來的路上.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怎么知道阿芙罗拉会來见你.”苍浩很委屈:“再说了.你手下的那些海军陆战队对我敌意爆表.回來的时候沒有一个人肯跟我说句话.我这破爱疯手机一出海就沒信号.怎么联系你.”

“我们两个都被耍了……阿芙罗拉是故意來向我道别的.她就是要让我们明白.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说到这里.孟阳龙抬拳又砸了一下桌子.缓解心中的压抑:“当时她跟我言辞恳切.我竟然还当真了.早知道如此.我当时就把她给抓起來.也许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苍浩也很无奈:“沒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胸有脑.”

孟阳龙抓起桌上的电话.马上开始部署手下.务必要把阿芙罗拉抓起來.

情况很快汇报上來.今天阿芙罗拉确实通过合法途径入境.也正是在俄国舰队撤走之后.

就时间上來说.从俄国舰队赶到外海客轮上然后入境.完全來得及.这一点阿芙罗拉倒是沒说谎.

然而.离开孟阳龙这里之后.阿芙罗拉却消失了.好像平地蒸发了一样.

孟阳龙马上做出决定:“我要跟联邦安全局联系.他们那边应该知道阿芙罗拉在哪……”

毫无疑问.既然阿芙罗拉是双重间谍.联邦安全局一定有兴趣把她抓起來.

不过.还沒等孟阳龙联系联邦安全局.联邦安全局主动找上门來了.

维金柯带着一帮手下求见孟阳龙.孟阳龙同意了.维金柯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身后跟着六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

看到孟阳龙之后.维金柯直接就是一句:“请问.阿芙罗拉在哪里.请把她交给我们.现在俄国政府要逮捕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